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2 诡异联姻,公主抱

正文 252 诡异联姻,公主抱

    ( )燕家

    燕殊站在楼梯拐角处,目光带着一丝嗔怒的盯着燕笙歌,燕笙歌顿时有些头皮发麻,这还真生气了?

    “二哥——”女人口气变得酥软。

    “别和我来这套。”燕殊迈着修长的腿,慢条斯理的从楼上下来,目光略过沈廷煊。

    沈廷煊眯着眼睛,笑得一脸坦荡,那枚蓝宝石耳钻显得熠熠生辉,燕殊轻哼,一个大男人打什么耳洞。

    “二哥,我们都半年多未见了,这才见面你就这般,我很伤心啊!”燕笙歌口气带着一丝撒娇,和刚刚那个与沈廷煊对峙的女王范儿相差甚远。

    “这事儿我待会儿再和你算账,沈四少,坐吧,别站着啊!”燕殊招呼沈廷煊坐下,“听说你这次过来是为了你大哥的婚事?”

    沈廷煊笑了笑,“就是不懂能否请到二少大驾光临了。”

    姜熹只是安静的在一边听着,安静的喝着茶。

    “如果有空自然会去。”燕殊笑得狡黠。

    沈廷煊低头笑了笑,还没开口说话,就听见了燕老爷子的笑声,“哈哈,廷煊啊,快过来给我瞧瞧,你这孩子,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我。”

    沈廷煊立刻起身,很是恭顺。

    “燕爷爷,多年不见,您的身体还好么!”

    “我都好,倒是你长得越发俊俏了!”燕老爷子笑着走过去,认真端详了一番,“行了,坐吧。你爷爷奶奶和我通过电话,京都到临城挺远的,不用麻烦你跑一趟。”

    “话说如此,无论怎么说还是亲自送到您手上才更加有诚意,况且我与燕爷爷也多年未见了,也趁着这个机会来看看您老人家。”

    燕殊看着一脸“谄媚”的沈廷煊,忍不住嗤之以鼻,这个狗腿子,笑得如此谄媚做什么,你特么的有本事就把昨晚的话当着爷爷的面说啊,看他不打断你的狗腿。

    “等我回了京都,自然都要见的,就是麻烦你跑一趟了!”

    “燕爷爷,您这话说的,我是自己愿意的!”

    燕殊挑眉,昨晚他专门找人查了一下沈家的情况,在那种环境下生存下来的,还混得风生水起的沈廷煊绝非善类。

    “我上次见你还那么小,现在都这么高了,你和爷爷说,找对象了没!”

    “还没。”沈廷煊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姜熹。

    姜熹低头喝茶,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目光,反倒是燕殊心里一怔,这个混蛋,眼睛往哪里看了,他瞪……

    瞪回去!

    沈廷煊下意识的揉了揉耳垂,摩挲着那枚蓝色耳钉,笑眯眯的盯着燕殊。

    哎呦喂,小样,你还敢看,燕殊咬牙!

    沈廷煊倒是不在意,只是笑得愈发灿烂。

    燕殊想起昨晚姜熹的话,罢了,这种“不要脸”的人,真是一点节操下限都没有,自己若是和他置气,最后估计得把自己气死。

    燕老爷子和燕笙歌眼观鼻鼻观心的看着两个人,他们的似乎正在“友好的交流”。

    燕笙歌嘴角一勾,啧啧,这沈廷煊该不会是真看上二哥了吧,我去,这口味真重,二哥可是直男,这厮若是碰他一下,估计他能把他揍死!

    燕老爷子轻轻咳嗽一声,“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吧,今天26?”

    “是的,燕爷爷记性真好。”

    “也不小啦,等你大哥结婚之后,就轮到你了,就没有合适的?”

    沈廷煊摇了摇头。

    “这事儿总归要你自己多多上心,找个自己喜欢,称心的姑娘,早先结婚也好。”燕老爷子这话听着倒是没什么特别,只是燕殊却听出了一层深意,尤其是沈廷煊眸子掠过一抹寒光。

    “我也这么想,只是燕爷爷,您也知道,我这性格自由散漫习惯了,谈恋爱结婚都要对人负责,总不能糟蹋了人家好姑娘吧!”沈廷煊这话同样是别有深意。

    “你这孩子!”燕老爷子叹了口气,“总归是需要一个人陪的,你还真的想一个人过一辈子么,听爷爷没错,遇到合适的就试试看,家世背景都无所谓。”

    “我知道。”沈廷煊笑了笑,“燕爷爷,我是来送请帖的,可不是让你来催婚的啊!”

    他笑着从怀中掏出三张请帖,“除了给燕爷爷的,听说燕大哥和燕二哥也在这边,所以我就将请帖一并带来了。”他将请帖放在桌上。

    正红色的喜帖,上面烫金的“囍”字,很简洁,燕笙歌拿过请帖,打开之后,里面赫然出现一对新人的照片。

    她下意识的对比了一下照片中的男人和沈廷煊,沈家很早就搬出了京都,爷爷之前受邀参加一些活动,她跟随一起,有缘见过这沈家爷爷奶奶,这照片中的男人和沈爷爷长得倒是有几分相似,不过模样一般,照片修过之后,还是能看出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病态。

    倒是这沈廷煊生得过于俊美,男生女相,和沈家人长得竟没有一丝相似之处,倒是奇了。

    燕殊见燕笙歌看得认真,也拿过一张请帖,这是给燕持的,姜熹凑头过来,也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沈廷煊。

    这人真的是他兄长?

    本来还以为就算不是他这般惊艳,也应该长得俊朗不凡吧,可是这真的是兄弟俩么!

    一点都不像啊,这燕持和燕殊就很像,燕笙歌虽和他们并不是很像,可是眉眼间的气度也能让人分辨出来这是兄妹。

    燕老爷子随后拿起一张请帖,“我倒是许久没见过余祐这孩子了,你大哥今年也有三十了吧。”

    “今天整三十。”沈廷煊眉眼不动。

    燕老爷子盯着照片中看了一阵,“婚期在这个月下旬?有些急啊。”

    “嗯,大哥身体不太好,前段时间去国外做了手术,这几个月恢复得不错,母亲就觉得可以借着喜事再沾沾喜气。”

    “沾沾喜气?”燕笙歌将请帖放下,“这说得倒是有些封建?”

    “没办法,做长辈的总归信一些,而且自从知道要结婚开始,大哥身体也恢复得很好,而且母亲找人合了日子,下个好日子就得等到下下月了,入秋之后京都气温降得快,大哥身子畏寒,只能提前到了这会儿,是有些赶了,就怕燕爷爷时间调不开,本来母亲要亲自过来的,实在是太忙了。”

    姜熹听着沈廷煊说话,倒是一本正经。

    和昨晚那个“不要脸”的男人真是一点都联系不起来。

    果然大家族出来的人,总归不会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余祐的身子……”燕老爷子微微摇了摇头,“我时间多得是,余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也是可怜,他的终身大事我自然要去参加的,对了,你爷爷奶奶身体如何?”

    “身体很硬朗,退休之后,爷爷就和奶奶没事出去旅旅游,倒是过得很惬意。”

    “那老家伙就是比我会享受。”燕老爷子一笑,“你什么时候回京?你要是没事,就在这里多……”

    “爷爷,人家怎么可能没事!”燕殊直接打断燕老爷子的话。

    燕老爷子轻哼,这小子倒是着急,我的话都没说完。

    “沈家全家刚刚搬回京都,这会儿还要举行婚礼,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忙,你把人家留在这里多耽误事啊。”燕殊挑眉,挑衅的看着沈廷煊。

    还留在临城?你咋不上天。

    “搬回京都?”燕老爷子蹙眉,“这事儿我倒是头一次听说,你爷爷他们难道也过来!”

    沈廷煊心下微顿,好一个燕二少!

    这话说得一点错处都没有,可是却将其中的利害关系直接点了出来。

    沈家搬回京,叶家也回来了,加上大肆铺张举办婚礼,这个举动明显是在告诉所有人,沈家回来了。

    加上又是和最近风头正劲的叶家联姻,这举动总是透着一丝耐人寻味的感觉。

    “嗯,小笙应该知道吧!”燕殊将话题抛给燕笙歌。

    燕笙歌蹙眉,你自己引出来的话茬,居然把这个麻烦抛给我。

    “听浥尘说起过,不过具体的我不是很清楚。”

    “之前倒是挺你爷爷说起过,你大哥身体不好,京都名医很多,倒是要过来调养一番,难道你爷爷奶奶也过来了?”燕老爷子蹙眉,这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蹚浑水!

    “嗯!”沈廷煊点了点头,“大哥的身体不好,也许要长留京都,爷爷奶奶向来疼爱大哥,就一起过来了。”

    “你三姐没结婚吧!”燕老爷子忽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嗯!”

    燕殊倒是一笑,“京都人才济济,定然可以找到让你姐姐称心如意的!”

    这语气分明透着一丝嘲弄。

    沈廷煊又不是傻子,他自小就善于察言观色,燕家人在想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也只是一笑。

    “对了,差点忘了,我给燕爷爷准备了礼物,刚刚走得匆忙,有一些落在车上了,我去取一下!”

    沈廷煊就是借机先离开一下,燕老爷子也没说什么。

    他刚刚离开,燕老爷子猛地将请帖扔在桌上,“这叶家倒是厉害,居然能让沈家举家搬回来助阵,倒是挺给他们脸的。”

    “谁说不是啊,我本来听说沈爷爷沈奶奶要过来,还专门备了礼物准备去拜访,这一听说这两家要联姻,我这心里就有些不舒服,正好要接小羽回去,就顺道过来问问您。”燕笙歌叹了口气。

    “这老东西,一把年纪了,怎么就糊涂了,这浑水也往里面搅和,真不懂他在想什么!”

    “也不奇怪,沈家这一辈没有人能扶起来,只能靠着联姻扶植别人了!”燕殊说得随意。

    姜熹蹙眉,叶家?

    “哼——”燕笙歌轻嘲,“靠哪家?叶家?这叶家胃口倒是挺大的,怎么滴,下一步就是准备对付我们家了么!”

    “小笙!”燕老爷子拧着眉头。

    姜熹已经很少见他一脸严肃了,他脸上的疤痕都透着些许凌厉,就和以前在电视上看见的一样严肃刻板,倒是让她有些不自在了。

    “爷爷,不是我说,我觉得这事儿你还是别插手的好,就算是要做什么,有大哥二哥在,免得以后有人寻了由头,说您的不是。”

    “我能有什么让他们说的,这个老东西,自己明明有孙子,怎么就……”燕老爷子话没说完,就被他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过在座的谁不聪明,燕殊自然是知道一些内情的,看样子沈廷煊在沈家真的不受重视啊,宁愿扶持外人都不愿扶持自己的孙儿,这沈家的人也是真够糊涂的。

    “小笙说得没错,他们若是手伸得太长,我和大哥会解决的,您就别管了。”

    “心疼那孩子罢了!”燕老爷子叹了口气。

    姜熹虽不清楚个中关窍,却也能推演出一些,看来燕家和叶家很不对付,所以这沈家和叶家联姻,他们心里都不是很满意的。

    沈廷煊走出之后,心里难免有些郁结,他摸了摸口袋,摸出了一盒烟,掐着塞进嘴边,又被他掐折,扔到垃圾桶。

    而此刻燕持和叶繁夏正在秦氏的开发区。

    过来的时候还不太热,这会儿太阳升起来,倒是显得愈发燥热,他们坐在临时搭建的铁皮屋内,这里面更是像个蒸笼。

    燕持和一群人围在一个桌子上讨论开放的项目,叶繁夏则坐在他的身后,她看着燕持的白色衬衫慢慢被汗水浸湿,后背湿了一大片。

    从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燕持侧脸,他的五官比燕殊立体凌厉一些,单手撑着下巴,目光笃定认真,另一只手正在一张图纸上涂涂画画,他的额头冒出一丝细汗,他周围的几个人,更是热得不行,一边擦汗一边点头附和。

    叶繁夏拿起腿上的文件夹,从后面给燕持扇风。

    燕持手中的笔一顿,继而嘴角一勾。

    “叶秘书真是贴心。”一个人打趣道。

    “燕总有这样的秘书真是有福了。”

    “倒是有些红袖添香的味道!”

    众人笑了一会儿,叶繁夏脸色不变,只是觉得这话听到耳朵里总有些怪怪的,有福了?她也是拿钱办事的好么!

    “今天就说到这里吧!”燕持将笔放下。“就按照今天说得施工吧。你们回去和工人好好交代一下。”

    “行,那燕总,我们就先走了!”说话间,人陆陆续续离开,这里面还不如外面凉快。

    叶繁夏手上动作不停,燕持还在低头研究图纸,“可以去公司讨论,不一定要来这边?”

    “不来现场,有些东西图纸上看不明白。”燕持将图纸收好,扭头看向叶繁夏。

    叶繁夏手一顿,将文件夹放好,她的脸上都是细汗,汗水从两颊滑落,从下巴慢慢低落,“自己不热?”

    “挺热的!”叶繁夏这次倒是坦诚,是真的很热啊!

    燕持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手帕,一个大男人随手携带手帕,估计也只有燕持了,因为他嫌弃外面的纸巾,觉得自己的东西才最干净。

    手帕有些潮湿,燕持蹙眉,心里有些烦躁。

    “总裁……”叶繁夏看这燕持朝自己伸手过来,连忙往后缩。

    “别动!”燕殊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拿着手帕就给她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只是这人动作说不上温柔,倒是将汗渍弄到了叶繁夏的眼睛里。

    “嘶——”叶繁夏难受的闭起眼睛。

    燕持蹙眉,他是真的没做过这种事,显得有些笨手笨脚。

    “别乱动,我看看!”叶繁夏难受得用手揉眼睛,却被燕持一把捉住,他靠近,叶繁夏感觉到那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上,身体慢慢变得僵硬。

    “你别动,我带你去洗个脸!”

    “嗯!”眼睛酸痛,睁眼都有些难受,叶繁夏伸手扶住自己身后的铁皮墙,却被烫得缩回手。

    “手给我!”燕持伸手握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挂,弯腰,另一只手直接从她腿弯处穿过,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总裁——”叶繁夏心下一惊,她的身体已经腾空。

    “外面都是草地,免得你走出去摔倒!”燕持这理由倒是找得挺好。

    “我的眼睛已经好多了!”叶繁夏挣扎要下来,这姿势过于暧昧了。

    “能睁开?”燕持压低声音。

    “可以!”就是一开始比较难受,现在已经好多了。

    叶繁夏揉了揉眼睛,结果一睁眼,燕持一张放大的脸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吓得叶繁夏心脏都漏了一拍。

    阳光下他的脸有些红,神色冷峻,嘴唇微微抿着,因为干涩微微发白,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那我可以下来么!”

    “别乱动了,马上就上车了!”

    燕隋一见他们出来,立刻下车开门,这两个人进展如此神速么?

    这怎么就……抱上了。

    “大少,叶秘书这是?”

    “我没事,你放我下去!”叶繁夏被燕隋揶揄的目光盯着有些难受。

    燕持却并不理会,直接将她抱上车,没等叶繁夏说话,某人就把门直接合上了。

    凉风吹来,叶繁夏却觉得身上越发燥热了,最近太不正常了,她跟着燕持这么久,这几年的互动也没有这几天多。

    她的心里面有一丝按耐不住的悸动,也有一丝不安。

    燕持站在车外,扭头看向燕隋,招呼他往边上走。

    “沈廷煊来了?”

    “嗯,到了,老爷子中午留他在大宅吃饭。”

    “那行。”燕持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想找个宾馆让我洗个澡。”

    “嗯,等到沈四少走了再回去?”

    “暂时不想让她对上沈家的人。”

    “这事儿瞒不住?他是来送请帖的,听二少的口味,这个月底他们两家就要结婚了。”

    “这么快!”燕持轻哼。

    “三小姐也到了。”燕持点了点头。

    燕持专门挑了今天一大早带叶繁夏出来,也是为了避开沈廷煊。

    叶繁夏不知道那两个人要嘟囔什么,这么热的天还站在外面嘀咕,有什么自己不能知道的秘密么?

    燕持一上车,燕隋就立刻打开了导航,“大少,最近的星级宾馆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去吧!”燕持现在就恨不得把衣服扒了,直接跳进水里。

    “宾馆?不是回家?”叶繁夏挑眉。

    “我需要洗个澡!”

    “那……”叶繁夏嗫嚅,这有洁癖的人果然伤不起。

    “你和我一起上去!”

    “啊?”叶繁夏睁大眼睛。

    “你不需要洗?”

    “我不需要!”叶繁夏往后扭了扭身子。

    “你在怕什么!”燕持轻笑。

    “没有啊!”

    “开的是套房,难不成你想和我用一间浴室?”

    “当然不是!”叶繁夏咬牙,她确实刚刚脑补了一下。

    燕持兀自一笑,“你若不想洗,那就留在车里好了!”

    “我去!”叶繁夏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尤其是内衣贴在身上,难受得要死。

    半个小时左右的功夫

    站在宾馆房间里的叶繁夏有些愕然,就是洗个澡而已,开个总统套房神马的,真的有必要么!

    “站着做什么?莫不是需要我帮你脱衣服!”燕持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他一边解开纽扣一边往一个房间走去,伸腿将门勾住,门被瞬间合上,叶繁夏看见他光裸的后背,肌肉线条分明,倒三角的轮廓简直……

    诱人!

    ------题外话------

    倒三角的轮廓……流口水~

    燕持:作者君,把你口水擦擦,脏死了!

    我:哼唧,你敢嫌弃我,我今天都让你抱到美人儿了!

    燕持:你也没让我吃到肉,别说肉了,就是肉渣都没有!

    我:做人啊,不要他贪心,你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啊,对不对!

    燕持:所以了,你给不给我吃肉!(拍桌!)

    我:我告诉你,威胁我没用,我是个有节操的人,威武不能屈!

    燕持: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无言以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