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4 京都第一醋王

    ( )京都秦家

    秦管家站在秦浥尘的后面,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少爷,“少爷,我给您换碗饭吧!”

    秦管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好好的一碗米饭,愣是给他戳得不成样子了,他目光逡巡了一圈饭菜,又看了看黑着屏幕的手机,一脸怨怼。

    “飞机几点出发的?”

    “六点半准点出发,两个半小时就到临城了。”

    我的少爷啊,您都问了十几遍了。

    “她……”

    “少夫人安然无恙,已经到燕家了,估计这会儿都吃完饭了。”

    “是么!”秦浥尘挑眉,筷子戳得更加用力。

    “我让人帮您把饭菜热一下。”

    “嗯。”

    “燕家的两位少爷都在,少夫人在临城也不会出什么事,您就别担心了。”

    “嗯!”秦浥尘按了一下手机home键,眸子一紧。

    “少爷,是不是待会儿有要紧的事,那我让厨师抓紧点。”

    “没电话!”

    “什么?”秦管家愕然,这又是闹得哪一出啊!

    “没电话!”

    秦管家愣了半天才一拍脑袋,“少夫人肯定是忙忘了,估计刚刚见着小少爷,还有燕家的老爷子,肯定比较忙吧。”

    “这不是理由!”秦浥尘眉头拧成一股麻绳。

    “少夫人肯定是太忙了,怎么说也得打个电话回来报个平安吧!”秦管家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只要少夫人不在,这少爷就间歇性的不正常。

    “是么?”秦浥尘冷哼。

    而此刻电话忽然响了,秦浥尘眸子一凛,秦管家快一步接起电话,“喂——这里是秦宅。”

    “秦爷爷,我是小羽!”

    “是小少爷啊,少夫人到了么!”

    “妈咪早就到了,爹地人呢!”

    “少爷,小少爷的电话!”

    秦浥尘拧着眉走过去接起电话,“喂——”

    “爹地,你还好么!”

    “很好!”

    “是么,妈咪待会儿要和舅妈出去逛街,让我打电话和你说一声,她的手机快没电了,怕你待会儿找不到她。”

    “是么!”现在又冒出来一个舅妈,那他的位置呢!

    “对了,我今晚要和妈咪一起睡!”

    “你不小了!”秦浥尘咬牙。

    “你这么大了不也和我妈咪睡,你还说我!”秦序羽冲着电话吐舌头,秦浥尘捏着电话的手慢慢收紧。

    “小混蛋!”

    端菜出来的下人,被秦浥尘这疾声厉色吓得手一抖,汤汁溅到手背,烫得瞬间红肿。

    “妈咪,爹地骂人,你和他说!”燕笙歌换了衣服下来,立刻拿过电话,“喂——”

    “燕笙歌!”

    秦浥尘这牙齿摩擦的声音,隔着电话燕笙歌都听得很清楚,这个男人又要干嘛,自己应该没惹着他吧。

    而且他从来不会轻易连名带姓的喊自己名字,生气了?

    “浥尘……”燕笙歌掐着嗓子,姜熹刚刚下楼,听着着尖细声音,差点脚下一滑,从楼梯上摔下来。

    “严肃点!”秦浥尘拧起的眉头慢慢舒展。

    秦管家笑了笑,招呼下人快点把饭菜摆开,顺便招呼厨师给秦浥尘又做了一个汤。

    “人家很严肃啊,老公,你生气了?”燕笙歌脑子飞快转着,自己什么时候惹着他了?这货怎么又生气了?

    貌似并没有吧。

    “正经点!”秦浥尘十分受用,可是口气却一如既往的冷峻,他的声音华丽委婉,即使生气,听起来依旧悦耳。

    “我可正经了,那我和你说正经事,你吃饭了没!”

    “没!”

    “已经一点钟了,怎么还不吃饭,公司太忙还是不想吃?我让老秦给你做点开胃的?”

    “等你!”秦浥尘拧眉,这人是有多健忘。

    “等我?我已经吃完了啊!”燕笙歌无奈,“秦浥尘,你几岁啊,不会又闹别扭吧,来临城这事儿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

    “不是这个!”

    这个女人真是恨不得把她捉过来好好“教育”一番。

    “那是什么!”

    “你说落地给我电话!”

    燕笙歌睁大眸子,顿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脸瞬间涨红,“那个浥尘啊……其实吧,就是……”燕笙歌觉得喉咙干涩,伸手不停抓挠着膝盖,这厮估计又要借题发挥了。

    自己在飞机上的时候还想着这事儿来着,这一下飞机,实在太热了,就想着早先回来再说,这被沈廷煊一耽搁就给忘了。

    “别打哈哈!”秦浥尘轻哼。

    “我这不是忘了么!临城太热了,我就想着等我到了家里再给你电话……”燕笙歌温声细语。

    “等一下!”

    “怎么了?”

    “那里是你家,那这里是什么!”

    燕笙歌无语,这都不是重点好么!

    “主要是我刚刚过来,就发现沈廷煊在这里,我这不是忙忘了么!”

    “你和他忙什么!”

    燕笙歌简直抓狂,这个人到底什么脑回路啊!

    姜熹走到一边,秦序羽立刻凑过来,指了指一边拧着眉头的燕笙歌,“她和爹地在吵架!”

    “吵架?为什么?”

    “爹地很小气,肯定在耍小脾气!”秦序羽一脸鄙夷。

    “不会吧。”姜熹根本不信。

    “我爹地脾气很古怪的,特别幼稚,嫌弃他!”秦序羽撅着小嘴,砸吧着小嘴。

    燕笙歌忍不住扯了扯头发,都结婚这么久了,这醋劲还这么大,“我和那个妖孽能有什么好忙的啊!”

    “你刚刚说你忙了?”秦浥尘这完全就是在偷换概念啊。

    燕笙歌叹了口气,“这事儿是我不对,以后我改!”

    “你改了四年!”

    燕笙歌气结,每次这是都能堵得她哑口无言。

    “你不知道一孕傻三年啊,我就是傻了久一点,你到底要怎样!”燕笙歌终于没忍住,冲着电话就吼了一句。

    秦浥尘本来舒展的眉头又拧成一团,“你生气了?”

    “废话,秦浥尘,我跟你说,你现在立刻给我去吃饭,吃了饭给我电话,你再bb,等我回家,就把你踹下床!”

    秦浥尘蹙眉,燕笙歌气得呼吸都不均匀了,这厮总是可以这么轻易的惹怒她,也是厉害。

    过了好半晌,那边才传来一丝幽怨的声音。

    “残忍!”

    燕笙歌一愣,我让他吃饭也残忍了!

    “好凶!”

    燕笙歌扭着眉头,这个表情做得和秦浥尘简直如出一辙。

    “你去不去!”燕笙歌深呼吸。

    “去!”

    燕笙歌挂断电话,一脸气恼,这个混蛋!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这个气氛就很尴尬了。

    “舅妈,没事,你不用觉得尴尬,这很正常的,爹地醋劲很大,被誉为京都第一醋王!”

    “秦小羽,你敢把这话当你爹地面说么!”燕笙歌挑眉。

    “妈咪,我是听战叔叔说的!”

    “是么?”燕笙歌眯着眼睛。“这人真和你这么说的?”

    “大家不是都这么说么!”秦序羽歪着脑袋,狐疑的看着燕笙歌。

    燕殊从楼上下来,“怎么说,需要我陪同么?”

    “你还怕我把嫂子弄丢了么,你去休息吧,女人逛街,你跟着干嘛!”

    “你这是嫌弃二哥了?”

    “怎么敢啊。”燕笙歌笑了笑,“而且爷爷现在心情不好,你多陪着说说话。”

    燕殊点了点头,反倒走到姜熹面前,偷偷给她塞了张卡。

    “什么?”姜熹低头看着面前那绿色的储蓄卡。

    “我的工资卡!”

    “我不需要这个,你……”

    “人家刷的是人家老公的卡,我给你刷我的卡怎么了?”燕殊低头吻住姜熹的嘴唇,本来就是准备蜻蜓点水,可是他念得紧,这一碰到,就想要更多。

    燕笙歌伸手捂住秦序羽的眼睛。

    “好了!”姜熹伸手推开燕殊。“这个钱我真的……”

    “反正迟早都要给你的,你不要是要我给别人?”

    “自然不是!”姜熹收紧卡。

    “嫂子,你就拿着吧,和他客气什么,我都刷的秦浥尘的卡!自己老公赚的钱,你怕什么,再者,二哥这钱都是正当途径来的,你怕什么啊!”

    而此刻的秦浥尘站在埋头吃饭,秦管家笑呵呵的在一旁说道:“少爷,您慢点儿吃,还有汤呢!”

    这一番风卷云残,堪堪只用了五六分钟,就吃完了,他立刻拿起电话回拨过去。

    燕笙歌本就离得近,接起电话,“喂——”

    “吃完了!”

    “这么快!”

    “有事说!”

    “那你也不用这么急吧,有什么事啊。”燕笙歌靠在沙发上。

    “注意安全!”秦浥尘的口气变得柔软。

    “就这个?”燕笙歌微微咬着嘴唇。

    “小羽说你手机没电了,我怕找不到你,注意安全,还有……”秦浥尘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冲着自己笑得和蔼的秦管家,秦管家立刻招呼众人离开客厅,“我想你。”

    “嗯!”即使听了这么多年,可是每一次听到,她还是觉得心情好得像是要荡起来。

    “就这个?”秦浥尘拧眉。

    “我也想你。”

    “去吧。”电话挂断,秦浥尘盯着电话看了许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秦管家见他说完电话,这才缓步走过来:“少爷,有人拜访。”

    秦浥尘应了一声。

    “谁!”

    “叶家的人。”

    “哪位?”

    “叶家的二小姐。”

    “就她一个?”秦浥尘起身,他身上穿着柔软的居家服,神情闲适的将手插进口袋里,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见大门口的黑色轿车。

    “就她一个,需要请进来么?”

    “不见!”

    “叶家最近风头正劲,这个不太好吧!”

    “什么东西!”秦浥尘冷哼。

    秦管家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轻咳嗽一声,这……

    “罢了,让她进来。”

    “是!”秦管家觉得这叶二小姐估摸着凶多吉少,这少爷明显神情不悦啊。

    女人在外面已经候了十几分钟,终于等到了消息,立刻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往里面走,这秦家果然是首富,光是进入园内这雕塑假山,雕楼画壁,就显得十分气派,而这个别墅,据说是秦浥尘专门按照燕笙歌的喜好专门打造的,这里的每一处都透着主人的良苦用心。

    女人走进屋内,秦浥尘正坐在沙发上看报,他极少接受专访,外界他的照片很少,这长得真是出尘惊艳,比起那妖孽的沈四也是分毫不差的。

    正所谓郎艳独绝,无出其二。

    “秦少爷!”女人声音细软,透着一丝羞赧。

    秦浥尘都未曾抬头。

    他的性子古怪吃出了名的,她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将礼物送上,“我这次是奉了父母的嘱托,专门来拜访秦少爷,这些是礼物,希望您笑纳。”

    “嗯。”秦浥尘不动声色想,心下却很是恶心这叶家人。

    “叶小姐,坐吧,喝茶!”秦管家招呼她坐下。

    “谢谢!”女人坐下之后,下意识的打量着对面的男人,他坐在那里,安静美好的像是一幅画,这燕笙歌何其有幸,能嫁给这个男人。

    “还有事?”

    “过些时日我大姐要结婚,这是请帖,希望您届时可以大家光临!”

    “和沈家?”

    “嗯!”

    “说完了?”秦浥尘挑眉,心下却很不满。

    “那个……”

    “那就送客吧!”

    女人愣在原地,这秦浥尘几个意思,居然就这么把她打发了,莫不是真把自己当成是一个送请帖的下人?

    女人有些气不过,拂袖而去,秦管家有些无奈的看着秦浥尘,“少爷,这叶家最近风头正劲,您这是何必呢!”

    “恶心!”秦浥尘说着走到窗边,拿出手机就给燕殊拨电话。“她的眼神让我恶心。”

    燕殊刚刚送他们离开,看到来电显示倒是一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诉苦!”

    燕殊无语,“我是你的垃圾桶么!”

    “叶家来拜访了!”

    “什么时候?”

    “刚刚,被我打发了!”

    “这时间点挑得不错,小笙刚刚离开,这就去拜访,我看着醉翁之意不在酒啊!”这叶家到京都有一段时间了吧,什么时候不去,偏是这个时候,这是什么意思。

    “送了一堆破烂货来,还有一张请帖。”秦浥尘冷哼。

    “谁送的!”

    “叶家的二小姐!”

    “哎呦喂,秦浥尘,你艳福不浅啊!这叶家是准备做什么?难不成还准备把手伸到你这里?”

    “我剁了她的手!”

    “这叶家应该不至于做出这种事吧,这刚刚到了京都,这不是一下子惹了秦家和燕家,他们家应该没这么傻,京都的人谁都知道你和小笙的那点事,叶家还不至于往高压线上撞。”

    “总有不怕死的!”秦浥尘咬牙。

    “对了,有个事要麻烦你!”

    “说!”

    “那两家人你帮我盯紧了。”

    “不用我盯,京都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看着。”

    “那你今天把人家小姑娘气走了,真的好么?”

    “叶家不给我脸,我给他脸做什么!”秦浥尘恼怒,“让一个小姑娘来拜访我,把我当什么了,难道说我就配得上他家的一个二小姐?还说我秦浥尘就是那种看脸的人?把我当什么了?”

    “一肚子牢骚!”燕殊无语。

    “还是说沈家没人了,轮得到叶家一个小姑娘来,叶家莫不是没男人了,还是说他们不重视我!”

    燕殊伸手扶额,“也许人家真的忙呢!”

    “是么?所以叶家那位亲自拜访了许多人,唯独让个女人单独来找我?”

    “好了好了,我看这事儿也不会这么简单!”

    “定然不简单,那个女人看着我两眼发光!”

    “她看得或许不是你,而是你的钱!”

    秦浥尘眉头拧起,“有区别么!”

    “反正她也没轻薄你,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老婆不在家,我更要洁身自好!”

    “所以呢,你干脆别见她好了!”

    “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想着不如把她撵出去来得痛快,而且我也想看看叶家的礼物!”秦浥尘走到一侧的桌子前,随手打开一个盒子,一个首饰盒,他信手捏起项链,“这一串珍珠项链成色倒是不错,很圆润。”

    “你看人家还是重视你的嘛!”

    “可以给小羽当珠子玩!”

    “万恶的资本家。”

    傍晚时分

    叶繁夏和燕持才回到家,“大少,叶小姐,你们回来了,快进来吧,太阳现在还挺毒的。”

    “小笙呢!”叶繁夏抿着嘴。

    “三小姐和姜小姐出去逛街了,说会回来吃晚饭的,你们先进去歇息一下!”

    燕持刚刚进入自己的屋内,伸手扯了扯领带,瞥见床头柜的一张喜帖,嘴角扯起一丝嘲弄的笑,燕殊的声音乍然响起,“可算是回来了?机票定了,后天回去。”

    “嗯。”燕持将领带扯落,眉眼都是厉色。

    “爷爷挺在意沈廷煊的。”

    “据说当年沈家的事是爷爷从中调和的,估计知道得更多,当年据说是爷爷保下沈廷煊,才不至于让他流落在外。”

    “所以沈家让他来,根本是不打算让爷爷拒绝了。”

    “到底是沈家授意还是叶家,还未可知。”

    燕笙歌刚刚回来,听说叶繁夏回来,就急匆匆的往她房间走,她的房门并未上锁,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床头整齐叠放着蓝色的职业装,燕笙歌莞尔一笑,“终于不穿黑白了?”

    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响了,燕笙歌下意识的瞥了一眼,陌生号码,不过归属地显示是京都的。

    “叶子,你的电话!”叶繁夏也听着动静了,这怎么一洗澡就有事啊。

    “小笙,你帮我接一下!”

    燕笙歌愣了一下,拿起电话,按下接听键。

    “喂——”

    “叶繁夏。”那头是个二十多岁女人的声音。

    “你是?”燕笙歌拧眉,这谁啊。

    “听不出来我的声音了?难怪了,你现在巴结上了燕家,自然是瞧不上叶家了。”

    燕笙歌不作声,叶家的?

    “爸说了,既然你已经回京了,就回家,总是住在别人的家,会被人嚼舌根……”

    叶繁夏穿着睡衣出来,看着燕笙歌神情不对,从她手中拿过电话,这还没开口,那边的话似乎还没说完。

    “你就算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也得注意一下叶家的形象,免得被人说三道四,就和你妈……”

    “说完了么!”叶繁夏声音冷冽,透着丝丝寒意。

    “叶繁夏!”那边有些火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脾气真是……”

    “我和叶家半点关系都没有,挂了!”

    “喂——叶……”叶繁夏已经将手机按掉,直接将电话关机,扔到一边。

    “你这么躲着也不是事,等你回京,叶家必然会找个由头让你回去!”燕笙歌一脸忧色。

    “嗯。”叶繁夏的手微微有些发抖,燕笙歌走过去,握紧她的手,“你害怕?”

    “就是想起一些以前的事情罢了!”

    “叶子,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小女孩了,叶家不敢把你怎么样……”

    叶繁夏面色冷清,只是那双死寂的眸子却在蕴蓄着风暴。

    燕笙歌伸手把她搂在怀里,叶繁夏的双手落在两侧,“想想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来的,难道对那家人你还狠不下心?”

    叶繁夏的眸子忽然迸射出了一股寒意,“我不是害怕,是激动。”

    “嗯?”

    “总算是来了,我就知道,他们野心勃勃,不可能长久留在外地,必然会想法设法留在京都,当年那笔账,我怎会忘记……”

    “叶子!”燕笙歌着实有些担心,“这事儿不能急,叶家现在风头正劲!”

    “春风得意来个当头棒喝,岂不更加快哉!”叶繁夏手瞬间收紧。

    ------题外话------

    秦浥尘:谁是京都第一醋王,说的是谁!

    燕持:戳筷子的人!

    秦浥尘:你们嫉妒我结婚了,╭(╯^╰)╮

    燕持: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秦浥尘:来自单身狗红果果**裸的嫉妒!

    燕持:嫉妒你总被小笙踹下床!

    秦浥尘:夫妻情趣你懂什么!

    燕持:那你们的情趣可真是够特别的!

    秦浥尘:(╯‵□′)╯︵┻━┻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