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0 绵里藏针,姜熹呛声

正文 260 绵里藏针,姜熹呛声

    ( )燕氏

    姜熹坐在燕氏大厅里面,“姜小姐,请喝茶!”前台接待给姜熹送上茶,这是boss亲自交代务必好生伺候的主子,可不能怠慢了。

    姜熹看了看燕氏大厅来往走动的接待,长得还都蛮精致的,只是大多都是瓜子脸,尖下巴,大眼睛,双眼皮,玲珑的身段包裹在统一的黑白职业装中,前凸后翘,有些姑娘若不仔细看,真的长得一般模样。

    “听说了没,大新闻啊!”

    “什么啊,说来听听!”本就是周末,公司人不多。

    姜熹立刻竖起耳朵。

    “听说昨晚叶秘书和boss一起过夜了!”

    “我也听说了,你都没看见boss今天那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昨晚肯定是……”女人捂嘴偷笑。

    “我早就说了,这boss对叶秘书不一般,你们都没看见,这平时总裁虽然人冷了一点,对叶秘书一直都很体贴!”

    “而且我还听说了一个更劲爆的,就是刚刚传来的!”

    “总裁一夜……”女人笑得诡异。

    “不是这个,听说叶秘书有了!”

    “噗——”姜熹一口水喷了出来!

    “咳咳——”姜熹立刻抽出纸巾擦了擦嘴,这都是什么鬼,有了?

    几个姑娘立刻压低声音,“我听说啊,这叶秘书之前是和总裁闹矛盾,然后总裁一气之下,把她发配到了临城那边!”

    “难不成是总裁求欢被拒?”

    “极有可能,我们总裁多么骄傲的人啊,这叶秘书平素也很高冷,这个还是很有可能的!然后叶秘书就黯然神伤,背井离乡去了临城!”

    “原来是这样啊,我听说不是公派出去么!”

    “根本不是!总裁平素去哪里都带着叶秘书,这次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出去,肯定是闹矛盾了!”

    姜熹无语望天,但是嘴角却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叶子啊叶子,你可知道在燕氏,你已经是怀了未来小太子爷的人啊!

    “说得有道理啊,那你们怎么知道她是真的怀孕了啊!”

    “铁定是的,总裁发现叶秘书怀孕,就借着秦氏的案子去了临城,你们想啊,如果不找个理由,我们总裁那么骄傲,怎么有理由去临城啊,我跟你们说,这都是早就设计好的!”

    姜熹歪头一笑,脑洞倒是真大。

    “难怪了,我们boss自己公司的事情不管,去掺和人家秦氏的事情!现在总算明白是为什么了!”

    “听说总裁待会儿要带叶秘书去医院检查么,你们猜是去哪里!”

    “妇科呗,哈哈……”众人捂嘴偷笑!

    “这完全就是那种霸道总裁的设定啊,叶秘书完全就是典型的灰姑娘啊,这听着就好浪漫啊,boss肯定是暗恋叶秘书很久了,然后养在身边徐徐图之!”

    姜熹无奈的喝了口水,总算是说对一句话了,确实是养在身边徐徐图之!

    不过也得亏这些人的脑洞够大,居然可以将这么多的事情串联起来,这听起来还合情合理。

    而此刻电梯下来,燕持仍旧是冷着一张脸,只是那嘴角却有着掩饰不住的笑意,姜熹分明注意到叶繁夏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熹熹。”叶繁夏走过去。

    “你们看,叶秘书今天穿得好女人啊,衣服还这么宽松,总裁肯定是不许她穿那么紧身的职业装……”

    叶繁夏凌厉的眸子射过去,众人呈鸟雀状散去。

    “走吧,陪你去医院,待会儿一起去小笙那里!”姜熹极力隐忍着笑意。

    “你在笑什么!”叶繁夏蹙眉。

    “扑哧——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忍住!哈哈……”姜熹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我说叶子,你真的有了!”

    “我有了胃溃疡,难道不能去医院么!”叶繁夏十分怄火,这一路下来,但凡是见到她的人,视线总要从她肚子上扫过去!

    “胡扯什么!”燕持有些不悦!

    叶繁夏叹了口气,“我这明明就不是……”

    “走吧,上车,对了熹熹,你吃饭了没,要不要走路上吃点!”

    “你们吃了没!”

    “她要检查,不能吃饭!”

    “真的是去检查啊,而且你看到boss刚刚的那样子,真是好有男人味!”

    叶繁夏无语望天,到底是谁造谣的,她明明就是一个简单的胃病而已!

    这怎么传来传去就变成这样了!

    “都看什么呢,还不赶紧工作去!”大堂经理过来,“都没事做啊!”

    “经理,刚刚那个坐在这里的小姐是谁啊,长得真好看!”

    “总裁刚刚还对她嘘寒问暖的,总裁难道不是喜欢叶秘书么?”

    “总裁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置喙了!”中年女人说得正经而又严肃,“刚刚那位你们也都瞧见了,是燕家内定的二少奶奶,我跟你们说,以后都擦亮眼睛,若是她来了,都给我提起精神,若是得罪了她,二少回来,有你们苦头吃!”

    “是!”姑娘纷纷垂头,原来那就是未来二少奶奶,很有气质啊,而且坐在那里温婉沉静,端庄大方,举止落落大方,比起京都那些大小姐也是分毫不差的。

    车内

    姜熹笑得眼泪都下来了,她把自己听到了都和叶繁夏和盘托出,叶繁夏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缓缓收紧,倒是显得更加不悦。

    “我真是佩服你们公司的人,脑洞这么大!”

    “是很闲?不工作就知道传播这些谣言!”叶繁夏咬牙。

    “公司一直鼓励创新型人才,脑洞大些也正常!”燕持今天的举动就是故意的。

    他昨晚看了半宿的文件,想到了一些方案,就立刻召集主管过来了,谈事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故意让他们看见叶繁夏和他“共处一室”。

    这流言传得快,估摸着过一会儿叶家也该知道了,总该先把叶繁夏划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再说,这叶家若是再动手,可别怪他不客气了!

    叶繁夏被燕持这话说得一愣,“我是怕这些流言对你造成困扰。”

    “我没什么困扰的,清者自清,你急什么!”

    “我没急!”

    “那就随它去。”

    “那也不能这么任由它发展吧,我记得你这个月还有三次相亲!”

    燕持敲打膝盖的手顿住。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扭头看着窗外,这叶子若是哪天不把燕持怼死,都不正常。

    叶纪昌看了看墙上的钟,九点五十,十点钟有个会议,他收拾了一下东西就出了办公室。

    这刚刚做进会议室,就发现大家看他的目光很奇怪,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伸手整理领带,难不成昨天叶芷珏的事情传播得这么快?

    真是丢死人了!

    而此刻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走进来,“纪局,真是要恭喜你了啊!”

    “范局,您前两天都恭喜过我了,您这是糊涂啦!”叶纪昌一笑。

    “这怎么能一样,你们叶家现在可不一样了,以后我得仰仗叶老弟多多照顾我们这些老家伙了啊!”

    “是啊叶局,我觉着现在生女儿真的好,我家这儿子啊,没啥出息,这娶个媳妇儿都愁死我了,还是你好!”

    “叶局,若是再办喜事,你可得记得请我们啊!”

    叶纪昌被说得一愣一愣的,偏又不能让他们看出来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众人坐定之后,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凑头过来,“你们叶家真不得了,先是叶家后是燕家。”

    “燕家……”叶纪昌身子一僵。

    “你就别装了,我们都听说了,你那个侄女儿现在和燕持在一起呢,听说孩子都有了!”

    叶纪昌的手瞬间收紧,面前的文件被他揉得瞬间变形。

    “这个啊……”

    “这燕家孙子辈还没一个呢,这孩子若是出声就是长孙啊,啧啧……”

    叶纪昌此刻心里真是冰火两重天。

    这叶繁夏倒是真厉害,居然真的勾搭到了燕持,这怎么还怀孕了!

    会议持续了半个小时,叶纪昌简直是如坐针毡,会议结束,没等同僚和他说话,就急匆匆告假先回了家。

    叶芷珏一见到叶纪昌立刻扭头往楼上跑。

    叶老太太伸手拨弄着拐杖,“着急忙慌的做什么!”

    “妈,你听说了没,叶繁夏她怀了燕持的孩子,现在这事儿都已经传遍整个京都了!”

    “你说什么!”叶老太太握着拐杖,使劲敲打着地面,“这简直是……确定是真的?”

    “这个我哪儿知道啊,不过看起来倒是不假,现在所有人都看着我们家,我打电话给她,这丫头也不接,现在所有人都在看我们家的笑话,这不就是十几年前……”

    “这丫头和她妈一个德性,未婚先孕,现在所有人岂不是在看着我们家的笑话么!”李嘉言从里面走出来!

    “你闭嘴!”叶老太太愠怒,一脸嗔怒。

    李嘉言努努嘴,忍不住轻哼,“本来就是啊,真是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女儿,倒真是母女!”

    “你进去!”叶纪昌面色不悦,叶老太太手更是紧紧按着拐杖,眉眼都是愠色。

    李嘉言眼中滑过一丝轻嘲,还真是遗传啊!

    和她妈一样犯贱,着急忙慌的爬上男人的床,倒是真不要脸!

    “妈,那现在该如何?”

    “你打算怎么办!”叶老太太一想到自己的女儿,这心里就像是被东西狠狠揪起,就算是别人说得再难听,那都是她的女儿啊,自己一口奶一口饭喂大的孩子。

    “我刚刚打听了一下,听说燕笙歌现在在燕家,叶繁夏也在,我想接着昨天的事情带她去燕家道个歉,再说了,燕家我们还没有正式去拜访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看看情况,看是否和传闻的一样。”

    叶老太太沉吟片刻,“这倒是个办法,这事儿就你和芷珏两个人去,嘉言就别去了,这要是和叶繁夏闹开了,到时候很难堪!”

    “我明白!”

    叶芷珏是坚决不想去燕家的,去道歉,她叶芷珏还真的没有和谁道过歉,燕笙歌不就是比自己好看一些,比自己有钱一些,比自己命好,嫁了个好对象么!

    哼!

    这一路上叶纪昌都在敲打叶芷珏,她有些不耐烦,“爸,你说了这么久,你就不累么,我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嘴巴甜点,话少点,多叫人少说话,我明白的!”

    “你记得就好!”叶纪昌整理了一下领带,显得有些紧张不安。

    叶芷珏本来觉得秦家那栋单独的山间别墅已经够气派了,看见燕家之后,她整个人眼睛都在放光,“我记得燕家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以前那个是市区的大宅,这才是本家,以前年久失修,修缮了好多年,我们家离开的时候,估计差不多也才修缮好,占据了数十里,十分气派!”

    “是啊!”叶芷珏两眼放光,这燕家也太大了吧,在京都这种地方,寸土寸金,虽然是在京郊,这房子肯定也很值钱!

    随着车子缓缓驶入燕家,叶芷珏的眼睛就再也移不开了,秦家到处都充斥着现代化的气息,这燕家则是一派古朴,更显得典雅风韵。

    燕家

    这刚刚吃了午饭,几个人围在桌前正在喝茶。

    “这叶家人倒是来得快!”燕笙歌轻笑,“叶子睡着了?”

    “嗯,昨晚估计也没睡好,折腾了一个上午,刚刚我去看她,已经睡了。”姜熹微微对着热茶呵气。

    燕持一直没说话,只是眼中透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这么着急送上门啊。

    “老爷子,人已经进了大门!”平叔走进来。

    “嗯!”燕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倒是显得越发严肃庄重。

    秦序羽正趴在进门的莲池边,手中拿着一根树枝正在拨弄着池边的荷叶,他踮着脚,身后跟着两个保姆,小心的护着,生怕他出了叉子。

    叶纪昌和叶芷珏刚刚进门,就看秦序羽穿着一个短裤背带,黄色的背带后面,还拖着一个不长不短的尾巴,白色衬衫,他趴在栏杆上,因为用力,小脸红扑扑的。

    “这就是秦浥尘和燕笙歌的孩子!”叶纪昌小声嘀咕。

    “小少爷,太危险了,别玩了,我们进屋吧,这若是被少夫人知道了,肯定要责备您的,您若是喜欢这荷叶,我待会儿让人摘一些给你!”

    “不要,我要自己来!”秦序羽歪头看着进来的两个人,扔掉树枝冲着他们笑了笑,“伯伯阿姨好!”

    “阿姨!”叶芷珏嘴角抽了抽!

    叶纪昌倒是不禁感叹,这秦家的家教是真的好!

    “有客人来了,你们怎么不和我说,害我失礼了,妈咪才真的要责备我!”秦序羽摇着脑袋,胸口的大黄鸭嘴巴一晃一晃的,特别可爱,“伯伯、阿姨,你们来找谁啊!”

    “我们来拜访燕老爷子!”叶纪昌努力从嘴角挤出笑意。

    “那快随我进来吧!”

    秦序羽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倒是一派小大人的模样。

    燕家是真的气派,叶纪昌上次来这边还是二三十年前,没有修缮之前,倒是显得有些陈旧,不若现在这边韵味十足。

    “太公,有客人!”秦序羽说着就往燕老爷子身边走去。

    “燕老爷子!”叶纪昌陪着笑。

    叶芷珏一进去,就看见了坐在一侧的燕持。

    男人双腿交叠,双手随意的交叠在膝盖上,随性的敲打着膝盖,头发有几缕垂落在额前,让他平添了一丝狂野和霸气。

    他嘴唇很薄,颜色很淡,微微抿着,透露着他此刻的些许不耐,鼻子英挺帅气,他的眼睛很黑,瞳仁就像是嵌入了最纯粹的黑宝石,眸子微微眯着,可以清晰的看见细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了一片阴影,眼神锐利冷峻,锋芒毕露。

    燕持注意到叶芷珏过于炽热的目光,有些不悦,叶纪昌见叶芷珏发呆,伸手推了推她。

    “燕爷爷好!”

    “嗯!”在场的人自然都注意到了她的失神,燕笙歌和姜熹齐齐看向燕持,燕持横眉怒视,这女人怎么这般轻浮!

    看得他浑身难受!

    “小笙姐,那位一定就是燕持哥哥吧!”叶芷珏脸上滑过一丝羞涩。

    姜熹嘴角划过一抹促狭,这燕持显然很不耐烦,偏生这叶小姐还用一种爱慕的目光看着他,这让他简直如坐针毡吧。

    “坐吧!”燕老爷子语气平淡而又严肃。

    叶芷珏思绪被拉回来,瞬间觉得有些紧张起来,她原本就是被娇惯好了,也不在乎这些,这忽然看见燕持,就变得羞怯起来。

    “老爷子,听说您回来了,我就立刻过来看看,家母对您也是十分惦念,只是她的身子不太好,就没过来。”

    “你母亲身子不好?”身子不好还长途跋涉的从外地搬回京,倒是真的不好吧!

    “自从父亲过世,她的身子就大不如前了!”

    燕笙歌伸手招呼秦序羽过来,歪着脑袋附在姜熹耳边,“叶爷爷和爷爷交情不错,不过故去很久了,这一上来就打亲情牌。”

    “瞅你这孩子,出去干嘛了,一头的汗!”燕笙歌语气有些嗔怪。

    “你母亲今年也不小了,你多照顾一下!”燕老爷子还能说什么。

    又扯了半天,叶纪昌才笑了笑,“今天过来,还有个事情,就是芷珏昨天和小笙以及这位姜小姐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这孩子从小被我们家娇惯坏了,有些没大没小的,今天我带她也是为了和你们赔礼道歉的。”

    “还有这事儿?没听你俩说起过啊!”燕老爷子诧异。

    “是有这事儿,不过就是小事而已,就没和您说!”燕笙歌抿嘴一笑。

    燕笙歌这话让叶纪昌脸色微变,继而一笑,“主要是怕冲撞了姜小姐,她也不认识你,多有得罪之处啊!”

    “叶叔叔这话说的我可承受不起,她年纪小,不懂事也正常,以后多加管束就好!”

    叶纪昌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燕持冷硬的嘴角也挤出了一丝笑意,燕笙歌更是趁着逗弄秦序羽的功夫,乐开了花。

    姜熹这话倒是啪啪啪的打了叶纪昌的脸啊。

    “不过这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一件小事而已,没想到叶叔叔还专程前来,这弄得我倒是不好意思了!”

    “不会,是芷珏这还不懂事!我会多加管束的!”叶纪昌皮笑肉不笑。

    这姜熹看着面色和善温柔,端着一副大方端庄的模样,这说话倒是绵里藏针,这燕殊是看上了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啊。

    “那就好,我初来乍到,其实不懂的事情很多,昨天的事情没吓到她吧,昨天我本来还觉得小笙小题大做了,后来小笙和我说了两家的关系渊源,原来叶老爷子和爷爷早就认识,有些话我想和叶叔叔说一下,昨天小笙是有些做得过了,怎么着也不该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计较不是!”

    姜熹是怕这叶纪昌寻了那个事情的由头找燕笙歌麻烦,不如现在就把这个事情堵住,免得他再找燕笙歌麻烦。

    “你说!”叶纪昌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小笙昨天让人将她赶出了商场,也是一时意气用事,不过无论怎么说也是为了我,叶叔叔也不要和小笙生气啊!”

    “不会的,这丫头应该被教训一下!”

    “我知道叶叔叔工作繁忙,不过孩子的教育问题总要跟上不是,这冲撞了我不要紧,这以后若是别人……”姜熹伸手摩挲水杯,“也许就没这么好运了!”

    叶纪昌放在腿上的手收紧!

    这丫头说话绵里藏针,字字带刺,倒是厉害!

    偏生这事儿是他们有错在先,堵得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得硬生生的受着。

    姜熹看着叶芷珏这娇滴滴生养的模样,再对比叶繁夏手上的伤,就越发气不过,同样是叶家的人,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吧,这家人怎么有脸过来的!

    ------题外话------

    我:熹熹啊,你好歹给人家一点面子啊,这也太打脸了。

    姜熹:我还没有直接说她没家教,已经够给他面子了!

    我:你以前不这样的!

    姜熹:有意见!

    我:就是觉得你可以……再委婉一些!呵呵,哈哈……

    燕殊:我惯的,你有意见!

    我:呵呵,哈哈,?(^?^*)我走了……

    燕殊:媳妇儿,我们走!

    我:哼!继续关你小黑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