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9 一起过夜,叶子有了?(二更)

正文 259 一起过夜,叶子有了?(二更)

    ( )燕氏

    燕持看了看自己身侧的粥,因为他跑得太急,这店家的包装盒也没盖好,洒了一些出来,弄得他心里很不爽。

    发了信息给燕隋,让他送点吃的过来。

    “嗯?”燕持一动,叶繁夏就不安的挪了挪身子。

    “难受么?”燕持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体温还好,不像刚才那么冰了。

    “燕持……”燕持握着手机的一僵,嘴角的笑容逐渐扩大。

    “我在!”

    叶繁夏动了动身子,伸手抱住了燕持放在她肚子上的大手,燕持整个手直接接触到叶繁夏的身子,虽然隔了一块布,可是他现在更过的是心疼。

    她每天都吃了一些什么东西,就算是没吃饭,这肚子也不能扁得像是一层纸吧,她太瘦了!

    “燕持……”叶繁夏书梦到了什么不安的东西,整个人蜷缩起来,显得极其不安。

    燕殊将手机放下,轻轻拍打她的手背,“别怕,我在这里,以后我都在你身边,不会丢下你了,再也不会把你丢下了……”

    “你别走,燕持哥哥,燕持哥哥……别走——”叶繁夏似乎是梦魇了,秀气的眉头锁得死死的。

    燕持死死咬着牙关,“以后都不走了,我陪着你,你去哪里我都陪着你,别怕……”

    想起以前的事情,燕持似乎在极力隐忍着,额头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突突直跳。

    姜熹换了个地方,总是有些睡不着,听着楼下有了动静,过了外套往楼下走。

    “是大哥和叶子回来了么?”居然在做饭。

    “不是,叶秘书胃病发作了,大少让做点吃的送过去!”

    “十点半了!”姜熹看了看地上的一个落地大钟摆。

    “很快就好!”平叔也是穿着睡衣,显然都是从被窝里起来的。

    “胃病很严重?”姜熹蹙眉,没听说她有胃病啊。

    “应该是的,听大少的口气比较急。”燕隋神情依旧刚毅,眼神却透露出了一丝焦躁。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早点休息!”

    “既然很严重,叶子肯定也不舒服,我给她拿点换洗衣服,给她擦擦身子,就这么决定了!”姜熹以前也有胃病,那还是之前赶毕业论文闹出来的,整天在外面给病人做咨询,吃饭不定时,她知道这胃病很难受,有些时候甚至疼得浑身冒冷汗。

    过了十几分钟,叶繁夏的眉头渐渐舒展,燕持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只是买的粥都已经有些凉了,还是等燕隋送饭来吧。

    “好些了么?”燕持伸手扯了扯她身上的被子。

    叶繁夏微微点头,只是觉得浑身没劲,她靠在燕持怀里,闭上眼睛,呼吸变得均匀。

    燕持失笑,一句话没和自己说,这就准备睡了?

    半个小时之后,燕隋和姜熹到了燕氏,里面没动静,两个人才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叶繁夏窝在燕持怀里睡着了,燕持示意他们声音小一些,见到姜熹他倒是有些诧异,他没准备惊扰到姜熹,毕竟已经十一点一刻了。

    燕隋将饭盒放到床头,慢慢打开,闻到饭香,叶繁夏倒是有了些动静。

    “海鲜粥么!”叶繁夏嘴唇干涩,声音像是从喉咙里面生硬的挤出来一般,嘶哑干燥。

    “嗯!喝点水润润嗓子,喝点粥再睡!”燕持声音温柔得让姜熹诧异。

    叶繁夏撑着身子坐起来,她此刻浑身没劲,还要燕持扶着她坐起来,燕持伸手接过粥,给叶繁夏喂了一口!

    “嘶——”叶繁夏被烫到了舌头,整个人瞬间清醒!

    “总裁,你这是准备烫死我么!”

    燕持无语,倒是惹得姜熹笑出了声。

    这丫头还不如刚刚那样可爱。

    姜熹出声,叶繁夏才注意到正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姜熹,“熹熹,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女强人,你这是准备把自己累倒么!”姜熹一脸无奈。

    “好久没发作了,我以为……”

    “喝粥!”燕持打断她的手,这回燕持学乖了,将勺子放在嘴边吹了吹,只是叶繁夏却觉得很是别扭,“还是我自己来吧!”

    “你身上有力气么!”燕持气结,这稍微清醒一些,就急着和自己撇清关系么!

    叶繁夏伸手握了握拳头,确实没有力气,只是燕持喂粥,强迫症发作,每一勺子都必须那么多,这喝到最后居然剩了一些,不够一勺子,人家直接将餐盒一扔,不要了!

    着实任性。

    “叶子,我给你带了衣服,你先换一下,要不难受!”姜熹抱着衣服走过去。

    “那就麻烦你了!”燕持这才明白姜熹的用意,她确实比自己心细。他这里有自己的衣服,还真没有叶繁夏的,不过……

    叶繁夏也可以穿他衣服啊!

    他又不介意!

    姜熹扶着叶繁夏进了洗手间,燕持低头看着自己的衣服,被汗渍晕染出了一滩印渍。

    自己都没嫌弃她,这女人居然还嫌弃自己,自己对她难道不好么!还说自己准备烫死她,简直不识好人心!

    “大哥,您这里的毛巾在哪来!”姜熹推门出来。

    “右侧顶橱,随便用!”

    姜熹看着燕持自己走到了一侧的柜子中,柜子是嵌在墙体内部的,显得高端大气,只是他一打开……姜熹嘴角抽了抽!

    满柜子的床单被罩,而且都是白色的,这人真是没救了!

    姜熹关上门,踮脚去拿毛巾,仍旧是清一色的纯白色,有洁癖的人难道这么喜欢白色。

    “别洗澡了,稍微擦一下吧,换了衣服再睡会儿!”

    叶繁夏点了点头,姜熹拧了热毛巾递给叶繁夏,“自己擦可以么?有不方便的和我说!”

    叶繁夏点了点头,“你是第一个除了燕家人对我好的人。我自己一个人习惯了,过得很随便。”

    “我以前虽然和那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过和自己一个人生活没有差别,我的事情你也知道,所以什么事情都得我自己来,生病了就得自己看,自己要照顾自己,还不能让自己倒下……”

    叶繁夏手中的毛巾很热,就像是有股暖流慢慢的渗透进了她的心里,她将毛巾覆盖在脸上,姜熹未曾见到,眼泪浸湿在毛巾中,瞬间消失无踪。

    自从母亲过世,她就必须一个人活着,她那哪里是活着,别人是为了生活,而她是为了生存,为了讨口饭吃,她做过许多事情,胃病很早就有了,饥一顿饱一顿。

    还必须把自己当成是男人一样活着,你若是记得自己的女人,你就总是会为自己找借口,如果不逼着自己,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对了,吃饱了么?我想着已经半夜了,那个餐盒的量,应该足够了吧?”姜熹开口。

    “嗯!”

    “我闻着那海鲜粥味道很好。”

    “嗯!”

    那是她最喜欢的!

    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

    “怎么样?身体好些了么?”

    “嗯!”叶繁夏将热毛巾拿下来。

    “我给你拿了一些衣服,你的东西都在行李箱里,我就没动,就拿了一些我的,你换一下吧!”姜熹随手接过毛巾,“需要我……”

    “不用了!”

    姜熹推门出去,燕隋已经帮忙换上了新的床单被罩。

    “今晚谢谢了!”燕持伸手拨弄着头发,显得有些狼狈,衣服被压得全是褶皱,这个男人原来也有这般狼狈的一面。

    “不客气,那待会儿还回去?”姜熹挑眉,“还是……”她用两根手指冲着床比划了一下。

    “你到底想问什么!”燕持双手抱胸。

    “没什么!”姜熹一笑,将餐盒收拾好,扭头准备去洗手间冲洗一下,这刚刚推开门,叶繁夏快速的放下衣服,整理衣袖,显得十分慌乱。

    长发垂落,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她的手指在微微颤抖,姜熹握着餐盒的手缓缓收紧,调整呼吸,“换好了吧,那换下的衣服我帮你带回去。”

    “我自己来吧!”叶繁夏伸手整理衣服,她的手指不算纤细,有一些细碎的伤口,她伸手使劲拽着衣袖。

    姜熹转身背对着叶繁夏,她分明看见她的左手腕有许多腕伤,很多道,而且看颜色已经有些年代了。

    姜熹坐在回去的车内,脑海中一直略过叶繁夏那慌乱无措的模样。

    她还依稀记得第一次见她,她就站在锦鲤池边,孤傲淡漠,如同高岭之花,那双眸子冰凉冷漠,而刚刚的她却像个慌乱无措的孩子,显得那般无助。

    “姜小姐?是不是困了?”燕隋透过后视镜看向神色寡淡的姜熹。

    “叶子的事情你了解么?”

    “这个我不太清楚,我进入燕家的时候,叶秘书已经出国了,不过她的事情倒是听说了一些。”

    “是什么?”

    “叶小姐是随母姓的,她的母亲是叶家的小姐,后来怀孕生下她,你也知道那个年代,一个女人未婚生子必然会被人瞧不起。”

    姜熹一直以为叶繁夏是叶家的私生女,或者是叔伯家的堂亲,因为家道中落,才会……

    “那之后呢!”

    “她母亲怀孕就被赶出来了,之后的事情我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因为一些事情叶家将她们接了回去,之后出了国,叶小姐就死了,这叶秘书就此失踪了,当时我进燕家不久,大少还让我专门找了许久,都没消息,也是几年前叶秘书才回国,不懂这些年她是如何过来的!”

    “别的就没了?”姜熹猫眼眯着,她也曾被丢弃过,她能感觉到那种独自一人在他乡的心酸,她那么多年到底是如何过来的……

    “叶家对这个事封锁得很死,当年知情的人不多,当年叶秘书的母亲去世,叶家有个少爷也走了,叶老爷子急火攻心,第二年也跟着去了,之后发生了雾河事件,叶家举家搬迁到了外地!”

    姜熹单身撑着下巴,指腹细细碾磨着嘴角。

    被撵出去的小姐,忽然被接回来,送到国外就死了,这一年叶家还不止死了一个人,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燕氏

    叶繁夏站在床边,有些局促不安,姜熹居然给她拿了一条裙子,浅碧色的裙子衬托得她的皮肤很白,她的嘴角干涩,裂开了一些细细的口子,燕持端了杯水递给他,他已经换了衣服,这好死不死的的偏是浅蓝色,这整得活像是穿了情侣装。

    “今晚谢谢了!”叶繁夏握紧杯子。

    燕持直接坐到床边,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叶繁夏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是……

    “啪啪——”燕持又拍了两下,“坐下!”

    “还是站着吧,您有洁癖,我还是……”

    “刚刚你睡着的时候,怎么不说我有洁癖!”燕持挑眉勾唇。

    “我刚刚……”

    “叶繁夏!”燕持音量忽然提高,叶繁夏攥紧水杯,显然被吓得不轻,这人怎么一惊一乍的。

    “总裁!”叶繁夏站在那里,裸露在外的小腿有些局促的忸怩着,这裙子不若包臀裙那般贴身,让她很没安全感。

    “叶繁夏,你拿你自己当什么!”燕持起身走过去。

    既然她不过来,那他过去好了!

    “我……”

    “你自己有胃病你不知道么,你要是撑不住了就和我说,你以为你是铁人么,嗯?”燕持一想到若自己不在,她这不是得……“要是今天我不在,你是不是准备疼死,你不会喊人么!”

    “我当时准备吃药的,只是药没了!”叶繁夏被他疾声厉色的模样唬得一愣一愣的。

    燕持却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他的力气很大,强迫她张开了嘴巴,“宁愿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也不知道喊我么,你不知道我就在隔壁么!”

    “隔音效果太好,我喊了!”自己确实喊了!

    “电话呢!要不是我去找你,你是准备疼死在那里么!”燕持越想越可气!

    “我不是……”叶繁夏动了动下巴,却被燕持捏得更紧了。

    “什么时候得的胃病!”

    “好多年了!”叶繁夏下巴被他掐得难受,不断往后缩。

    “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燕持气得额头上青筋直跳。

    “你……”叶繁夏觉得很无语,偏生觉得自己理亏,却也不能反驳。

    “委屈了?”

    “我以后会注意的!”

    “怎么注意,多带点药,你以为药能当饭吃么!你这是准备把自己往死里折腾么!明天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吧!”

    “你再说一遍!”燕持气结。

    “我去!那个费用……”

    “我报销!”

    “好的!”叶繁夏微微一笑,燕持忽然俯身……

    叶繁夏眼看着燕持的脸逐渐在自己面前放大,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燕持那双凌厉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苍白的嘴唇,着实难看,只是她微微张着,看起来……

    倒是有几分可口。

    燕持的手指慢慢碾磨着叶繁夏的嘴唇,他的呼吸灼热,尽数喷洒在叶繁夏的脸上,叶繁夏一紧张,双手一抖。

    “我去——”燕持忍不住爆粗口!

    “叶繁夏,你这是在报复我么!”燕持看着自己双脚都湿了,那一杯温水尽数落在他的脚背上。

    “我不是!”叶繁夏刚刚是真的太紧张了,谁让他忽然靠自己那么近。

    “你先睡觉!我再去换个衣服!”

    “我回家吧!”

    “已经凌晨了,你这会儿回去干嘛,就在这里睡,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忙完,我去外面工作,你睡吧!”燕持低声咒骂,刚刚气氛明明刚好,自己给她倒水干嘛,简直自讨苦吃!

    叶繁夏躺在燕持的床上,干净清冽的味道,让她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而一些久远的记忆也慢慢浮现在脑海中……

    母亲的哭喊,众人的责难,孤身一人的漆黑小巷……还有记忆中的燕持……

    “啊——”叶繁夏忽然从噩梦中惊醒。

    燕持放下文件冲入屋内,叶繁夏仰面躺在床上,她的眼睛睁得浑圆,胸前的被子因为她急促的呼吸声在不断起伏。

    “怎么了!”燕持走过去,伸手去摸她的额头,全是细汗。

    叶繁夏掀开被子,“我去洗把脸!”

    燕持看着她有些趔趄的背影,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他起身给叶繁夏倒了杯水,他盯着水杯看了很久,从一侧柜子里拿出了一瓶安眠药,掐了半颗丢进去,她的脸色太难看了,身体不好还胡思乱想,迟早得把身子拖垮了。

    叶繁夏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深沉,等她醒来已经是九点多了。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熟,她起身将床整理好,推门出去!

    立刻愣在了原处!

    这不是周末么……

    为什么这么多主管都在这里!

    而且刚刚外面明明是没有动静的啊!

    众人同时抬头看着叶繁夏。

    人就是那一身浅碧色的连衣裙,露出了葱白水嫩的小腿,穿着棉质拖鞋,露出了脚趾,长发披肩,此刻正松垮得披着,或许是刚刚睡醒,眼神有些迷离,和他们一样有些怔愣呆滞。

    她的嘴唇是最浅嫩的粉色,秀气的鼻头一丝落发站在上面,这平日严肃刻板的叶秘书,没想到私底下竟是如此呆萌,而且确实很漂亮……

    “咳咳——”燕持轻轻咳嗽一声。

    “你还不进去!”

    叶繁夏立刻扭头冲进屋内!

    只是这进去之后就发觉不对味了,这怎么弄得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临时想到了这些,所以让你们周末过来,大家还有什么意见么!”燕持伸手摩挲着下巴,这平时冷峻清傲的**oss今天为何笑得如此诡异。

    他是真的笑了吧!

    这叶秘书居然从他的私人休息室出来,而且还是在一大早……

    穿得如此衣衫不整,脸色惨白,boss又一脸春风得意,这不得不让众人多想啊!

    就在顷刻之间,整个燕氏就传遍了。

    “听说了么,叶秘书昨晚在boss房间过夜的!”

    “天哪,我就说嘛,boss对叶秘书一直都很照顾,还说是什么儿时的玩伴,肯定是蓄谋已久啊,我们boss就是看着冷酷了一些,其实很专情的!”

    “我听说boss一晚上可以……”那人用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

    “7……次!我滴神啊!”女人捂住嘴巴!“叶秘书真幸福!”

    “我们boss果然是真男人!”

    “听说叶秘书早上起来的时候脸色苍白,我们boss眼下也有些黑眼圈,昨晚两个人肯定没少折腾!”

    “哎呀,你真污,也有可能是他们昨晚盖着被子纯聊天呢!”

    “不可能,我听保安说昨夜总裁还专门让阿姨抱了一堆衣服床单出去洗,床单啊……为什么要洗,肯定是……”那人笑得促狭。

    “肯定很激烈,厉害了我的boss!”

    “我们boss一米九啊……就这个子,那方面肯定不会……叶秘书这小身板真的禁得起折腾么!”

    ……

    叶繁夏和燕持就站在不远处,她的脸色难堪!

    这都是什么鬼,她就是胃痛而已,这怎么传出去,就变成……

    燕持嘴角笑容逐渐扩大,看着叶繁夏怒气冲冲的走过去,“周末加班是让你们来闲扯的么!”

    众人一见叶繁夏阴沉着一张脸,顿时散开!

    燕持笑着走过去,“走吧!”

    “嗯!”叶繁夏蹙眉,“办公室时间不许随便嚼舌根!”

    “她们说的也是实话啊!”燕持挑眉道。

    众人立刻竖起耳朵,boss这是准备宣示主权了?

    “什么实话,我和你根本就……”

    “你昨晚确实睡在我那里!走吧,去医院!”

    叶繁夏气得跺脚。

    “医院啊,叶秘书该不会是有了吧!”

    叶繁夏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有个鬼啊!

    她最多有个胃溃疡!

    动物交配也没这么神速的吧!

    ------题外话------

    姜熹:叶子,听说你有了,恭喜!

    燕殊:大哥啊,人不可貌相啊,不愧是我大哥!

    燕笙歌:可以举行婚礼了!

    秦浥尘:(⊙o⊙)啊!(⊙o⊙)哦!

    叶子:我就是胃病,没有怀孕!

    燕殊:那你俩换衣服换床单做什么……啧啧,我么都懂,你们的那点事还想瞒着我们么!

    叶子:你懂什么!你的小电影都是我找的!

    燕殊:那个……好吧,你比我懂!

    叶子:(╯‵□′)╯︵┻━┻

    燕持:走了,我们去医院,慢点儿,你身体虚弱……

    众人:(*@[email protected]*)哇~

    叶子:你给我走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