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8 是个妖精,燕隋救美

正文 248 是个妖精,燕隋救美

    ( )车内

    姜熹一上车,就低头玩手机,偶尔侧头和燕隋聊两句,后排的燕持只是伸手不断敲打着膝盖,一张俊脸冷气逼人,尤其是他摩挲下巴的时候,深邃内敛的眸子微微眯起,让人不敢直视,浑身散发着寒气,车上的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对了大哥,你怎么会来接我们?”姜熹打破僵局。

    “公司的事提前结束。”燕持余光打量着叶繁夏。

    “嗯。”姜熹轻轻咳嗽了一声。

    “你们今天碰见什么帅哥了,看见你们聊得热火朝天的?”燕持挑眉,冲着姜熹一笑。

    “就是有个长得不错的。”

    “是么!”燕持细长的手指不断摩挲下巴,“比燕殊如何?”

    姜熹一愣,“不是一个类型的,怎么比啊。”

    “那说明还是很帅的,这个话题很适合你和燕殊好好讨论一番!”

    姜熹语塞,燕持明显挖了个坑给她啊。

    “你也觉得他长得好看?”燕持扭头看向叶繁夏。

    叶繁夏一直目不斜视,神情淡漠,“还好,就是有点面熟。”

    “面熟?”燕持脑子转得很快,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想到前几日和燕殊讨论的沈家人。

    “嗯。”燕持眸子变得愈加深邃,叶繁夏不解,“总裁,你想到了谁?”

    “就是有那么个人,你离他远一点。”

    叶繁夏点头,虽不理解,燕持也不点破,她的赞同完全是对他全身心的信任。

    第二日燕家

    姜熹坐在化妆镜前,一个化妆师正在给她上妆,“姜小姐,您看一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么?”

    姜熹抬眸看着镜子中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可以了。”

    叶繁夏正好推门进来,手中拿着几件晚礼服,“熹熹,礼服送来了。”

    “怎么是你送来。”姜熹起身。

    叶繁夏将礼服挂在一侧的衣架上,“今天你放假,我也没事做,忙习惯了,闲不下来,你试试这个吧,很称你的妆容。”叶繁夏挑选了其中的一件。

    “这个颜色会不会太鲜艳。”姜熹蹙眉。

    “你今天可是宴会的主人,就是要这种一鸣惊人的效果,难不成你要穿蓝色粉色?那些颜色有些嫩了。”叶繁夏又挑了一件塞到她的怀里,“你去试试吧!”

    姜熹点了点头。

    “差点忘了,还有鞋子!”化妆师一拍脑袋。

    “在楼下!”叶繁夏说道。

    “那我去楼下看看!”化妆师说着就往下面走,叶繁夏眸子掠过姜熹的化妆台,各式各样的化妆品,还有各种拆开盒子的金银首饰,阳光折射进来,发出了璀璨的光,几乎要晃花人的眼睛。

    叶繁夏等了一会儿,也没动静,准备去楼下看看情况,燕殊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一只手系着袖扣,慢条斯理的走过来。

    “二少!”

    “熹熹呢!”

    “在里面呢,我先去楼下看看!”

    燕殊信步走进去,偌大的房间因为各式各样的首饰盒和礼服显得有些拥挤,燕殊挑眉:以后需要给她弄个更大的衣帽间。

    “小叶子,你进来帮我弄一下,拉链卡住了!”姜熹的声音从换衣间传来。

    燕殊一愣,抬脚走过去。

    “小叶子,你在不在……”姜熹话音未落,就听见开门声,她背着对着门,双手别扭的反剪在后面,拉链卡在了她的腰侧,她的后背很白,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了一抹诱人的光泽。

    燕殊往前走了两步,她的后背挺得笔直,拉链开到腰侧,可以看见那纤细的蛮腰,燕殊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两只手真的掐得过来,姜熹很瘦,有些骨感美,因为灯光昏黄,她的后背显得越发诱人。

    “不知道怎么卡住了,你帮我看看!”姜熹双手立刻后背,伸手提住前面的裹胸部分,拉链微微敞开,燕殊眸子已经,从侧面的角度,几乎可以隐约的春光,他的眸子变得愈发幽深。

    姜熹等了一会儿,忽然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听见了一种压抑而又沉闷的呼吸声,“燕……啊——”

    姜熹话没收完,燕殊直接伸出一只手,直接从后面箍住了姜熹的肩膀,他的呼吸变得越发粗重,她几乎光裸的后背,就这般贴在燕殊的胸口。

    灼热滚烫。

    姜熹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住了。

    她的双手僵硬的扯住胸前的礼服,脑子是炸开的,心脏却跳得越来越快,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蓬勃的心跳声,那粗重的呼吸声就在自己的颈侧。

    燕殊微微侧头,姜熹的脸像是熟透的樱桃,红艳得诱人,他张嘴咬住她的耳垂。

    姜熹身子猛地一抖,燕殊直接伸出另一只手将姜熹的腰一搂,两个人的身子紧密的贴合。

    “你身上好香!”燕殊声音粗重,他的吻落在她的耳垂,耳后,脖颈,锁骨……

    姜熹的身子在发抖,她的视线变得迷离,男人吻炽热得像是烙铁,她觉得自己心脏已经完全脱离自己的掌控,姜熹眼神迷蒙,就是脑子的意识都在抽离,她的双手不断收紧,她知道燕殊想干嘛。

    有些事情,她觉得顺其自然就好,既然那个人是他,迟早又有什么问题。

    “嗯——”姜熹忽然感觉到锁骨处一阵刺痛。

    “你在分心?”燕殊有些不满。

    这种时候这女人居然也敢给他神游太虚。

    “不是!”姜熹蹙眉!

    燕殊放在她胸前的手,慢慢上移,捏住了她的下巴,姜熹的脸微微侧过去,一个灼热的吻落在她的唇边。

    “燕殊……”姜熹心里躁动。

    燕殊手一带,将姜熹整个人转了过来,放在腰侧手收紧,两个人的身子又一次紧紧贴合在一起,燕殊的头抵住姜熹的额头。

    姜熹的妆容精致,和她平时很不一样,这种妆容大胆而又妖冶,让她看起来成熟了许多,只是她的眼神迷蒙,偶尔轻吟出的声音,几乎让燕殊抓狂,他恨不得直接将她吃了才好。

    “妖精!”燕殊的手从她腰侧拉开的拉链处伸进去,女人皮肤光滑细嫩,让人爱不释手。

    姜熹一笑,双手松开衣服,“我若是妖精,一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燕殊耳朵很机敏,听见了房门被推门的吱呀声,他将姜熹按在胸前,手从她腰侧伸出,摸到拉链所在处,另一只手将衣服提了一下,清脆的划拉声,拉链就被提了上去。

    “姜小姐,您的衣服换好了么!”化妆师手中提着许多双鞋,她也不懂燕殊在,就直接推门进来,一看两个人抱在一起,直接愣在原处,“不好意思,我待会儿……”

    “把鞋子放下吧!”燕殊松开姜熹,姜熹侧过身,伸手整理胸前的衣服。

    “嗯。”化妆师瞥见姜熹锁骨处的一抹红痕,捂着嘴偷笑。

    姜熹低头看了看她手中的鞋,“就黑色那双吧。”

    “嗯。”化妆师将鞋子挑出来,准备递给姜熹,就被燕殊从中间截了过去,“你先出去吧。”

    “好的好的!”化妆师促狭的看着两个人,这两个人肯定是处于热恋期,这么腻歪。

    “坐下。”燕殊指了指一侧的沙发,姜熹提起礼服缓缓坐下,这屁股刚刚挨到沙发,一只脚就被燕殊捏了起来。

    她很不习惯,想要将脚缩回去,燕殊死死扣住她的脚踝,燕殊单膝跪着,将她的脚放置在自己的膝盖上。

    “我自己穿就行!”姜熹刚刚要缩回去,燕殊一把扯住,“别动!”

    燕殊粗粝的手指缓缓滑过她圆润的脚趾甲,她的指甲上涂着嫩红色的指甲油,修剪得圆润可爱,燕殊一乐。

    “你别看!”姜熹将脚蜷缩起来,脸上略过一抹绯红。

    “穿鞋!”燕殊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拿起黑色的高跟鞋,帮姜熹穿上。

    “起来试试看!”燕殊起身,伸手出去。

    姜熹握住他的手,起身,这个鞋子的高度刚刚好,不至于让礼服拖在地上,只是新鞋上脚,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姜熹提起礼服,仔细看了看,忽然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前。

    “这样已经很漂亮了。”

    “嗯。”姜熹抬头冲着燕殊一笑,“你的衣服呢!试好了么!”

    “外套的肩膀处有些紧,在改了。”他肩膀上的伤虽然好了大半,不碰还好,碰到还是有些疼。

    姜熹点了点头。

    金碧酒店

    酒店的整个宴会大厅都被姜家承包了,包括二楼三楼的休息大厅,此刻的大厅内已经来了许多人。

    宴会时间订在八点,现在时间七点不到,已经来了大部分人,这种宴会,也是大家互相联络的一个场合,殊不知就有意想不到的商机。

    二楼一个隐蔽的拐角处

    伍敬伸手整理了一些领带,大厅的冷气开得很足,可是他却觉得浑身燥热,这四少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摸不清楚,也不敢随意的揣测,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那枚钻石耳饰折射出的光让人目眩神迷。

    “四少,我看见了几个老朋友,我想……”

    “那你下去吧。”男人缓缓开口,他不爱这些交际应酬,他一想到很快就可以见到那个女人,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雀跃之情,所以来得早了一些。

    “四少,要不您和我……”伍敬是巴不得将这个男人介绍给自己的熟人的,这也算是变相的往自己脸上镀了一层金。

    “不必了,伍总不用招待我,我看累了,自己就会离开。”

    “那怎么行,思敏,你好好陪一下四少,听着没!”伍思敏一袭黄色的裹胸晚礼服,将她玲珑的身材勾勒得姣好完美。

    这可是她最贵的一件礼服,她提前了半天去保养化妆,就是为了今晚能够让他多看自己一样,可是这个男人目光却从未落在自己身上。

    伍思敏咬着嘴唇,“我知道了。”

    “不用了,伍小姐今天穿得这么漂亮,理所应当去人群中,而不是站在我身边,埋没了她的美好,这样的美人,理应让更多人看到。”

    男人这话说得极其委婉,他不是无视伍思敏,而是对这个女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伍思敏不是傻子,脸色有些发白,看了看伍敬,伍敬一个劲儿冲着她使眼色,示意她留下来。

    伍思敏本就是个急性子,这几日她的热脸不知道贴了多少次冷屁股,倔脾气上来,脑子一热,“那我就先下去了。”

    “四少,那……”伍敬看着伍思敏扭头往外走,心里急得要死,这个死丫头,这臭脾气就不能改一下么!

    “去追吧。”男人脸上波澜不惊,只是灯光射过来,那张脸显得越发俊美妖孽。

    伍敬立刻追了出去,在楼梯拐角处拦住了伍思敏,“思敏,我不是说了让你好好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么,你这是干嘛,甩头就走,你这不是不给他面子么!”

    “爸,这个男人对我没兴趣,你没听见么,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在他身边我就是被埋没的,人家看过的美人多了去了,怎么会在乎我这种!”伍思敏叹了口气,伸手挽住伍敬的胳膊,“爸,如果你硬把我塞给他,难保也会惹他生气,这样不是更不好么!”

    伍敬一愣,他一心想着给伍思敏谋一门好的亲事,差点忘了,这个男人脾气都没摸清楚。

    “算了算了,今晚有许多富家公子过来,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能被姜家邀请的,必然不是一般人,如果能有……”

    “好啦爸,我心里清楚,你就别唠唠叨叨的了!”伍思敏娇嗔道。

    男人起身走到窗边,这位置可以清晰地看见酒店大门的情况,这个大厅出去是个用各种灯饰点缀的院子,昏暗的环境聚集了不少年轻男女,边上一个偌大的喷泉池,水雾腾起,让人目光有些迷蒙,而院子再出去,就是酒店正门,此刻铺着红毯,不时有人进来。

    男人靠在窗边,伸手摩挲着耳钉,眸子眯着,低头看了看腕表,七点一刻了。

    黎锦荣下车,他走到车后座,拉开门。

    一双白色的高跟鞋先踏出来,他伸手出去,黎悠梦直接无视,自己撑着车门走了出来,一身浅粉色的短款礼服,后腰点缀着一朵镶钻的蝴蝶结,她的头发披散着,鬓边一个水晶发卡,在灯光下流光溢彩,她的神色有些不悦,站在车门口,愣是不走。

    “悠梦?”里面传来女人的声音。

    “好了,悠梦,别闹!”黎锦荣伸手拍了拍黎悠梦的肩膀。

    黎悠梦轻哼一声,这才让开,走出来的女人不算绝美,一身素紫色的礼服将她映衬得清丽脱俗,手指轻轻放在黎锦荣的手心,脸上掠过一抹娇羞,“谢谢。”

    “不用客气。”黎锦荣冰山色的脸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黎悠梦看着面色娇羞的女人,“快进去吧,堵在门口做什么?”

    “嗯。”黎锦荣刚刚抬脚,女人的手已经挽住了他的肩膀,黎锦荣身子一僵,这个女人是他前几天的相亲对象。

    “我们进去吧。”女人声音温柔而又缱绻,看着黎锦荣都是带着无心柔情,偏生黎悠梦不太喜欢这种娇滴滴的女生,而且本来说好这次的宴会她和大哥一起来,没想到这女人倒是颇有心计。

    说自己也要过来,那你就和自己的家人一起来呗,偏要和他们一起,所以就变成了三个人挤在一辆车中。

    “黎少爷,黎小姐,唐小姐,里面请!”招待的小姐从他们手中接过请帖。

    “你们姜总来了没!”黎悠梦瞥了一眼里面的会场。

    “还没有,姜总待会儿就到,各位里面请。”

    “大哥,你先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会儿!”

    黎锦荣眸子一暗,此刻已经有熟人朝他走过来,他只能点了点头。

    黎悠梦走在院子中,这才舒了口气,她实在是不喜欢那个女人,是很温柔,但是总让她觉得有些违和感,这个女人在各个方面都表现得臻于完美,这让她想起了以前的姜姒,所以心里总归有些不舒服。

    黎悠梦刚刚出现在院子中,就有一些青年才俊过来搭讪,黎悠梦极少出现在各种宴会中,因为学医,从大学开始就很忙,实习之后更是没时间,若不是因为姜熹,她估计今晚就要在医院度过了。

    “不好意思,我那边有个熟人。”黎悠梦借故离开。

    他可不想被这些人缠住,她刚刚拿起一杯香槟酒,忽然从一侧的草丛中窜出一个人,吓得她手一抖,酒杯都掉了,幸亏是草坪地面,没发出太大的声响。

    “你怎么在这里!”黎悠梦看着面前的男人。

    头发长而凌乱,一身白色的衣服,像是睡衣,就像是病号服,他的脸色惨白,神情阴鸷,看着黎悠梦的目光带着一抹浓浓的怨怼。

    “你为什么要扔下我!”白展庭忽然伸手箍住了黎悠梦的肩膀。

    “啊——”他的手上很粗糙,直接扑过来,真的把她吓了一跳,黎悠梦直接抬手把他推开。

    众人已经好奇的围了过来。

    “这不是白家的公子么,听说生病住院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是啊,真是狼狈啊!”有人冷嘲热讽,“以前他可是临城名声仅次于黎少的人啊,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

    “此一时彼一时,呵呵——”周围嬉笑的声音很大。

    白展庭的眼神闪烁,甚至有些迷离,他看着周围举杯欢笑的众人,西装革履,美衣华服,觥筹交错,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意,眼神嘲弄,似乎都在嘲讽自己的无能,他的身子一抖,慢慢往后退,他的身子撞到装满了酒的桌子。

    “啧啧——真是难堪,白展庭,现在这个场合不是你应该来的吧,而且你现在还纠缠人家黎小姐,你也配!”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还来纠缠人家干嘛!”

    “估计他还以为自己还是那个白家少爷吧,哈哈——”

    众人大笑。

    黎悠梦的肩膀被他刚刚猛地一拽有些疼,周围的嘲弄声越来越大,白展庭整个人几乎要缩到角落里,他的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

    他的眼中有恐惧又不安,和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完全不同。

    “瞧他那个穷酸样,赶紧滚吧,这里不是你应该待得地方,保安呢,怎么能让这样的人进来啊。”

    “我听我在医院的朋友说啊,他啊……那个地方不行了!”

    “是么……哈哈!”

    白展庭似乎被瞬间戳到了通知,他忽然扭头拿起手边的酒杯那些人身上面扔过去,红色的酒水,白色的,黄色的,一齐洒过去……

    周围的人嘴巴里叫着疯子,不断往后退,黎悠梦刚刚准备往后退,后面正好有人,她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猝不及防的往后栽去。

    忽然一双手从他的身后伸了过来,手臂结实而又粗壮,将黎悠梦直接揽在了怀里,黎悠梦睁大眼睛,她的身子一瞬间的腾空,身子旋转了一圈,整个人已经被人锁在了怀里面。

    她的双手不安而又紧张的附在男人的胸口。

    原本喷溅到她身上的酒水尽数洒在男人的后背。

    “燕隋!”黎悠梦抬头看着面色冷峻刚毅的男人。

    “嗯。”燕隋的手松开,微微扭过头,“你的衣服有些乱,不好意思,刚刚太情急了。”说着他直接脱下衣服,直接披在了她的身上。

    黎悠梦低头才瞥见因为刚刚动作有些大,导致她的衣服有些春光乍现,礼服就是如此,若是不小心,很容易走光,她双手捏紧衣服。

    “怎么回事!”姜熹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燕隋冲了过去。

    楼上的男人眸子一亮,总算来了,他低头端了杯酒,再扭头视线直接撞到了燕殊那双幽邃凌厉的眸子。

    男人朝着燕殊举了举酒杯。

    燕殊抿嘴,果然是他。

    ------题外话------

    这个宴会会给许多的事情感情做一个了解,算是一段事情的结束,同时也是新故事的开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