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1 拜访燕家,燕三小姐(二更)

正文 251 拜访燕家,燕三小姐(二更)

    ( )姜熹看着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模样,有些无奈的伸手扶额。

    燕殊虽然说流氓军痞,不过为人却是“正直”得很,他虽然流气,放肆桀骜了一些,不过他的痞气流氓也就是对自己而已,这若是真的碰见一个“不要脸”的,也是没辙。

    这个男人那根本就是百毒不侵,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被人指责性趋向的问题,不都应该炸毛么,这人居然可以跟着调侃几句,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啊。

    男女通吃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姜熹也是佩服。

    燕殊倒是一笑,“是么?你倒是直接。”

    “这算是夸奖么!”沈廷煊一笑,从口袋中摸出一盒名片,从中抽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姜熹,“明天有空就打电话给我!”

    “你当我是死人么!”燕殊咬牙。

    这个男人倒是挺会惹怒他的。

    “谁敢把你当成是死人啊,你这话说的有些重了,姜小姐说请我吃饭而已,你若是介意,就一起来啊!”

    和他吃一顿饭,燕殊肯定会消化不良。

    姜熹那话不过是客套一下,她也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当真,看着面前的名片,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燕殊一把扯过名片,很简单,一个名字,一串数字,“我们熹熹很忙,没空,走!”燕殊搂着姜熹就往外面走。

    沈廷煊却无所谓。

    “很忙?”

    “沈四少应该没有撬别人墙角的习惯吧!”燕殊挑眉,“唐唐沈家四少,不至于惦念着别人的女人吧,虽然我知道我们熹熹长得好看,可也不是谁都可以觊觎的。”

    沈廷煊一笑,看着两个人相携而去的背影,撬墙角?

    那他松松土也是可以的吧!

    姜熹和燕殊还没上车,燕殊随手将名片扔到一侧的垃圾桶。

    “你和他认识?”

    “我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人!”燕殊轻哼。

    “看你被气得不轻。”

    “我之前只知道沈廷煊这个人为人狂傲不羁,性格放荡,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的放浪!”

    “噗——”姜熹一乐,“是真的挺不羁的。”

    “那根本不是不羁,是不要脸!”

    “好了,你和他争执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个男人似乎没有什么在乎的东西。”姜熹就是观察了沈廷煊几分钟,大概能够摸清他性格。

    “所以无论你说什么,他都无所谓,就算是你用性趋向攻击,也像是打在棉花上,对他根本没影响,反倒是你自己弄得恼火,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名声,你说你这是何必呢!”

    “我就看他看着你的眼神,居心不良!”

    “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关他什么事,他就是再居心不良,我心里没有他,那也是白搭,唔——”

    姜熹话音没落,燕殊直接倾身吻住了她的嘴唇,燕殊似乎真的被那个沈廷煊刺激到了,这个吻有些激烈,他伸手搂紧姜熹的腰,将她的身子拉向自己,他直接撬开他的嘴唇,啃咬……

    “嗯!”姜熹蹙眉,“你轻一点!”

    “好。”燕殊点了点头,耳畔是女人轻柔微喘的呼吸声,怀里是她柔软馨香的身子,燕殊慢慢平复心情,他的吻变得越发轻柔。

    缓缓落在姜熹的侧脸,耳垂,脖颈处,他伸手将她披着的外套剥落,双手摸到身后的拉链上。

    姜熹身子一僵,她的呼吸急促,俏丽的脸蛋红得不像话,车子并未开动,因为是在酒店的停车场,周围人来人往,姜熹瞥见有人路过,一把将燕殊推开。

    “怎么?”燕殊眼睛迷乱。

    “有人!”姜熹胸口不断起伏,她下意识的扯过燕殊的外套遮住胸口。

    “怕什么,外面的人都看不见我们!”燕殊一把将衣服扯开,直接扑过去。

    姜熹无语,她挣扎着推开燕殊,两个人在狭小的车厢内拉扯起来。

    沈廷煊的车子就停在他们的不远处,“四少,那个不是燕家的车子么?他们这是在……”司机老脸一红。

    沈廷煊一笑,伸手摩挲着耳垂,“明天去燕家走一趟,来临城也很长时间了,是时候去拜访一下燕老爷子了。”

    “嗯。”司机点了点头,“这燕二少未免太放荡不羁了吧,这停车场就……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人啊。”

    沈廷煊但笑不语。

    燕家

    燕殊回到家,就是一脸不悦,燕持有些不解了,“你这是去参加晚宴,怎么搞得像是被人欺负了,这世上还有人能欺负得了你?”

    “碰见沈廷煊了!”

    “我忘了和你说了,昨天熹熹和叶繁夏去应酬,在酒店似乎也碰见他了,就是不知道是偶然还是蓄意为之。”燕持挑眉。

    “那次不知道是有意无意,但是这次绝对是故意的!”燕殊咬牙,“我还真没见过这般无耻的人,简直不要脸!”

    “哎呦,和我说说,能让你抓狂的人不多,我也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沈家人都是从政比较多,大多比较刻板,这沈廷煊怎么是这个样子!”

    “这事儿啊,我以前听爷爷无意中提起过,这沈廷煊貌似不是沈夫人的亲生儿子,在沈家其实有些尴尬。”

    “什么?”燕殊倒是不曾听说过。

    “当年知情的人,基本上都被沈家堵住了嘴巴,这事儿也就是爷爷因为和他沈爷爷沈奶奶很熟,才知道一些内情,不过具体事情如何倒是不太清楚。”

    “那他很聪明。”

    “怎么说!”燕持端着一杯咖啡,低头喝了一口。

    “若真如你说的这般,那沈家的那些子女对他自然是防备心很重,他性格这般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给人的印象就是没有威胁性,自然就会降低对他的防备。”

    “说得也是,如果他的性格不是这个样子,我估摸着早就被……”燕持轻轻咳嗽一声,“大家族的勾心斗角不可谓不厉害,况且他还是个男人,若是女孩子,成年就会被寻个一般人家塞出去,而且我听闻这沈家大少爷似乎身体不太好。”

    “嗯,是的,二少爷早夭,三小姐倒是不懂,不过接下来就是他了,在这种环境下看来,他的处境着实是有些尴尬啊。”

    “这沈夫人容得下他也是着实不易。”

    “只要他不把主意打到我们家,和我是没什么干系的。”燕殊耸了耸肩。

    殊不知人家瞧上的就是他的宝贝疙瘩。

    第二日

    沈廷煊备了礼物,提前和燕家打了招呼,就往燕家出发,他很小的时候见过这位燕老爷子,说起来若不是他,自己或许根本不能留在沈家,早就被沈家寻了个由头塞到了旁支做养子,指不定现在在哪儿呢。

    “四少,到了!”司机扭头看向身后的男人。

    “嗯!”沈廷煊抽回思绪,而此刻安叔已经迎了过来,沈廷煊推门下去,“安叔,好久不见。”

    “沈少爷,好久不见!”

    “安叔看起来还这么年轻。”

    “你这话说的,我都一把年纪了,快请进吧。”安叔领着沈廷煊往里面走,“老爷子刚刚还念叨你,你们家搬走之后,就没见过了,他挺想你的。”

    沈廷煊的手一紧,若是旁人,他可能会嗤之以鼻,这位爷爷却是少数真心待他的人。

    “我也挺想念他的。”

    只是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不可能和燕家走得太近,非得让人指着脑袋说他攀龙附凤,说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要踩着沈家巴结燕家,说他心思深沉,他必须每一步都谨小慎微。

    各种情绪也必须忍着。

    姜熹此刻正坐在泳池边,一身青色的连衣裙,长发盘起,几缕头发垂在两侧,显得越发俏皮,她的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说不出的温柔娇俏。

    “舅妈,你看我是不是学得很快!”秦序羽已经扔掉了游泳圈,学了几天,终于学会了这狗刨式。

    “是挺不错的。”姜熹笑了笑。

    余光瞥见有人进来,立刻站起来。

    又是他?

    沈廷煊容貌出众,虽然穿着简单,也掩饰不住散发的光华气度。

    “姜小姐,有客人到了。”姜熹就站在那里,那双灵动的猫眼透着狡黠从容,笼罩在晨曦下,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嗯,小羽,快上来,有客人来了。”姜熹伸手招呼秦序羽。

    秦序羽趴在泳池边,歪头看着沈廷煊:“安爷爷,这哥哥长得好俊俏啊。”

    “你应该叫叔叔!”安叔一笑,笑着给沈廷煊介绍:“这位是姜小姐,那个是……”

    “秦家的小少爷,我在报纸上见过,姜小姐,又碰面了。”

    “你们认识啊!”安叔笑了笑。

    “见过两次,这次算是第三次吧!”

    姜熹发现这个男人很会演戏,昨晚明明还是那副妖艳贱货的模样,现在倒是装得人模狗样的。

    “进去说吧!”安叔笑着领着沈廷煊往里面走。

    “安叔,老爷子让你过去一趟。”一个佣人跑过来。

    “怎么了?”安叔蹙眉。

    “昨晚……”佣人附在老爷子耳边,安叔眉头越拧越皱,“小羽啊,你做得好事!”

    “我什么也没做!”秦序羽已经从泳池爬出来,姜熹拿着浴巾给他擦身子,压低声音,“你做了什么好事。”

    “昨晚把太公的床尿湿了。”

    “你说什么?”

    “我又不是故意的,昨晚做梦我梦见自己是去洗手间的,我不知道醒过来就……”

    “沈少爷,先进屋吧。”

    “不急,燕爷爷也有事,你先去忙,我待会儿进屋,正好有点事和姜小姐说说。”

    “那行!”安叔知道老爷子肯定被气死了,连忙往楼上跑。

    秦序羽看着沈廷煊抬脚过来,立刻挡在了姜熹面前,“你要干嘛!”

    “哎呦,你这萝卜头,我能干嘛!”沈廷煊伸手揉了揉秦序羽的头发,秦序羽立刻躲到姜熹怀里,“你看我舅妈的眼神不怀好意。”

    沈廷煊的手一僵,“你这小孩,懂什么叫不怀好意?”

    “你别欺负我小,我什么都懂!你别过来了!”

    “好了,我给你把头发擦干,赶紧去洗个澡,免得待会儿着凉了。”虽然夏天太阳已经升起,不过这边荫凉,还是有些冷。

    “是啊,小少爷,我带您去洗个澡吧!”秦序羽的保姆走过来。

    “我告诉你,别欺负我舅妈,不然我舅舅饶不了你!”秦序羽警告沈廷煊。

    沈廷煊一笑,“放心吧,我还不敢欺负你舅妈!”

    秦序羽刚刚一来,姜熹擦了擦手上的水渍,这个男人称呼爷爷的口味亲昵,可是和燕殊却是陌生人的模样,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沈先生,里面请吧!”姜熹笑着。

    “不用沈先生的叫我,显得我年纪很大一样,你可以叫我廷煊。”

    “不太好吧,快请进吧!”这人倒是自来熟。

    两个人进入客厅,燕殊正在楼上检查胳膊上的伤,燕持和叶繁夏出门了,客厅倒是显得有些冷清。

    “姜小姐,沈少爷,喝茶。”佣人打量了一眼沈廷煊,长得好俊啊。

    姜熹招呼他坐下,“稍等一下,爷爷马上就下来了。”

    “不急。”沈廷煊从口袋中摸出那种便利贴,姜熹一愣,“这个……”

    “是你写的吧!”姜熹脸上滑过一丝尴尬,沈廷煊看着她局促的模样,忽然一笑。

    “是我写的,怎么会在你这里……”

    “难道不是你把我的车子蹭了?”

    “我……”姜熹蹙眉,“不是,蹭你车子的是我学姐,当时她喝多了,所以不小心剐蹭了你的车子,我已经把她的联系方式留给你了。”

    “是么?”

    “真的不是我。”姜熹无语。“她也是喝多了,不小心而已。”

    话说她怎么知道这个边条是她写的?

    “不小心?”

    “而且我既然都留下了联系方式,您直接和她联系就好了。”

    “当时我就在车里!”沈廷煊淡定的端起茶水,却把姜熹吓了一跳。

    一想到周静对着人家的车子又是流口水又是搂抱的,姜熹就觉得丢人,她伸手扶额,“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真的是喝多了。”

    “没关系。”沈廷煊一笑,直接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姜熹。

    “昨晚的名片肯定被燕殊扔了,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沈廷煊!”

    姜熹嘴角一僵,这个人……

    她怎么觉得如此诡异啊!

    她还没有接过名片,就听见一阵高跟鞋步履匆忙的声音,她心里暗忖,莫不是小叶子回来了,这还没来得及抬头。

    忽然一双涂着嫩粉色指甲油的手伸了过来,那双手葱白纤细,就像是泡在脂水里长出来的一样,白嫩带着细嫩的柔粉,无名指上还有一颗硕大的钻石戒指。

    姜熹发誓,这是她见过最大的一个钻戒,戴在她纤细的手指上熠熠生辉。

    “沈廷煊,搭讪方式有些老土!”女人声音冷清。

    就像是冬日的冰被打碎的声音,冷清而又干裂,姜熹看着面前的女人。

    一身黑色长裙,腰侧一根纤细的水晶腰带,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衬托得越发袅娜纤细,露出的锁骨妖娆而又精致,点缀着一根细细的锁骨链,大波浪长发及腰长发,戴着一副黑超墨镜,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烈焰红唇,将她整个人衬托得禁欲高冷。

    “好巧,许久不见了。”沈廷煊笑着起身。

    “我也没想到,沈家难道不忙?沈四少这么有闲情逸致,居然溜达到了临城?”女人伸手摘下眼镜,露出了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漂亮得像是天空的星子,璀璨而又夺目,仿若透着无限的灵动与生气。

    在这双眼睛的衬托下,原本沉闷的黑色长裙,仿佛又被赋予了一层生命,居然让姜熹觉得那么压抑沉闷。

    “老朋友许久不见,燕三小姐何必如此剑拔弩张的。”沈廷煊轻扯嘴角。

    燕三小姐?姜熹错愕的看着燕笙歌,这就是燕殊的妹妹!

    “上次你坑我一个百分点,这事儿我可还记着呢。”燕笙歌挑眉,纤细的手指细细摩挲着那张烫金名片。“而且你刚刚是在和我嫂子搭讪么?跑到燕家地盘上勾搭我哥的女朋友,沈廷煊,你真是越发厉害了。”

    姜熹看着对峙的两个人,有些无奈,这沈廷煊绝对和燕家相克。

    “一个百分点?这点小事你怎么还记得啊!”沈廷煊无所谓的一笑。

    “小事?”燕笙歌兀自一笑,“那以后和你做生意,沈四少可否让着小女子一个百分点呢!”

    “对女士我一向很有绅士风度,况且我刚刚就是和姜小姐聊些私事而已。”

    “私事?”燕笙歌挑眉,轻哼,“我对你也算是了解,无事献殷勤的事你可不会做。”

    “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

    “你别和我说,你不知道她是我未来的二嫂,递名片,没有必要吧!”

    “你是不是说得太严重了?况且就算是姜小姐是你哥的女朋友?难道她没有交友的权利?况且都是生意人,以后说不定就有机会合作呢!”沈廷煊说得云淡风轻,似乎丝毫不在乎燕笙歌语气里的警告意味。

    “他们现在并未结婚,就要限制她交友的自由?我只能说你们家未免太霸道了一些,难道秦浥尘也是这般要求你的?”

    燕笙歌拿着墨镜的手慢慢收紧。

    “这么多年不见,你倒是越发伶牙俐齿了!”

    “这么多年不见,燕三小姐也是越发霸道了!”

    “嫂子,你和他很熟?”燕笙歌扭头看向姜熹。

    “并不是!”姜熹急忙撇清关系。

    “姜小姐,你这么说可就不地道了,你朋友弄坏了我的车子,而且昨晚我还帮了你,怎么能说不熟?”

    “今天才见了第三次而已!”姜熹嘟囔。

    “沈廷煊,原来才见了三次而已,你这巴巴的往我嫂子身上凑是什么意思,你还需要和我嫂子套近乎,还是说……”燕笙歌眸子一转。

    “你又想说什么!”沈廷煊和她到过交道,这个女人一向心思诡谲,你不知道她会说些什么。

    而且这燕家人想来护短得很,现在看来倒是真的,这姜熹还未嫁入燕家,燕笙歌就直接把她划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倒是有趣。

    “你不会是借着接近我嫂子的机会,来接近我哥的吧!”

    “咳咳——”姜熹直接被口水呛到了。

    她自动脑补了一下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的两个人,这沈廷煊却是男生女相,长得过分好看了。

    沈廷煊深吸一口气,脸色不变,“燕三小姐,你的脑回路真的……非常人可比!”

    “是么?毕竟你花名在外,我不得不防,嫂子,你可得把二哥看好了,就二哥那气质,还是很吸引某些癖好古怪的人的。”

    “燕殊?”沈廷煊轻哼,“你未免想得太多了。”

    “这可不一定,你这人向来和正常人不同!难不成你看上的是我大哥!”

    “燕笙歌!”沈廷煊炸毛。

    干嘛非在姜熹面前黑自己!

    他喜欢的是女人好么!

    燕殊听到车声就知道沈廷煊来了,却没想到刚刚下楼就听见了燕笙歌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

    “燕笙歌,你是皮痒了么!你刚刚说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居然把他和这个男人扯在一起,给他一把刀,他自裁给她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