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4 你家有皇位要继承么?

正文 264 你家有皇位要继承么?

    ( )活色生香

    沈廷煊出手干净利落,行云流水,而且他的身子灵活,出手更是毫无规律可循,战北捷则是硬汉,沈廷煊下手虽狠,也没伤了他分毫。

    “战长官,你作为一个军人,出现在这种地方真的好么!”沈廷煊眯着眼睛,他和战北捷只是打过照面,却未曾说过话。

    战家建国之后每一代都是军功赫赫,京都流传过这么一段话,战家的男儿就是为国家而生,铁血杀伐,果决勇猛,只是战家人丁单薄。

    有些迷信的人说,战家每一代人手上都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杀孽太多,导致战家人丁稀薄,到了战北捷这一代,只有战北捷和他父亲二人。

    而且嫁入战家的女人,过世得都普遍比较早,这让许多人家不敢将女儿嫁入战家,而战家在京都人的眼中。

    神秘而又危险,畏惧却又向往,战北捷为人更是低调,常年不在京都,这次在这边能碰见他,让沈廷煊觉得十分诧异。

    “难不成军人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战北捷多是躲避为主,他想看看沈廷煊到底还有什么样的本事!

    直到他俩的动静引起了别人的注意,战北捷可不想引人关注,他眸子一转,而沈廷煊看准时机,一拳朝着战北捷的脸上挥去。

    眼看着那拳头已经距离战北捷的脸只有一寸距离,忽然一双手伸出来,直接挡住,战北捷的手很大,直接包裹住沈廷煊的手。

    沈廷煊蹙眉!

    “战北捷,你特么的耍我!”沈廷煊十分恼怒,这个混蛋,既然可以直接接住自己的一拳,那他刚刚和自己打了那么久干嘛!

    战北捷不说话,反而是扯住沈廷煊的手,将他往一侧的过道拉扯!

    这个过道很小,这两个大男人进来,瞬间觉得拥挤,沈廷煊的身子被战北捷死死压住,“战北捷,你特么的给我起来!”

    “小点声,难不成你想让人看见我俩在这里?”

    沈廷煊蹙眉,战北捷一直胳膊横在他的胸前,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双腿压住他,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四少——”沈廷煊的手下找不到人,喊了几声。

    “我……”

    “嘘——”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他的腰侧,沈廷煊眯起眸子,那黝黑的眸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越发诡谲。

    眼看着一群人从他身边跑过,沈廷煊压低声音:“战长官,你这样是违法的!”

    战北捷却并不理会,反而是伸手忽然捏了一把沈廷煊的脸,“我靠,你这脸够滑溜的啊!”

    “战北捷!”沈廷煊气得要死!

    他这辈子虽然常被人说成是人妖,妖孽,这些人不过是说说,这个男人居然……

    吃自己豆腐!

    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这般这般羞辱!

    “急得小脸都红了,啧啧……说真的,你这模样,没生成女的真可惜!”

    “难不成战长官正如传闻所说!”沈廷煊眯起眼睛。

    “什么传闻,说来听听!”

    “传闻说战长官喜好男色!”

    “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战北捷,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说了,我们谈谈!”

    “你现在这样子,像是要和我谈谈的样子么!”

    战北捷笑着往后退了一步,两个人都靠在墙上,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沈廷煊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模样,真是恨不得一拳打烂他的脸,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只是他一拳挥过去,就被战北捷直接按住了,战北捷的动作快得让他无法反应,“沈四少,别在我面前耍花招,这人聪明固然好,可是太聪明的话……”

    战北捷一笑,“很容易导致杀身之祸的!”

    沈廷煊冷笑,从他手中将手抽出,“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帮我做件事!”

    “战长官,凭战家在京都的势力,你应该没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吧!”沈廷煊嘴角透着嘲弄。

    战北捷看着他揶揄嘲弄的模样,只是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摸出打火机,点燃,狭窄的过道都是烟草味,沈廷煊忍不住蹙眉,“战长官,我这种人你应该是瞧不上的才是,我想你的忙我是帮不了。”

    “我都没说是什么,你怎么知道帮不了!”战北捷吸了口烟,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这模样倒是真特么的俊俏,和秦浥尘不同,秦浥尘长得俊,那是透着一种俊朗,这个男人眸子阴鸷,你一眼看过去,他的内心似乎满目萧条,但是眼睛偶尔透出的凌厉又让人能够感到他的野心勃勃。

    “战长官,您的朋友圈子汇集着京都最顶尖的一群太子爷,如果你的朋友都帮不了你,我估计更没办法。”沈廷煊耸肩。

    “京都这暗中有你多少势力我清楚得很,你真的以为我无缘无故会找上你?”

    沈廷煊眸子一紧,整个人仿若换了一张脸,肃杀冷冽,“你想如何!抓我立功?”

    “为什么黑白两道能够保持这么长时间的平衡,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我不会打坏这平衡,我只是想让你帮我查个人!”

    沈廷煊轻笑,“战长官,你和我绕了一圈子,就是让我帮个忙啊,你这算是有求于我吧,怎么着你也得有个求人的态度吧!”

    战北捷从怀中摸出一张照片,递给沈廷煊,“这个人!”

    沈廷煊接过,光头男人,三十左右,满脸横肉,眼神狠辣,一看也不是什么善类。

    “我凭什么帮你!”

    战北捷从怀中摸出手机,打开,那上面的视频俨然是刚刚孙少爷趴在他脚边跪地求饶的模样,“如果我把这个送给警方,应该够你喝一壶的,你现在应该还不想和沈家摊牌吧,这是抖出去,沈家断然会追责!”

    “你觉得我玩不过沈家?”沈廷煊眸子凛然。

    “你和沈家到底在玩什么我不懂,但是如此一来,你在京都刚刚建立的势力,应该也会在一瞬间土崩瓦解吧!”

    “战北捷,你觉得我是被人威胁大的么!”沈廷煊咬牙。

    “一笔交易而已!”

    “交易!”沈廷煊轻哼,“战长官原来都是如此和人谈交易的啊!”

    “和你这般是第一次!”战北捷掐掉烟,抬起靴子将烟头踩灭,“因为从来没有人敢和我谈条件。”

    “那我是不是应该觉得无比荣幸!”

    “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和我合作百利而无一害。”

    沈廷煊冷笑,“那你占了我这事儿该如何算!”

    “男子汉不拘小节,若不不介意,我给你占回来!”战北捷说得轻松。

    一阵喧闹的人声逼近,眼看着就要进入过道了,沈廷煊伸手扯过战北捷,两个人的身子挨得近了,沈廷煊能够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很浓。

    “我跟你们说,今天这笔生意真的是……”

    “这个不是……”有人注意到了战北捷。

    战北捷微微侧过头,“战少!”

    一群人盯着战北捷“怀中”的人看,灯光很暗,他们只能看见一个轮廓!

    我靠——竟是个男人!

    战北捷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沈廷煊坑了一把,“还看?”他的眸子眯起,显得慵懒而又危险。

    “战少,我们现在就走,快走——”战北捷脾气一向不太好。

    沈廷煊闷声一笑,“近来听说战长官忙着相亲,今日这事儿传出去,我估摸着明天就无人敢找你了,不用谢我!”沈廷煊手中攥着照片就往外面走!

    “沈廷煊!”

    “回见!”沈廷煊说着就往外面走。

    战北捷呕得要死,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男人性子竟然会如此恶劣。

    他正打算回家,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战北捷,你特么的现在就给我滚回来!”

    “是是是,我立刻滚回去!”战北捷叹了口气。

    “你真给老子长脸!”

    “那是自然,你不是一直说我是战家的骄傲么!”

    “我呸,你立刻给我滚回来,你特么的现在可以啊,玩到男人了!你真是给我们家长脸。”

    “那就是个误会!”

    “误会个屁,有人说看见你在活色生香搂着一个男人在亲嘴儿!”

    战北捷手一抖,“我特么的什么时候和一个男人……”

    “你给我滚回来再说!”

    战北捷无语,沈廷煊,你们特么得狠!

    三日后燕家

    姜熹站在镜子前,自己端详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嫂子,已经很美了。”

    “我到京都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总有些紧张。”姜熹伸手抚平裙摆上的褶皱。

    “不用太紧张,慈善晚会而已,也不用穿得太隆重,你这样已经很好看了。”

    “只是觉得有些突然。”姜熹也是前天接到的邀请函。

    “这次宴会是沈叶两家举办的,关爱先天性的儿童疾病,参加的人并不算多,毕竟他们两家的号召力有限,只是这沈家将邀请函送来,碍于爷爷的面子,也不好驳了回去。”燕笙歌站在姜熹后面,给她调整腰带。

    “沈叶两家……”姜熹低头呢喃,“倒像是为了婚礼预热。”

    “嗯,这两人最近动作都很多,我没想过会邀请你,毕竟你初到京都,只是邀请了你,少不得你要去破费了!”

    “这倒没什么!”姜熹只是觉得这个宴会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已。

    叶家

    叶芷珏床上已经堆满了衣服,可是她一件都不满意,她心心念念的都是之前姜熹的那件衣服,现在看什么衣服都不顺眼。

    “芷珏……”叶楚佩推门进来,“你怎么还没换衣服,车子已经备好了,马上要出发了!”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调整自己的耳环。

    “没衣服穿!”她一屁股坐在床上。

    那日去商场采购,也是为了买今日穿的衣服,让她能够在慈善晚会上一鸣惊人,这次晚会算是他们叶家姐妹第一次在京都亮相,叶楚佩反正已经有了婚嫁,李嘉言就想让小女儿能够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为了日后找个好人家。

    “这么多衣服,你说没衣服穿!”叶楚佩随手拿出一件,“这件不是挺好的么,你上次买了也没穿过!”

    “大姐,这颜色你不觉得很丑么!而且这么素净!”

    “这次是慈善晚会,难不成你要穿得大红大紫!就不怕被人说闲话!”

    “可是我也想穿得好看一些啊!”叶芷珏羡慕的盯着叶楚佩脖子上的项链。

    “我可不管你了,二十分钟后出发,你给我赶紧的,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小心奶奶待会儿责备你!”

    “知道啦!”叶芷珏起身跺脚,选了半天,才挑了一件嫩黄色的小礼服。

    她昨晚从叶楚佩口中得知姜熹也会去,若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抢衣服,也不会发生下面的诸多事情,让她在家被禁足了这么久,她怎么想怎么憋屈,这口气让她如何咽得下去。

    这次的慈善晚会与其说是搞慈善,不如说是沈叶两家在京都的一次首秀,既然是自己的地盘,她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姜熹。

    而此刻姜熹和燕笙歌的车子缓缓停在了酒店门口。

    炫目的灯光,穿着华衣美服的人陆续进入酒店,门口放着红毯,酒店侍者正在接待,燕笙歌扭头看向姜熹,“准备好了么!”

    “嗯!”

    燕隋刚刚下车,就立刻引来了一众人的注意,就是刚刚准备踏入会场的人都纷纷停住脚步,扭头看向燕家的车子。

    燕隋一身铁黑色的西装衬托得他分外刚毅有型,那棱角分明的脸在灯光下显得越发冷峻,他拉开门,伸手挡在车顶,“三小姐!”

    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白嫩的脚踝,燕笙歌伸手提着裙摆从车内走出来,一身黑色长裙,缎面光洁,没有一丝多余的坠饰,收腰的剪裁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衬托得越发袅娜纤细,斜肩设计,露出了一半的锁骨,妖娆而又精致。

    大波浪及腰长发,她伸手将从耳侧落下的头发拨到耳后,脸精致而又小巧,暗红色的口红,将她整个人衬托得禁欲高冷,女王范儿十足。

    她捏紧手抓包,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漂亮得像是天空的星子,璀璨而又夺目,仿若透着无限的灵动与生气,冷眼扫了一眼会场,就好像在她眼中一切都变得很渺小。

    燕笙歌扭头看向车内,众人都听说这燕二少的女友会露面,都很期待。

    首先入目的是一双十分白净的手,提住裙摆,裸色高跟鞋,镶嵌着一圈耀眼的碎钻,姜熹弯腰从车内出来,燕隋这才合上车门站在她后面。

    长发披肩,有些碎发不安分的贴在额前,皮肤很白,泛着一种细瓷般的光泽,皮肤细腻得看不见一点毛孔,一双猫眼微微眯着,慵懒还有一丝危险,秀气的鼻子下面是玫瑰色的嘴唇,泛着柔和的光泽,周身的气质沉静,站在那里,端庄大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自然而成的风韵。

    她伸手拨弄头发,露出了白嫩修长的天鹅颈,一身裸粉色连衣裙,衬托得她皮肤更是吹弹可破这种颜色若是皮肤不够白,会显得你的皮肤很暗淡,被姜熹这一穿,倒是显得越发好看,裙摆很大,走动的时候有风,露出的小腿,白嫩诱人。

    “这位小姐站在燕三小姐旁边也是丝毫不逊色啊,居然有人说二少眼光不好,瞎了眼了吧!”

    “就是,所以说传闻不可尽信啊!”

    燕笙歌一向偏爱黑色,那黑色在她身上显得气场十足,姜熹这一身暖色系的衣服,将她衬托得甜美可人,不似燕笙歌气势逼人,无形中拉近了与人之间的距离。

    李嘉言一身暗蓝色的旗袍,站在窗口,“燕家人来了!”

    她身边站着一个穿着深红色晚礼服的女人,她伸手摆弄头发,“那个就是姜熹?燕殊看上的那个?”

    “嗯!看着倒是很和善,其实嘴巴厉害得很,上次纪昌在燕家,这丫头当着燕老爷子的面也没给我们家面子,她算个什么东西,临城姜家?在京都够看的么!而且我听说这丫头在临城风评很不好。”

    “是么!如何不好!”女人看着姜熹进入酒店,“下去吧,贵客到了。”

    “只听说自小克父克母,前些日子和一直抚养她长大的大伯家闹了矛盾,这家人被她折腾的,三个锒铛入狱,一个疯了不知所踪。”

    “还有这等事!”女人显得十分诧异。

    “在临城闹得沸沸扬扬,临城谁不知道姜家二小姐是个狠角色啊!”

    “燕殊怎么瞧上了这样的女人!”女人眼中滑过一丝难掩的不屑。

    “谁知道呢,长得倒是十分周正,这燕殊也没谈过恋爱,估计看着好看就被迷了眼睛!”

    “这倒也是!”女人抿嘴一笑,“听说前些日子芷珏和她还起了冲突。”

    “芷珏那丫头性子急躁,难免得罪人,只是这姜小姐倒是得理不饶人,愣是弄得芷珏难看。”

    “这种小门小户出身的人,脾气秉性都很古怪。”女人笑着下楼。

    楼下觥筹交错,见着两个人下来,纷纷扭头看过去。

    姜熹未见过这两个人,不过其中那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和叶芷珏倒是有几分相似,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仇视,模样端庄,显得十分柔和,只是眼睛让人十分不悦,另外那位明显比她有气场许多。

    深红色的晚礼服,显得十分有气场,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眉目精致,年轻时候定然也是十分貌美,她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明明透着一丝倨傲,神情却很柔和,一看也不是好相处的主儿。

    “穿着暗蓝色的就是叶夫人,另外那位就是沈夫人。”燕笙歌端起一杯香槟递给姜熹,“都不是什么善茬,待会儿小心点。”

    “嗯!”姜熹抿嘴一笑,迎上了李嘉言打量的目光。

    没有一丝惧意。

    李嘉言轻笑,不卑不亢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份勇气固然可贵,这若是太出头,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关系不错。”姜熹微微垂头,和燕笙歌靠得近,刻意压低声音。

    “叶家的第三个孩子早逝,这沈夫人的第二个孩子早夭,这个基金会也是沈夫人成立的,叶夫人之后加入了这个基金会,有着相同痛苦的经历,自然更加亲近。”

    姜熹点头,她知道这种抱团取暖的心理,尤其是女人在对待孩子这件事情,就算是身为丈夫,你都无法体会失去孩子那一刻,作为一个母亲心情是如何的绝望,若是寻常人家你还能找到发泄的渠道,但是在这种大家族中,你的痛苦会被缩小。

    为了家族的利益声誉,你还得忍着,你还得端着一家主母的气场和态度,所以他们的绝望心情家人或许很难体会到。

    “那日我看沈家大少爷的喜帖,照片就算是修饰过,也显得有些病态,这第二个又早夭,沈廷煊身体不是蛮好的么!”

    “传闻沈廷煊并非她亲生的,沈家的私生子,这位沈夫人极其不喜欢他。”

    姜熹挑眉,纤细的手指捏紧杯子,沈廷煊没心没肺,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模样,很难想象他被人刁难是何模样。

    “很正常,自己孩子身体不好,或者早夭,沈廷煊若是私生子,身体又这么好,她的心里难免不平衡!”

    “这能怪得了谁!”燕笙歌声音生冷清脆。

    “这话怎么说?”

    “这沈夫人和沈伯父据说是表兄妹!”

    姜熹看着不断走进的美艳夫人,你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么!还搞近亲结婚,这是多排外啊!

    ------题外话------

    战北捷:我靠,沈廷煊,我和你没完!

    沈四少:战大少,你想如何!(傲娇的抬头)

    战北捷:你别以为我治不了你!

    沈四少:是么?我等着呢,呵呵……(掐着嗓子笑)

    战北捷:沈廷煊,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治得服服帖帖的!(双手握拳)

    沈四少:是么,我很期待哦,你有威胁我的时间,还是想着如何回家和你父亲交代吧,哈哈……

    战北捷:(╯‵□′)╯︵┻━┻

    ╮(╯▽╰)╭老战啊,你何必和这种毒舌的人纠缠呢,这人很不要脸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