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8 受点教训,叶子昏倒

正文 258 受点教训,叶子昏倒

    ( )叶芷珏根本没想到燕笙歌会如此不给面子,她的双脚不停瞪着地面,“你们知道我是谁么,快放开我,放开!”

    那几个大汉并不理会,任凭着叶芷珏使劲抓挠,甚至将她新做的指甲都抓坏了,这几个人也没管她。

    “嘶——疼死了,你们是死人啊,松开,松开我,我告诉你,你们一个个的脸我都记住了,我饶不了你们!”

    “啊——”叶芷珏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被直接丢在了外面。

    这外面地面被太阳晒得滚烫,这叶芷珏还穿着短裙,这一下子摔,感觉整个屁股都被烫得熟透了!

    “你们给我等着!”叶芷珏气得咬牙!

    她的鞋子早就蹬掉了,此刻光着脚踩在炙热的地面上,烫得她不停跳脚。

    “燕笙歌,你狠!”叶芷珏还以为看在叶家的面子上,燕笙歌也不会这般落下她的面子。

    姜熹也是有些担忧:“那姑娘看起来很是凶蛮,你这样把她撵出去,着实有些难看,真的没事么!”

    “她和你呛声的时候,可曾想过给你面子,小时候就这么骄横,长大了反而一点都没收敛,吃点亏也好!”

    “不会给你惹上麻烦?”

    “怕什么,她不懂事,这叶家自有懂事的人!”

    “虽然我觉得有些唐突,不过这家人和叶子是什么关系?”

    燕笙歌从刚刚姜熹和叶芷珏的对峙中就看得出来,姜熹是个很聪明的人,不然也不挑拣她的语言漏洞,“这事儿说来话长,等闲了再慢慢说给你听,不急。”

    燕笙歌并未否认,看样子还真是有关系了!

    叶芷珏打了车子到家,才发现身无分文,用手机支付之后,光着脚踩进家里。

    “芷珏,你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变成这样了,浑身是汗,这鞋子呢!”李嘉言连忙扶着她坐到沙发上,“不是说上街买衣服么,怎么折腾成了这个样子啊,鞋子都没了,你这头发也是……”

    “妈——”叶芷珏经她这么一说,更是觉得十分委屈。

    而此刻从一侧的屋内走出来一个一头银丝的老太太,她穿着得体,深紫色的衣服,印着繁复的黑色印花,举着一个龙头拐杖,银丝直接梳到后面,插着一个银制的簪子,显得十分古朴,只是那眸子锐利,却又显得十分精明。

    “怎么回事!”老太太面有愠色,显得十分不悦,“哭哭啼啼的做什么!”

    “奶奶!”叶芷珏直接跑过去,光裸的脚上都是细碎的伤口,见到靠山更是开始嚎啕大哭,这一哭不要紧,这烟熏妆都哭花了,显得更是狼狈!

    “嘉言,带她去洗洗,这脸上都弄得什么,你这衣服又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和你说过芷珏的这些衣服都给她扔了么!”

    李嘉言忽然被训斥,心下有些不满,却还是恭顺的站在一边。

    “奶奶,这些是我新买的,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穿!”

    “先把你脸洗了,这都化的什么东西!”

    “嗯!”叶芷珏立刻去洗脸。

    “嘉言,这孩子顽劣,我早就和你说了,让你多加管束,你不能纵容她啊!”

    “妈,芷珏不是还小么!”

    “哪里还小,我像她这个年纪都已经嫁给你公公了!”叶老太太轻哼,“你自己看看她什么样子,哪有一个女孩子整天穿得这么短的,她这个样子整天在外面晃悠,有心人看见传出去,就说我们叶家没家教了!”

    “我知道,我会对她多加管教的!”

    “你别怪我说话不中听,我也是为她好,她的年纪也不小了,过段时间的慈善晚会,京都很多富家公子都会去,她这个样子传出去,以后就是想要好人家都不容易!”

    想到了这一层,李嘉言立刻点头附和,“是这个道理,还是妈看得长远,我就是太纵容她了!”

    “哪个做妈的不纵容孩子,你知道利害关系就好!”叶老太太说完,叶芷珏已经从洗手间跑了出来。

    “奶奶,今天我真的被人欺负死了,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就是去买个衣服嘛,结果被人从商场直接赶出来了!”

    “还有这事儿?”叶老太太诧异。

    “就是啊,一点都不给我们家面子!”

    叶芷珏话没说话,叶纪昌一只手提着公文包,一只手提着一个便利袋就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

    “纪昌,今天怎么提前下班了!”李嘉言想要从他手中接过公文包,却被他一把甩开!

    “爸!”叶芷珏意识到,这叶纪昌是冲着自己来的,立刻想要躲在叶老太太后面,可是叶纪昌已经将手中的便利袋直接摔在了叶芷珏身上,里面的东西扔了一地,有些还砸在叶芷珏脸上,疼得她眼泪一直往下落。

    “纪昌,你这是做什么!”叶老太太瞪着眼睛,“芷珏刚说自己被人欺负,已经很委屈了,你这不分青红在白的,这回来就这般,又是怎么回事!”

    “被人欺负!”叶纪昌冷笑,“你倒是和他们说说,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好事!”

    “我……”叶芷珏嗫嚅了一下,“我就是被人欺负了!”

    “你还敢胡说!”叶纪昌甩起巴掌就要抽她!

    却被李嘉言一把抱住,“有话好好说,你不能一上来就直接动手啊!”

    “我们叶家的脸真是要被你丢光了,你还敢说你被人欺负了,你的东西都已经被燕笙歌谴人送到了我的办公室,你真是给我长脸!”

    “燕笙歌?”叶老太太和李嘉言对视一眼,这丫头怎么对上她了!

    “就是燕笙歌欺负我,你都不帮我,反而回来训斥我!”叶芷珏顶嘴。

    “纪昌,你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老太太一脸严肃。

    “这丫头胆子真是肥了,去了秦家开的那个百货商场,居然和人家因为一件衣服争执起来!”

    “不就是一件衣服么!”李嘉言伸手将叶芷珏扶起来,叶芷珏颤颤巍巍的躲到了李嘉言后面。“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啊,本来就是一件衣服,可是人家比她先到,已经要买了,这丫头硬是要抢,她的脾气你们都是知道的,这倒是厉害了,自己抢不过,就把我搬出来,好了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女儿拿着我的旗号去外面吆五喝六,我才刚到京都,根基不稳,你知道我要受多少非议么!”

    “芷珏,你这次真的是不懂事了!”

    “那人都买了那么多衣服了,干嘛非要在乎那一件呢!”

    “你给我闭嘴!”叶纪昌怒吼。

    “这抢了衣服就抢了,怎么就扯到了燕笙歌?”李嘉言不解。

    “她以为那女人就是个外地人好欺负呗,结果呢,好死不死的撞到了枪口上,那个人就是燕殊看上的那个,人家刚到京都,你就往上撞,你今天碰见的是燕笙歌,若是燕持和燕殊,你以为你今天能这么轻易出来!”

    “她把我撵了出来,还不够丢人么,她眼里根本没有我们叶家!”叶芷珏居然还在顶嘴!

    “你还敢说,你给我过来,看我不打死你!”叶纪昌气得要死,伸手就要揪扯。

    李嘉言虽然护着,不过她的头发倒是被叶纪昌扯到了几撮,疼得她一直大喊大叫!

    “行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总要想办法弥补!在这里吵吵做什么!”叶老太太气得直跺脚。

    “这丫头前几天去秦家的事,燕笙歌定然知道,所以今天直接让人将东西送到了我的办公室,当着我下属的面,给了我这么大一个难堪!”

    叶老太太眉头紧蹙,“准备点东西,明日去燕家,这事儿不处理好了,可能会影响到婚礼!”

    “叶芷珏,这段时间,你就给我在家闭门思过,听见没!”叶纪昌冷哼。

    “爸——”

    “别喊我,我的脸都被你丢完了!”

    “对了,繁夏那丫头听说也跟着一起回京了?”叶老太太忽然说出这句话,惹得在场的人齐齐变了脸色。

    “妈,您怎么还想着那丫头,那丫头就是个祸害,当年……”

    叶老太太一记冷眼射过去,“你还说?”

    “妈,难不成你要把她接回来?”李嘉言的脸色尤其难看,那眼神恨不得要把叶繁夏杀死!

    “嘉言,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放不下?”

    “我怎么可能放得下,若不是她,我……”李嘉言说着就红了眼眶,“我这辈子都无法原谅她!她就是个杀人凶手!”

    “我看她能在燕持身边待这么久,估摸着燕持是看上她了……”

    “燕持……”叶芷珏嘴巴念叨着,记忆中她只记得是个十分严肃的人,“她有什么好的,今天碰见的那个女人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燕家人一个个的都什么眼光。”

    “你给我滚上去!现在就去!”叶纪昌气得冒烟。

    叶芷珏立刻扭头往楼上跑。

    叶老太太见她已经不见踪影,这才微微叹了口气,“若是和那个丫头硬碰,惹怒了燕持,后果你们想过没!”

    “妈,事情我清楚,只是,你若是要将那丫头接回来,我是绝不同意的!”

    “你怎么这么死脑筋,不知道变通么,你还有三个孩子,燕家在京都什么地位,你可别只为自己想,你想为了一个叶繁夏搭上他们三个的前途?”

    李嘉言试试咬着嘴唇,过了许久眼泪就大颗大颗往下落,叶纪昌走过去拍了拍她的后背,将她搂入怀里,“你就委屈一下!”

    “那孩子从小脾气倔,派人去请一下,好言相劝!若是她能帮我们,秦家那边也好商量!”

    “我知道!”叶纪昌点了点头,只是眼中明显不甘。

    “芷珏,你……唔——”女人刚刚午睡了一下,听着动静从房间出来。

    “嘘——”

    “怎么回事?”女人拉下她的手。

    “奶奶说要把叶繁夏接回来!”

    “什么!”声音陡然提高。

    “你小点声!”

    “你说是奶奶说的?为了燕家?”

    “对了,都不知道那丫头哪里好,燕持怎么会看得上她?奶奶还说要派人把她请回来?请回来做什么?供着么?”

    “自然是供着,不然呢,我再去敷面膜,你别惹事。”

    车内

    “你已经让叶家很难堪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将东西送到那边,你这也太故意了吧!”姜熹笑道。

    “反正就是要让叶芷珏多点亏,叶纪昌看着倒是和颜悦色的,其实脾气很不好,叶芷珏被宠坏了,回去挤几滴眼泪,就以为能把这事儿糊弄过去,能那么容易么!再者说了,如果今天的事情我轻易饶了她,那以后京都的人会觉得你很好欺负!”

    “这话倒是不错。”姜熹没想这么远,这里毕竟不是临城。

    “京都见风使舵的太多,今日的事情如果不再闹得大一些,众人只会觉得你只是我二哥的女朋友,可有可无,若是这般,以后有你受的!”

    “还是你想得比较长远!”

    “该出手就出手。”燕笙歌一笑,“对了,你不是对我的工作室很好奇么,明天你和叶子一起来我这里玩吧,我待会儿约她,明天正好是周末,大魔王也得放假。”

    “嗯!”姜熹打量着燕笙歌,真的无法将她和设计师联系起来。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燕笙歌一乐。

    “怎么会想着做服装设计啊?”

    “以前家里有段时间比较没落,没有什么新衣服穿,就自己写写画画,我妈觉得好看,日子宽裕之后,就找人做了出来,成品也很好看,大学就学了服装设计,一直走到现在。”

    之前也听燕殊说过他给燕笙歌做饭,联想到那座气派的大宅,很难想到燕家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燕氏

    燕持从回来到了公司,就一直在开会,这一开就到了晚上。

    “总裁,吃了晚饭再继续吧!”叶繁夏站在他身后,这已经足足六个小时了。

    “不急!”燕持伸手敲打着桌子,“下个汇报的是谁!”

    大魔王回来了,众人都提着一颗心。

    “是我!”男人站起来,等了四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了,他清了清嗓子,“关于这个季度的销售情况,我做了一份报表,从上面可以看得出来……”

    燕持认真的听着,不时在面前的纸上写写画画。

    这一折腾,就到了晚上九点。

    “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周末,你们回家整理一下我跟你们说得内容,再重新写一份报告给我!”

    众人内心虽然是崩溃的,可是脸上还是笑着点头。

    燕持起身扭头看向叶繁夏,“走吧,收拾东西,我带你去吃饭!”

    “我自己回家就行。”

    “回家?”燕持挑眉,“你是说你的那个出租屋!”

    “嗯,总不能还住在你们家。”

    “你的行李还在我家!”

    “我抽时间……”

    “今晚先和我回去,我肚子很饿,回家的事情明天再说!”燕持有些不耐放的伸手扯着领带。

    叶繁夏只能点头。

    燕持在办公室洗了个脸,让自己清醒一些,他倒是真不太放心将叶繁夏一个人丢在那出租屋中。

    燕持在办公室等了许久,蹙眉看着墙上的画,怎么觉得有些歪,整理一下,这有强迫症的人一整理起来,顿时觉得哪里都不顺眼。

    半个小时过去了,叶繁夏还没找她,燕持抬脚往外面走,收拾个东西,怎么人都收拾没了!

    “叶繁夏!”燕持推开虚掩的门。

    “总裁——”叶繁夏趴在桌子上面,脸色煞白,额头上都是细汗。

    “怎么回事!”燕持直接心里一紧,整个人的心瞬间悬了起来,连忙跑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怎么这么冰,你……”

    “疼——”叶繁夏的双手死死按着腹部,疼得整个小脸都皱了起来。

    “哪里疼……”燕持伸手按住她的手,她的手也是一阵冰凉,白色的衬衫湿透了大半,秀气的眉头紧紧锁住。

    “就……”叶繁夏疼得几乎说不出话。

    燕持余光一瞥,看见地上的药瓶,他立刻捡起来,空的……

    “你什么时候吃的胃药!”燕持蹙眉!

    叶繁夏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燕持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直接往自己办公室去。

    公司的人陆续离开,此刻这个楼层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燕持一脚踹开自己隔间休息室的门,将她放到床上,“是不是胃疼!点头!”

    叶繁夏点了点头。

    “你等着,我去给你买药!”

    燕持说着就飞快的往楼下跑。

    叶繁夏缩在床上,胃病许久没发作了,也就是今天可能进食太不规律。

    燕氏边上都是大商场,鲜少有药店,他跑了两条街才没买到药!

    “先生,你说她没吃饭,这个药餐前服用,不过你最好给她买一些有助于消化的食物!”

    没等店员说完,燕持已经没了踪影,叶繁夏那张惨白的小脸一直在他面前晃着,让他心急如焚!

    那丫头什么时候得的胃病,那么大一瓶胃药居然都都完了,这是准备把自己的身子往死里折腾么!

    燕持有些急了,这路过拐角,差点撞到人!

    “不好意思!”

    被撞的女人眸光略过燕持脸,瞬间一亮,“没事!

    “对不住了,我赶时间!”

    夜晚的天气仍旧燥热,燕持有些不耐烦的将额前的头发往后面撩了一下,立刻往前跑,仅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汗水早就浸透了,能够隐约看见那足以令人血脉贲张的完美身材。

    “那人好眼熟!”女人看着燕持的背影。

    “燕持燕大少!”她身后的一个老者笑道。

    “难怪了。”女人勾嘴一笑。

    燕持顺路打包了一份粥到楼上,等他到楼上,叶繁夏就像个婴儿蜷缩在床上,脸色比那惨白的墙壁还白。

    “繁繁!”燕持坐到床边。

    “唔——”叶繁夏疼得难受,就是眼皮都不想动一下。

    “乖,起来把药先吃了!”燕持起身又去倒了一杯水,看了一下服用说明,倒了几颗药丸出来,“起来!”

    “我疼——”

    她疼?

    他何尝不难受!

    这女人就是在自己身边,居然还闹出了胃病,难道说自己以前给她的工作真的太多?

    燕持坐到床头,将叶繁夏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胸口,将药丸递到她的嘴边,叶繁夏微微张着嘴,将药丸一齐吞了下去,燕持端水让她喝了两口,“咽下去了?”

    “嗯!”叶繁夏侧头靠在燕持怀里,完全收敛了外表那层坚硬的外壳,显得那边无助。

    燕持试了试她的额头,将手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心里面真是又心疼又可气。

    “唔——”叶繁夏双手仍旧不安的护着肚子。

    燕持伸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他的手很烫,热流传来,让她似乎舒服了一些,她将头往燕持怀里蹭了蹭。

    叶繁夏,也只有这个时候,你才能这般安静的躺在我的怀里吧!

    燕持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连头发都湿了,饶是这般痛苦了,你都不知道喊一声了!

    你真把自己当成铁人了么!

    ------题外话------

    燕持:亲妈,你好歹再让她往我怀里钻钻啊!

    我:怎滴,你还想干嘛!

    燕持:这不是要好好交流一下么,这种机会很难得的!(星星眼)

    我:哦,你要占人家小姑娘便宜!还是在她昏迷的时候,燕持,臭不要脸!

    燕持:(╯‵□′)╯︵┻━┻她本来是我的!

    我:┑( ̄Д ̄)┍,就是臭不要脸!

    燕持:(勾手指)你给我过来!

    我:我又不傻,过去干嘛!╭(╯^╰)╮臭不要脸的男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