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3 意外亲吻,耍小聪明(二更)

正文 253 意外亲吻,耍小聪明(二更)

    ( )燕家

    沈廷煊和燕老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这男人看着挺放肆不羁的,不过懂得东西倒是不少。

    “对了,燕大哥中午不回来吃饭么!”

    燕殊挑了一下眉头,“你这么想见我大哥?”还是想见别人啊。

    沈廷煊一笑,“燕大哥这几年在商场沙发果决,我心里仰慕得很!”

    燕殊冷笑,仰慕?他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

    “他有事,中午不回来了。”

    “是么,那真是可惜了!”沈廷煊确实醉翁之意不在酒。

    “急什么,想见的人以后总会见到的。”燕殊笑得邪肆。

    燕老爷子伸手扶着额角,现在这些孩子说话都这么喜欢拐弯抹角的么,这说来说去的,两个人都没一句实在话,猜来猜去有什么意思啊!

    宾馆

    燕持脱了衣服,踩着地毯就往浴室走,他直接拧开淋浴,任凭着温热的水流过身体,这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一些,京都这会儿天气也很热,不过临城地势偏南,气候湿热,这衣服粘在身上,简直难受得要死。

    燕持忽然想到刚刚叶繁夏在自己怀里,阳光下她的脸依旧很白,只是那耳朵却红得不成样子,那丫头也会害羞?

    看样子自己以后应该主动一些!

    而此刻在隔壁房间的叶繁夏,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扑了扑脸,要死了,自己都在想什么啊!

    她的脑海中都是燕持之前游泳的画面,胸肌,腹肌,人鱼线……

    “叶繁夏,你完了!你现在的思想怎么可以如此的龌龊啊!”叶繁夏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不行了,不能再想了!”

    可是一想起刚刚被燕持抱在怀里,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从燕持身上传来的热度,滚烫,简直羞人,还有醉酒那晚的壁咚……

    叶繁夏伸手捂住脸,“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觉得事情的发展一直不由自己控制啊!

    叶繁夏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准备看一下时间,没想到居然有燕笙歌的短信,咦,她已经到临城了么!

    她的嘴角缓缓勾起,正打算回个消息,忽然一条推送消息跳入她的眼中。

    “沈叶两家联姻,准婆婆带儿媳妇儿购物!”名门的八卦向来很惹人注意。

    叶繁夏手指划过,准备删掉推送,可是手指却偏又将推送点开,是一些不太清晰的偷拍图,不过那上面的一脸娇羞的女人,可不就是她的熟人?

    嫁到沈家?

    还真是强强联合啊。

    她盯着照片发呆就是半个小时。

    而此刻在商场购物的燕隋犯了难,给燕持买衣服倒是简单,燕持有强迫症,穿的衣服只有那几个牌子,可是这叶繁夏的衣服……

    简直头疼!

    她没给女人买过衣服啊!

    燕隋神情冷峻,整个人透着一股刚毅肃杀之气,这在女装处转来转去,几家店的服务员都盯着他看。

    这个男人到底要干嘛,来来回回转悠好久了,难道是变态?

    黎悠梦中午和黎锦荣出来吃饭,坐着观光电梯正准备去顶楼餐厅,无意中瞥见“缩头缩尾”的燕隋。

    “你在看什么?”黎锦荣看着她一直在傻乐。

    黎悠梦已经快速按下电梯,让它停在了这个楼层,“遇到个熟人,我去打个招呼,大哥,你帮我先点餐!”

    “你……”黎锦荣话没说完,黎悠梦已经跑了出去,“这丫头,急什么啊!熟人?”

    黎悠梦顺着楼梯往下跑,拿出电话给燕隋打电话。

    燕隋刚刚做了深呼吸,准备冲进去一家店里,随便拾掇几件就出来,电话忽然响了,吓得他身子一凛。

    “喂!”燕隋强壮镇定。

    “你在干嘛呢!”黎悠梦口气熟稔。

    “没做什么啊!”燕隋挑眉。

    “是么,那我怎么看见有个人在女装店门口偷偷摸摸,别人肯定觉得你是个变态!”

    “你怎么……”燕隋一扭头,黎悠梦那张俏丽的小脸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黎悠梦挂断电话走过去,“你在这里干嘛呢,买衣服?”他的手里已经提了几个包装袋。

    “嗯。”

    “需要我帮忙么!”黎悠梦挑眉。

    “谢谢!”燕隋心里感激,真是遇到救星了。

    “那你怎么感谢我!”黎悠梦俏皮的盯着燕隋。

    “怎么感谢你?”燕隋一脸呆愣。

    “再请我吃顿饭吧,你可要记得,你欠了我两顿饭!”

    “嗯!”燕隋用力点头。

    “说吧,你要给谁买衣服,什么样的衣服?”黎悠梦领着燕隋进了一家店。

    “黎小姐,好久不见了!”服务生对黎悠梦很熟。

    “嗯,我随便看看!”

    “你也见过她,就是叶秘书!”

    “你干嘛给她买衣服啊!”黎悠梦记得她一直穿着职业装的。

    “这个……”燕隋该怎么说!

    难不成说她洗澡需要换洗衣服,那她肯定会误会吧。

    黎悠梦看着他为难,只是一笑,拿了一身衣服递给服务生,“就这个吧,还需要什么?内衣?”

    “那个……”燕隋直接憋红了脸!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帮你买!”黎悠梦挑眉,这个木头,舌头打结了么,他这个样子还出来买衣服!

    燕隋看着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十分感激的看着黎悠梦,“真的太感谢了,不过我马上就要走了,不然中午就能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哥在楼上等我,你若是真的想请我吃饭,不如等我下班?”

    “今天?”

    “不行么?”

    “可以!”燕隋手心搓出细汗。

    “那到时候我给你电话。”

    “我去接你!”

    黎悠梦抿嘴一笑,“你以后别帮女人买衣服!”

    “我是第一次!”燕隋十分认真地看着黎悠梦,“真的是第一次!”

    “我知道啊,紧张什么啊!”黎悠梦咧嘴一笑,“看你那紧张的样子,就知道是第一次了。”

    “嗯!”燕隋松了口气,她可不能把他想成那种经常陪女生购物的男人啊。

    “那你给女孩子买过东西?”黎悠梦忽然靠近燕隋。

    忽然放大的俏脸,让燕隋紧张的吞咽口水,“没有。”

    “那你以前谈过女朋友?”

    “没有!”

    “那挺好的!”黎悠梦笑了笑,口袋中的电话响了,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我哥催我了,那我先走了,你别忘了晚上的约会!”

    燕隋愣愣的看着黎悠梦的背影,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

    约会?

    燕隋身体僵硬的扭头朝着电梯走,约会么?

    是不是需要准备什么?

    黎悠梦刚刚到餐厅坐下,“哥,你在笑什么!”

    “我可没笑,倒是你,一脸春风的,这是瞧上谁了?燕隋?”

    “你怎么知道!”黎悠梦诧异。

    “妈和我说起过!”

    “那你觉得他如何?”黎悠梦盯着黎锦荣,一脸关切。

    “我和他又没接触过,我怎么知道他如何啊,不过妈说是个挺本分的人,你自己觉得好就行。”

    “是挺本分的,还特别老实!”

    “昨晚他陪了你一晚上,说起来我也得谢谢他照顾你!”

    “什么陪了一晚上,我们就是聊了会天,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黎悠梦促狭。

    “你自己想歪了,我可什么都没说,昨晚宴会他确实陪了你一晚上。”

    黎悠梦咬牙,只是脸上却透着一丝笑意,其实她说得比较多,燕隋话很少,基本都在听自己抱怨。

    黎锦荣本来并不看好他们,不过现在看见黎悠梦这一脸娇羞的模样,话到嘴边又被咽了下去,只要她开心舒服,这比什么都重要。

    燕持已经洗了澡出来,换洗衣服已经整齐的放在床前,之前他脱下的衣服已经被收拾干净,他扯掉腰间的浴巾,慢条斯理的穿衣服。

    等他出来,燕隋已经在客厅等着了。

    “大少!”

    “她人呢!”

    “还没出来!”

    “这么久!”不应该啊,叶繁夏就是个工作狂人,平时做什么都雷厉风行的,怎么还不出来,比自己还能磨叽。“她的衣服呢!”

    “让酒店的服务生已经送进去了,就是没有动静,我也不敢去催!”

    “我去看看!”燕持双手系着衬衫纽扣,抬脚走过去,敲了敲门,半天没动静。

    “大少,该不会是……”燕隋蹙眉,“中暑了吧!”

    燕持一愣,想起刚刚在铁皮屋她热得满头是汗,直接拧门进去,立刻愣在了原地。

    叶繁夏听着敲门声,匆忙冲洗了一下身上的泡沫,裹了浴巾就往外面走,这手刚刚捏起换洗衣服,门就被打开了。

    燕持的眼睛变得幽暗。

    叶繁夏头发湿漉漉的搭在后背,胸前裹了一条白色的浴巾,堪堪遮住臀部,白皙纤长的腿就这么裸露在外面,她一直是扣着胸口浴巾,一只手捏着衣服,眼神惊恐。

    “你……”叶繁夏现在整个人都是懵掉的,他怎么过来了!

    “那个……”燕持的手握紧扶手,眼睛却无法从叶繁夏身上移开。

    “你还看!”叶繁夏蹙眉,这人还要不要脸了!她说着抱着衣服就往浴室退去。

    “大少?”燕隋看着燕持愣在原地,还以为出事了,这还没走过去,燕持已经退出来,将门合上!“怎么了?叶秘书她……”

    “她没事!”燕持僵硬的扭过头。

    “您没事吧!”燕隋盯着燕持,怎么这么不对劲。

    “我挺好的啊!”燕持呼吸都有些困难,整个人脑海中都是她把白花花的身体,叶繁夏常年穿着职业装,又是坐办公室,所以身上很白,挂着水珠,显得越发诱人。

    “您怎么脸红了,还出汗了!”燕隋蹙眉,“难道是感冒发烧了?”

    这个季节却是很容易热伤风。

    “没事!”燕持推开挡在面前的燕隋,直接走到空调下,凉风吹来,这才纾解了身上的燥热。

    叶繁夏出来之后,燕持和燕隋正在说着什么,她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这衣服的颜色未免过于鲜嫩了。

    虽然也是职业装,却偏生是蓝色的。

    燕持已经很久没见到她穿黑白以外的颜色了,倒是眼前一亮。

    “我们去吃饭!”

    “嗯!”叶繁夏抬脚跟上去,酒店三楼就是餐厅,倒也不用移步别处,只是他们刚刚坐上电梯,燕隋还没抬脚进去,就被燕持用眸子呵斥住了。

    “我忘了点事,你们先下去吧!”

    燕持笑了笑,电梯门合上,又只有他们两个人。

    叶繁夏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子,刚刚抬头就对上燕持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连忙别过头,他干嘛冲着自己笑啊,难不成真的不好看?

    而此刻电梯中陆续进来一些人,将他们挤到了后面,眼看着人越来越多,很快就要人挨着人了,叶繁夏忽然走到了燕持前面,燕持挑眉,“做什么?”

    “会撞到你!”其实是燕持很厌恶和人有肢体接触的,燕持轻笑,低头看着叶繁夏的发顶,微微弯腰,他的脸几乎要贴到叶繁夏的脸上,“我有那么娇弱?”

    叶繁夏下意识的微微侧过脸,温热的嘴唇滑过燕持的侧脸,叶繁夏整个人都僵住了,燕持更是许久未动,燕持心情甚好,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侧脸。

    “总裁……”叶繁夏简直要哭死了,她干嘛了!

    亲了燕持!

    天啊!

    “啊——”叶繁夏还在愣神的时候,燕持伸手扯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整个人带到了电梯的角落,而他则护在了她的身前。

    叶繁夏此刻懊恼得要死,根本无暇顾及现在他俩是个什么状态,燕持可没想到今天会有意外收获。

    到了楼层,燕持扯了叶繁夏就往外面走,“总裁,我自己走!”叶繁夏将手从他手中抽出。

    “怎么?亲了我就不想逃!”

    “我……”叶繁夏咬了咬嘴唇,“刚刚是个意外。”

    “所以意外怀孕就不是怀孕?”

    叶繁夏无语,这个人什么脑回路,这怀孕能比么!

    燕家

    饭桌上,燕笙歌给秦序羽夹菜,“吃点肉。”

    “哼——”秦序羽扭过头,这见到燕笙歌,他就一直在闹别扭。

    “怎么啦,妈咪最近不是忙么,忙完不就来接你了么,还生气呢!”燕笙歌碰见自己儿子,温柔赔着小心。

    “哼——”秦序羽冷哼。

    “秦小羽,你再哼试试看!”燕殊无奈,“差不多就得了!”

    这小子还上瘾了。

    “你们都是坏人,你就是不想要我了是不是,把我丢给舅舅,就不来看我,是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所以爹不疼娘不爱!”秦序羽撅着嘴,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弄得燕笙歌有些心疼却又有些无奈。

    “我和你爹地都那么爱你,怎么会不要你呢!”

    “你说你忙,那你说,你在忙什么!”秦序羽双手抱胸看着燕笙歌。

    那眼神明显就是在说,你那点事我都懂,看你要怎么解释。

    “这工作室不是忙么,而且你不是说要来陪太公么!”

    “我是说过啊,可是你们也不能直接就把我扔了过二人世界吧!”

    “扑哧——”沈廷煊第一次接触秦序羽,倒是一乐,这燕笙歌在商场上和秦浥尘如出一辙,和自己谈判更是女王气势十足,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如此模样,而且这秦家的小少爷也确实很逗。

    “我和你爹地就是比较忙而已,什么二人世界啊!”

    “你别以为我不懂,你们俩的那点事我心里清楚得很!”秦序羽轻哼,那眼神仿佛在说,我就看着你撒谎。

    “好了小羽,先吃饭吧,有什么事情待会儿和你妈咪说还不行么,你妈咪做了一早的飞机来,肯定饿了,先吃饭!”姜熹笑着打圆场。

    秦序羽何其聪明,姜熹既然给了他台阶,他就顺势而下了。

    “我是看在舅妈的面子上,妈咪,你得记得补偿我!”

    燕笙歌嘴角一抽,“那先吃饭吧!”这个小混蛋。

    “廷煊叔叔,我能去参加婚礼么!”小孩子对这种事情一向很热衷,刚刚听了燕老爷子说起要回京参加婚礼,这心里就痒痒的。

    “当然可以。”沈廷煊笑了笑。

    “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

    “嗯!”

    沈廷煊看着燕家众人对秦序羽的呵护,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才是被宠爱大的孩子,说真的,他心里嫉妒得很。

    燕殊挑眉看了看一样沈廷煊,这家伙没事吧,盯着一个小孩子看什么。

    吃了饭,沈廷煊坐了一会儿就准备离开。

    “小殊啊,送一下廷煊!”燕老爷子笑道。

    “不用这么客气,燕爷爷确定过来,那我就直接回去和爷爷奶奶说了?”沈廷煊确认。

    “肯定要去的。”燕老爷子笑得和善。

    “走吧,送你出去!”燕殊抬手。

    沈廷煊和他刚刚走出去,两个人脸上面挂着的笑容就瞬间消失,就仿若两个陌生人。

    “沈廷煊,你胆子挺肥啊,一直盯着哪里看呢!”

    “我看哪里了?”沈廷煊不理解。

    “我跟你说,别打熹熹的主意,不然我饶不了你!”

    “是么?”沈廷煊耸了耸肩,“我只是觉得姜小姐是个十分有趣的人,或许可以多接触一下!”

    “我觉得你是个十分危险的人,应该尽量离得远一些。”燕殊咬牙。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在看姜小姐?莫不是你一直在盯着我看!”沈廷煊佯装诧异。

    “想得挺美。”

    “不然你怎么知道我在干嘛,燕二少,说实在的,我知道自己长得漂亮,你也不用一直盯着我我瞧吧,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燕殊双手握拳,“沈廷煊,你别逼我!”

    “难不成你准备在这里打我?你可得想好了!”

    “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得收拾了你!”

    “你这话说的,收拾我?”这话从沈廷煊口中说出来,立刻就变了味道。

    燕殊无语,“沈廷煊,你还真的是不要脸!”

    “不要脸才能活下去!”他这话说得别有深意。

    燕殊深吸一口气,“赶紧走吧,不然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个混蛋的脸打坏,这个混蛋刚刚的口气难道是在调戏自己?

    他也是他能调戏的人?

    “其实……”沈廷煊忽然敛去脸上的笑意,“你不用这般敌视我,我永远都不会和燕家作对的,你们家大可不必防着我。”

    “所以你能把目光从熹熹身上移开,或许你的话会更有可信度。”

    “看美好的事物不是人的共性么!”沈廷煊一笑,“那我先走了!”

    燕殊看着他的车子离开,扭头进去,就看见燕老爷子眉头紧锁,目光灼热的盯着放在茶几上的请帖。

    “爷爷,你真的要去?”

    “没办法,我和沈家交情匪浅,肯定会去的,我就是很不满,他们对我何必耍小聪明!”燕老爷子何其精明,眸子迸发出一道寒光。“难不成还怕我不去?”

    “你是说沈廷煊?”燕殊挑眉。

    “那孩子我是拒绝不了的,他们明知道!”燕老爷子叹了口气,“有些人真是用心不良,说实在的,这扯到了叶家,我是极不愿意去的。”

    “能让他来的,就那么几个人。”燕殊眸子盯着那正红色的请帖,“这还是个婚礼么?”

    “是个秀场!”燕老爷子笑了笑,“订机票吧,回京!”

    秦序羽此刻正窝在姜熹怀里,有些茫然的听着他们的对话:“舅妈,叶家说的是叶子阿姨他们家么?”

    姜熹蹙眉,有这么巧么?

    ------题外话------

    很快就要回京啦,有人期待秦浥尘咩,明天这个傲娇货会露个脸……

    秦浥尘:你说谁是傲娇货!

    我:不就是你么!

    秦浥尘:是么?(威胁的口吻!)

    我:我跟你说,你再这样,我就让小笙把你踹下床!

    秦浥尘:嗯哼?(挑衅的口吻!)

    我:反正戳筷子的人不是我!(无语望天)

    秦浥尘:那是饭太硬,我戳戳不行么!

    我:您厉害,您随意!

    秦浥尘:哼!╭(╯^╰)╮

    嫌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