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9 坦诚以待,放手祝福(二更)

正文 249 坦诚以待,放手祝福(二更)

    ( )金碧酒店

    姜熹和燕殊刚到酒店门口,看见酒店前侧的院子中人头攒动,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保安也已经往那边涌动。

    “怎么回事?”姜熹蹙眉,难不成有人要在今晚惹事?

    那岂不是打她的脸么!

    而此刻本来在他们后面的燕隋忽然从她身边窜了出来,姜熹只看见那抹黑色的身影飞快的将一抹粉色的身影搂入了怀中,耳畔是某人低低的笑声。

    “你在笑什么!”姜熹蹙眉。

    “朽木逢春。”燕殊挑眉。

    姜熹看着某人雅痞流气的模样,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没看见出事了么,还笑得出来。

    姜熹双手微微提起礼服就快步往出事地点走。

    黎悠梦裹着燕隋的衣服,她也没想到白展庭会忽然来这么一出,她紧紧抓着裹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燕隋的双手按在她的肩膀上,这种姿势显得保护欲十足。

    “怎么回事!”姜熹走过来,本来凑热闹的众人不断往后退,他们虽和姜熹年纪差不多,现在多是在自家公司帮忙,已然不能和已经独当一面的姜熹比了。

    白展庭看着面前一片狼藉的地面,众人的指点嘲弄,让他本就濒临崩溃的神经,变得越发敏感。

    “悠梦,你和我走!我们走!”白展庭可怜兮兮的看着黎悠梦。

    他的眼神有着孩童一般的天真,哀求的看着黎悠梦,他消瘦得异常厉害,脸两侧的肉全部陷下去,脸色惨白,眼眶周围是乌青的黑眼圈,病态十足。

    黎悠梦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白展庭,你别这样!”

    “悠梦,你明明还是爱我的是吧,悠梦!”白展庭几近癫狂。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黎悠梦的身上。

    “不好意思,我们很早就分手了,我不爱你!”

    “你胡说,你明明是爱我的,不然你为什么要去医院看我!”

    “我没有!”黎悠梦咬牙,她什么时候去看她了。

    而此刻屋内大厅听到动静的众人也一齐往外面走,黎锦荣大步走过去,伸手检查黎悠梦的身体,“悠梦,你没事吧!”

    “没事!”黎悠梦摇了摇头,黎锦荣这才扭头看向白展庭,“展庭!”

    “锦荣,你告诉我,悠梦是不是喜欢我的,是不是……”他的语气透着无尽的悲哀,就仿佛黎悠梦已经是他最后的一点念想。

    “悠梦和你已经没关系了!”

    “不可能,你们明明一起去看我了,如果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去看我,悠梦,我答应你,只要你能重新和我在一起,我肯定会对你好的,悠梦……”白展庭颤颤巍巍的走过去,他穿的布质拖鞋,踩在玻璃碎片上,那尖锐的玻璃能把鞋底穿透,他也无所谓。

    黎悠梦往后退了一步,燕隋伸手按住他的肩膀,“白先生,她说和你没关系了,请您离开这里吧!”

    “都是你!”白展庭似乎忽然认出了燕隋,“都是你,要不是你将悠梦抢走,她还是我的,是我的……”

    白展庭几乎发疯一般的朝着燕隋扑过去,燕隋只是带着黎悠梦往身侧一躲,白展庭整个人差点扑到地上。

    他的重心不稳整个人跪在地上,而保安已经飞快的上去将他按住。

    “松开我——是不是这个男人让你离开我的,悠梦,他有什么好的,我会对你好的,悠梦,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展庭,如果你是说之前在医院的事情,那是我和悠梦一起去的,你家蒙难,家父家母于心不忍,就让我们去医院看看你,当时没有见到你,我们就把东西放在了护士站,如果说就是因为这样,你觉得悠梦对你余情未了,我想你是会错意了!”

    “不是的,她是心疼我的,悠梦,我要听你亲口说,悠梦——”白展庭双手被反剪,他浑圆的眼睛死死锁住黎悠梦。

    “我早就不喜欢你了,如果是那件事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

    白威确实不值得同情,不过白展庭毕竟是黎家父母看着长大的,白威倒台之后,公司和所有的资产都被查封,直到案子查清楚之后,才回解封,白展庭一个人在医院,听说因为拖欠了医药费,要被医院赶出来,黎家父母才让他们兄妹去医院走一趟。

    谁知道会惹来这般祸事。

    “好了,带下去吧!”姜熹上一次见他还是在婚礼的时候,虽然那个时候白展庭的神情看起来已经有些恍惚了,却不及现在这般。

    姜熹是做心理的,从一个人的眼神就看得出来,白展庭的精神状况堪忧。

    “嗯!”白展庭虽然挣扎,可是他这瘦胳膊瘦腿的,也架不住几个壮实的保安啊。

    “好不容易保住了一条命,等到白威案子查清,剩下的遗产也足够他衣食无忧一辈子了,何必如此折腾。”燕殊揽着姜熹的腰。

    “他的事之后再说吧。”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之前虽然知道他的近况,却没亲眼看见,她的心里多少有些落寞。

    “不好意思各位,出了一些小插曲,大家继续,不必在意这些。”

    酒店的人已经开始处理现场,自从黎悠梦出事,黎锦荣就直接甩开了唐琪的手,她站在黎锦荣身边,显得有些尴尬,悻悻地缩回手。

    她看着不远处的姜熹,眸子掠过一丝精光。

    而楼上的男人也在打量着姜熹。

    今日姜熹的装扮可谓是锋芒毕露,大红色的削肩连衣裙,裙子简洁大方,没有一丝多余的坠饰,右侧大腿开了一道袷,她白皙纤长的腿若隐若现,十五厘米的黑色高跟,后面点缀着星星碎钻,她的双手掐着一个黑色的手抓包。

    一串布满碎钻的项链坠在锁骨处,钻石折射出的光辉将她整个人衬托得越发玲珑。

    头发松松垮垮的挽起,两侧微卷的头发随意的落在鬓角,妆容精致妖冶,尤其是那眼部的妆容,将她本就灵动的猫眼衬托得更加狡黠,右眼角故意点了一颗黑色的痣,她简直像个妖精一般,灵动精美,却又端庄高贵得高不可攀。

    燕殊就是一身黑色的西装,和在场大部分的男士一样,而越是简单的衣服往往最考验人的气质。

    燕殊浑身的气质凌厉孤傲,在白色衬衫的衬托下居然有那么一丝高冷禁欲的味道,他的眸底几乎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低头和姜熹攀谈的时候,眼中满是宠溺,他的手寸步不离的护着姜熹,那浓浓的爱意根本化不开。

    楼上的男人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轻轻勾起嘴角。

    唐琪直接走到黎悠梦身边,“悠梦,你没事吧,吓死我和你哥了!”

    姜熹认识唐琪,临城专门做轻加工的唐家独女,以前在宴会上见过,却并不熟悉,她这是和黎锦荣在一起了?

    黎锦荣见姜熹目光狐疑,心下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酸涩难受。

    “我没事!”黎悠梦不动声色的拨开唐琪放在她肩膀上的手。

    “燕隋,你扶悠梦去楼上休息一下吧。”姜熹很了解黎悠梦,若不是真不喜欢,也不会这般不让这个女人落不下面子。

    “嗯。”燕隋点头,绅士的护着黎悠梦。

    “我陪你上去吧!”黎锦荣实在受不住姜熹的目光。

    “哥,你陪她吧,燕隋陪我就行,唐伯父把唐姐姐交给你,你总不能把她一个人落下。”黎悠梦说着就往楼上走。

    姜熹抬脚往里面走,此刻时间已经逼近八点。

    王秘书见姜熹来了,立刻过去和她商量待会儿上台发言的流程,燕殊自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想要和燕殊套近乎的人太多,可是这个男人身上就仿佛有一种强大的气场,他单手撑着下巴,一只手捏着高脚杯,慢条斯理的晃动着酒杯,目光一直定格在姜熹身上。

    周围的人虽然都在跃跃欲试,却无人敢真的靠过去,因为你还没过去,某人凌厉的视线射过来,足够让人望而却步。

    八点整

    “大家好,首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参加姜氏的举办的晚会……”

    二楼休息室,终于清净了一些,黎悠梦坐在沙发上,松了口气,她是真的被白展庭吓了一跳,她对白展庭的印象似乎一直停留在过去,那个会在自己放学后载自己回家的邻家哥哥,根本无法和现在这个病态苍白的男人联系起来。

    燕隋完全是职业本能,看了一眼屋子,给黎悠梦倒了杯水,“喝点水。”

    “谢谢。”黎悠梦伸手接过,奈何水杯太烫,她的手一抖,水差点溅出来,燕隋下意识的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烫?”

    “嗯!”燕隋的手掌和粗糙,和她认识的所有人都不同。

    黎悠梦的家境优渥,身边的人大多数家境不错,若是女生来说,更是细心呵护自己的手,做了医生之后,更是悉心保养自己的双手,所以燕隋的手如此粗粝,总会让她心底产生一丝异样的感觉。

    “待会儿就不烫了!”燕隋弯腰站在她面前,或许是男人的气息过于浓烈,黎悠梦忽然意识到他们不应该这么握着手,猛地将手抽出来,两个人忽然都抬头看向对方。

    四目相对,黎悠梦微微别过眼,她的身上还披着燕隋的衣服,他的衣服很干净,只有洗衣液的味道,十分清爽。

    燕隋本就木讷,他将水杯放下,直接坐到了黎悠梦身侧。

    黎悠梦不知道他要干嘛,她的手碰到了他的衣服,她往另一侧靠了靠。

    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尴尬。

    而楼下响起了姜熹的声音,黎悠梦忽然开口,她实在受不了这般沉闷的气氛,“我和熹熹认识蛮久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以前说要做医生的是她,没想到最后拿起手术刀的是我。”

    “嗯。”

    “我们几个人小时候经常一起玩,白展庭一直是个十分体贴的邻家大哥哥,他和我哥哥关系很好,所以连带着和我也很熟,每个女孩到了一定的年纪,总会对很多东西充满了幻想,而我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就喜欢上了白展庭。”

    “他是个很温柔的人,斯文又儒雅,对人又十分体贴,我在心底偷偷的暗恋着这个男人,我当时觉得他就是这个世界上除却哥哥对我最好的男人,这份暗恋持续了五六年,那个时候每晚能够和他说一句晚安,对我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情了。”

    “我喜欢他,很喜欢,所以在我出来实习之后,我觉得真的可以成为一个大人了,我和他表白了!”

    黎悠梦语气有些哽咽,燕隋轻声应了一声。

    “他答应我了,你都不知道我当时多高兴,那段时间我整个人几乎是飘在天上的,因为感情刚刚开始,我们并未对外公布,你不知道那种地下恋的感觉,在我看来显得刺激而又惊险,像极了小说中描绘的爱情,每次的约会都让人悸动欣喜。”

    黎悠梦嘲弄的一笑,“只是现在想来真的很傻,爱情是需要悸动欣喜,可是最重要的不就是舒适和安全感么,刺激而又惊险?现在看来,像极了偷情,尤其是我发现他和姜姒之间的苟且!”

    “我当时很愤怒,可是你知道么,我忽然发现,除却我们俩,别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谈恋爱,一旦白展庭矢口否认,那我就成了整个临城的笑话,呵呵——我只是想要认真谈个恋爱而已。”

    燕隋看向黎悠梦,讲到这段往事,她的脸色已经很平静了,是不是说明,她的心里是放下了。

    “我也想要歇斯底里,我也想要胡搅蛮缠,可是我发现我没有任何的立场,一旦那两个人话锋一转,极有可能我会变成第三者,想来真是可笑,我只能等……”

    “等什么?”

    “他们以为他们私底下做得那些龌龊事我不知道,其实我找人调查跟踪了,我手中有了足够的证据,我去捉奸了。”

    燕隋刚毅冷峻的脸微微一变,似乎并不相信这是黎悠梦所为。

    “其实闯入宾馆是犯法的,不过就算是如此,我也不能让他们以后踩在我头上,我觉得我自己疯了,为了一个男人,我居然自己一个人默默策划了那么多,就是实习都心不在焉的,那段时间,我甚至觉得自己快被折磨得疯掉了,后来我找了熹熹。”

    “我对她有多隐瞒,我不敢和她说,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私底下也做了许多事,这也是后来为什么他们从来不肯反咬我一口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我的手里有他们不堪入目的照片。”

    “照片被你销毁了?”燕隋说完,黎悠梦忽然一笑。

    “去熹熹那边咨询了几次,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傻,干嘛为了一个渣男这般折磨自己,我明明可以活得像个公主,现在却那般卑微的祈求爱,说到底就是不甘心呗,不过看着他们不断出双入对,自己忽然就释然了。”

    “我也是黎家大小姐啊,从来只有别人追我的份,我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男人自贬身价,他们两个人活得那般潇洒,我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自己,让亲者痛仇者快。”

    黎悠梦抬头看向燕隋,“其实我不是个好人。”

    她的话音未落,燕隋伸手有些僵硬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他不懂如何才算是安抚一个人,所以显得僵硬而又别扭,“都过去了。”

    他的眼神十分认真,带着一丝怜惜,黎悠梦直直的看着他,忽然倾身过去。

    在他侧脸轻轻落下一个吻。

    “谢谢你!”

    谢谢你刚刚救了我,谢谢你听我说话,也谢谢你……

    安慰我!

    燕隋整个人的身子都瞬间僵住了,女人唇瓣柔软丝滑,就像是春风吹过,在他干涸干涩的心田洒下了一丝湿润,一丝柔软,一丝希望……

    燕隋的耳朵瞬间红了,惹得黎悠梦忽然一笑。

    这个木头挺纯情的嘛!

    燕隋有些尴尬的别过脸,身侧的女人笑得越发大声,他的耳朵更是烫得厉害,“我的水呢,我要喝水!”

    “给!”燕隋将水递过去。

    黎悠梦自己都不知道居然会和燕隋说了这么多,这段往事,就连姜熹和她的家人都没提过,而她和燕隋说话的口气中那一丝娇嗔和撒娇,也是她未曾注意到的。

    燕隋看着黎悠梦露出的小腿不停晃动着,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

    笑了就好。

    而此刻姜熹已经发表完了讲话,在一片掌声中缓缓下台,燕殊还没走进,黎锦荣已经走了过去,“熹熹,我们谈谈吧。”

    “好!”姜熹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一脸愠色的唐琪,又扭头示意燕殊自己没什么事,就和黎锦荣缓步往一侧的走廊走去。

    “有什么事么,说吧。”姜熹笑着看着面前的男人。

    黎锦荣看着姜熹的笑容,忽然闷声一笑,“你这么和我出来,就不怕燕殊吃醋?”

    “我觉得你有话和我说。”从她出现开始,黎锦荣就欲言又止,刚刚她在台上,有几道视线格外灼热,楼上的是谁她看不清楚,不过楼下的其中一道就是黎锦荣。

    “你就不怕我强行和你告白,或者做出别的出格的事?”未免对自己太放心了。

    “其实你有很多机会,我以前和姜家关系一直很紧张,你完全可以利用其中的一次机会强行对我做出一些什么,你一直都没有。”甚至是逼婚都可以。

    黎锦荣靠在墙边,默然一笑,“是啊,我的机会很多,不过你一直把我当哥哥不是?”

    “你是悠梦的哥哥,在我心里你也是我的哥哥,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也是这样。”

    “我对自己一直很有自信,因为有我在,所以你身边几乎没有别的追求者,况且我自认为自己足够优秀,只要时间长了,你自然会发现我的好,我们就会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所以我应该谢谢你,帮我挡住了大部分的情敌么!”燕殊信步走过来,他还是不太放心,毕竟某人真的是“劣迹斑斑”。

    “如果今天是别人,或许我真的不会轻易放手,但是熹熹,你给我带来了一个足够强大的情敌。”黎锦荣对燕殊的出现丝毫不惊讶,若是不出现那才奇怪。

    “你这是变相的对我的夸奖么,从情敌嘴巴里听到这种话,当真让我受宠若惊。”燕殊挑眉。

    “如果是别人,我根本不会心甘情愿的放手。”黎锦荣这话透着诸多无奈,“也只有这样我才能说服自己放手,燕殊,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待熹熹。”

    “黎锦荣……”

    在她心里的黎锦荣一直很高傲,就算是输了,也从来都是挺直腰杆的男人,此刻脸上的落寞,让他心头十分不是滋味,儿时的玩伴忽然就离得离,散得散,任是谁的心头都难掩一丝落寞。

    “我都说了放手了,你可不要这幅表情给我看,弄得好像在同情我一样,不如就和以前一样,喊我一声哥。”

    姜熹嘴唇蠕动了几下,自从知道黎锦荣的心思,姜熹就一直躲着他,称呼也变了又变。

    “锦荣哥……”

    黎锦荣冷峻的脸,忽然一笑,伸手想要揉一下姜熹的头发,手伸过去,又被某人凌厉的视线呵斥住了。

    “我妈说你叫她一声姨,也算是个半个亲人,只要你想,可以从我们家出嫁。”

    姜熹闷声点头,尤姨的意思几乎堵住了黎锦荣的所有退路,她是拿她当女儿的,自然就希望黎锦荣把她当妹妹。

    燕殊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胸靠在墙边,这话说清楚也好,黎锦荣他从未放在心上,他扭头看了看二楼一个角落,那个男人又是来干嘛的,他的眼睛又在看着谁?

    ------题外话------

    燕持:你别看二楼了,沈四保不准是冲着你来的!

    燕殊:我呸!老子喜欢女人!

    燕持:京都有人说沈四有龙阳之好,更何况你可是大总攻啊,哈哈……

    燕殊:燕大少,你给我过来,我们好好聊聊。

    燕持:你需要好好保重身子,免得被那啥……咳咳

    燕殊:(╯‵□′)╯︵┻━┻我要打死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