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5 慈善晚会(1)掉包计(二更)

正文 265 慈善晚会(1)掉包计(二更)

    ( )酒店大厅

    “笙歌啊,你可算是来了,我可等你好久了!”沈夫人走过来,笑着走到燕笙歌面前。

    “沈伯母,好久不见,您还是这么漂亮,您若是站在安安姐旁边,别人肯定说你们是姐妹,谁敢说你是她的母亲啊!”燕笙歌一转身就立刻变了一张脸,显得八面玲珑。

    “你这小嘴儿啊还是和以前一样甜!这位应该就是姜小姐吧,早就听说了你,本来想着去拜访一下燕老爷子顺道看一下众人都在说的美人儿,只是最近太忙,一时抽不开身!”

    “沈夫人您好!”姜熹微微颔首,不卑不亢,并不怯弱,即使她的目光颇为凌厉。

    “长得真是好看。”莫雅澜笑得温婉,“不知道你父母在做什么啊?能把你培养得这么好,定然不是一般人家。”

    “肯定是的啊,看姜小姐这举手投足透露出的风范,也不是一般人家教养出来的!”李嘉言接着话茬。

    “这倒也是,能够让小殊另眼相看的人真的是很不一般,定然也是家世显赫吧。”莫雅澜笑得那般温柔,可是这两个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句句带刺。

    端着大家夫人的架子,眼中透着揶揄和嘲弄,显然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这是肯定的啊,能够让燕殊青睐有加的人,又怎么会是一般人,我看姜小姐仪容举止也不是一天能养成的。”

    “那就恕我孤陋寡闻了,我到京都时间不是很长,不过之前也常驻京都,却未曾听过有一户人家是姓姜的?”莫雅澜做出一副思考状。

    “我倒也是没听过,姜小姐莫不是京都人?”

    燕笙歌刚刚想要开口,姜熹已经抢在了前面。

    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燕殊的女朋友并非本地人,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是做给谁看。

    姜熹神色不变,“家父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过世了,我也确实不是京都人。”姜熹没有恼怒倒是出乎了莫雅澜的意料。

    她就是故意刺激姜熹来着,任何人听了这话也得给她一点反应吧,这女人只是笑着应答,神色竟分毫未变。

    “是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个!”

    “没关系。”

    姜熹看着她揶揄的目光,知道这女人定是故意试探自己,看自己到底会如何应对吧。

    李嘉言立刻岔开话题。

    “笙歌,许久不见,你都长成了一个大姑娘,我印象里你还是个小姑娘呢,这一转眼,你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李嘉言笑道。

    “叶伯母,上次叶伯父去我们家,我还好奇呢,您怎么没有跟着去啊。”

    “家里有点事,不然无论如何也要去拜访一下燕老爷子。”

    “您不去真是可惜了,我们相谈甚欢呢,熹熹,你说是吧!”

    “刚刚我还在想这位夫人看着眼熟,原来是叶夫人啊。”姜熹笑得人畜无害,只是接下来的话却让李嘉言脸色一变。

    “我和您女儿见过两次,您和您女儿长得很像,我就说嘛,怎么会这么眼熟,竟是母女啊!叶夫人定然是平日教导女儿很忙,这才没时间吧。”

    姜熹这话极致讽刺,叶芷珏这段时间在京都名声大噪,谁不知道叶家二小姐是个脾气暴躁爱惹事的主儿啊。

    李嘉言嘴角一抽,莫雅澜握着高脚杯的手更是一紧,她们都没想到这姜熹居然会反击得这么快。

    “难怪我第一次见到叶二小姐就觉得她教养十分不错呢!”姜熹勾唇一笑,那双灵动的猫眼狡黠灵动,丝毫没有被他们刚刚的话刺激到,反而是透着笑意,仿若刚刚他们那般在她眼里就像是一个笑话。

    “是么!”李嘉言捏紧手中的酒杯,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原来是是有这么好的一位母亲啊,我母亲过世得早,很多事情我都是自己摸索的,真是很羡慕叶二小姐能有你这么贤良温柔的母亲,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活泼可爱!”

    活泼可爱!

    燕笙歌清了清嗓子,姜熹这话嘲讽意味十足啊。

    “她性子是活泼好动了一些!”李嘉言还能说什么,之前叶纪昌和她说姜熹不是个软弱可欺的主儿,她还半信半疑,现在算是彻底信了。

    这睚眦必报的性格,几乎和燕殊如出一辙。

    “沈伯母,叶伯母,我带熹熹去那边认识一下人,失陪了。”燕笙歌和他们打了招呼就扯着姜熹走。

    若是再留下来,燕笙歌就要被憋死了。

    这刚刚走了几步,燕笙歌就笑出了声,“嫂子,我发现你这损人的功夫很厉害啊,还活泼可爱,这话你真说得出来,哈哈……”

    “公众场合,你好歹端着一下。”姜熹还能感觉到背后两道灼热的视线。“她们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因为叶芷珏的事情?”

    “毕竟他们不能动你,只能找我这个软柿子捏了。”姜熹摊手,表示很无奈。

    “谁知道踩到地雷了,哈哈……”燕笙歌笑道。

    “我本来也不想这般,只是上次叶芷珏的事情你提醒了我,他们邀请我是因为燕殊,如果这次让他们踩了,估计明天京都就会流传开,燕殊找了个软弱可欺的女人,若是再放大,也可能会涉及到燕家。”

    “嫂子,你能想到这一层就行,京都这些人大多势利,踩高捧低,你若是伏低做小,表面上他们说你克己守礼,端庄温柔,可是这一旦被踩了一次,必然就有人会来踩第二次。”

    “破窗效应,我懂。”姜熹晃动着面前的杯子,香槟酒沿着杯壁缓缓流动,被柔和的灯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浅金色,煞是好看。

    但是说到底,这不过是一杯酒而已,能有什么特别。

    就好像在场的人,除却金钱权势镀上的一层金衣,脱去之后和寻常人没有任何特别,若非要端着架子迷失了自己,迟早会沦为金钱权势的奴隶。

    还不如一般人活得逍遥自在。

    沈廷煊就站在二楼,他靠着栏杆,浅抿了一口红酒,眼底泛起一丝笑意。

    “沈四少,您这是瞄上哪家姑娘了,笑得如此春风荡漾?”边上一个富家公子笑道,顺着他视线看过去,人很多,他根本不懂沈廷煊这是瞄上谁了。

    “我笑得那么明显?”沈廷煊眸子邪肆。

    “自从前几日从活色生香出来,就没见你笑得这么开心。”

    沈廷煊的笑容顿时僵直,他一想到自己的脸被一个男人捏过,他就恨不得剁了那个臭男人的手!

    “对啊,四少,那晚你突然就走了,也不打声招呼,你就算是看上哪个小姐去快活了,你和我们说一声吧,害得我们好找啊。”另一个人笑道。

    “能让四少看上的,我倒是很想瞧瞧是如何姿色的。”

    沈廷煊端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战北捷,你大爷的!

    让我帮你查人,谁给你的脸,我还就不查了,你能拿我如何,哼!

    我如果是那种可以让人随意差遣的人,我特么的就不是沈廷煊了!

    姜熹注意到了楼上的视线,抬头看过去,是他,离得有些远,他的脸看得并不是很真切,不过那枚妖娆精致的蓝色耳钻在灯光下永远可以直接夺去人的视线。

    想起上次在活色生香他帮了自己,姜熹笑着和他打了招呼。

    沈廷煊笑着点了点头。

    “那位是哪家小姐,长得不错啊,以前怎么没见过。”

    “是不错,皮肤很嫩,好像能掐出水来,那双眼睛最是好看,就和猫眼石一样,真好看,这是哪家的小姐啊!”

    “我刚刚见她和燕笙歌一起来的,莫不是燕殊的……”

    沈廷煊将酒杯放下,“就是燕殊看上的那位。”

    众人面面相觑,得了,这罂粟虽美,可是有毒啊。

    “也是我看上的人。”

    沈廷煊说着就往外走。

    众人更是诧异。

    这沈四少看上了燕二少的女人,这……这女人虽说长得够漂亮,却也不是祸水般的绝色啊,怎么就入得了沈廷煊的眼。

    能入得了燕殊的眼已经足够让人诧异了,燕殊这人雅痞桀骜,自然而成的风流气质,那种痞气十足的模样惹得许多姑娘倾心,只是这燕殊看着如此,私底下做事却是燕家最狠辣的人,这一时间根本无人敢招惹他,即使是倾慕于他,也极少有人敢坦言。

    这沈廷煊因为家庭原因,自小对女人就带着一种抗拒,看着男女通吃,其实心里很高墙垒起,戒心很重。

    这女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沈廷煊正打算去休息室,门虚掩着,他就准备推门而入,只是他的手刚刚握住扶手,就听着里面传来女人的对话。

    “妈,您消消气,那女人算什么东西,居然敢这么说!”叶楚佩语气透着些许愠怒。

    “我早就说了,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她这么说我就算了,可是妈,您好歹是她的长辈,她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你啊!”叶芷珏打抱不平。

    “你闭嘴,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妈要不是想为你出头,又怎么会惹来这种事。”叶楚佩轻哼。

    “大姐,现在这姜熹根本没把我们叶家放在眼里,她算个什么东西啊,姜家?我都没听过好么?不过是仗着燕家在背后撑腰罢了,摆什么臭架子!”叶芷珏心里还记恨着姜熹躲了“自己的”衣服。

    “那女人确实不好对付,我和你沈伯母不过是想试探她一下,居然一点面子都没留给我!”

    “我听说她和叶繁夏关系很好,他们肯定是一伙的!”叶芷珏说得异常笃定,“我看这个女人就不是个好东西,明明那般凶悍,还装得那么柔弱,做给谁看啊。”

    “事情已经这样了,再说这些没用,对了,你要拍卖的东西呢!”李嘉言回归正题。

    “就是这个!”叶芷珏从一侧的桌子上拿过一个首饰盒,打开。

    李嘉言脸色一变,“我不是和你说了,就拿上次我给你买的那一套首饰么,你怎么把这种东西拿出来了!”

    “本来就是做做样子啊。”叶芷珏努努嘴。

    沈廷煊眯着眸子,一串珍珠项链,中间缀着一个祖母绿的玉佛,只是那玉佛成色一般,珍珠倒是不错,这项链市场价估计不到四位数。

    这种慈善晚会大家都会捐出东西进行拍卖,筹集的善款用于公益事业,很多时候大家都是拍下自己捐赠的东西,大家族捐赠得自然是好东西,价值不菲,竞拍价也高,他们捐赠的善款也多,所以这种慈善晚会,说实话,就是富商权贵变相炫富的方式罢了。

    这若是自己捐赠的东西都拍不下来,定然会让人奚落。

    可是你的东西若是太差,自然也免不了被人嘲弄。

    “芷珏,我出门的时候还提醒过你,你怎么还把这种东西带出来了!”叶楚佩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这慈善拍卖一旦开始,底下都是识货的人,看见这东西,叶家少不得要被数落。

    “你不是说要把自己的东西竞拍回来么,我怕那套首饰拿出来,价格太高,到时候……”叶芷珏就是舍不得罢了。

    “我和你父亲都商量好了,钱和卡都带了,怎么会拍不下来!”

    “芷珏,我看你是想太多了,你觉得那套首饰很值钱,可是你也看看现场来的都是什么人啊,我刚刚还看见王夫人拿了一尊成色极佳的送子观音,估计得七位数,你这东西,怎么拿得上台面!”叶楚佩也是无语。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存在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那现在怎么办啊!”叶芷珏咬着嘴唇,反正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她是实在舍不得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拿出去竞拍的。“我还不是怕那东西被别人拍走了……”

    李嘉言真是要被她气死了。

    “我们不过是借着慈善的名义募捐,你若是想捐得多,就拿出贵一点的东西,若是不想出钱,就廉价一点,而且这是我们叶家回京之后,第一次参加大型晚会,我还不是想让你们在人前多露露脸么,你们给我争口气啊!”

    “你给我拿这种东西出去,还不如现在给我滚回家!”

    “那我现在让人把那套首饰送过来好了!”叶芷珏咬了咬嘴唇。

    “还有半个小时,你快点儿!”李嘉言催促道。

    “知道啦!”叶芷珏显得心不甘情不愿。

    “楚佩,你去看一下这燕笙歌和姜熹都捐赠了什么进行拍卖!”

    叶楚佩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就叹了口气,“燕笙歌的是一个镶嵌着许多宝石的胸针,刚刚过百万的东西,姜熹的……”

    “什么!”

    “一串红宝石项链,工作人员说这条项链起拍价就是八位数。”

    “燕家这是想让姜熹出头啊!”

    “这也正常,毕竟这姜熹是头一次参加宴会,自然想让她露脸,若不然以后也会被人瞧不起。”

    “倒是下了血本!那项链能有多好看!”李嘉言轻哼。

    李嘉言此刻手机收到了照片,这自家举办的晚会就这点好,可以时刻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任何事情。

    “这项链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我瞧瞧!”李嘉言和叶芷珏纷纷凑过去。

    光是那一刻红宝石就足有鸽子蛋大,这一串项链上镶嵌了最少几十颗红宝石。

    “真的很漂亮!”叶芷珏看着两眼放光。

    “听说这姜家也是做生意的,真是豪气。”叶楚佩收起手机,“你看看你拿出来的东西,连人家一个零头都不到,你这拿出去我都觉得丢人!”

    叶芷珏咬了咬嘴唇。

    脑子却在飞快的转着,这项链真的很漂亮,那红宝石的颜色十分鲜艳,在灯光下耀眼夺目,女人向来对钻石珠宝没有什么抵抗力。

    沈廷煊见她们要出来,这才避开,只是本来应该出去等人动首饰来的叶芷珏,居然偷偷摸摸去了二楼一个有人看守的地方。

    若不是这场晚会沈廷煊有负责筹谋,他或许都不知道这女人是干嘛去的,那地方是保存捐赠品的保险室。

    这女人肚子里难不成在憋着什么坏水儿?

    对于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沈廷煊素来是瞧不上的。

    沈廷煊看着她进去,又走了出来,嘴角带着一种得逞的笑容,她的目光扫了一下楼下还在攀谈的众人,目光落在了姜熹身上。

    哼——你今晚不是想成为主角么,那我就让你成为主角!

    “二小姐,外面有人找你!”酒店侍者急匆匆过来。

    叶芷珏点了点头,就跑下来,丝毫没注意自己的举动一丝不落的被沈廷煊瞧见了。

    沈廷煊看了一眼正和燕笙歌交谈甚欢的姜熹,伸手敲打着栏杆,从衣服口袋中摸出一名片盒,那张便签纸还躺在他的名片盒中。

    沈廷煊抽出别在胸前的钢笔,在便签纸的背面写了几个字,命人送给姜熹。

    而此刻距离慈善晚会开始只有十五分钟,侍者陆续安排宾客入座,姜熹和燕笙歌坐在前排,这位置倒是显眼醒目得很。

    “小姐,你是姓姜么?”侍者走过来,压低声音。

    “嗯!”姜熹点头。

    “有位先生让我将这个给你。”他摸出一个叠得仅有两个拇指般大小的便签纸,递给姜熹。

    姜熹一愣,这不是……

    “那位先生可曾留下姓名?”燕笙歌狐疑。

    “他说这位小姐知道他是谁。”

    “麻烦你了。”

    “不客气!”

    等侍者离开,姜熹才将便签打开,那上面写着几个字,“今晚你的鞋子很漂亮,就是跟太高,小心。”

    “这个……”燕笙歌蹙眉,“谁送来的?这是什么意思?”

    姜熹抿嘴一笑,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待会儿你就明白了。”

    “你别打哑谜啊!”燕笙歌叹了口气,“一张便签纸你就知道是谁了?”

    “那个人你也认识,慈善拍卖要开始了。”姜熹将纸条收好,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弧度。

    沈廷煊这人她打过交道,虽然桀骜不驯玩世不恭了一些,却从未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这番提醒已经很明显了。

    有人盯上了自己。

    他应该没这么无聊,和自己说鞋子的事,因为是慈善晚会,姜熹并未佩戴任何首饰,浑身上下只有这双鞋子最为别致,上面有许多碎钻,很是耀眼,他想要说的应该不是鞋子,而是鞋子上的东西,若是再引申为闪闪发光的东西,也只有自己捐赠的红宝石了。

    跟太高,不就是说自己的那串红宝石项链在众多捐赠拍品中价格很高么,而他让她小心……

    这是有人准备对付自己了?

    “今日倒是真的来了许多权贵,看样子沈叶两家还是很有号召力的。”燕笙歌打量着进场的人。

    “是么!”姜熹嘴角带笑,却泛着施施冷意。

    而此刻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姜熹面前,而走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女人。

    模样不过二十四五,一身青色碎花连衣裙,在一头黑发的衬托下显得越发娇艳动人,泛着水光的皮肤在琉璃灯下显得愈发娇嫩,眸子平静,端着架子,“叶芷珏身边的就是叶家大小姐叶楚佩,即将嫁入沈家的人。”

    “嗯!”姜熹点头。

    只是虽同为姐妹,这叶芷珏一看便能让人看穿,倒是这叶楚佩光是这姿势仪态,都不知道比这个妹妹高了多少段位。

    “小笙,许久不见了。”叶楚佩过来打招呼,声线温柔,“这位肯定是就是燕二哥的女朋友吧您好,我是叶楚佩!”

    “您好!”姜熹笑了笑。

    “希望今晚你们过得愉快!”叶楚佩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

    “肯定会很愉快的!”姜熹笑着答道。

    叶芷珏站在后面,只是和燕笙歌打了招呼,并未理会姜熹,今晚过后,她就要让她成为整个京都的笑柄,到时候不仅她丢人,就是燕笙歌也得跟着丢人,商场被撵出来,加上燕家的嘲弄,这笔账她一定要算回来!

    ------题外话------

    我:燕殊,你家媳妇儿被人欺负了,你快回来!

    燕殊:都是你这个亲妈把我发配出去,你还敢说!

    我:你现在可以夹着五彩祥云回来了!

    燕殊:╭(╯^╰)╮媳妇儿,等我!

    沈四少:(斜眼笑)燕二少,你弟媳妇儿我可以接收的,你就负责保家卫国,英雄救美这种事就交给好了,哈哈……

    燕殊:(╯‵□′)╯︵┻━┻沈廷煊,我宰了你!

    沈四少:(勾手指)来啊~

    新的一个月开始啦,(*^__^*)嘻嘻……后面会**迭起的,熹熹如何反击,小渣女到底一步步如何作死的呢,燕流氓会不会驾着五彩祥云回来呢,沈叶两家婚礼在即,叶子又会如何反击?嘿嘿嘿……期待吧

    明天会有加更,具体时间我会在题外通知哒,大家注意一下哦,(* ̄3)(e ̄*)我就是勤劳的小蜜蜂,不要夸我,我会骄傲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