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2 床咚强吻,和我交往

正文 262 床咚强吻,和我交往

    ( )车内

    叶芷珏一直低头抽泣,听得叶纪昌脸色铁青,“还哭,你还有脸哭!”

    “爸……”叶芷珏嘴巴说话太大声都能扯到伤口,叶繁夏那个死丫头下手太狠了,她都不敢伸手碰那半边脸,她还一直冲着一边脸打,能不肿么!“我被人欺负成这样,你还凶我!”

    “要不是你惹事,我们又怎么会这么灰头土脸的被人撵出来!”叶纪昌还是第一次被人赶出来。

    他到京都这些时日,谁不是对他礼让三分,如今到了燕家,一直被人打脸!怎么能让他不憋闷。

    “我哪里惹事了,那个叶繁夏凭什么在那里,燕家人都瞎了眼么!”

    “你还敢说,你还不给我闭嘴!”若不是看她脸肿得像个馒头,他真想巴掌耳光直接招呼。

    “本来就是嘛,她现在不过是仗着有燕家撑腰,才这么嚣张的,若是放在以前,她肯定不敢这么对我!”叶芷珏委屈得很。

    “是你自己不经过他们允许就往人家楼上去,你自己说,你去干嘛!”

    “我……”叶芷珏死死咬着嘴唇,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今天这事儿若是传出去,所有人都会说我们叶家人没教养!”

    “他们敢!”

    “你还敢说!”叶纪昌真是恨铁不成钢。

    车子刚刚停在叶家门口,叶芷珏就小跑着进入公馆,李嘉言听着动静立刻迎了出来,“芷珏,你的鞋子呢,这怎么出去一趟鞋子又没了啊,你这脸……谁打的啊!”

    “哇——”叶芷珏抱住李嘉言就开始嚎啕大哭。

    “妈,我被叶繁夏那个贱人打了,妈,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那个贱人现在嚣张得很,仗着有燕家撑腰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她难道忘了,自己根本就是个杀人凶手,我……”

    “你还不快给我闭嘴!”叶纪昌怒道。

    “你凶什么,难道孩子说错了么!”李嘉言看着叶芷珏那红肿的脸,手指颤颤巍巍的碰了一下,疼得叶繁夏龇牙咧嘴,“那小贱人怎么下手这么狠!”

    而此刻另一个女人从楼上下来,长发披肩,花色连衣裙衬托得气质高雅,发顶缠着碎钻发箍,倒是多了一抹古典韵味,“不是去了燕家么,怎么变成这样了?这燕家人难不成真的会让叶繁夏这般无法无天!”

    “妈,你都不知道,那个贱人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术,勾引了燕持,燕持哥哥都不救我,居然还……”把门关上了!

    这是让叶芷珏最不能接受的。

    “燕持哥哥?”叶楚佩轻笑,“小妹,你以前不是最瞧不上看上叶繁夏的人么,连带着对燕持都冷嘲热讽的,怎么现在一口一个燕持哥哥……”

    “关你什么事!”叶芷珏龇牙咧嘴,扯到伤口更是鼻涕眼泪一齐往下落。

    叶老太太本在午休,听着动静从里面走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她的眸子严肃。

    “奶奶,叶繁夏打我,你自己看嘛,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疼死我了!”

    “纪昌你说!”叶老太太可不是偏听偏信之人,更何况这叶芷珏到处惹事,这段日子都没消停过。

    “她自己不经过燕家人的同意闯进了人家的卧室,结果碰上了叶繁夏,那孩子和以前大不一样,倒是厉害得很,说话尖酸,言语刻薄,下手更是狠辣,偏生又是芷珏自己有错在先,燕家人都挺气愤的,就把我们赶了出来!”

    “明明是她先惹我的,况且这燕家是什么意思,明知道我们不对付,还把她往家里带,这不是打我们家的脸么!”叶芷珏轻哼!

    “你还不快给我住嘴!”叶老太太一听来龙去脉,更是气得不轻。

    “奶奶,我扶您过去坐下,小妹性子一直如此,您也消消气。”叶楚佩示意一侧的佣人给叶老太太倒杯茶,自己接过茶水递过去,“奶奶,事情已经发生了,您也别太生气,想喝口水,别气坏了身子!”

    “哼——”就会做好人,叶芷珏羞恼。

    “其实这燕家人做得也不错,明知道我们家和叶繁夏不对付,这不也没让叶繁夏出来么,你闯进人家房间做什么?这般没教养!”叶楚佩无语,简直没脑子,“叶芷珏,我可告诉你,距离我的婚礼没几天了,你给我收敛点!”

    “你若是搞砸了你大姐的婚礼,看我不……”叶纪昌举手就要打。

    “好了纪昌,芷珏已经知道错了!”李嘉言立刻护住女儿,“再说你了,自己女儿被打,你都不护着的么!”

    “这燕持把人关了,他就守在门口,你让我怎么办,难不成你让我在燕家和他动手,这不是找死么!”叶纪昌没这个胆子,也不敢!

    “燕持竟然会这么做!”叶老太太诧异不已。

    “燕持哥哥怎么能这么对我!”叶芷珏气得跺脚。“肯定是受了叶繁夏挑拨。”

    “怎么不能这么对你,你在燕家地盘挑事,这就是不给燕家人面子,燕家是何等人家,能容得下你这般放肆么!”叶楚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们叶家比他们家差么,他就是不给我们家脸!”

    “现在是在京都,不是以前,这边随便拎出来一个能捏死你,你这往枪口上撞,你说我能怎么办!”叶纪昌气得要死,真是骄纵坏了。

    “爸,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叶芷珏呕死。

    “要不是你,我们今天会这么丢人么!”

    “好了好了,事情都这样了,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这叶繁夏今日这么对芷珏,分明是不给我们家脸,你还想着接她回来?”李嘉言心里是万万不想的,她巴不得她当初就死在国外才好。

    这死丫头倒是命大,居然没事,还好好的活着。

    “接回来!”叶老太太面色凝重。

    “奶奶,叶繁夏看样子也并不想回来吧!”叶楚佩坐在她身侧,俨然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

    “你马上要大婚了,这关系弄不好,极有可能在婚礼上出现变故,这燕家人都邀请了,燕持若是带叶繁夏来,你们想过会发生什么么!”

    众人静默。

    “屈一时,忍一时,这么多年都忍过来了,还在乎这么点时间?”叶老太太这话说得在理。

    “那我过些时日派人去找她!”叶纪昌面色凝重,头疼得要死。

    “我不要,不要她回来!”叶芷珏大吼大叫!

    “砰砰砰——”叶老太太拿着拐杖使劲戳打地面,“你还不给我闭嘴,没大没小的,家里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就是最近太骄纵你了,才让你惹了今日的祸事,让我们处处受制于人!”

    “奶奶——”

    “还说?叶芷珏,我可警告你,在我结婚之前的这段日子,你给我消停一点,你要作死可别连累我!”叶楚佩轻哼,真是猪脑子,就她这样还一口一个燕持哥哥,燕持能看上她?

    燕家

    叶繁夏被燕持推到床上,她的手刚刚打人太用力,现在有些酥麻,撑着床有些不稳,“你要干嘛!”

    燕持却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脚,叶繁夏心里一惊,再想缩回来的时候,燕持已经牢牢攥住。

    男人的手炙热滚烫,叶繁夏的脚冰凉彻骨,燕持双手裹紧她的脚,抬头盯着一脸怔愣的女人。

    “身体不好,你还不穿拖鞋下床?”

    “啊?”

    叶繁夏以为他肯定是生气了,却没想到他语气如此平静。

    燕持给她捂热脚,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叶繁夏下意识的往床后靠,燕持的勾着被子的手落到她肩头的时候,忽然双手一松,整个人直接将她圈在了自己与床中间。

    “总裁……”叶繁夏忽然觉得燕持很不对劲。

    他的眸子黑亮的像是黑宝石,可是却又像老旧古井,幽深静谧。

    这往往越是平静,背后总是蕴蓄着越大的风暴。

    “胃还疼?”

    “不疼了!”

    “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

    “刚刚打人打得爽了?”

    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还成。”

    “看着我!”燕持忽然单手捏起她的下巴,“叶繁夏,你知道自己刚刚在做什么么!”

    这人果然是生气了!

    燕持特别讨厌麻烦,任何的麻烦!

    “我知道!”叶繁夏的眸子瞬间平静如水,就好像是她整个人树起了一道天然的屏障,燕持眸子微微眯起。

    “说说看!”

    “我不该在这里惹事!”

    燕持不说话!

    “我不知道今天叶家会来做客,我也知道你挺讨厌麻烦的,那我以后……唔——”

    叶繁夏话没说完,整个嘴巴已经被燕持狠狠堵住!

    叶繁夏完全愣住了,她撑着身体的双手一松,整个人往后栽,燕持伸手将她捞起来,逼迫她迎合自己。

    燕持另一只手捏紧她的下巴,几乎是逼她张开嘴巴,叶繁夏下巴吃力,张开嘴的空隙,一个灵活的东西直接探了进去。

    炙热得足以将她融化!

    叶繁夏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得半天没回过神,燕持不断搅动着她的嘴唇,几乎要将她吞进去,直到舌根传来一阵疼痛,叶繁夏才回过神。

    伸手要把燕持推开,燕持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捏紧她的下巴,叶繁夏的脸不过巴掌大,燕持一只手就捏得过来,“唔——”叶繁夏拼命扭着头,他是疯了么,他们这是在干嘛!

    燕持吮吸得用力,这个吻来得气势汹汹,叶繁夏根本没有接吻的经验,她的脑子整个都是懵掉的,男人的气息那般熟悉,那是她最爱的味道。

    可是现在这股气息就像是一个电钻直直朝她心底钻去,她的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了,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四肢无力,完全使不出力气,最让她觉得羞赧的是,她居然发出了一种让她自己都吃惊的声音。

    “嗯——”

    燕持心脏被猛地一扯,他想把她……

    整个吃掉!

    “嘶——”燕持还没下手,叶繁夏已经直接咬了一口他的嘴唇,燕持立刻松开嘴,她的嘴唇很亮,叶繁夏气喘吁吁,她往后靠,可是已经退无可退。

    “咬我?”燕持兀自一笑,伸手摩挲着嘴唇。

    她的味道和他想得一样,很甜!

    “燕持——”叶繁夏伸手就要挥过去,却被燕持狠狠按住,这另一只手还未举起来,又被他直接按在了头侧,叶繁夏忽然觉得很无力!

    “你到底想要干嘛!”

    “说真的,我很讨厌麻烦!”燕持眯着眼睛,叶繁夏的嘴唇红肿,晶莹诱人。

    “我知道!”

    “叶繁夏,你这段日子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你自己算算!”

    “我……”

    “你以前一直很乖的!”燕持松开手,伸手摩挲着她的嘴唇擦掉上面粘黏的口水,忽然放在自己嘴边……

    吮吸!

    叶繁夏呼吸一滞,这个男人疯了!

    他眯着眼睛,邪肆魅惑!

    带着一抹莫名的自信张扬。

    “我让你去帮熹熹,最后还是我自己亲自出马,胃疼昏倒,现在还在我家里打人,叶繁夏,你说你最近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事!”

    “你想开除我?”叶繁夏眯着眼睛。

    “难道你不想除掉叶家?”燕持笑道。

    “那是我的事情!”

    “凭你一个人?你要怎么办?深入敌营?你以为叶家人是傻子么!”燕持伸手摩挲她的小脸,脸色苍白,可是那双眼睛却亮得吓人。

    “和我在一起吧!”

    “什么!”叶繁夏瞳孔放大。

    “和我交往你很不高兴?”

    “总裁,你在开玩笑么?”叶繁夏认真看着他的脸,却没找到一丝开玩笑的成分。

    “我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么,叶繁夏,我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

    燕持抽身离开,那种强迫压抑的气息离开,叶繁夏却没觉得有半分轻松,“总裁,我的身份,你是清楚的,和我一起只会让你……”

    “一秒!”燕持其实心里也没底,叶繁夏和叶家人的矛盾,比他想得更加严重。

    “总裁,这件事情不能开玩笑,我和你根本就……”

    “两秒!”

    燕持靠在墙边,认真而又仔细,那双黑宝石般的眸子蒙着一层水雾,双手抱胸,目光笃定。

    “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她已然这般,可是燕持不一样,他是京都最有权贵的单身汉,和她绑在一起,所有人都会觉得他疯了吧!

    叶繁夏垂着眸子,她不敢起看他的眼睛。

    燕持直接走过去,单手抬起她的下巴,“叶繁夏,我助你除掉叶家,而你……”

    叶繁夏心惊。

    “燕持,我啊……”叶繁夏惨然一笑,那双死水般的眸子,忽然变得温柔多情,她直接捋起袖子,“看着没,我死过很多回,我这样的人,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你和我不一样,嘶——”

    燕持捏紧她的下巴,“死人会疼么!”

    “你别……唔——”燕持张嘴直接咬住她的嘴唇,直到要出血了,这才松开嘴,他的额头抵着叶繁夏的,“告诉我,疼不疼!”

    “不疼!”叶繁夏嘴硬。

    “叶繁夏,你最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最想要你……

    “我可以帮你除掉任何你讨厌的人,你就安心待在我身边!”

    “我会惹麻烦!”

    “我就给你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燕持,我的身份你知道的,我是个父不详的野种,我配不上……”

    “我燕持会在意旁人的目光么!叶繁夏,最后一秒钟,你要待在我身边么!我就问你最后一次!”

    “我……唔!”燕持堵住她的嘴巴,轻轻舔舐着她破损的唇瓣,“嗯——”

    半分钟后,燕持抽身离开,“三秒钟过了,你没反驳,我就当你承认了!”

    “燕持!”

    “收拾东西!”

    “什么?”叶繁夏完全拿不准这个男人。

    “这间房子需要大清扫,太脏,我们换个房间!”

    “我没什么东西需要收拾。”叶繁夏这话说完,燕持直接掀开被子,不等叶繁夏反应,就直接伸手将她横抱在怀里,抱着她就往外走。

    “总裁……”

    “你可以换个称呼。”

    叶繁夏整个人有点懵,这才多久的功夫,她现在居然被燕持抱在怀里,这个男人怀抱很温暖,肩膀宽厚,可以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燕持……”叶繁夏蠕动嘴唇。

    “住我房间?”

    “我不……”叶繁夏扭动着身子要下来,她显得十分慌乱,住他房间?

    疯了不成!

    “德性,你以为我要和你睡一张床?我这人洁癖很严重,就你这病怏怏的模样,我还瞧不上,我房间是套房,还有一间卧室,你住那里!”

    “不是有客房么!”

    “没了!”

    “不可能,明明就……”

    “你在质疑我!”燕持挑眉!

    “我没有!”

    “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叶繁夏无语望天,哪里愉快了!

    等到这两人从楼上下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叶繁夏脸色太白,这殷虹的嘴唇还有一小部分结了血痂,而走在前面的燕持虽然一如往常的冷硬,可是嘴角却止不住的上扬,春风拂面,有着一丝藏不住的笑意。

    “走得这么慢,下来!”叶繁夏根本不想下楼,她这模样到底要怎么见人啊!

    燕持却直接扯住她的手就往下拽。

    燕老爷子此刻正手把手教秦序羽下棋,秦序羽直接蹬着小腿跑过去,“大舅,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给叶子阿姨吃什么好吃的了!”

    “好吃的?”燕持一愣。

    “肯定是,叶子阿姨吃太急了,居然把嘴唇都咬破了,叶子阿姨,你说,你是不是背着我私藏了什么好吃的!”

    “我……”叶繁夏觉得最近真是流年不利,偏生她又无法解释!

    “小羽,胡扯什么啊,快过来!”燕笙歌看叶繁夏的头低得简直要钻进地里了,勾唇一笑。

    “大舅,那你说!”秦序羽不依不饶。

    “确实有好吃的!”燕持蹲下身子,直接将他抱起来。

    “哼——有好吃的也不叫我!”

    “等你以后找了女朋友我再告诉你!那是什么好吃的!”

    叶繁夏睁大眼睛。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面腹黑的燕持么?这是在给小孩子说说什么啊,“你别听他胡说,才没有什么好吃的!”

    “叶子阿姨,你就是不想给我吃!”

    “肯定不能给你吃!”燕持轻笑。

    “凭什么啊!”秦序羽急了!

    “因为那只能给我吃!”燕持挑眉。

    姜熹和燕笙歌齐齐伸手捂脸,我滴天啊,这男人现在根本无法直视了啊。

    “燕持,你收敛点!”燕老爷子轻哼。

    “太公,大舅真是的小气,他不疼我了,好东西都不给我吃!”秦序羽扭着身子从燕持身上下来就往老老爷子身上扑。

    燕老爷子狠狠瞪了燕持一样,“你给小孩子胡扯什么!”

    “国外这方面的教育普遍比较早!”

    “你给我闭嘴,我都没脸说你!”燕老爷子轻哼,而此刻平叔已经送上了甜点,“小羽少爷,您喜欢的提拉米苏!”

    “平叔,他牙齿都要吃坏了,您别他一来就让人给他做!”燕笙歌看着那小子已经徒手抓起一块往嘴里塞了,这是怕谁和他抢么!

    “妈咪,你和大舅一样坏,好东西都不给吃!哼——我真讨厌你们!”秦序羽吃得满嘴残渣。

    燕持丝毫不理会秦序羽怨念的目光,拉着叶繁夏就往沙发上走。

    姜熹微微挑眉,“今早去医院,有人说你俩就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啊!哎——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我脑子跟不上了!”

    叶繁夏大囧。

    燕持慢条斯理的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慢吐了几个字,“那是在公司,出了公司自然有别的关系!”

    叶繁夏已经心如死灰,她觉得自己完全掉进了坑里,燕持这真的是要借着这个身份帮自己?

    还是他想……

    假戏真做?

    ------题外话------

    燕大少这动作真是……三个字!

    快!狠!准!

    燕大少: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燕殊:你咋不说你圈养了多久?

    燕大少:被关小黑屋的人不许说话,你就是见不得我好!

    燕殊:哼(ˉ(∞)ˉ)唧,我和熹熹进展比你快多了!

    燕大少:比如说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说来听听,是不是比我快很多……

    燕殊:月初,你给我出来,你说谁才是你亲儿子!

    我:我要去码字了,咳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