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3 战北捷vs沈廷煊(二更)

正文 263 战北捷vs沈廷煊(二更)

    ( )周一早晨

    燕氏

    “特大新闻,我刚刚在地下车库看见叶秘书从boss车里下来了,boss还细心体贴的给她拉开了车门,两个人是手拉着手进入电梯的!两个人你侬我侬的,十分甜蜜啊,啧啧,简直是羡煞旁人!”

    “我听说叶秘书在临城的时候,就是住在燕家的,这回了京都还是住在燕家,你们说他俩是不是同居了啊!”

    “卧槽——我就是周末没来上班而已,怎么出了这种大事!”

    “这算什么啊,我听说叶二小姐去拜访燕家,惹了叶秘书,结果被我们总裁打了一顿!”

    “什么?”

    叶繁夏手中拿着水杯,站在众人后面,这都是怎么传出来的,燕持打人?明明是她好么!再者说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你侬我侬了,我一直在抗拒好咩!

    “咳咳——”叶繁夏咳嗽一声。

    众人立刻散开,可是看着叶繁夏的目光不免带着一丝揶揄歆羡。

    他们在一起这事儿,也在今天一大早,传遍了整个京都。

    这本来还对燕持虎视眈眈的各家小姐,一听这话,整个人都蔫了,一时间京都流言四起,而流言无非分为两种。

    一种就是叶繁夏趁着工作之便,勾引燕持!

    而另一种则是燕持对叶繁夏垂涎已久,不过是刚刚下手罢了!

    众说纷纭,各种揣测,不过这两个人确实实打实的在一起了。

    x国某处

    燕殊一身黑色劲装,坐在吉普车副驾驶,他的嘴巴里叼着一根草,“我呸——这破地方,就是草都这么难吃!”

    “队长,您就忍忍吧,这是最后一个据点了,若是再没消息,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尉迟叹了口气。

    燕殊将座椅往后面移了移,双腿直接翘在车子前面,扭头看向车外,这边俨然已经被废弃了,到处都是废墟,房屋坍塌,草木茂盛的繁殖,潮湿闷热的气候让人觉得越发焦躁,行驶了这么久,别说人了,就是一个活物都没见到。

    尉迟放慢车速,指了指前面的一处高楼,“队长,就是那边!”

    燕殊坐起身子,将草吐掉,“这样子也不像有人住,下车看看吧!”

    他们这些时日查找的都是一些被废弃的据点,燕殊下车,热浪扑面而来,他戴上墨镜往里面走,双手插在口袋里,显得痞气十足。

    尉迟推门下去,入目一片灰败,燕殊和他走进楼中,燕殊伸手摸了摸门,上面都是弹孔,有一些陷在门上燕殊伸手将子弹抠下来,低头打量了一下,而此刻忽然一道光亮从燕殊眼前滑过。

    燕殊扯住尉迟往后退,“有人!”

    燕殊话音未落,忽然密集的子弹就从斜对面往下扫射。

    两个人扭头同时合上门,“怎么还有人,和情报说得不一样。”

    燕殊话没说完,直接伸手扯过尉迟,抬脚提在他后面提刀而来的人身上,男人闷哼一声,长刀落在地上。

    燕殊眯着眼睛,这刀……

    这是准备杀猪么,准备这么大的刀。

    而此刻忽然从四面八方涌出来十几个人,瞬间将他们两个人为主,他们包裹严实,只露出了两只眼睛,交头接耳的说着他们并不能听懂的话。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十几个人直接冲了过来,只是这十几个人实在不耐打,几乎都没用燕殊出手,尉迟一个人就可以将他们全部解决。

    燕殊靠在后面,打量着对面的十几个人,他除却一个为首的人拿着枪,其余的人都是一些短刀,长刀,匕首……

    装备落后不说,身手更是差劲,应该可以说是不堪一击吧,应该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行了,我们走吧!”燕殊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这边各国势力渗透,形势复杂。

    燕殊刚刚准备上车,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他的脑袋,那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燕殊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忽然直接扭头,伸手握住枪,反手将枪抢了过来,动作快得都没等那人反应过来,枪已经对准了他的脑袋。

    “stop!”那人眼神惊恐,“i……i……”那人说了半天,愣是半个字没有吐出来。

    燕殊反手卸了弹夹,直接将枪扔在地上,示意尉迟跟自己走。

    “队长,那群人……”

    “应该是当地居民,不像是有组织的人。”

    “那我们现在怎么样,出来这些天也没什么收获。”

    燕殊拿出电话,“我靠,没信号,先给我找个有信号的地方再说。”

    尉迟点了点头。

    好不容易寻到了一个有信号的地方,燕殊才拨了个电话出去。

    “老战!”

    “嗯哼,那边情况如何!”

    “那些人什么都没留下,很干净。”燕殊眯着眼睛,伸手把墨镜摘下来。

    “对了,你猜我看见了谁!”男人眯着眼睛,坐在车里,吹着空调,好不惬意。

    “老战,我……”

    燕殊话音未落,忽然有一个冰冷的东西抵在了他的太阳穴。

    燕殊咒骂一声,这个破地方,就不能让他安静打个电话,燕殊透过反光镜看见那群人穿着统一,似乎是有个有组织的人,他示意燕殊下车!

    “燕殊……”

    燕殊放下电话,尉迟已经下车,那人帮燕殊拉开车门,扯着他就往扯下拽!

    “money!”那人说着笨拙的英语。

    燕殊挑眉,原来是劫财的。

    燕殊另一手握着墨镜,他扭头看向尉迟,手一用力,镜片从镜架上剥落,下一秒钟,他反手将一躲,将那人手中的枪打落,镜片反手一拉。

    “啊——”那人手腕一痛,枪应声掉下,燕殊伸手接住枪,就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把枪已经抵在了他的眉心!

    那人立刻举起手,手腕还在流血。

    他们不过是求财,见这是不好惹的主儿,也就纷纷离开,没有纠缠。

    那群人离开,燕殊将镜片在身上擦了擦,又重新放回镜架上,“尉迟,你也太不小心了!”

    “队长,在这里,就是一般人走在街上,都可能反手给你一枪,我以为他们就是路过!”

    “顺道打劫?”燕殊挑眉,又拿起电话,“老战!”

    “我还在!”

    “这边没什么好查的!”

    “我觉得京都这边比较有趣。”

    “当然有趣,你特么的来这里晒晒,老子都被晒黑了!”

    “燕小二,你一个大男人要那么白干嘛,再说了,你就是再黑也是我们那群人当中最白的!”

    “滚粗!”

    “我看见沈四和你女朋友在一起。”

    “我靠——沈廷煊这个混蛋!他想干嘛!”

    “我看他殷勤得很,早就听说这沈四男生女相,长得十分俊美,今日一见当真如此。”

    “你把他娶回家得了!”

    “马丹,我家老头子会一枪崩了我!”

    “哈哈,战叔叔不是只要活的么!”

    “我擦,老子喜欢女人,是女人!”

    “得了得了,那小子在干嘛,没对她动手动脚的吧!”

    “燕殊,你这女朋友不得了啊!”

    “什么意思?”

    “不太好惹。”

    “他俩怎么在一起的?”燕殊挑眉,这个沈廷煊,把他当死人么!

    “你女朋友出门遇到了麻烦,正好他路过,可能是打算英雄救美!”老战手中夹着一根烟,细细打量着不远处,“你女朋友自己解决了。”

    “我去——谁特么的这么不长眼,在我地盘动我的人!”

    “一个醉汉。”

    燕殊脑子一动,“不对啊,我靠战北捷,你丫几个意思啊,你回去是执行任务的,你特么的跟着我家人干嘛!”

    “我特么的跟着的是沈廷煊!”

    “呦呵,你还说没瞧上人家!”

    “我在执行任务!”

    “这里有找得真是高大上,跟踪沈廷煊?那小子会和这次的事情有关?你要是瞧上人家就直说,拐弯抹角的说这些做什么,不是我说啊,沈廷煊那小子细皮嫩肉的,你收了那妖孽得了!”

    “滚犊子,老子喜欢女人!”

    “是么!”燕殊挑眉,示意尉迟开车。“老战,你这年纪不小了,要是实在不行,有个男人也不错啊!”

    “燕殊,你小子是不是皮痒啊!”他伸手把烟掐掉。

    “那你的意思是沈廷煊和这事儿有关?”燕殊变得十分认真。

    “还不确定,所以我特么的在跟踪他啊,特么的,跟踪人真不是人做的事儿!”

    “你可以让别人跟着,何必劳烦你啊!”

    “我能待在家么,老头子都烦死我了,最近直接不说相亲了,我每次回家家里都坐着不同的女人,你知道我回去第一天说了个啥么!”

    “什么?”燕殊眯着眼睛。

    “我特么的以为老头子找了第二春,我就说:‘后妈很年轻啊’!”

    “扑哧——”燕殊哈哈大笑,“老战,你要被打断腿了!”

    “他把人送走之后,拿起皮带就要抽我,妹的,现在相亲都相到家里了么!”战北捷碾碎手中的香烟,抬头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

    “厉害了,老战,说真的,你就找个顺眼的试试看呗!”

    “狗屁,老子是那种会将就的人么!”

    京都

    沈廷煊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姜熹,这里是京都最出名的酒吧,“活色生香”,这里消费很高,能来这般的非富即贵,沈廷煊和朋友来这边喝杯酒,倒是意外的碰见了姜熹。

    他本来以为自己看错了,姜熹刚刚出了洗手间,正在找包厢,这里的包厢都长得很像,她似乎迷路了,而此刻一个醉鬼看见姜熹,直接把她当成了陪酒小姐了,缠着姜熹就不走。

    “小姐,陪我喝两杯,来嘛……”那人伸手就要拽姜熹的手,被姜熹躲开了。

    姜熹在燕笙歌工作室待了一个下午,晚些时候,她说要带自己来开开眼,她也不懂居然会是酒吧。

    醉鬼身上都是浓重的酒味,姜熹也不想多做纠缠,甩开他就要走,男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姜熹。

    “怎么走了,我给你钱!”那人说着趔趔趄趄的从口袋中摸出钱包,扔了两张卡在姜熹面前,“够了么,买你一夜!”

    “滚开!”姜熹有些愠怒。

    “呦呵,性子还挺烈的,那这些呢!”醉鬼说着将钱包中的一沓钱拿出来,直接扔在地上,钱币飘飘洒洒的落满了地面,姜熹默默握紧拳头。

    “走吧,这些都是你的,嗝……过来,给我摸摸……嘿嘿……”那人说着把手往姜熹脸上抹。

    沈廷煊还没走出去,就看见姜熹忽然将男人拖进了一侧的包厢。

    这个包厢是空的,没有人,姜熹刚刚看过。

    “原来你喜欢这种啊,我也喜欢……”醉鬼说着就开始脱衣服,“快点……”

    “好啊,快点!”姜熹咬牙,拳头带着脚就往他身上招呼!

    沈廷煊跑到门口,透过门缝,看着那个醉鬼被打得缩在墙边。

    “你不是喜欢这种么,快点啊……”

    “啊——嗷——”沈廷煊蹙眉,这小妞也太暴力了。

    “我错了还不行了,错了,嗷——”男人连忙求饶,姜熹又踹了两脚,这才罢手,这里很暗,这个男人就算是想要看清姜熹的脸都不可能,姜熹趁着他还晕乎乎的功夫,抬脚就往外面走。

    这刚刚出去,差点吓得魂儿都没了!

    “做了坏事这么心虚啊!”沈廷煊靠在墙边,双手抱胸,那枚蓝色耳钻在色彩斑斓的灯光下被折射得越发耀眼。

    “那是他活该,难不成你想去告状?”

    “火气这么大!还站在这里?待会儿该有人来了!”沈廷煊示意姜熹跟自己走。

    他走了两步扭过头,“你怕我卖了你?”

    “这可不一定!”她看不透这个男人。

    “姜小姐最近过得可好?”沈廷煊也不急,好整以暇的看着姜熹。

    “挺好。”

    “我和姜小姐也算是有缘分。”

    “是么?”姜熹一笑,就算是有缘,那也是孽缘吧。

    “我可以叫你熹熹么?”沈廷煊伸手摩挲着耳垂,眼中透着一丝狡黠的光。

    “沈少爷,您一般都是如此和女生搭讪的么!”姜熹挑眉。

    “我是第一次和女生搭讪!”沈廷煊笑得邪肆,“很生硬?”

    “我只是觉得我们还不太熟,您还是叫我姜小姐吧。”

    “你这是怕燕殊误会?您这么怕他?”

    “沈少爷,我是搞心理的,您这一招对我没什么用,况且您这模样……”姜熹打量着沈廷煊。

    他今日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短袖衬衫,衬托着那枚蓝色耳钻,显得越发妖孽,头发随意垂落,那双眸子显得越发妖异,他伸手撩了下头发,“姜小姐是否觉得我长得很……”

    “很美,我在你面前都自惭形秽!”

    沈廷煊嘴角一抽。

    “你就不动心?”沈廷煊笑道。

    “不好意思,我喜欢直男!”

    沈廷煊撩头发的手一僵,这女人……

    “那次宴会上您说您男女通吃?”

    “我就是……”随口一说。

    “您这口味太重了,我真是无福消受!”姜熹一笑。

    “我口味重?”沈廷煊深吸一口气,“那燕殊才是重口好么!就他那流氓模样,不及我三分之一!”

    “他的姿色确实不及你的三分之一!”

    沈廷煊从未和姜熹这般说过话,这会儿才算明白,这女人嘴巴有多么厉害。

    我呸,他燕殊难不成就是清粥小菜,我口味重,我……

    沈廷煊被她堵得半天没说出话,他确实有些重口,不过应该也不至于不能下咽吧。

    “有人来了,走吧,你不是要去找燕笙歌,我带你去!”

    “你怎么知道的。”姜熹眼中满是充斥着戒备。

    “燕三小姐是这里的常客,她没和你说,有自己专属的包厢,难不成你不是和她来的?”

    “麻烦了!”姜熹出来得急,手机都没带。

    等她到了包厢,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熹熹,你没事吧,怎么去了这么久?”

    “迷路了!”姜熹笑得尴尬,总不能说还顺道揍了一个醉鬼吧!

    而此刻一个小姑娘也推门进来,这是燕笙歌工作室的设计师,“我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看见孙家少爷被人从一个包厢抬出来了,送去了医院,也不知道被谁给揍了!”

    姜熹刚刚准备拿起杯子,手一滑,杯子跌在玻璃桌上,幸亏这里音乐大,掩盖了过去。

    “就是那个喜欢调戏良家妇女的孙家少爷?”燕笙歌挑眉。

    “就是他,被人架出来了!”

    “那也是他活该,也不知道谁为民除害了!”

    姜熹尴尬的一笑,原来这人还是惯犯啊。

    而此刻洗手间内,那个孙家少爷正被人按在洗漱台上。

    水龙头的水哗哗的流着,水从台面上蔓延出来,淹没了地面,“唔——”他的头被按在洗漱池中,整个人瞬间呛入了一大口水,“咕噜噜——”他使劲挣扎着,可是身边还有一个大汉按着他的肩膀,他根本挣扎不来。

    就这么联系被按了三四次,知道他就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这群人才放开他。

    “清醒了?”男人声音透着些许凉意。

    “唔——”男人趴在地上开始吐水,脸色煞白,头发身上都水,整个人像是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他抬起眼皮看着面前的男人,“你……”

    “怎么了?孙少爷,你对我见到好像很诧异啊!”

    “不是,我……”

    “还是水没喝够?”

    “不是的!”男人连忙摇头。

    “我看你是没喝够,居然调戏那个女人,你知道她是谁么!”男人眯着眼睛,乖张而又暴力。

    “我错了,错了……”男人说着就往他那边爬去,伸手要去抱住他的脚。

    男人往后退,身侧的大汉已经将他按住,“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碰我们四少?”

    “怎么能说人家孙少爷不是个东西呢,是吧孙少爷!”

    “四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男人说着开始自打嘴巴,他身上都是水,溅得到处都是,沈廷煊往后退了一步,“脏……”

    “四少,我不知道那是你的人,我若是知道了,我是万不敢碰他的啊,四少……”男人眼神惊恐,面前男人妖异邪肆,可是在他眼里,这就是嗜血的恶魔,他是万不敢招惹的。

    “错了,她还不是我的人!”沈廷煊眯着眼睛,摸了摸耳垂,“不过也快了。”

    “四少……”孙少爷哀嚎着。

    沈廷煊轻声一笑,“再让他多喝几口水,长长记性!”

    沈廷煊手臂上溅到一些水渍,他伸手拂掉水渍就往前走,刚刚路过一个拐角,手臂就被人一扯,一双有力的胳膊横在他的胸前。

    沈廷煊眸子已经,抬脚就踹过去,男人往后退,沈廷煊身子灵活,直接从他胳膊处钻过去,抬腿就踢过去。

    男人直接抬脚去挡。

    马丹,这个男人腿是铁做的么,沈廷煊疼得眉头一紧。

    往后退了一步,这不是……

    “战长官,沈某人惹着你了?你需要暗算我?”

    “沈四少说笑了,我哪里敢暗算你啊!”战北捷微微一笑,“身手不错啊,真是人不可貌相!”看着比娘们还好看,这出手倒是干净利落。

    “战长官,我们不熟吧!”

    “不打不相识嘛!”

    “不好意思,我不想和你认识!”沈廷煊说着就要走,胳膊就被人直接按住,“你要做什么,战北捷,你特么的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我们谈谈!”

    “你这是和人谈话的态度么!况且我和你应该没什么好谈的吧,我可是良民,没犯法!”

    “就凭你刚刚的所作所为,我就能直接逮捕你,而且我录像了。”

    沈廷煊眸子一紧,“那就试试看!”他一挥手打落战北捷的手,眸子一凛,两个人在走廊上就比划起来。

    在京都若是直接称呼大少就是指燕持,二少则特指燕殊,三少本来是指秦浥尘,只是他结婚之后,称呼他三少的机会就很少了!

    沈廷煊为何被称为四少,这其中总透着一丝耐人寻味。

    ------题外话------

    我:就应该把这个妖孽关起来,关起来!吼吼,战长官加油,↖(^w^)↗我支持你!

    沈四少:(挑眉,继续挑眉)你很得意!

    我:我还好!咳咳(这么明显麽!)

    沈四少:哼!

    我:你这长得这么美,我不是拍你被某人糙汉子压住么!

    沈四少:我呸,要是压也是我特么的压他!

    我:你是top……这个可不好办了!

    战北捷:特么的老子喜欢女人,你们不能无视我的性趋向!

    沈四少:看到我这样美艳的人,你不应该自己把自己掰弯?

    我:(╯‵□′)╯︵┻━┻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沈四少:男女通吃,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

    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