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6 慈善晚会(2)强吞苦果

正文 266 慈善晚会(2)强吞苦果

    ( )慈善晚会现场

    燕笙歌歪头附在姜熹耳侧:“我怎么觉得这叶芷珏气势汹汹的,而且看着我们的目光很是得意啊!”

    姜熹但笑不语。

    “她该不会又在憋着什么坏点子吧!”燕笙歌轻嘲。

    而此刻大家都已经陆续进场,最后进来的人是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太太,一身灰色暗花罩衫,头发盘在脑后别了一根玉簪,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睛却透着一丝凌厉,目光落在燕笙歌身上,略过姜熹,没有一丝停留。

    “这位就是叶老太太,自从叶老爷子去世之后,就深居简出,鲜少露面,看样子叶家对今天的宴会很重视啊!”

    姜熹打量着面前的老太太,端着一副宽厚仁慈的模样,此刻伸手拉着莫雅澜的手正在亲切交谈,看着很慈祥,只是她目光略过自己的时候,带着一丝戏谑,这让姜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位老太太。

    叶老太太扭头就朝着姜熹这边走过来,“叶奶奶。”

    “是笙歌丫头吧,上次见你还是个半大的丫头,现在真是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叶奶奶看起来还是这么有精神。”燕笙歌笑了笑,这还没给她介绍姜熹,她已经开口。

    “今晚玩得开心一点。”说着带着叶家三个女人就转身离开,那模样很是硬气。

    燕笙歌耸肩,扭头看向姜熹,“嫂子……”

    姜熹倒是觉得没所谓,她瞧不上自己,自己又何必对她上心。

    随着灯光黯淡下去,慈善拍卖很快开始,姜熹随手把玩着手中的号码牌,“22”号,这号码真是绝了。

    燕隋在灯光黯淡之后,弓着身子进来,附在姜熹耳边说了几句,姜熹捏着号码牌的手瞬间收紧,她叮嘱了燕隋几句,燕隋就急急退了出去。

    “欢迎大家来参加希望基金会举办的慈善晚会,希望基金会成立于25年前,经历了25个春秋……”主持人滔滔不绝的说着贺词,“下面我们欢迎沈夫人来说两句。”

    莫雅澜身上批了一件暗紫色的披肩,上面的图案金线勾边,在灯光下很是夺目,她清了清嗓子。

    “首先特别感谢大家能来到这里,关于这次的慈善拍卖所得的款项我们会全部捐给需要资助的儿童,多年前沈家搬离京都,这次回来举办晚会经历了许多波折,多亏了叶夫人的帮忙……”

    众人目光寻过去,李嘉言微微抬头,冲着莫雅澜摆摆手,示意她别提自己,那脸上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叶夫人同样是这次晚会的举办者之一,我们有着共同的愿景,都希望能将这个基金会做好……”

    燕笙歌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气,“看样子沈家是准备将叶家捧上天了,这么吹捧,倒是真有脸。”

    姜熹兀自一笑,“这沈家只见到了沈夫人一位,刚刚我似乎见着了沈廷煊,就没有旁人来么?”

    “倒是没见着别人,本来以为沈安安也回来,却没见着人影。”

    “沈安安?”

    “嗯,沈家大小姐,沈夫人生的唯一一个健康的孩子,小时候生了场大病,把沈家人吓坏了,直接送了国,前几年听说回来了,却一直没见着人。”

    从名字也可以看得出来沈家就希望她一辈子平平安安。

    “那我就在这里宣布,今天的慈善拍卖正式开始!”莫雅澜笑着冲着众人鞠躬下台。

    “今天的第一件拍品是由邵夫人捐赠的一对玛瑙手串!”一个穿着红色旗袍的靓丽女孩托着托盘走出,上面摆放着两串手串,蓝色玛瑙颜色很深,而且看起来通透纯净,倒是上品。

    “起拍价二十万!”

    随即就有人开始叫喊。

    姜熹一直侧头和燕笙歌说话,却总能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目光看向自己,她抬头看过去,叶芷珏立刻扭过头。

    这女人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芷珏!”叶老太太轻哼,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见叶芷珏总是扭来扭去,很不舒服。

    “奶奶。”

    “这边来的都是京都有头有脸的人家,别乱动!”

    “啪——”叶老太太举着拐杖,朝着她小腿上招呼,疼得叶芷珏立刻缩回腿,“别晃来晃去的,被人看见说你没教养!”

    “知道啦!”叶芷珏咬牙,弯腰揉了揉小腿,“在下面谁看得见啊!”

    “你说什么?”叶老太太拧眉。

    “没什么!”

    前面的拍品都很一般,所以进展得很快,很快就轮到了燕笙歌的那枚胸针,最后燕笙歌以高于市场价五十万的价格拍得。

    “接下来这件拍品是姜小姐所捐赠的项链一条。”主持人笑着。

    妙龄少女笑着捧着项链出来,上面盖着一块红布,本来神情恹恹的众人,一听是姜熹的东西立刻来了兴趣。

    而此刻有人已经将燕笙歌的那枚胸针送了过来,燕笙歌伸手捏起胸针,在手中细细摩挲着,“嫂子,看样子关注你的人很多啊,你们说他们若是见了你这串项链,肯定得惊掉下巴。”

    “估计还有比我那个更值钱的东西。”姜熹掐着号码牌的杆,投射在她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也越发炙热。

    “我看不见得,本来就是作秀而已,当真的估计就只有叶家……”燕笙歌话音未落,瞳孔就猛然放大!

    “这个……”燕笙歌看着台上的项链,红色的遮布落在主持人手上,主持人看到项链也是一愣。

    “这是什么东西啊,果然是小家子出身,这种东西怎么好意思拿出来啊!”

    “噗——这是哪里来的地摊货吧,我看中间那玉佛,简直像是玻璃做的,笑死人了,也不嫌丢人,还说是什么临城大户人家的小姐,难不成这一串破链子就是她最值钱的东西?”

    “这丢自己人不要紧,这连带着燕三小姐都和她一起丢人,你们看燕三小姐那表情,真是绝了!估计她现在真的想拂袖而去吧。”

    “要是实在不想捐钱,就不要拿东西出来,也不嫌臊得慌,就这东西,我看着都脸红,怎么会好意思拿得出来啊!”

    ……

    燕笙歌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姜熹,之前因为要捐赠的东西,她还和姜熹讨论过,而且他们的东西是一齐收了去的,怎么到了姜熹这里,就变成了一串珍珠项链,就是那珍珠都廉价得很。

    “嫂子,这……”

    “别急!”姜熹伸手按住燕笙歌的手。

    “这明明就不是……”

    “看样子今晚是有人想让我下不来台啊!”姜熹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难怪一直盯着自己看。

    燕笙歌深吸一口气,“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啊!”

    “急什么!”姜熹眸子微微眯着,那双猫眼掠过一丝冷意,“总得让她先尝点甜头。”

    此刻众人嘲讽揶揄的声音越来越大,也变得越发难听。

    “啧啧——出门代表的可是燕家的脸面,自己丢人不打紧,还丢了燕二哥的脸,丢了燕爷爷的脸。”叶芷珏轻哼。

    燕笙歌一记刀眼射过去,“叶二小姐把话说清楚!”

    “小笙姐,难不成我说错了么,就这种东西她也有脸拿出来,简直丢死人了!”叶芷珏嘴角带着轻嘲,下巴扬得高高的,显得十分得意。

    “好了芷珏,这好歹也是姜小姐的一片心意。”莫雅澜笑了笑,“这种事都是看个人心意的。”

    李嘉言和叶楚佩一看到那个项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各种原委就懂了,叶楚佩只是淡定的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李嘉言心里却有些担忧,她刚刚和姜熹打过交道,这女人可不是能把这口气咽下去的主儿啊。

    这事儿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芷珏这丫头简直是……

    这种事也做得出来!

    “做慈善嘛,有这个心就好,这些外在的东西不用太在意。”叶老太太笑着,眼中带着讥嘲。

    她哪里知道这是自家孙女做得好事,不过过一阵子她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真是上不了台面,燕殊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啊,这燕家还对她这么好,这不……打脸了吧!”

    “燕殊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你声音小点!”

    “这就是实话啊,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估计也是燕家倒贴的,怎么拿出这种东西,倒是不怕丢人,秦家可是首富,这次算是丢大人了。”

    ……

    嘲弄的声音不绝于耳。

    燕笙歌心里很是恼火,只是反观姜熹却显得异常冷静,几乎没有一丝波动,只是淡定的坐着。

    “嫂子,这事儿我现在就去找他们,什么东西,居然还能出这种错!”

    “不急!”姜熹握住燕笙歌的手,“现在就算是找了,他们最多说是拿错东西了,可是我这被人败坏的名声要找谁去补!”

    姜熹说话很慢,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分外仔细。

    “也不能平白这么让他们欺负了,他们摆明了就是故意的!”

    “这不是很显然么,我在京都无权无势,又无父无母,不欺负我欺负谁。”

    而此刻主持人清了清嗓子,“这条项链的起拍价1000!”

    众人唏嘘,就等着看谁会举牌子了。

    姜熹直接拿起号码牌,“1000!”

    “这位女士出价1000,还有比她更高的么!”

    现场安静得有些吓人。

    “恭喜这位女士,这条项链属于您了!”

    “嫂子——”燕笙歌看着众人嘲弄的目光,心里越发恼火。

    “小笙,不要着急,这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侍者将项链送到姜熹面前,姜熹随手接过,在手中把玩着,无论周围的人说什么笑什么,她都无所谓。

    这种目光她从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很早就知道,她不是靠着别人目光而活的,也不是喂别人而活的,何必在乎别人的目光,只要她在乎的人相信她,这就够了。

    沈廷煊的座位就在最后面,他可没想到姜熹居然有这般定力,任凭着别冷嘲热讽,自是岿然不动。

    叶芷珏看着姜熹被众人嘲讽,心里快意急了。

    姜熹,你不是让我在商场丢人么,我今天就让你在整个上流社会出名!

    我让你从今以后都混不下去!

    这个圈子很势利,向来都是看实力说话的,姜熹这名声若是坏了,以后走到哪里都不会被人瞧得起,这回去之后,燕家人怪罪下来,把她撵出去,她还不就是一个孤女,她凭什么和自己横啊。

    李嘉言心里却很焦虑,放在腿上的双手都已经冒出了细汗。

    “妈,你别紧张。”叶楚佩伸手握住她的手。

    “我这……能不紧张么,那女人可不会善罢甘休的啊,她真是……”

    “这不是都过去了么,她也没说什么啊!”

    “是没说什么,可是这么做是让她丢人解气了,但是这个事情一旦被人发现,我们叶家岂不是……”

    “不会的,这次晚会是我们家承办的,燕家应该不会为了一个还没过门的女人和我们家闹翻吧!”

    李嘉言一听这话也对,她一直将姜熹和燕殊划伤了等号,他们这不是没结婚么!

    叶家和燕家是世交,燕家会为了一个还没嫁过去的女人为难叶家?不至于吧!

    “下面这位拍品是由叶二小姐捐赠,叶二小姐今年不过二十出头,没想到也这么有善心!”主持人笑着,“听说叶二小姐今年还在上学,长得漂亮又这么善良,以后想要娶她的人定然会将叶家门槛踏破吧!”

    李嘉言侧头看向叶芷珏,“是我给你买的那套首饰吧!”

    “你放心吧!”叶芷珏笑得自信,迎接着众人吹捧歆羡的目光。

    还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脯。

    “那我们就来看看叶二小姐的捐赠的……”主持人捏起遮布的一脚,将红布整个扯了下去。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红宝石项链在明黄色的灯光下发出了璀璨的光,那宝石通透得几乎没有一丝杂质,包裹着金边,上面还雕镂着繁复的花纹,而且周围镶嵌的小宝石亦是璀璨夺目,一看就绝非凡品!

    “这叶家真是有钱,叶大小姐刚刚捐赠的不过是个钻石耳饰,这叶二小姐的项链真是……”

    “这叶家果然是深藏不露啊!”

    “好歹十几年前叶家在京都也是大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这种珍品也正常。”

    “端看这色泽,这通透度,真的值钱,看来叶家今晚是准备让叶二小姐冒尖了。”

    “肯定的啊,这叶大小姐既然已经许配给了沈大少爷,接下来就必然要考虑二女儿的婚事,可不得让她多露露脸。”

    ……

    叶芷珏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拿的明明就是母亲给她买的一套首饰啊,怎么就变成了这个!

    “这串项链的起拍价格5000万!每次可以加100万!”主持人说完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这起拍价倒也合适,在场的都是识货的人,值这个价。

    叶老太太此刻都睁大了眼睛,就是她收藏的首饰中也没有这么贵的东西,她脑子一转,就瞬间想到了姜熹。

    “叶芷珏!”叶老太太压低声音。

    “奶奶。”叶芷珏此刻心慌意乱,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啊。

    “这东西哪里来的!”叶老太太声音很低,还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

    “我不知道啊,这个东西不是我的啊。”

    “那你说是谁的!”叶老太太算是明白了,这丫头肯定是被她又偷偷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芷珏,你就算是想出头也不用这样吧。”叶楚佩冷笑。

    其实这事儿她原本就是不打算开口说什么的,只是众人难免将她们对比,被一个蠢货比下去,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大姐,我明明不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就变成我捐赠的了,我……”

    “你不知道?”叶楚佩轻笑。

    “6000万!”燕笙歌举起牌子,众人目光聚集在燕笙歌身上,燕笙歌抿嘴一笑,“叶二小姐果然是做慈善的人,这么贵的东西也舍得拿出来!”

    “6500万!”姜熹举牌!

    “这位女士出价6500万!”主持人显得格外兴奋。

    “叶二小姐既然拿得出这么贵的东西,定然是准备将它拍回去的吧。”姜熹勾唇一笑,“叶二小姐真是大方,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叶家人齐齐变了脸。

    “嫂子,你这话说得,肯定是啊,叶家在做慈善上一向是不遗余力的,是吧,叶奶奶!”

    叶老太太抿着嘴,握着拐杖的手攥得紧紧的。

    “都说做慈善是看心意的,不过我还是很佩服叶二小姐的,叶二小姐,你不打算竞拍么,这可是你的东西啊!”

    “我……”叶芷珏攥着手中的牌子。

    “难不成举个牌子都不敢?”燕笙歌挑眉。

    这事儿还不清楚么!

    这叶芷珏仗着自己家举办晚会,居然将姜熹的东西和她的对调,当众打了姜熹的脸,也是给了燕家一个大大的难堪,这口气燕笙歌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刚刚姜熹让她抬价,她就立刻举牌了。

    而叶家现在简直是骑虎难下,这宝石项链固然好看,可是太昂贵了。

    若是自己捐赠的东西都拍不回去,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叶二小姐估计在酝酿如何出一个高价,这样我们才不敢和她抢,叶二小姐一向都这么霸道呢!”姜熹抿嘴一笑。

    众人算是看明白了,这叶芷珏刚刚给了姜熹难看,这会儿姜熹和燕笙歌是准备让叶家下不来台啊。

    “6600万!”叶芷珏头皮发麻,被她俩一刺激,立刻举牌!

    姜熹和燕笙歌交换了一个眼神。

    燕笙歌靠在椅子上,伸手拨弄着手上的钻石戒指,“叶二小姐出手真是阔绰,做慈善也这么积极,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就不要了。叶二小姐明显是志在必得啊,那我就不掺和了,大家可别和叶二小姐抢啊。”

    燕笙歌这话说得很委婉,也在变相的和众人说,这东西是叶芷珏的,她不拍了,可是她也不许在场的人拍。

    本来对这个项链感兴趣的人不少,可谁也不想因为一条项链得罪燕家和秦家,纷纷放下牌子。

    这一时间就剩下叶芷珏还举着牌子。

    李嘉言都吓死了,她今天带过来的钱都不够这一条项链的啊,怎么还没有人叫价啊。

    “6600万第一次!”

    现场鸦雀无声!

    “6600万第二次!”

    还是无人说话。

    燕笙歌看着叶家人苍白的脸色,嘴角缓缓勾起,“真是不要脸!这种事都做的出来!嫂子,那你接下来怎么办!”

    “让她彻底出名。”姜熹伸手抠弄着号码牌。

    “6600万第三次!恭喜叶二小姐!”主持人说完,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侍者将项链捧着过去,“叶二小姐,您是付现还是刷卡!”

    叶芷珏瞬间白了脸,扭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和奶奶,叶老太太一脸怒色,李嘉言捏紧手中的包,叶家也付得起这么些钱,只是她现在手上的钱都不足千万,这让她从哪里拿钱啊。

    “妈——”

    “你别叫我!”李嘉言气得脸色铁青。

    “叶二小姐,现金还是刷卡!”侍者不厌其烦。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叶老太太气得要死,“待会儿给你们写支票。”

    “麻烦叶老太太了。”侍者将项链交给叶芷珏。

    叶芷珏捧着项链,呼吸都觉得困难。

    “恭喜叶二小姐!”众人纷纷道贺。

    叶芷珏现在笑得比哭还难看,她捏紧项链,这明明就不是她的东西啊。

    “那这次竞拍就圆满结束了,谢谢各位的参加!”主持人笑道。

    “等一下!”姜熹起身。

    “姜小姐还有何事?”众人都盯着姜熹。

    “我觉得那串宝石项链格外眼熟,叶二小姐可否借给我欣赏一下。”

    叶芷珏的手死死捏着装有项链的盒子,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姜熹已经离开座位,走到了她面前,“真的十分漂亮呢,欣赏一下而已,叶二小姐不会这般吝啬吧!”

    ------题外话------

    吼吼,大家都说我更新得少,其实我每天更新得不算少啊,都是万更起步的

    不过今天我打算四更……就是两万字,老时间二更,三更在两点,四更四点,很精彩哦,虐渣神马的都串起来了,嘿嘿……

    还有我们家燕流氓终于被放出来了!

    渣渣来了,放燕流氓!

    燕殊:月初,你给我过来!(勾手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