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1 腹黑大少,掌掴渣女(二更)

正文 261 腹黑大少,掌掴渣女(二更)

    ( )京都燕家

    叶纪昌的脸色一阵青白,他本来以为这姜熹和他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定然会给他一个面子,从她这里下手应该会容易一些。

    可是没想到姜熹说话倒是比燕笙歌还厉害几分,燕笙歌说话多了几分盛气凌人,倒是比较好掌握,这姜熹说话是句句带着嘲弄,偏生在燕家他还不能发作。

    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被一个小姑娘怼的说不出话。

    叶纪昌尴尬的笑了笑,扭头看向叶芷珏,她的性子急躁,以往若是听了这话,肯定会直接跳脚,今天却一直垂着头,时不时的朝燕持看过去,倒是露出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

    叶纪昌心里暗叫不好,这看上谁不好,偏生是燕持,这不是往枪口上撞么!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孩子都小,发生一些摩擦很正常,常言道还说‘不打不相识’呢,所以你也别往心里去。”

    “老爷子说的是!”叶纪昌微微松了口气。

    扭头看向了燕持,“这一转眼孩子都长大了,小笙的孩子都这么大了,小殊也交了女朋友,不知道燕持谈对象了么!”

    叶芷珏立刻来了精神,她的眼神几近狂热。

    姜熹端着茶杯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刚刚说得话有些多,不过倒是十分畅快。

    况且这家人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估计是借着看望爷爷和道歉的由头,来找叶子的事情的吧!

    而且……

    大哥这是多了个追求者么,看他那一脸郁色,真的很想采访一下他此刻的心理阴影。

    “有了。”燕持说得随意,促狭的看着那对父女。

    “是谁!”叶芷珏一脸急切。

    “芷珏,没大没小的,说得这么话!”叶纪昌嗔怒道。

    叶芷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看着燕持看向自己,更是恨不得躲到叶纪昌后面。

    “熹熹刚刚话倒是说得没错!”燕持手指敲打着膝盖,那如同黑宝石的眸子显得越发诡谲莫测,“多加管教还是对的。”

    “我就是想知道而已,燕持哥哥生气了?”

    “不明显么!”燕持挑眉。

    叶芷珏瞬间白了脸,自己长得也算是活泼动人吧,他正眼不看自己就罢了,居然还板着脸,自己又不是欠了他的。

    “燕持!”燕老爷子口气嗔怒,可是脸上却并无责备之色。

    “我去楼上歇息会儿!”燕持和叶纪昌颔首示意,就直接上楼。

    叶芷珏盯着他的眼睛几乎要发光了,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心里有些气急败坏。

    燕持首先到了叶繁夏的房间,她睡得倒是挺熟的,上午折腾了那么久也是累了,燕持看了看她床头药丸已经吃下,在她房间坐了一会儿,盯着她看了许久,这人在睡梦中怎么都一副很不踏实的模样,这眉头皱的,都能拧成一股麻花了。

    燕持伸手点了点。

    “唔——”叶繁夏伸手拨开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燕持的手不偏不倚的攥住。

    细细端详,她的手真的不如姜熹和小笙那边养尊处优,老茧虽然褪去了,却还是有一些发黄,他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继而将她的手放在被子中,抽身离开。

    叶纪昌见燕持已经离开,自己旁敲侧击的几个问题都被燕老爷子或者燕笙歌挡了回来,倒是不懂该如何下手了。

    “我能去个洗手间么!”叶芷珏起身。

    “叶小姐,我带您去吧!”一个下人走过来。

    “不用了,洗手间不就在那边么,我自己去就行!”叶芷珏拿起包就往另一侧走去。

    叶纪昌继续和燕老爷子闲扯,丝毫未成察觉自己女儿的异状。

    这叶芷珏自从第一次看见燕持,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盯着他看,那男人着实俊美,这种男人为什么要和叶繁夏那种女人在一起,再说了,她不过是个野种,那种上不了台面的身份,根本配不上燕持!

    洗手间右侧就是通往二楼的楼梯。

    此刻众人都集中在客厅,这边倒是无人,叶芷珏脱下自己得高跟鞋,提在手里就往楼上走。

    燕家的下人一般时候禁止通往二楼,这边都是燕家人的卧室,加上燕持本身有洁癖,所以叶芷珏到了楼上,心中莫名滑过一丝紧张不安。

    这也太安静了吧,还隐约可以听见楼下燕老爷子的笑声。

    叶芷珏捏紧鞋子,不知道燕持的房间在哪里,如果能和他单独说说话就好了,他肯定会喜欢上自己的!

    大姐不过是嫁给了一个病秧子,全家都给她供着,不就是个沈家么,自己如果嫁给了燕持,定然要给她好看,谁让她一直给自己脸色看来着,看她要如何在自己面前继续吆五喝六的!

    这边房间不算多,叶芷珏往右侧走去,房门都是一样的,全部关着,你根本无法分辨到底谁是谁的房间。

    走廊最后一间房,房门是虚掩着的,从里面透出一丝亮光,叶芷珏推门进去。

    发出了一丝声音,吓得她整个心都提了起来。

    房间内的陈设低调奢华,砖红色的布景,白色家具,红色的纱幔在中央空调吹拂下,微微鼓动,还有一股淡淡的玫瑰精油味道。

    叶芷珏心下诧异,这燕家卧室装修都如此气派啊!

    她提着鞋捏着包往里面走,看见暗红色的木质大床,白色的被子是鼓起来的……

    难道这里真的是燕持的房间,他在睡觉么,叶芷珏心下大喜,往里面走了两步,就看见了那张十分熟悉的脸!

    叶繁夏惨白的脸映入她的眼帘,她提着高跟鞋的手不断收紧。

    叶繁夏似乎感觉到了那种带着仇视的目光,自己房间有另一个人急促的呼吸声,这让她想忽视都难,她艰难的抬起眼皮。

    “叶繁夏!终于找到你了!”

    叶繁夏猛然睁开眼,虽然声音变了许多,不过这人她很熟悉,她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这还没等她说话,叶芷珏举着高跟鞋就朝她冲过去。

    叶繁夏直接掀起被子,被子一晃,遮住了叶芷珏的眼睛。

    她怎么会在这里!

    多年不见,还是这般骄纵无理!

    “叶繁夏,我杀了你,你这个杀人凶手!”叶芷珏扯过被子。

    可是叶繁夏动作更快,她的手已经直接卡住了叶芷珏的脖子。

    她的眸子冰冷森然,就像是淬了寒冰一般,她的手指更是冰冷,直接扼住了她的喉管,那地方被人掐住,吓得叶芷珏手一抖,高跟鞋直接掉落。

    “你……”

    “你刚刚说什么?我是杀人凶手!”

    “你就是杀人凶手!你别不承认,我告诉你……唔——”

    “叶芷珏,多年不见,你嘴巴还是这么欠!”

    “你不敢碰我!”

    “谁说的!”

    就是这幅趾高气昂的模样,叶繁夏看着窝火,他们凭什么就觉得高人一等。

    “你敢动我一根手指头试试看,我爸妈饶不了你!”

    “是么!”叶繁夏轻笑,可是手却慢慢收紧。

    “唔——”叶芷珏觉得越发难受。

    “叶繁夏,你这种人就不该出生在世上,你就是个野种,和你妈一样,活着就是为了勾引男人!”

    “你再说一遍!”说到母亲,叶繁夏眸子变得更加森然,那模样甚是骇人。

    她的长发垂落,脸色煞白,甚是骇人。

    活脱脱像是勾魂的女鬼!

    燕持听了动静立刻跑了过来,看见叶芷珏在这里,眉头紧锁:“你怎么在这里!”

    “燕持哥哥,救命,叶繁夏要杀人了,燕持哥哥……”叶芷珏以为自己的救星来了,立刻哭嚎起来。

    这楼上的动静本就引起了楼下众人的注意,这一听叶芷珏的哭声,众人纷纷往楼上跑!

    “燕持哥哥,救命啊,这女人疯了……”叶芷珏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我让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叶繁夏整个人就像是发狂的小兽,这般的叶繁夏燕持从未见过。

    她的眼神死寂带着一种毁天灭地的仇恨,当年的事情他怎么查都只是零星知道一些,到底发生了什么,能够让她变成这般模样。

    “你和你妈一样,就是个婊……”

    “啪——”叶繁夏反手就是一巴掌!

    “叶繁夏!”叶芷珏急得跳脚,“你敢打我!”

    叶繁夏的手依旧掐着她的脖子,这叶芷珏只要动一下,叶繁夏的手用力掐进去,指甲都掐进了她的肉里,叶芷珏疼得几乎要昏过去!

    “再说!”

    “我说错了么,你妈一个德性,都没嫁人就给人生孩子,你们两个人就是缺男人么,没男人活不成是不是……”

    “啪——”又是一巴掌,清脆而又响亮。

    “燕持,怎么回事!”燕老爷子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冲了过去!

    “燕持哥哥——救命,燕爷爷——救命啊——要杀人啦……”叶繁夏下手可比叶纪昌重多了,她觉得自己牙齿都被打得松动了。“呜呜——爸……快救我!”

    “燕持,芷珏是不是在里面,我……”叶纪昌话没说完。

    燕持就挡在了众人面前,居然反手将门带上了!

    “砰——”众人齐齐愣住。

    叶芷珏睁大了眼睛,她完全不敢相信,燕持居然会这么对她,此刻房间就剩下她和叶繁夏两个人,叶繁夏就像是勾魂索命的无常,吓人得很。

    叶芷珏的双腿酸软,脸上还火辣辣的疼。

    姜熹和燕笙歌走在后面,听着里面传来叶芷珏的哀嚎,没想到燕持居然直接将门带上了,燕笙歌直接给燕持竖了个大拇指!

    厉害了,我的哥!

    叶繁夏本来还觉得会不会给燕持带来麻烦,可是燕持的举动无疑是给她吃了一记定心丸。

    这明显的纵容,让她心里感激不已。

    “燕持,你这是做什么,芷珏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你让开,让我进去!”叶纪昌急了,叶芷珏的哭声听起来甚是痛苦,她肯定被人欺负了。

    这个小女儿虽然时常给他惹事,他也是真心疼爱的。

    “没什么!”

    “怎么可能没什么,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燕持反而扭头看向站在燕老爷子身边的平叔:“二楼不是不许人上来的么,这叶小姐怎么上来的!”

    “不好意思大少,我们都在客厅,叶小姐只说去洗手间,也没让人跟着,就自己……”

    “就算是芷珏这次做错了事,可是你好歹让我进去看看!”叶纪昌说着就要去碰燕持。

    燕隋不知道何时过来,伸手拽着叶纪昌,“不好意思叶先生,我们大少有洁癖,您还是……”

    “我……”

    叶纪昌急得跺脚,“老爷子!”

    “燕持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老爷子佯装愠怒。

    心里却在责备这叶芷珏太没规矩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叔叔别急,我总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燕持靠在门上,愣是不给他们进去。

    周围都是燕家人,这叶纪昌也不敢乱闯,叶芷珏啊叶芷珏,你怎么就跑到人家楼上了啊。

    屋内

    叶繁夏眸子迸射出了凛冽的寒光,“再说?继续说!”

    “我说错了没,你和你妈就是一样不要脸……”

    “啪——”这巴掌清脆响亮,甚至比之前两下更重,就像是打给外面人听的。

    叶纪昌整个人一个激灵,脸色煞白。

    这记巴掌无异于是打在他的脸上啊!

    “再说!”

    “我不说了……不说了,呜呜——”叶芷珏又不是傻子,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只能想求饶。

    “叶芷珏,管好你的嘴巴,我不是你爸妈能百般纵容你,这次饶了你,你再说我妈的不是,看我能不能轻饶你!”叶繁夏收回手,伸手拧了拧手腕。

    燕持听着里面的叶繁夏的声音小了,这才打开门!

    “呜呜——爸——”叶纪昌第一个冲进去,叶芷珏跪坐在地上,这有脸红肿得像是鼓起的馒头,嘴角都被打破了,眼泪哗哗的往下落,她穿着粉色的圆领衣裙,脖子上的手指印显得触目惊心,还带着一点破损的伤口。

    叶纪昌再定睛一看,叶繁夏!

    叶繁夏一身白衣,黑发如墨,眸子冷冽,站在那里,倨傲冷清。

    “舅舅,好久不见!”

    “你怎么……”叶纪昌知道叶繁夏在燕家,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见面,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变了!

    “爸——疼死我了,叶繁夏打我,爸——”叶芷珏哭得不像样子。

    “你自己女儿什么样子你很清楚,若是她不惹我我也不会动她,况且侮辱我的母亲……”

    叶纪昌身子一僵。

    “你妈本来就是个……”

    “闭嘴!”叶纪昌怒斥!

    “你们叶家没有一个人有资格侮辱她!”叶繁夏咬牙。

    燕家人就在外面,包括姜熹,都越发觉得事情蹊跷得很,叶纪昌隐忍,叶芷珏愤怒,他们说得是同一个人,可是反应却千差万别。

    “凭什么不给我们说,叶繁夏,你也太给……”

    “我让你闭嘴!还嫌不够丢人么!”叶纪昌怒吼,他可不想在这种场合和叶繁夏直接摊牌。

    而叶繁夏的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要让他们叶家摔下去就再也起不来,现在还不是摊牌的好时机!

    燕持靠在门边,“叶叔叔,我说了,事情会给你一个交代,我直说了吧,这楼上除了燕家人无人可以上来,叶小姐今天这事儿……”

    “是她鲁莽了!”叶纪昌咬牙。

    这真是被人打断了牙齿还得往肚子里面咽啊!

    而且燕持这话不仅说了叶芷珏的无礼举动,顺便将叶繁夏划入了燕家的势力范围,好一个只有燕家人才能上来。

    “今日你们本来是来赔礼道歉的,我不知道叶小姐居然会如此鲁莽,这上面都是私人卧室,她上来到底是意欲何为?”燕持挑眉。

    “难不成在你们叶家人眼里,我们家就是你们可以来去自由的地方么!”燕持声音陡然提高。

    吓得叶芷珏整个身子瑟缩了一些,往叶纪昌怀里躲。

    “叶叔叔,这事儿今天就算是给她一个警告了,年纪也不小了,规矩也是需要学的,难不成还把自己当成是自己家了么?况且爷爷、父亲、我和燕殊的书房都在这里,这若是闯了进去,看见了什么不该看的,我的就算了,别的地方可都藏了不能看的东西,若是真的看了,到时候可就不这般容易可以脱身的!”

    “里面或许还有些军事内部资料什么的!”

    “难不成叶小姐被策反了?”

    “起来,道歉!”叶纪昌拉着叶芷珏起来!

    姜熹今日算是见识到燕持这张嘴有多厉害了,难怪以前燕殊也会在他嘴下吃亏!

    这燕家的书房根本就不在这里,都在后院,这边都是卧室而已,策反?间谍么?这帽子扣下来,整个叶家都不够看的。

    “爸——”叶芷珏哭得凄惨。

    自己明明这般委屈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自己!

    “快点!”叶纪昌疾声厉色,吓坏了叶芷珏。

    “对不起!”叶芷珏死死咬着嘴唇。

    “不是对着我,是对着她!”燕持指了指叶繁夏!

    “我不要!”被她打了还要和她道歉,这是什么逻辑!

    “你还不快点!”叶纪昌催促!

    “我不……”

    “不用了,她的道歉我也承受不起!”叶繁夏自然也不稀罕,反正今天大人心里已经很舒爽了。

    “繁夏啊,你外婆一直想着你,你若是有空就回去看看她,她毕竟一直很疼你,你……”

    “我抽空会去的!”

    叶繁夏可是记得很清楚,就是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一手给她糖,一手把她推入了万丈深渊!

    “那行,那我们就先走了,那个老爷子,今天的事情真的对不住了,有空我再登门致歉!”

    “不必了,有时间不如回家多教教她规矩!”燕老爷子明显也是面色不悦。

    叶纪昌母女灰头土脸的离开,叶繁夏才算是松了口气。

    “平叔!”燕持有些愠怒的看着地上的残留物!

    “怎么了?”

    “把地上的垃圾扔出去,脏了地毯!”原来叶芷珏的高跟鞋还留在这里,倒是显得越发碍眼。

    燕持说完直接走向叶繁夏身边,“舒服了?”

    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还行!”

    “上床!”

    “啊?”

    众人站在门口,也是愕然!

    “妈咪,大舅让叶子阿姨上床干嘛啊!”

    “你说干嘛!”燕笙歌一笑。

    “你大舅和叶子阿姨有要事要说!”姜熹伸手捏了捏秦序羽的小脸。

    “那个燕持啊,大白天的,你节制点哈!”燕老爷子笑着就往楼下走。

    叶繁夏在怎么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你们还看?”燕持扭头看向门外。

    “我们立刻走!”燕笙歌拍拍秦序羽的小脸招呼他离开。

    秦序羽踮脚扶住门把手,就把门带上,“大舅,你是不是要和叶子阿姨做羞羞的事情啊,你要把叶子阿姨变成我大舅妈么!”

    “你……”

    “我帮你们关门!”说着秦序羽贼兮兮的把门关上。

    “你从哪里知道他们要做羞羞的事情啊!”燕笙歌抿嘴一笑。

    “不就是你和爹地那种么,我懂!”秦序羽轻哼。

    倒是惹得燕笙歌一阵尴尬,冲着姜熹一笑,“这孩子……”

    “我也懂!”姜熹闷声一笑。

    叶繁夏看着面色不悦的燕持,“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啊——”

    她的话没说完,就被燕持整个人推到了床上!

    ------题外话------

    我:哇喔,燕大少,你今天很给力啊,你居然把门关着,哈哈,厉害了,我的哥!

    燕持:咳咳,低调,低调……

    我:你就不怕叶子控制不住把她打死!

    燕持:最多半死!

    我:啧啧……好腹黑!

    燕持:我得好好表现,不然以后指望你给我吃肉,我得被憋死!

    我:你不能不信任我,我好歹也是亲妈啊!

    燕持:看燕殊就懂了,啧啧……可怜啊,与其靠你不如靠自己!

    我:(╯‵□′)╯︵┻━┻走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