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0 妖艳贱货,男女通吃

正文 250 妖艳贱货,男女通吃

    ( )姜熹在宴会中来回穿梭,灯影闪烁,觥筹交错,让人目眩神迷。

    黎锦荣低头摆弄着面前的红酒杯,兀自一笑:“真是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喝酒。”

    燕殊挑眉,“因为现在没有利害冲突。”

    黎锦荣捏着高脚杯的手缓缓收紧,这根本不是放下不放下的问题,而是她若不爱你,即使你多努力都是没用的,况且自己在她身边这么久,都不及燕殊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还能如何,他又能怎么办。

    此刻王秘书快步走过来,和姜熹耳语了几句,姜熹就跟着他走了出去,这个秘书是她进公司之后招的,经验不算丰富,不过因为年轻做什么都很认真。

    “怎么了?”

    “白展庭已经被送到了医院,关于他为何到了宴会这边,医院监控显示是个女人把他带走的。”

    “女人?”姜熹挑眉。

    “监控视频我看了,这是照片!”王秘书从一侧的口袋中翻出从监控视频中截取出来的几张照片,女人戴着鸭舌帽,裹着大风衣,戴着口罩,个子大概是一米六左右,踩着高跟,步履匆匆。

    “找不到人?”

    “因为白家现在的状况,根本没有护工愿意照顾他,所以白展庭消失了这么长时间,医院那边都未曾察觉。”

    姜熹点了点头,将照片收好,“那行,辛苦你了。”

    “不辛苦,姜总,您先忙吧。”王秘书笑着退到一边。

    姜熹一扭头就对上了不远处一双带着笑意的眸子。

    “姜小姐,不知道能不能和你喝一杯!”唐琪端着酒杯走过来,一身冰蓝色的礼服将她衬托得更加清丽,她的五官不算绝美,也算是清丽可人。

    姜熹从一侧服务生托盘中端过一杯酒,笑着看着唐琪,“自然可以,我们虽然彼此认识,却也没有正式打过招呼。”

    “姜小姐贵人事多,居然能够记得我。”唐琪的笑容温婉,却总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唐小姐说得这是哪里的话,是我一向不热衷于参加活动而已,非常感谢您今天过来。”姜熹举杯过去。

    唐琪笑了笑,缓缓走进姜熹,就在酒杯要碰到的一瞬间,她的脚下忽然一崴,整个人直直朝着姜熹扑过去。

    姜熹心下微怔,眼看着唐琪杯中的红酒朝着自己的脸泼过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偏生有些急,踩住了裙摆,姜熹眸子一紧,她冷眼瞥见唐琪嘴角扬起的那抹笑意。

    她和这个女人今天才第一次说话,她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让她出丑。

    姜熹看着她嘴角那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下一横,今天若真的要摔倒,那也不能让她全身而退,她手一摔,手中那杯红酒直接朝着唐琪脸上泼过去。

    而此刻在周围的王秘书见到这一幕,连忙跑过伸手扶住了姜熹的胳膊,姜熹虽没什么事,不过那杯红酒,却落在她的身上,若不是今天穿得是红色,估计这衣服就很看了。

    唐琪可没想到姜熹会来这出,冰凉的液体泼在她脸上,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直,红色的液体从脸部缓缓低落,落在冰蓝色的礼服上,立刻晕染出了灰黑色的污渍,很是难看。

    她本就是故意的,自然不会让自己摔倒,她稳住身子,忽然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目光看着姜熹。

    他俩的动静立刻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唐琪今天是黎锦荣的女伴,而姜熹则是黎锦荣多年追求的对象,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就足够让人腹诽,谁知道还闹了这一出。

    “姜总,您没事吧!”王秘书立刻脱了衣服给姜熹披着。

    姜熹接过衣服,将衣服裹在身上,目光冷冽的看着唐琪。

    唐琪神情无辜,那副受惊过度的模样,不期然得让她想起了姜姒,也是这般模样,喜欢装可怜。

    姜熹可不会给她先发制人的机会。

    眼看着唐琪从眼眶中硬生生的挤出了两颗眼泪,姜熹忽然疾声厉色道。

    “唐小姐,我诚心诚意邀请你们唐家来出席晚宴,你为何要这么做,估计将酒泼在我身上,你这是故意让我难堪么!我姜熹什么时候惹过你了?需要你这么多!”

    唐琪一懵,她刚刚准备说话,就被姜熹几句话堵了回去。

    “唐小姐,我不知道是哪里招惹你了,今天若不是我的秘书及时扶住我,那我现在估计狼狈得不能看了,我们今天不过第一次说话,你至于要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么!”

    “我没有,明明是你把酒泼到我的脸上才对,姜小姐,你不能冤枉人。”唐琪有些急了。

    “若不是你故意摔在我身上,我又怎么会重心不稳!”

    “姜小姐,你也说了,我们今天第一次说话,我有什么理由这么做,今天可是你的主场,我哪里有这个胆子,现在临城谁人不知你,我哪里敢招惹你。”

    唐琪神情无辜,这眼眶里还噙着一抹眼泪,看起来很是可怜,“我哪里敢招惹你,你若是真的不喜欢我站在锦荣身边,你早说就好了,我也就……”

    姜熹轻笑,这女人倒是会泼脏水,她和黎锦荣这点事已经被人说道了许久,她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姜小姐您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除了这个理由,我真的想不到还有什么值得让你如此对我。”

    众人腹诽,难不成这姜熹是准备吃着碗里的,占着锅里的?

    “继续说。”姜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眸子森然。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有一百种理由让我们家从临城消失,和你作对的人基本都没好下场,姜小姐,你这样是不是也太欺负人了!”唐琪说着就哭起来。

    这话说得,若是姜熹以后对唐家出手,众人必然觉得是她打击报复,倒是挺会掰饬的。

    姜熹大步走过去,她的眸子凌厉,吓得唐琪不自觉的往后退。

    她想过姜熹会是什么反应,最大得可能就是直接和她闹开,只是这个女人即使身上被泼了酒,为何还能如此淡定。

    “你躲什么,这里这么多人,我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吃了不成!”姜熹冷笑,她的手忽然触碰到唐琪被酒水溅湿的头发,“唐小姐,这出戏唱得不错!”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那我告诉你!”姜熹一笑,“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把酒泼到你身上是吧,你的意思是我就是故意借着这个场合打压你,就是为了不让你和黎锦荣在一起?”

    “你承认了!”唐琪咬牙。

    “你未免太给自己脸了,唐琪,你告诉我,就我现在,需要和你争抢什么,是我的男朋友不够优秀,还是我自己没有你漂亮,我为什么要嫉妒你?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你有什么资本值得我拉下脸在这种场合和你争执?你算什么!”

    姜熹的手就在她的耳侧,女人的手冰凉,语气更是傲慢。

    “你也知道在临城几乎无人敢惹我,那我请问,我何必费尽周折在众人面前演戏,就是为了陷害一个我都瞧不上的人?我图什么啊?黎锦荣?”姜熹冷笑。

    “我告诉你,如果我真的想要这个男人,根本轮不到你,别自作聪明了!”

    众人愕然,姜熹这几句话,着实狠!

    一方面把唐琪贬得一文不值,根本不配自己费尽周折,再者说明了黎锦荣只是自己不想要而已。

    黎锦荣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我和黎家的关系临城的人都知道,你若是真想嫁入黎家,就不是拼命打压黎锦荣身边异性,而是靠自己魅力赢得男人的心,靠耍手段,小聪明,谁都不是傻子,再者说了!”

    姜熹忽然捏住唐琪的下巴。

    她的手收紧,唐琪被她捏得生疼。

    “你若是想要踩着我上位,也得掂量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我姜熹虽是个弱女子,却也不是谁都可以揉园搓扁的,唐琪,你心里那点想法我清楚得很。”

    “你看黎锦荣的目光大家都很清楚,你那点心思昭然若揭,我要抹黑你,我需要么?再者你说和我作对的都没好下场,这话说得我就听不懂了。”

    “你……”唐琪的下巴很疼,那尖锐的指甲似乎要掐进去了,“姜家、白家,哪个有好下场!”

    “他们都是咎由自取,我姜熹自认为没有本事能够左右司法,也没这个本事让他们以身犯险,其实我很讨厌一种说话,就是自己没本事,就把失败归结在女人身上。”

    “我知道现在临城许多人都说姜白两家出事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我只想说我姜熹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女人,我没有那个本事。”

    “说得好听!”唐琪伸手要推开姜熹的手,可是她的力气太小,反倒弄疼了自己。

    “就算我姜熹十恶不赦也不轮不到你来评论吧,你今天这步棋太险,你根本不了解我,就来设计我,真的是勇气可嘉!”

    “你厉害,自然你说什么都可以了!”唐琪冷哼。

    “我今天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巧舌如簧的女人!”忽然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一个男人从暗处走出来。

    昏暗中,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他耳朵处的耳钻在一丝光线的折射下,有些晃眼,等到灯光打过来,众人这才看清他的这张脸。

    姜熹蹙眉,松开钳制唐琪下巴的手,这个男人不是昨天在酒店碰见的那个?

    他并不是临城人,临城若有这般模样的人,自然不会没人知道,况且他周身那倨傲带着一抹桀骜的气质,也非常人可比。

    男人一身暗蓝色的西装,领口的纽扣松开了两颗,走路的姿势不若燕殊那般带着阳刚之气,透着一丝阴柔诡谲,可是他的眸子幽邃,在灯光晕染下,透着一丝摄人心魄的魅力,他的手指很长,有些百无聊赖的拨弄着那颗宝蓝色的耳钻,神情慵懒闲适。

    一双星目熠熠生辉,鼻子高挺俊美,他的嘴唇很薄,染上一丝浅粉色,神情虽然有丝慵懒,看起来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可是那双眸子却像是已经将一切都看透了。

    “姜小姐,你看吧,人家都说没见过你这般巧舌如簧的人!”唐琪自认为这个男人是来帮助自己的。

    男人目光在唐琪身上一扫而过,露出一丝嫌弃之色,反而是直接跨步到了姜熹身侧,“我说的人是你,干姜小姐何事。”

    忽然被打脸,惹得周围的人一阵轻笑,唐琪咬了咬嘴唇,

    “姜熹,你这是哪里找的帮手,真是厉害!”她的眼中滑过一丝浓浓的嫉妒之色,凭什么她的身边都是这般出众的男人。

    她姜熹何德何能!

    “这位小姐,你这话说得我就听不懂了,我不过是出来说一句实话而已,你这话说的完全像是我俩之间有些苟且啊!”

    众人狐疑,可不是这个道理嘛。

    “我刚刚就在不远处,看着你故意摔跤将酒泼在了姜小姐身上,我当时觉得你可能也不是故意的,谁曾想你这般不依不饶,居然还蹬鼻子上脸了,难道说你就是仗着刚刚发生的事无人注意,就想要将脏水泼在别人身上?我只想说……”

    男人勾唇一笑,他的嘴唇轻薄,笑起来格外好看。

    “这世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姜熹扑哧一笑!

    “你胡说!”唐琪急了,“你和姜熹肯定很熟,所以才这么护着她!”

    “那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字字句句不是说她仗势欺人,就是心肠歹毒,你和她不也是第一次见面么!”男人挑眉,“你和她第一次见面就有理由栽赃陷害她,难道说我作为一个正直之人,连说句实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众人纷纷附和,就是说嘛,难道还不许别人说实话了么!

    “你敢说你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才帮她的么!”唐琪指着男人。

    男人眸子一紧,他笑得邪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真的很讨厌别人指着我!”

    唐琪的手横在那里,颤颤巍巍的,愣是不知道该放下还是不放。

    若是放下岂不是显得自己太怂了。

    “肯定是被我说中了。”

    “其实人长得丑不可怕,就怕人丑还心肠歹毒,俗话说相由心生,你心肠歹毒,所以生得丑,怪我喽!”男人轻笑,只是眸子中迸发出了一丝摄人的光。

    燕殊和黎锦荣已经闻风赶了过来,“唐琪!”

    唐琪一见到黎锦荣仿佛见到了亲人,直接朝着黎锦荣跑过去,就在她的手要碰到黎锦荣的时候,却被黎锦荣躲开了。

    “锦荣……你可算是来了,你都不知道,他们居然……”

    “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受人蒙蔽的男人么!”黎锦荣冷着一张脸。

    主要是姜熹根本没有理由针对她,她恨不得躲开自己,怎么可能惹事上身。

    “锦荣……”唐琪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的嘴唇哆哆嗦嗦,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男人视线过于冷峻。

    “你只是我的女伴而已,我们也只是见过三次而已!”黎锦荣之前因为姜姒的事情,真的厌恶矫揉造作的女人,唐琪只是他的女伴,只是架着他名惹事的话,真的不太能忍。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唐琪睁大眼睛。

    “意思就是和你不熟呗!”燕殊走过去,眯着一双眸子看着站在姜熹身侧的男人。

    男人双手插在口袋中,对于燕殊打量的目光显得很无所谓。

    燕殊直接越过人群,走到了姜熹面前,完全无视她身边那个长相妖孽的男人,“燕殊……”

    燕殊伸手将姜熹身上面的衣服脱下来,王秘书立刻伸手接过衣服,燕殊脱下自己的外套,直接披在姜熹身上,目光落在姜熹被打湿的衣服上,眸子变得黯然,“穿好了。”

    “嗯。”姜熹点头。

    刚刚明明还很强势的女人,此刻在燕殊面前,仿佛瞬间化成了绕指柔。

    “唐小姐,这里都是有监控的,孰是孰非,你若是一定要追根究底,我们大可以去查看,别一上来就想碰瓷。”燕殊轻笑,“难不成我们比你强,就活该被人指责说成是欺负了你,你弱你有理了?你若不想你们家跟着丢人,就知道该见好就收。”

    “今日是熹熹举办的宴会,我也不想闹得难堪,这话你听得明白吧,还是说你也想你们家也赔进去?”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唐琪急了,“锦荣,事情不是这样的,我刚刚就是……”她伸手扯住黎锦荣的衣服,却被黎锦荣一把甩开。

    “熹熹,实在不好意思,我答应了她的父亲会……”

    “你放心,今晚没人动她!”燕殊轻笑,只是以后就不能保证了。

    他和黎锦荣刚刚聊了一会儿,黎锦荣无论如何也帮过姜熹不少,这事就算是卖了他一个面子。

    “谢了!”黎锦荣勉强从嘴角挤出一抹微笑。

    姜熹裹紧身上的衣服,那熟悉的味道,让她安心不少。

    “对了,今晚的事情谢谢你了!”姜熹扭头看向一侧的男人。

    “不用这么客气!”男人笑了笑,“但凡是个正直的人都会这么做的!”

    “正……直……”燕殊轻笑,扭头看向男人,“沈四少什么时候直过!”

    男人插在口袋里的手一紧,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燕二少,你和传闻中的并不一样。”

    “你和传闻的也不一样。”

    “众人都说你挺神秘低调的,端着一副倨傲高冷的模样,现在看来可不是这样的啊!”

    “是么?就说传闻不可尽信,四少看起来,比传闻说得像个男人!”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狐疑的看了一眼男人,燕殊这话说的,莫不是他……

    因为受到了周静的影响,姜熹对这类人群挺好奇的,所以看着男人的目光有些奇怪。

    注意到姜熹的目光,男人勾嘴一笑,心里却在腹诽。

    这个燕殊着实可恶!

    自己和他什么仇什么怨,需要一见面说话就这么有针对性么。

    “真是没想到燕二少还会关心我这个圈子里的事情啊,莫非……”男人挑眉,本就妖孽,现在这轻挑的模样,真是比女人还勾人,“你对我们这个圈子也有兴趣么,如果你想,我可以带你见识一下啊!”

    燕殊一愣,这人……

    怎么如此轻佻!

    “或者说燕二少是对我感兴趣?”男人笑着,嘴角挂着勾人的弧度,“其实吧,如果是你约我,我是不介意和你出去吃顿饭的!”

    姜熹捂嘴一乐,这燕殊是被男人调戏了么!

    “沈廷煊,你还是个男人么,别给我娘们唧唧的,离我远点!”燕殊一脸嫌弃。

    “这就急了?真是不禁逗!”

    “我没直接给你一拳,你就该庆幸了!”

    “就我这张脸,你忍心?”

    “我……”燕殊气结,握起拳头就要朝着男人砸过去,他非把他的鼻梁砸塌不可,特么的,这都是哪里来的妖艳贱货啊!

    “好了好了!”姜熹乐得不行,伸手抱住燕殊的胳膊。

    “你护着他?”燕殊挑眉!

    “你胳膊不是受伤了么,医生说了不能剧烈的运动!”姜熹挽住他的胳膊,她和沈廷煊非亲非故,护着他做什么?“沈先生是吧,今天多谢你了。”

    “不用客气,我也是别有所图!”

    “是么!”姜熹无语,这人倒是直接。

    “沈家怎么出了你这种二流子!”

    “哎呦,燕殊,你以为你在京都名声很好?你们燕家不也出了你这种军痞么!”沈廷煊耸了耸肩,“我俩半斤八两,你也就别说我了!”

    “你也少说两句!”

    这两个人什么脾气啊,一见面就掐,而且听口气应该也是第一次碰面吧。

    沈廷煊一愣,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女人用一种近乎于无奈又带着一丝熟稔亲昵的“训斥”他,这种感受很特别。

    “今晚的事情多谢你能够帮我,有空请你吃饭!”

    “择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如何!”男人挑眉。

    “沈廷煊,我这人还真是会蹬鼻子上脸啊!”燕殊还是第一次碰见比自己不要脸的人。

    “有么?美女邀约,自然要把握时机!”

    “我以为你只对男人感兴趣!”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男女通吃么!”男人看着燕殊,满是挑衅。

    ------题外话------

    真的是极少碰见这种比燕殊“更不要脸”的啊,你说什么,人家都不care啊……

    其实他了,哈哈

    燕殊:作者君,你给我过来,你怎么弄了个这么个妖艳贱货出来!

    我:你有什么问题咩?

    燕殊:我很不喜欢他!

    我:我觉得还行啊!

    燕殊:他觊觎我们家熹熹!

    我:你咋知道人家觊觎不是你呢!

    燕殊:我要切腹自尽!

    我:那就直接大结局了,史上第一个被男配气死的男主,死的光荣!

    燕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