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5 回京(二更)

    ( )京都叶公馆

    这被秦浥尘赶出来的事情,几乎在几分钟之内就传遍了整个京都。

    众人纷纷说道这叶家二小姐当真不要脸,独自去秦家勾引秦浥尘,却被人打了出来。

    也有人道是去送礼,只是觉得让一个女儿家孤身前往,这叶家做得着实有些不妥,到京都这么久,偏挑了人家秦夫人不在的时候,这难免会让人诟病,不过为何会被撵出来?是不是她做了什么惹怒了秦少,这就耐人寻味了。

    众人不禁猜测,这叶家是准备将一个女儿嫁入政治世家的沈家,另一个嫁入秦家不成?

    这胃口岂不是太大!

    这女人本就气得要死,刚刚到家,鞋子都没脱,就看见正靠在沙发上,敷着面膜的女人,心里更是怨怼,“大姐,气死我了,这秦浥尘什么东西啊!居然把我撵出来!”

    “是你太着急了!”女人伸手将面膜撕下,微微抬起眸子,眼中掠过一丝嘲弄,白痴!“况且你以为秦浥尘这么好勾搭?你也太天真了!”

    “那燕笙歌凭什么!”女人咬牙!

    而此刻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进门,一脸郁色,“爸——”

    这话音未落,男人一巴掌挥过去,“你还有脸叫我爸,我们叶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把礼物放在那里,谁让你动了!”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伸手拍了拍脸上的精华液,却不出声,她可不想触霉头。

    引火烧身。

    “我不是看你忙么,我就想着帮帮你嘛……”女人捂着脸,显得很委屈。

    “你还敢说,我就是专门挑着燕笙歌离开才准备去拜访秦家,这秦家我们不能得罪,你倒好,现在弄得整个京都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说我要把女儿塞给秦家做小……”

    “是这个秦浥尘自己不知好歹,我都还没说话就把我撵出来了!他的眼里还有我们叶家么,现在整个京都谁不给我们叶家几分薄面啊!”

    “你还敢说!”男人挥手就要打过去,“你的那点心思难道我不知道了,秦浥尘不是你能拿捏的男人!”

    “小妹,爸爸刚刚调回来,大家才给几分薄面,可是这秦家不一样,甭说我们家了,就是现在沈家人去了,想见他也得看他心情,你今天倒好,若是真惹恼了秦家,有你哭的。”

    “我就是想看看嘛!”女人娇嗔道。“况且秦浥尘那个样子多半是为了燕笙歌,干嘛怕那个燕笙歌!我们家又不欠他家的!”

    “你不知道那个丫头和燕笙歌处得好么,你真是猪脑子!”男人气得浑身打颤。

    “我什么也没做啊,怎么就惹恼他了,我看分明就是燕笙歌故意挑拨的,要不就是那死丫头搞的鬼!”

    “明明是你们两个没用,小时候我就和你们说了,和燕家搞好关系,你们都是女孩,多和燕笙歌亲近,也不至于现在搞得这么难堪!燕家就燕笙歌一个宝贝丫头,掌上明珠样的疼,我当时就说她以后必然不会嫁给一般人,不是秦家就是战家!”

    “我们也想啊,可是她根本就瞧不上我们,就爱和那个死丫头一起玩,我能怎么办!这燕家人是不是脑子都有病,那丫头浑身都是刺,有什么好的!”

    “行了,我再让人备了礼物,去秦家一趟!”

    “爸,沈廷煊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说到,中年男人停住脚步,“我听余祐说,做下午的飞机,估计过会儿就会到京。”

    “燕家怎么说。”

    “燕老爷子和沈爷爷关系非同一般,搬出他们自然会回来!”

    “你这丫头啊,这沈老爷子不是还在外面旅游么,你这是……”

    “若是这场婚礼有燕家人加持,估计整个京都观望的人,都得给我们叶家几分薄面!”

    “你这是耍小聪明啊,这燕老爷子何其精明。”

    “那又不是我说的,我只是稍微提点了一下沈伯母而已,余祐身子不好,谁都瞧不上,这场婚礼怎么能不风光大办,她本就觉得对不住余祐了,更觉得对不住我!”

    “所以才差遣了沈廷煊?”男人拧眉。

    “不然呢!不过这沈廷煊倒是听话!”

    “胡闹,你以为这些人是可以让你玩闹的人么,这沈廷煊可不好惹!这若是被他知道……”

    “这也查不到我头上,再者说了,你让我嫁给一个病秧子,我想要一场风光的婚礼还不行么!京都的人都势利,我可不想刚刚嫁过去就被人说我要守活寡,燕家在京都那种地位,这场婚礼,我势必要让所有女人都艳羡!”

    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

    “爸,这事儿我就是无意中提点了一下沈伯母,不会查到我这边的,你就别担心了。”

    “最好是这样!”男人摇了摇头,扭头看向不省心的二女儿,叹了口气,“你若是有你姐姐半分聪明,我也不必为你收拾烂摊子!”

    “哼——”女人气得扭头就往楼上跑。

    “对了爸,我刚刚给叶繁夏打了电话,多年不见,脾气倒是见长,若想让她回来估计难!”

    “当年没弄死她真是可惜了!”

    “不然也不会留下这种隐患,我到京都这几日,听说这燕大少对她呵护备至,这燕持该不会是看上那个丫头了吧!”女人口气透着小心谨慎。

    “就凭她那身份,也妄图嫁入燕家,简直痴人说梦。”

    “这燕伯母身份就很一般,燕家倒是不在乎门第,我就是怕若真是如此,我们想除掉她就不容易了。”

    男人眉头紧锁,伸手捏了捏眉心,“我就是怕这个。”

    “要不先把那丫头笼络回来,安抚一下,现在我们也不能和燕家翻脸!”

    男人微微点头。

    楼下的女人起身往洗手间走,这眉眼间的神态倒是显得越发野心勃勃。

    这沈家不过是她的一块跳板罢了。

    临城医院门口

    “黎医生,您待会儿有约会么!”

    “哪有!”黎悠梦微微一笑。

    “今天涂了口红啊,还打扮得这么好看,还没下班的时候,你就一直盯着墙上的钟,还说不是有约会!”他们正在换衣服。

    黎悠梦羞赧的一笑,“我有一直盯着看么?”

    “是不是上次来医院给你送饭的那个啊,看起来特别man那个?”那人一脸促狭。

    黎悠梦微微点了点头。

    “那小伙子看着很老实,觉得合适就好好处处看,我看着不错!”

    黎悠梦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没等那人开口,提起包就往电梯口跑。

    刚刚到了医院楼下,燕隋已经等了许久,他没和燕持一起回去,直接到了医院等着了,他不知道约会到底要做什么,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更是茫然,本来在咖啡厅等了一会儿,实在难熬,就直接到了门口。

    “你等很久了吧!”黎悠梦笑着跑过去,一袭碎花连衣裙,一个丸子头,显得越发娇俏可人。

    “没有!上车吧!”燕隋帮她拉开车门。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黎悠梦扭头看向燕隋。

    “先去吃饭。”

    “嗯!”黎悠梦看着他的时候颤颤巍巍的弄安全带,弄了半天愣是没把锁扣插进去。

    黎悠梦扑哧一笑,伸手按住他的手,燕隋只觉得她的手柔软白皙,和他这个大老粗比起来,实在娇弱。

    “咔嚓——”黎悠梦抬头看向燕隋,“这不是好了,和我出来你很紧张?”

    “我第一次和女生单独出来。”燕隋觉得喉咙干涩,他能够感觉到黎悠梦的视线一直在自己身上,倒是显得越发紧张了。

    “是么,那我不是很有荣幸!”黎悠梦一乐,“你想吃什么?”

    “都随你!”

    “前面路口左拐,有个中餐厅不错,我平时下班经常过去。”

    “嗯!”燕隋觉得那目光带着揶揄,他的手哆哆嗦嗦的打着方向盘都有些不稳。

    刚刚到了餐厅,这还没点餐,他就猛地灌了两大杯水。

    “你很渴?”黎悠梦促狭道。

    “还好!”

    “还是说你不喜欢吃中餐?”

    “喜欢!”

    “那你干嘛喝那么多水,这要是喝饱了,待会儿怎么吃饭啊。”

    “我胃口大,你不用担心我吃不下!”燕隋就是觉得不知道该和黎悠梦说什么,他总要找点事情做吧。

    “这个你吃么?”黎悠梦指了指菜单,燕隋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上面小小的一行字,黎悠梦叹了口气,直接拿着菜单坐到了燕隋身侧,“一起看!”

    “好!”

    燕隋身子却下意识往里面挪了挪!

    黎悠梦挑眉,“你躲什么?”

    “我没有啊!”燕隋一脸严肃!

    “是么!”黎悠梦故意往里面挪。

    “黎小姐,你别……”

    “我怎么了!”黎悠梦挑眉!

    黎悠梦脸上带着戏弄的笑意,又故意往他边上挪了一下,这但凡是个男人,这种暗示总能感觉得到吧,自己都如此主动了,他怎么还这么呆啊。

    “你坐好了!”燕隋忽然伸手按住黎悠梦的肩膀,将她往边上推了推。

    “你推我?”黎悠梦合上菜单,佯装发怒。

    “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别那个……”离我那么近。

    “我怎么了?我离你太近了?”黎悠梦心里憋着笑,这一个大男人的,这会儿倒像个小媳妇儿了,这活脱脱弄得自己像个女土匪啊。

    “嗯,你还是自重一些比较好!”

    “扑哧——”黎悠梦笑出了声音,“你以为我离谁都这么近么,我喜欢的人我才愿意同他亲近,真是呆子!”

    燕隋坐在那里,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喜欢的人?那自己是她喜欢的人么……

    “对了,明晚我值夜班,后天你有空么!”黎悠梦低头吃饭。

    “后天我得回京。”

    黎悠梦筷子一顿,“什么时候回来啊。”

    “时间不定!”

    黎悠梦轻轻点头,“你去了京都,应该不会单独和别的女生出去吧。”

    “不会!”燕隋说得干脆,倒是逗得黎悠梦一乐。

    黎悠梦回到家,将包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颓然的瘫坐在沙发上。

    尤卫兰从楼上下来,“怎么了?不是去约会么?怎么一脸不高兴的,他惹你了?”

    “不是!”黎悠梦叹了口气,“他说他要回京。”

    “估计是去参加婚礼的吧,最近电视上都在播,京都有两个大户要联姻,许多人观望,这燕家自然也在受邀之列,怎么?这就舍不得了,我们悠梦也学会思春了?”

    “妈,你怎么打趣人家,真是……”黎悠梦嗔怒道。

    羞红了脸,就急急的往楼上跑。

    入夜

    房间内的玻璃灯透过细细的月光,在房间中折射出了一丝斑斓的光,白色的纱幔在夜风轻抚舞动,姜熹忽然觉得有些凉意,她微微睁开眼,白色纱幔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她眯着眼睛,伸手拧开床头灯。

    “啊——”床边坐着一个人,吓得姜熹连连后退。

    “嘘——”燕殊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坐在床边。

    姜熹惊魂未定的看着燕殊,他穿着整齐的军装,松枝绿的肩章上点缀着两杠两星,在灯光下照射下折射着一丝浅淡的光泽。

    “你怎么在这里!你这是……”姜熹将燕殊的手扯下,墙上的指针指向了四点整。

    姜熹头发松散,白色蕾丝睡衣松松垮垮,隐约可见春光,她的眼睛睁得很大,显得有些不安,燕殊俯身,低头吻住姜熹的嘴唇。

    “嗯——”男人口中有清爽的薄荷味道,他灵活的舌头直接钻入她的口中,姜熹睁大眼睛,燕殊这个吻有些凶猛,姜熹想要闭起牙关,燕殊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开嘴,“唔——”

    她的整个呼吸都要被他夺去,男人的手指粗暴的将她衣服扯掉,纽扣崩在墙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的炙热有急切,粗粝而又粗暴,姜熹蹙起眉头。

    燕殊张嘴咬住姜熹的脖子,姜熹整个身子下意识的弓起,燕殊的手再往下……

    姜熹呼吸急促,她伸手搂紧燕殊的脖子,“燕殊……”

    燕殊的手忽然捏紧她的衣服,就在姜熹以为接下来可能就要发生一些什么时候他忽然打住了,伸手将她的衣服合上,他的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粗粝的手指抚摸姜熹脖子上被他啃咬的红肿某处。

    “我要回部队了。”

    “现在就走?”姜熹咬牙。

    “嗯,这个时候走,大概中午可以到。”燕殊伸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等我回来。”

    “你……”姜熹微微垂着头,他每次走得都那么突然,“什么时候回来。”

    “我忙完就回来了,怎么了?这么舍不得我!”

    燕殊一向潇洒,可是现在他是无论如何都潇洒不起来了,她这个模样让他如何离开。

    燕殊双手捧住姜熹的脸,“我会尽量早些回来,这段时间你就跟着爷爷去京都玩玩,前段时间忙了这么久,正好去那边放松一下,参加完婚礼就和爷爷一起回来。”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姜熹伸手抱住燕殊的脖子。

    “肯定的,好不容易找了个媳妇儿,这还没洞房花烛呢,我肯定会好好回来的!”

    燕殊吻了吻姜熹的发顶,直到下面响起了一声鸣笛,燕殊这才起身离开,他的手中捏着帽子,“你再睡会儿!”

    姜熹点了点头。

    她看着燕殊推门离开,心里就像是瞬间被人掏空了,她掀开被子,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往楼下跑!

    尉迟正在楼下喝茶,“队长……”他指了指后面,燕殊一回头,姜熹已经伸手把他抱住,“我等你回来!”

    “嗯!”燕殊抿嘴一笑,那眸子染上一丝晦暗的光。

    燕殊这一走,燕家人尽数都被折腾了起来,对于燕殊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为,他们显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众人聊着天,尽量将话题岔开,姜熹知道他们无非就是担心自己,她喝了口果汁,微微一笑,自己这般是做什么?倒是弄得像个深闺怨妇了,总不能让他去工作还在担心自己吧。

    “叶子,明天去京都,我待会儿要去公司交代一些事情,你和我一起去吧,我还没去过京都呢,都要准备什么啊,那边气温比起这边如何……”

    “你带个人去就好了,家里什么都有,缺了什么我再让人去办,等你去了,我请几天假,陪你玩几天……”燕笙歌抿嘴一笑。

    翌日

    他们坐的是八点多的飞机,十一点不到便到了京都。

    飞机刚刚落地,前来接应的人立刻领着他们进入vip通道,秦浥尘已经等了许久,一听人已经到了,起身出了休息室。

    燕老爷子走在前面,他正歪头和一个他不曾见过的女人说话,女人一袭素雅的淡青色连衣裙,裹着一件白色的轻薄针织,皮肤很白,樱花色的嘴唇微微抿着,勾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那双猫眼甚是灵动,阳光从窗户折射进来,她的眼睛微微眯起,显得越发神秘莫测。

    “这就是京都了!”燕老爷子伸着拍了拍姜熹的手背。

    果然和临城不同,从窗户看出去,到处都是摩天高楼,玻璃镜面在阳光下显得越发耀目,这里的天空很蓝,空气干燥,带着一丝滚烫的热浪扑面而来,机场中人来人往,倒是显得格外喧闹。

    “燕首长,您请!”身侧的男人恭敬而又温顺。

    燕持等人走在后面,秦序羽趴在燕笙歌的肩头,裹着一件白色的防晒衣,将他整个小脑袋都罩住了。

    “妈咪——”秦序羽有些不安的扭了扭身子。

    “怎么了?”

    “困!”秦序羽一大早就起来赶飞机,早饭吃不下,到飞机上很不舒服,一直病蔫蔫的。

    “乖。”燕笙歌伸手温柔的抚弄他的后背,试图让他舒服一些。

    秦浥尘快步走过来,“爷爷!”

    姜熹抬头看向走过来的男人,眸子微微有些顿住,这个人长得真是漂亮。

    “嗯,倒是有段时间不见了,最近还好么!”姜熹微微诧异,燕老爷子的口气似乎并不是太好啊。

    “一切都好!”男人声音温柔而又富有磁性,带着一种华丽的尾音,透着一点嘶哑,性感得要命,姜熹自己不是声控,可是这声音确实好听得要命,清亮而又性感,温醇得像是冬日的一杯咖啡。

    仿佛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力,再配上这幅皮相,真是有些祸国殃民了。

    “爹地——”秦序羽一听这声音,伸手拨掉头上罩着防晒衣,伸手朝着秦浥尘伸手。

    这个人就是秦浥尘?

    秦浥尘走过去,伸手把秦序羽抱在怀里,目光却落在燕笙歌身上,“累了?”

    “还好。”燕笙歌揉了揉肩膀,这小子最近真的胖了,才抱了一会儿,这肩膀就有些酸痛了。

    “我说你好歹也问问我们累不累啊,眼里还能看见别人么!”燕持打趣道。

    秦浥尘微微挑眉,“那你累么!”

    “不累!”

    “那你让我问什么!”他一脸嫌弃,伸手将牵住燕笙歌手,低头和她说着什么,燕笙歌倒是微微有些脸红。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走吧,先回家!”

    ------题外话------

    燕持:秦浥尘,你这大庭广众调戏我妹啊,你和她说什么了,她脸都红了!

    秦浥尘:夫妻日常交流!

    燕持:这里是公众场合,能不能要点脸!

    秦浥尘:没人要你看!

    燕持:那你请你别在我眼前晃悠!碍事!

    秦浥尘:本少爷允许你嫉妒!

    燕持:(╯‵□′)╯︵┻━┻我哪里嫉妒你了!

    秦浥尘:从面子到里子都散发着酸味┑( ̄Д ̄)┍

    燕持:我是提醒你注意场合!到处撒狗粮会被抓起来乱棍打死的!

    秦浥尘:有本事你也撒啊,我不介意……我赌一毛钱,你连人家的小嘴儿都没亲过!

    燕持:(╯‵□′)╯︵┻━┻混蛋!

    终于回京啦,呦吼吼……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