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7 趾高气昂,反被奚落(二更)

正文 257 趾高气昂,反被奚落(二更)

    ( )京都的闹市区高楼林立,而且从一个区到另外一个区,必须走高架,走下面会被堵死,繁华如锦,格外气派。

    车子缓缓停在地下车库,燕笙歌将车子停好,一边给姜熹介绍京都情况一边往电梯走去,“我们去五楼,下面都是餐厅和儿童游乐场,以后你多来几次,自己就会比较熟了。”

    姜熹点了点头。

    燕笙歌倒是丝毫没有耽搁,直接带着姜熹进了一家服装店。

    “秦少夫人!”燕笙歌显然是老顾客了。

    临城这几年发展势头虽然迅猛,不过也不及京都这种繁华大都会。

    “试一下这一件如何!”燕笙歌拿起一件素青色的连衣裙,“挺清爽的。”

    “我不需要这么多衣服。”姜熹随是姜家二小姐,不过自己一个人节俭习惯了,上回在临城,燕笙歌就塞给了她不少衣服,这回也都带来了。

    “女人的衣橱里永远都缺一件衣服,无论买多少都不会嫌多的,再者说,距离沈家的婚礼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定然有人邀请你出席各种活动,得不停换衣服。”燕笙歌的手指飞快的略过各种衣服,“这个,这个,这个……给我拿适合她的号码。”

    燕笙歌说得这事,她心里也有数,只是一晃眼的功夫,燕笙歌身后的服务员手里已经拿了十几件衣服。

    “快去试一下啊!”燕笙歌催促姜熹。

    “这也太多了吧!”

    “不多!”燕笙歌说着将姜熹推进试衣间。

    姜熹看着面前的的一堆衣服,显得很是无奈。

    倒是燕笙歌此刻走到柜台,“如果她出来让她慢慢试,顺便等我一下!”

    “是!”

    燕笙歌说着就往隔壁的店里走去。

    燕笙歌冷眼瞥见从一侧的观光电梯中上来三个女人,统一的十几厘米高跟,超短裙或者热裤,露出了白皙的大腿,在商场白炽灯下,显得格外晃眼,燕笙歌职业习惯,下意识的打量了一样他们的穿着,都未看清脸,嘴角就扬起轻嘲的笑,扭头往一侧的店里走。

    而走在中间的女人,正是前几日从秦家被赶出来的女人,叶芷珏还是第一次到商场的这个楼层,楼下也有一层女装,虽然也是国际大牌,却不如上面来的高档,这边很多都是时装周的高定衣服,基本都属于奢侈品。

    “芷珏,这里的衣服应该很贵吧!”身侧的女人发出怯怯的声音,不过眼睛看着那些衣服,却露出了一丝贪婪的光。

    “能有多贵啊,今天我妈给了我卡,让我好好买一件衣服。”叶芷珏看了看一边没见过世面的女人,嘴角略过一丝嘲弄。

    “这件衣服我前几天还在某个颁奖礼上看一个天后级别的女星穿过,真漂亮,听说那上面的刺绣都是手工缝制的,她也就是借了穿几天。”

    “是挺好看的!”看着身侧的闺蜜这副模样,叶芷珏越发显得有些趾高气昂了。

    这个楼层的人不多,每家店也就是零星的几个人,三个人挨家店挨家店的逛过去,夏装已经在打折,就算是打了折扣也是五六位数,对于她们来说还是有些贵了。

    “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啊!”服务员拿起一件衣服往叶芷珏身上验了验,“这个颜色也是今年最流行的,现在已经打折了,您想要的可以去试一下!”

    “是么?”叶芷珏轻哼。

    “芷珏,真的蛮好看的,你去试试吧!”

    “就是就是!”

    叶芷珏点了点头,提了衣服往试衣间走,只是看到后面的标码数字,还是吓了一跳,不过衣服确实无论材料做工都是一流,她暗自计较刚刚从母亲那里拿的钱,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

    “芷珏,衣服真的很好看,你真的不要么!”

    叶芷珏穿这衣服确实别有一番韵味,她自己照着镜子转了许久,最后还是将衣服脱了。

    “不好意思,我觉得肩膀有些紧。”

    “怎么可能啊,衣服穿着正好啊!”服务员有些诧异,不过还是从她手里接过衣服,等到她们刚刚走到门口,另外一个服务员拿着衣架过来,将衣服挂起来,“一看就是买不起的,估计是嫌贵了吧!”

    “那还试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会买呢!”

    “你还不懂么,在京都这种地方,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很多!”

    “那就去楼下逛逛呗!”

    三个人听得脸色一阵青白,叶芷珏的脸色最为难看,不行,她今天一定要在这里买件衣服回去,反正也是为了给家里长脸,不是还有信用卡么,大不了回去被说一顿好了!

    一转眼,她们已经逛到了姜熹所在的店里。

    “您好,欢迎光临!”门口服务员热情为她们开门打招呼,不过这些人眼睛很毒辣,已经在他们身上逡巡了一番,暗自衡量他们的经济水平。

    “小姐,这件也很漂亮呢!”姜熹换了衣服从里面出来,她的身后站着两个拿衣服的,身侧还有一个和她说话的,相比较她们三个人的冷遇,这待遇差别有些大。

    姜熹不得不说,燕笙歌的眼光很好,这些衣服大多简洁大方,却又不那么保守古板,总是能有地方让人眼前一亮。

    “小姐,这件也包起来么!”服务员笑道。

    “我再试试下一件!”姜氏虽不若秦氏有钱,不过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名的,姜熹身上有钱,以后若是代表燕家出门,以前那些衣服确实有些寒酸。

    “您慢慢试。”服务员简直笑开了花。

    叶芷珏伸手抚弄着一件衣服,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这件有我的尺码么?”

    “有的,需要试一下么!”

    “嗯!”

    “稍等一下,可以坐下喝杯茶!”

    姜熹从试衣间出来,第一眼看见的也是三个女人白花花的大腿,她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站在镜子前仔细端详。

    姜熹皮肤很白,这抹橘红色的衣服衬得她简直肤如凝脂,白得简直发光,她的嘴唇涂着橘色的口红,倒是显得越发白净。

    服务员上前,帮姜熹将头发拢了拢,“这件衣服腰侧的剪裁最漂亮,小姐您的腰又细又白,穿着这件真的很漂亮,而且您的腿有这么直这么长,露出来也十分靓眼。”

    裙摆落在膝盖上方,将姜熹的腿修饰得更加纤长。

    “这件衣服还有么!”叶芷珏意见姜熹试衣服出来就移不开视线了,她幻想着自己如果穿了这件衣服,定然可以夺走所有人的视线。

    “嗯?”服务员一愣,“不好意思,这个系列的衣服每个款式只有一件。”

    “那我刚刚那个……”

    “那个不一定,这个是高定,那个是流行款,做得量多,不过在这边也就一套全的尺码,您的尺寸也只有一件,你不用担心撞衫!”来这里买衣服的人最忌讳的就是撞衫。

    “这件衣服也让我试一下!”叶芷珏看着那衣服简直垂涎欲滴。

    “不好意思,这件衣服我要了!”姜熹已经买了几件衣服,其实让一件衣服出去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姑娘说话很冲,若是好好商量,她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

    “嗯?”叶芷珏一愣。

    “算了芷珏,我们去看看别的吧,好看的很多,别闹了!”

    “就是啊,肯定还有别的好看的,你不是一直想去隔壁那家店么,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这件衣服不能让给我么!”叶芷珏本来就被前面那家店的人一番羞辱,很不舒服了,好不容易碰见个喜欢的衣服,也被人捷足先登了。

    “这位小姐,我们可以介绍别的衣服,这件衣服其实也不太适合您,衣服是欧美码,有些偏大!”

    这话叶芷珏更不爱听了,“你的意思是我个子矮呗,是这个意思吧!”

    姜熹伸手整理衣服,倒是蛮有自知之明的。

    “我不是,衣服很多,我们可以介绍更多适合您的,那件衣服已经被那位小姐包了!”

    “不是还没付钱么!”叶芷珏挑眉。

    “可是……”服务员有些无奈,这若是遇到蛮不讲理的客人真的很无奈。“买衣服毕竟也有先来后到吧,你说是不!”

    “我多出点钱,你把这件衣服让给我吧!”叶芷珏看着那件衣服简直两眼放光。

    姜熹手指轻抚着衣服的肩头,“我不差钱。”

    “你已经买了这么多了,应该不会在乎这一件吧。”

    “我最喜欢这一件不可以么?再者说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小姐,您这是何必呢!”姜熹越发觉得面前的女人没有教养,若是自己不要了,她再要不迟,现在这是准备把衣服从她扒下去不成!

    叶芷珏到京都不久,父亲已经将京都名媛的照片给她看了个遍,就是让她擦亮眼睛,这里鱼龙混杂,说不定走在路边你看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人,就是某个大腕,叶芷珏又喜欢惹事,不得不让她提前熟知京都名媛,碰见了就算不能交个朋友,有些人也冲撞不得。

    叶芷珏仔细盯着姜熹看了半天,确定这个女人确实不在那些照片里面,那估摸着就是哪边的暴发户吧,光有钱,叶芷珏倒是冷哼一声,“我逛了这么久,也就喜欢这一件衣服罢了,不若你让给我,我再给你一些补偿?这种可以吧!”

    “补偿?”姜熹顿时觉得好笑,“小妹妹,你是准备给我多少啊。”

    “够你喝杯咖啡的!我以前也没在京都碰见你,不知你是……”

    “我这是第一次来京都!”

    这妹子倒是单纯,这想要问自己的来历,也不需要用如此直白的方法吧。

    “专门来买衣服?倒是有许多人喜欢到京都来购物,一买就是十几件,就和从未见过衣服一样!”叶芷珏冷笑。

    “这位小姐,您……”这人是燕笙歌带来的,服务员一见这话明显带着火药味,立刻有些急了,招呼别人立刻去隔壁找燕笙歌,自己打着圆场,“好看的衣服真的蛮多的,您再看看别的?再给您一折的折扣如何?”

    “我像是差钱的人么!”叶芷珏冷哼。

    “是不差钱,那你干脆让你们家人从国外专门找人给你定制一件好了,会更加合身。”姜熹嘴角带着嘲弄。

    “你……”叶芷珏被嘲弄,更是气结,“我告诉你,今天这件衣服我要定了!”叶芷珏撂下话。

    姜熹本也不愿惹事,只是这人步步紧逼,着实有些可恶。

    “我若不给呢!”

    “我听你口音也不是京都人,你知道我爸是谁么!”

    “妹妹,我听你口音也不像是京都人啊!怎么?你爸很有钱?那干脆直接飞到国外亲自采购岂不更好!”

    叶芷珏气得跺脚,这个女人怎么油盐不进!

    “我告诉你,我爸就是新上任的叶局长!”

    叶家?

    姜熹蹙眉,新上任?姜熹打量着面前的女人,不过二十一二的模样,应该是上大学的年纪,不过穿着打扮大胆出众,不像是一般读书的女孩子,那烟熏妆更是有些“惊世骇俗”,眼睛本来很大很漂亮,硬是被烟熏妆衬托得吓人。

    难不成现在流行这种装扮了。

    “是么?”

    “这衣服给我,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叶芷珏说话横得很。

    想起那日听到了沈叶两家的事情,姜熹自己梳理了一下,这叶家极有可能和叶繁夏有关,不过却是很不对付的,和燕家更是关系恶劣,这算是冤家路窄么!

    既然以后都要反目,这衣服自己也喜欢,这丫头又如此无礼,姜熹更没理由将这件衣服让出去了!

    叶芷珏以为搬出自己的父亲这女人会有一些惧意,或者是最起码给他们家几分薄面,这几个服务员看起来明显有些慌乱,不过心里也有另外一番计较,这叶家小姐怎么会如此胡搅蛮缠,倒是一点大家风范都没有。

    “叶局长?”姜熹一笑。

    “怎么?知道怕了?”叶芷珏趾高气昂的模样甚是唬人。

    燕笙歌已经快步赶了过来,透过偌大的落地玻璃已经看见了叶芷珏,十几年不见,和小时候一样霸道。

    姜熹已经看见燕笙歌,她没动作,姜熹也就不动声色。

    “你知道这件衣服多少钱么!”

    “多少钱我买了!”叶芷珏说着将卡往手一抬一扔,显得十分豪气。

    “这衣服的价格够你父亲五六年的工资,我倒是不懂,现在当官的也可以这么有钱了?”

    姜熹这话意有所指,暗自她的父亲暗中做了一些见不得人之事。

    叶芷珏一愣,“你胡扯什么,我父亲很清廉!你别造谣!”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何必如此生气了,倒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叶芷珏是真的怒了,尤其是她一直都如此淡定的模样,更是让她气得要死。

    “叶小姐不用生气,这衣服你若是要,我给你便是,毕竟你父亲这么厉害,我这种平头百姓可惹不起,现在的社会果然是个拼爹的年代,那我可真的不能和你比了!”姜熹冷笑。

    她的口气酸味十足,气得叶芷珏捏着包就朝着她冲过去。

    “嫂子——”燕笙歌快步走过去,生怕这叶芷珏冲撞了姜熹,姜熹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敢动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做出了防备性的动作。

    只是没等叶芷珏靠近,她那个尖细的高跟踩到了试衣镜面前的毛毯上,整个人一崴,自己摔倒了!

    燕笙歌和姜熹交换了一个神色,这妹子莫不是是在演戏?这般逗趣!

    “芷珏,芷珏——你没事吧!”两个小闺蜜立刻小跑过去,要将叶芷珏扶起来。

    “啊——”叶芷珏气得尖叫一声,本来要让这个女人难堪的,怎么弄得自己这般狼狈。

    “我先去把衣服换了!”姜熹说着进入试衣间,叶芷珏伸手揉了揉脚脖子,一双米色高跟落在自己面前,她顺着视线往上看。

    “你……”

    “多年不见,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燕笙歌蹲下身子,视线与她齐平,“没想到再次碰面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倒是独特,叶二小姐,您这是做什么?给我行大礼?”

    “没什么!”叶芷珏推开扶着自己的闺蜜,她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狼狈的姿势出现在燕笙歌面前,咬着嘴唇,显得很不甘心。

    “小笙,剩下的衣服不试了,差不多了!”

    “嗯!”燕笙歌抿嘴一笑,继续看着叶芷珏,“你知道这人是谁么!”

    “你朋友?”叶芷珏根本没注意燕笙歌喊了她什么,只觉得今天不宜出门,这是踢到铁板了!

    “我嫂子!你倒是蛮厉害的么,你就不怕我二哥?”

    “燕殊……”一想到燕殊,叶芷珏吓得脸色瞬间煞白,姜熹倒是一乐,那家伙长得挺俊,至于把小姑娘吓成这样么!

    “对啊,她可是我内定的嫂子,今天的事,你说如果让我二哥知道,他会怎么办呢?他的厉害你见识过的吧!”燕笙歌笑得灿烂。

    姜熹已经在刷卡付账,只是眼睛却一直看着那边,燕殊到底做了什么,把小姑娘吓成这样。

    “我又没对她怎么样!”况且都是那个女人再欺负她好么。

    “况且你知道你今天逛得商场是谁家的么,你确定要在我家的地盘上横?你父亲?确实很厉害?难不成还能上了天!”

    燕笙歌声音陡然提高,她伸手将叶芷珏鬓角的碎发拨到耳后,“没事,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听说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去我家了,你去找谁啊?难不成是和我叙旧?”

    “我本来是去找你的,可惜你不在!”

    “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我走了,你们倒是消息闭塞!”燕笙歌一笑,直起身子,此刻闻风而来的保安已经到了门口。

    “拖出去吧,以后秦家的商场都禁止这位小姐进入,免得惹事!惊扰了别的客人。”

    “燕笙歌,你不能这样对我!”叶芷珏脑子有些懵。

    “我们家的商场,我乐意干嘛就干嘛,有本事让你爸来和我说,我看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在秦家被赶出去,现在在商场被驱逐,你可真给你们叶家长脸!”

    叶芷珏想到这个事,更是惊慌,“燕笙歌,我给你道歉还不行了,今天你就当没见过我!”

    “不好意思,我不接受!”女人笑靥如花,却目露寒光。

    “你们是谁,放开我,放开——”叶芷珏使劲挣扎着,高跟鞋都挣掉了,那几个大汉却并不理会她,反倒是扭头看了看燕笙歌。

    燕笙歌全然不理会,只是走到姜熹身边,低头说着什么。

    叶芷珏这次还没开口就被人直接捂住了嘴巴,强行拖了出去。

    “这是你熟人?这样没关系么?”听这口气认识许久了。

    “不熟的熟人而已!”燕笙歌一笑,“隔壁是我自己的自己的服装店,你还不懂我是个服装设计师吧,刚刚过去看了一下这两天的情况,没想到出了这档子事!”

    “设计师!”姜熹诧异,“难怪给我找的衣服都那么合身。”

    “这么多年设计师不是白做的!”

    “话说燕殊到底对人家小姑娘做了什么,怎么一听燕殊名字,吓得脸色都白了!”

    “二哥以前把她绑在树上,还剪过她的辫子,有一次她弄坏了二哥的东西,二哥气得拿着爷爷的皮鞭追了她绕了家里的院子跑了一圈,虽然他最后也被爷爷抽了一顿,自此她就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

    “那你们两家关系以前应该不错吧!”

    “叶家的爷爷在世的时候还可以,之后就淡了!”燕笙歌欲言又止,不过姜熹的直觉告诉她,和叶繁夏有关。

    ------题外话------

    燕小二:(╯‵□′)╯︵┻━┻为什么我媳妇儿要被欺负!

    我:没有吧,哪里被欺负了,┑( ̄Д ̄)┍

    燕小二:那女人是眼珠子长在天灵盖上么,我家媳妇儿那般气质,暴发户?她在逗我?

    我:那姑娘可能脑子不太灵光!

    燕小二:放我回去,我要去英雄救美!

    我:你还有任务在身……(顾左右而言他)

    燕小二:你就是后妈,我到底是不是你亲儿子!

    我:要不是你亲妈我能对你这么好么!做人啊……要知足!

    燕小二:狗屁,我特么的连口肉吃不到,这叫对我好!

    我:好歹肉渣还是有的!

    燕小二:那电视上人家缺了胳膊都能那啥,凭啥我不能……

    我:那个……(戳手指)

    哈哈,最近好迷赵又廷,好帅……啊——让我花痴一会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