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6 万年光棍,丧心病狂

正文 256 万年光棍,丧心病狂

    ( )秦浥尘单手抱着秦序羽,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应该是早上没吃饭,坐飞机遇到了一些气流,他有些不太舒服。”燕笙歌有些担忧。

    “嗯。”秦浥尘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那眼中尽是宠溺。

    他们结婚应该许久了吧,感情还这么好,秦浥尘举手投足都透着无尽的宠溺。

    “对了,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姜熹,小殊的女朋友,这次过来陪陪我这个老头子,熹熹,这位是秦浥尘,小笙的丈夫!”

    “您好!”姜熹微微颔首。

    秦浥尘穿着浅灰色的polo衫,黑色休闲裤,些许碎发落在额前,倒是不显得凌乱,墨黑色的头发在这燥热的天气,不显得燥热反倒是让他显得平添了一丝飘逸之感,人如其名,秦浥尘长得不似照片电视中的那般严肃,反而是多了一丝儒雅斯文。

    他的眸子在阳光下呈现出了一抹浅棕,格外漂亮,睫毛细长,阴影落在眼下显得愈发秀气,鼻子秀气高挺,嘴唇微微发白,却不止于显得病态,说话做事间却自然而然的带了一丝风流韵致,端端是往那里一站,那眉眼间堪堪透着一抹傲气。

    他和沈廷煊都是长得精细之人,只是沈廷煊带了一抹阴柔诡谲之气,眉眼间透着桀骜不驯,秦浥尘却眉眼俊朗,真是郎艳独绝。

    秦浥尘注意到姜熹打量的目光,也不恼怒,只是扭头附在燕笙歌耳边,耳语了几句。

    “笙笙,我最近甚是想你!”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燕笙歌对他这种刻意撩拨的声音没有一点抵抗力,倒是有些红了脸。

    “回家再说!”燕笙歌扯住他的手。

    “不想我?”

    “想!”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秦浥尘这才回握住她的手。

    燕老爷子有些无奈,“注意形象,能不能回家再腻歪!”

    “情不自禁!”秦浥尘一脸坦然。

    “你……”燕老爷子轻哼一声,扯着姜熹就往外面走。

    刚刚上车,燕老爷子就忍不住冷哼,“结婚四五年了,怎么还和蜜月期一样!这秦浥尘真是应了他的姓氏?”

    “什么意思?”姜熹不解。

    “禽兽,没情操!”燕持坐在副驾驶,轻声一笑。

    “可不是,我就觉得战家那小子就不错!那个丫头居然和我说什么,他的年纪太大,年纪大不好么,会疼人啊!”

    姜熹看着燕老爷子愤愤不平的模样,心里诧异,这秦浥尘到底是哪里惹着他了,人家都结婚这么久了,还这么嫉恨?

    “我也觉得年纪大挺好!”燕持附和。

    “她一见面就喊他大叔,弄得战家人也不好意思来提婚,结果被秦家捷足先登了!”

    姜熹扑哧一笑,“这是大了多少啊?”

    “十三岁而已!”

    “而已……”姜熹挑眉,其实也不算是小,大了一轮还多。

    而此刻的当事人正在办公室吹风,他的双腿翘在桌上,一双军靴锃亮,风扇在头顶质押率的转着,而此刻门一打开,燕殊倒是一乐,“你这里怎么这么热!”

    “空调坏了!随便坐!”

    燕殊看着沙发上堆满的文件,“我还是站着吧!”

    “这次的事情有些头疼,所以才让你过来。”他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文件,随手一扔直接丢给燕殊。

    “还有什么能让你头疼。”

    “你自己看吧!”那人说着伸手解开纽扣,随手扇了扇风,“对了,听说你交了个女朋友!”

    “消息传得真快。”

    “特么的,能不快么!”那人随手拿起文件就往燕殊身上砸去,燕殊就和脑袋上长了眼睛一样,侧身躲过,“你还敢躲!”

    “你又被催婚了!”

    “上次好不容易放了次假,我刚刚回去,就被我们家的老头子训斥了一顿,我又拿工作忙搪塞,你知道他怎么说的么!”那人气得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和我说,你去看看人家燕殊,人家也是当兵的,人家就找个漂漂亮亮的女朋友,你要是再不给我们老战家开枝散叶,就给我卷铺盖滚出去!”

    “战叔叔有句话说得挺对!”燕殊目光快速的扫描文字。

    “什么?”

    “我女朋友确实漂亮!”

    “滚犊子,你这小子不刺激我会死是不是!”他说着又丢了一个文件过去!

    这次燕殊直接伸手接住了,有些无奈的看着冲自己发飙的男人,“不过你也不住在家啊,还让你卷铺盖滚出去,这话说得不在理!”

    “主要是这老头子给我下了最后通牒,说我再不带个人回去,就要登报声明和我断绝关系,说真的,其实断绝关系,从我参军他就一直威胁我!”

    “重点是登报!”燕殊慢条斯理的浏览文件,“丢人!”

    “就是这个理,真是丢人啊!我特么的第一次上报就是断绝关系这事儿,真特么的丢人!”

    “第二次!”燕殊将文件合上。“我记得之前你被人甩了,当时被狗仔追到,还见报了!”

    “你能别说这事么,就是相亲而已,我就是搞不懂那些个女人,我给她电话吧,就说她忙,那我就不打了吧,就说我不在乎她,好不容易约到要出门,就说临时有事,这不是耍我玩么!”

    “现在的女孩喜欢欲擒故纵,不是都说轻易得到的不会珍惜么!”燕殊一乐。

    “老子时间多宝贵啊,就是让她戏耍的么,能谈就谈,不能谈就滚蛋!”男人气得整个人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燕殊将文件放到桌上,“这个事情怎么会牵扯了这么多!”

    “而且牵扯到了……”他指了指上面,“所以这事儿不太好办!”

    “那现在是几个意思,这种烫手山芋,你丢给我!”燕殊将文件一扔,“我可不接!”

    “容不得你,这事儿我也不想接,不过谁让你是燕首长的孙子呢!”男人笑着打趣道。

    “所以因为你是战家人,所以才把这事儿丢给了你?”燕殊挑眉。

    这上面的人甩锅倒是有一手,这事儿不好办,办成了自然是大功一件,这若是砸了,打草惊蛇,他们的身份曝光,指不定就要被人报复,挑了他们两个,定是看中了他们的身家背景。

    “没办法,我正休假呢,就被召了回来,这是这次行动的人员名单,这次的行动代号‘雪崩’!”

    “这是谁取的!”燕殊慵懒的抬了抬眼皮!

    “上面,你去问啊!”男人耸了耸肩。“听说上次行动你受伤了?现在如何了?差点被截肢?”

    “谁说我要被截肢了!”

    “都这么传的,说你英雄救美,伤口没缝合好就去参与救援,导致差点被截肢!”那人走过去拍了拍燕殊的肩膀,“看不出来啊,你看着浪荡不羁的,倒是个痴情种!”

    “你这没谈过恋爱的人不懂!”燕殊轻哼。“那这次的行动你是指挥官?”

    “你是副指挥!”男人轻笑,“上次我俩一起行动还是在三年前吧!”

    燕殊下意识的摸了摸腰腹部,那条难看的疤痕,差点要了他的命。

    “行了,以前的事别想了,这次的事情分为明暗两部分,我先回京找人帮我查一下,你先去东亚那边摸摸情况,事后回来和我汇合!”

    “去京都的任务比较适合我吧,我人脉比你广!”

    “可是你的目标比我大啊!”男人笑得一脸嘚瑟。“而且你之前没有接触过这个部分的任务,那边的人根本不认识你,你是陌生面孔,比较好打听情况,就是去打探消息,不到万不得已不许采取任何行动。”

    “我心里有数!”燕殊伸手揉了揉胳膊,伸手动了动,还是有些疼,不过已经缠上了厚重的纱布,倒也不至于让伤口裂开。

    “你这样没问题吧!”男人有些担忧。

    “我是个职业军人。”燕殊无奈,“我自己心里有数,不然我也不会接这个任务,比起我,你应该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什么意思?”

    “你回去战叔叔铁定要催婚,你就做好一天相亲十二次的准备吧。”

    “你就是个乌鸦嘴!”男人轻笑,伸手搂着燕殊就往外面走,“你胳膊行不行,好久没和你比划了!”

    “你让我一只手呗!”

    “成……”

    两个人比划了一阵,双双躺在草地上,燕殊嘴巴里吊着一根草,大口喘着粗气。

    “你也不知道让我一下,我让你一只手,你也不能总是往我下盘打啊,真是阴险。”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打个架要那么光明磊落做什么!”

    “难怪带过你的都说你是个狐狸,狡猾!”男人轻笑,坐起身子,长长伸了个懒腰,“不过好久没遇到能和我打这么久的对手了,真特奶奶的爽!”

    “呦,你这意思你已经打遍你这个军区无敌手了?”燕殊吐掉口中的草。

    “可不是!”

    “你咋不说人家是看你一把年纪了,混到这个级别也不容易,都让着你呢!”

    “燕小二,你这小子嘴巴还是这么臭!”男人蹙眉,“我跟你说,这次的任务上面很重视,你给我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别给我吊儿郎当的!”

    “是,我哪次掉链子了,倒是你,你这整天和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战叔叔就不怕你喜欢上男人!”

    “靠——”男人咒骂,“老头子说了,给他带个活的东西回家就行,男女不限!”

    “活的东西?”燕殊哈哈大笑,“那不是人也可以?”

    “燕殊,我真是……”男人憋屈,憋了半天才长舒一口气,“愁死我了,老子一个人活得忒自由了,这要是真的有个人整天在家守着我,我这上了战场打仗心里都不踏实,我就怕辜负了人家,还不如不结婚。”

    燕殊正在拔草的手顿了一下,“是这个理!”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别往心里去,我是没遇着喜欢的,这若是真的喜欢了,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啊,或许为了回家见她一面出任务更加卖力呢,你说是不!”

    男人说话很粗,不过脑子也很灵活,瞬间换了个说法,“走,喝个酒,以前那些人听说你来了,嚷嚷着要给你接风!”

    “我是病患,喝什么酒啊!”

    “我去,你以前也不在乎这个啊,以前受伤比这个严重多了,毕业喝酒吃肉没耽搁么!”

    “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和你这种大老粗不能比!”燕殊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走吧,正好饿了!”

    “好勒!”男人跳起来,直接搂过燕殊的胳膊。

    “我靠,你不能轻点儿啊,伤口那里疼!”

    “娇气得很!”男人轻笑。

    他们聚餐的地方是部队外的餐厅,部队对饮酒都是有规定的,所以他们也没喝多少,就是兴致到了,开始划拳倒是颇有几分醉意,燕殊拿出手机往外面走。

    姜熹接到燕殊的电话心里立刻按下接听键。

    “喂——燕殊!”

    “到了吧!”燕殊靠在门边,阳光透过树木的枝丫斑驳的照在他脸上。

    “嗯,准备回家,你呢,怎么样?”

    “和以前几个战友一起吃个饭而已!待会儿就回部队,明天出任务,你好好照顾自己,那里是我的地盘,谁若是不长眼惹了你,你也甭客气。”

    “不会的,还有大哥在!”

    “那家伙一回京,估计就泡在公司了,你可以去找小笙,可以去秦家走走。我爸妈都不在家,你不用觉得拘束,就和在临城一样,想出去玩了,就让燕隋跟着,不要一个人出门,防狼喷雾什么的,都带着……”

    姜熹嘴角笑容逐渐扩大,这是把她当小孩子了么!

    “燕殊!”男人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

    “你做什么,哎呦,你别碰我,你真是……”

    “马丹,老子这辈子不结婚不行么,催什么催!”男人气结。

    “熹熹,我先不说了,你照顾好自己,和爷爷说,我已经安全到部队了!”

    “嗯!”姜熹听着那头声音嘈杂,嘴角笑容逐渐扩大,这是哪个倒霉鬼被催婚了么!

    “燕殊,我特么的和你说,老子就是不想结婚,其实那个老头子!”

    “行行行,你最大行了吧,你这什么破酒量啊,他喝了多少……”燕殊蹙眉。

    “燕队,战队就喝了两杯,还是这种小杯子的!”一个人举着一个指甲盖大点儿的杯子笑道。

    “一段时间不见,酒量不见长,体重倒是长了不少,过来个人帮我扶一下!”

    “燕殊,我跟你说,我就是回去了,也绝不屈服……”

    “好好好!”等着战叔叔连棍夹棒的招呼,看你屈不屈服!

    姜熹挂了电话之后,车子已经驶入了省道,“这是到京郊了?”

    “老宅在这边,你若是住不习惯,就去市区住,那边也有房子,这几年空气污染严重,爷爷身体不好,就搬回了老宅,不过有车子,来回也方便。”燕持解释道。

    很快姜熹就看见掩映在绿树中的一个红墙黑瓦的小楼,连绵了数里,姜熹趴在窗口,指着那边:“那是什么古迹?”

    燕老爷子一笑,“那是燕家的老宅。”

    他絮絮叨叨说起了燕家老宅的由来。

    这燕家早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是名门望族了,之后有先祖被当时在朝中做了大官,这个老宅就是当时的恩赏,经过了数百年,燕家一直在原有的基础上扩建,这规模也越来越大。

    “五六十年前的战争,老宅被毁,这外围的墙体都是重新粉刷过的,不过也幸亏是在京郊,但是避免了更多的战火,得以保存下来。”老爷子说起往事倒是显得兴致勃勃。

    “那里面还是延续了以前的建筑风格?”

    “嗯,最高的就是主屋,有两层,别的都是一层,许多都空下来,根据族谱来看,燕家最兴旺的时候,这个房子住过一千余人,现在啊……”老爷子一笑,“一百人都没有!”

    车子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经过一道雕花铁门,两侧都是黑漆两米左右的老式路灯,显得韵味十足,到了停车处,地面已然都是红色砖石,显得十分的老派贵气。

    “走吧,进去看看!”燕老爷子牵着姜熹就往里面走。

    姜熹还未进入,就已经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

    他们进入铁门开始,全程都已经在监控之下,平叔收到消息,立刻带着下人出来迎接!

    “老太爷!”

    “嗯!”

    “大少,秦姑爷,三小姐,叶小姐,小羽少爷……”平叔目光落在姜熹身上,“这位一定是姜小姐了吧,快里面请吧!”

    里面倒是颇有几分古典园林的味道,很好的将现在的科技和古典的建筑融合起来,一进去就可以看见一个长满了莲叶的偌大池塘,清香扑面而来!

    秦序羽挣扎从秦浥尘身上滑下来,趴在栏杆边,就往里面张望,“为什么这里的都没有锦鲤!”

    “锦鲤?”秦浥尘微怔。

    “舅妈那里就有锦鲤,可漂亮了!”

    “你忘了你以前放了鱼进入,把这莲花都没冒出来,就被吃光了,一个夏天都光秃秃的!”燕老爷子轻哼。

    “我哪里知道它会吃啊!”人家也很委屈好么!

    “回去给你买了养家里!”秦序羽小脸有些发白,秦浥尘看着很是心疼。

    “恩呢,爹地,你可不能骗我!”

    “不会!”秦浥尘伸手把他重新抱入怀中。

    姜熹还以为他们两个人定然是不太喜欢小孩子的,不然也不会把秦序羽丢在临城这么久,这么看起来,虽然时常拌嘴,倒也是很疼爱他的。

    “你别看这外面看着是这样,其实屋里面都是比较现代化的!”燕笙歌笑着,“这房子老了,翻修了几次,房梁全部都重新固定了,不然也不会撑这么久!”

    也是,外面看几乎都是木制的,经过了百年,确实容易出问题。

    主屋内除却一些金丝楠木的桌椅,大部分都是现代化的东西,颜色黑红色居多,显得十分气派。

    平叔已经准备了饭菜,这刚刚吃完,燕老爷子就有些乏累,“小笙,你带熹熹出去溜达一下,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

    “嗯。”

    “不用这么麻烦,小笙也刚刚回来,让她先回去歇会儿吧!小羽不是不太舒服么!”

    “我没事啦,现在挺好的,我要和爹地去买锦鲤!”秦序羽抱着秦浥尘的脖子就不下来。

    “你们两个人出去可以么?”燕笙歌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爹地的!”秦序羽拍着胸脯。

    “那就好,还有,家里地方不大,你们买几只就好。”

    “知道啦!”秦序羽一听要去买东西,整个人立刻来了精神。

    燕殊此刻将某人刚刚背上床,看着他睡得像是死猪一样,顿时有些无语,抬手将他的腿挪到床上,“重死,以后谁要是你家媳妇儿,准被你压死!”燕殊抬脚将他几欲落下的脚勾上床。

    “唔——”男人热得将衣服一把扯开,“热——”

    “靠——热死你得了,一身臭汗,弄得我身上都湿了!”

    “我不要结婚,不要结婚……”

    燕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到底是被怎么迫害了啊,这做个梦都不忘了被催婚!

    “我给你说,你再催我,我就……”燕殊抬脚往外面走,顺便打量了一番这个万年老光棍的房间,两个字!

    邋遢!

    “你再逼我,我特么的就带个男人回家,看你怎么传宗接代!”

    燕殊脚下一个趔趄,幸亏及时扶住门框!

    这男人已经疯了!

    都要找男人下手了,这是何等的……

    丧心病狂啊!

    ------题外话------

    老战:燕小二,你给我说清楚,你说谁丧心病狂!

    燕殊:你呗,都要找男人下手了,这还不丧心病狂!

    老战:没听过那句话么,同性才是真爱,异性是为了传宗接代!

    燕殊:有本事你倒是带个男人回去啊,看你爹不把你吊起来打,你这都奔四的人,要是被吊起来打,倒是京都一桩奇谈!(挑衅状)

    老战:燕小二,我们再比划一番,我不让着你了!

    燕殊:累了,你去找你的真爱吧,我得去传宗接代……

    老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