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7 邂逅妖孽男,耽误看帅哥了(二更)

正文 247 邂逅妖孽男,耽误看帅哥了(二更)

    ( )随着姜姒被抓,彭媛媛被强奸的案子也变得越发清晰,姜姒可不想这辈子都待在牢里,她一向很会审时度势,她很配合警方的调查,李询很快就带人将这群小混混抓住。

    在警方的强势攻陷下,那群人很快就把白威招了。

    白威就算不说,这些案子都是指向他的,随着案件的逐渐推入,他到底开不开口已经根本不重要了,警方掌握得证据很多,这些东西足以对他提起公诉。

    姜氏和秦氏的项目在燕持的主持下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随着姜熹逐渐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燕持也正式以股东的身份出现在姜氏的股东大会上,整个临城的商界开始了新一轮的大洗牌。

    伍家

    伍思敏一身红色的连衣裙从楼上下来,伍敬立刻走过去,“思敏,今天你可不许给我任性,不许耍小脾气。”

    “爸,我知道怎么做!”经历了姜姒的事情,伍思敏成熟许多,她笑着挽住伍敬的胳膊,笑靥如花,“你就放心吧。”

    “黎锦荣你是不要再想了,他的心里就只有姜熹,姜熹啊……”伍敬摇了摇头,“谁能想到这丫头现在会这么厉害,真是应了那句话,你今天瞧不起她,明天你就高攀不上,如果真的攀不上,你就离她远点儿,听着没!”

    “爸,我都知道啦!”

    她的把柄还握在燕殊手里,她怎么敢在姜熹面前造次啊。

    “那就好,如果你能入得了这人的眼……”

    “你不会想让我嫁给一个糟老头子吧!”

    “胡扯什么,他才26岁,你一定给我好好表现,到时候千万别乱说话!”伍敬警告她。

    “行了,我知道!”伍思敏笑着催促他往外走。

    京都来的大人物?她倒是见过燕殊和燕持两兄弟,确实人中龙凤,不知道这位让自己父亲一直悬着心的男人又是何方神圣。

    伍敬和伍思敏到公司,足足等了两个小时,秘书才说人到了。

    “爸,我看这个人傲慢得很,这摆明了就是不给我们面子啊,说好九点,这都十一点了!”

    “你给我闭嘴,安静一点儿!”伍敬整理了一下衣服,就直接出门迎客。

    “四少,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快请进吧!”伍敬笑得和善,他脸颊赘肉因为笑得太欢畅而不断抖动。

    男人打量了伍敬,一米七不到的个子,估计这体重能有170吧,挺着一个大肚子,大腹便便,油头油面,头发梳理得锃亮,手腕上的黄金手表,让他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浑身上下散发着暴发户的气息。

    “四少,您先坐,我立刻让人给你泡茶!”伍敬一脸恭顺。

    “不必了。”男人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办公室,心里掠过一丝嘲弄,只是这面上却不动声色。

    伍思敏看着进门的男人,有些愣神,确实足够俊美。

    那种世家公子的骄傲矜持是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米色衬衫,灰色休闲裤,显得格外随性,但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度让人不自觉的将视线紧跟着他,相比较他的随意,自己父亲的刻意打扮就显得太俗了。

    “对了,四少,这位是小女,思敏,快叫人!”

    “四少!”伍思敏微微垂着头,脸上不自觉的掠过一抹娇羞。

    这个男人很出色,比黎锦荣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男人打量着伍思敏,伍敬的意思他很清楚,只是他向来不喜欢这种……

    一眼就能看穿的女人,没有挑战性!

    “四少,是不是之前的合作出了问题?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可以找人去京都找您的?不需要您亲自跑一趟!”他们之间确实有些合作,也是这个项目让伍敬好好捞了一笔钱。

    “我找你帮的忙,你查到了么!”

    “查到了,我把资料给你!”伍敬说着将资料递给男人。

    资料放开的第一页就是名为“周静”的女人,男人蹙眉!又往后翻,后面就是“姜熹”的资料,男人嘴角缓缓勾起,果然比自己查得详细许多。

    “四少,您找她准备做什么!”伍敬话音未落,男人抬眸看了他一眼,伍敬立刻噤声。

    男人拿起资料,起身就要往外走。

    “四少,我已经在餐厅定了位置,不如一起去吃个饭吧。”

    “这次的事情麻烦你了。”果然还是当地人更熟,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

    “四少不用这么客气,我已经在酒店定了位置,你只需要移步一下就可以了,您看如何?”

    男人迟疑了片刻,想着之前还有合作,这个男人虽不咋滴,他也瞧不上,不过做事却很实在,质量也有保证,难保以后有合作,在商场上,你永远不能将一条路彻底堵死。

    “走吧!”

    伍敬欣喜的点了点头。

    司机看着坐在后面有些憋闷的男人,微微一笑,“四少,查到了?”

    “嗯!”男人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耳钉。

    司机随意的拧开广播。

    “姜氏已经和秦氏正式确立了合作关系,相信以后的……”

    “这姜家二小姐倒是个人才,能得到秦浥尘的帮助。”男人轻笑。

    确实是个有趣的人,经历有趣,而且长得也符合他的审美,是个很好的猎物。

    “谁说不是呢,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在讨论她。”

    “是么?”男人微微一笑,“拜访燕家的礼物准备好了么?”

    “都已经准备妥当,您准备什么时候过去。”

    “就最近吧。”男人靠在座椅上。

    跟在后面的车内

    伍敬一直在给伍思敏叮嘱:“思敏,你待会儿一定要好好表现,嘴巴甜一点,这要是能嫁进他们家,那我根本就不用担心了。”

    伍思敏叹了口气,“这样的男人都是眼高于顶的,能看得上我么!”

    那个四少,脸过于精致,简直比女人还漂亮,那模样简直是超越性别的存在。

    那种男人她能驾驭得住么?一个黎锦荣已经让她人仰马翻。

    “我女儿长得这么好看,也就是黎锦荣那小子有眼不识金镶玉!”

    “爸——”伍思敏听到他这么说黎锦荣,心里还是不太开心。

    “行了,我不说了,你待会儿一定要记得好好表现,这种机会可不多!”

    “爸,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以后你就知道了。”

    男人刚刚下车,二十多层的酒店大楼外侧悬挂着一个巨幅led宣传板,此刻正在循环播报着姜氏的新闻。

    男人微微眯着眼睛,自从进入临城开始,耳边都是姜家的消息。

    “四少,里面请吧!”伍敬连忙跟了过来。

    伍思敏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扭着婀娜的腰肢,她长得美艳,身材袅娜,男人总是喜欢多看几眼,可是眼前的男人,就是一星半点的目光都不曾给她,这让她心里心生一丝挫败。

    屏幕忽然一转,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眸子一紧!

    “哦,这个是姜熹,姜家的二小姐。”伍敬笑着介绍,心里面却在打鼓,他怎么一直盯着屏幕看,正午的阳光很晒人啊。

    “姜熹!”男人嘴角忽然一扯!

    对于他要找姜熹的资料,伍敬一点都不意外,姜家现在在临城风头无人可挡,查她的底细太正常。

    “四少,这太阳挺大的,我们进去再说吧!”

    男人点了点头。

    这女人是燕殊的又如何,又没结婚,能让他对胃口的人着实不多。

    这世上……

    好看的人很多,可是有趣的灵魂却很少。

    包厢虽然很大,却只坐了三个人,除了伍敬一直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伍思敏偶尔附和,那个男人基本没有说话。

    气氛略显尴尬。

    伍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天马行空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给男人说了一遍,尤其是最近临城发生的大事,“以前谁都看不好姜熹,这孩子从小父母走得早,姜卫宗又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殊不知现在她这么厉害,明晚姜氏的晚宴,肯定会特别隆重。”

    “晚宴?”男人挑眉。

    “嗯,为了庆祝她顺利进入公司,专门举办的宴会,其实也是让她在人前露个脸,大家都熟悉熟悉。这是姜熹正式入主姜氏头一次举办大型晚会。”

    伍敬一见某人来了兴趣,说得也更加带劲了。

    “你要去?”

    “嗯,前几天收到的请帖。”伍敬笑了笑,“四少,您不常来临城,其实我们这地方人杰地灵,您完全可以多来转转,也许就有别的收获。明晚的宴会来的人肯定不少,估计很热闹。”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伍总一起去开开眼?”

    伍敬完全是受宠若惊,“当然可以!”忙不迭的点头。

    伍思敏低头吃饭,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让父亲找姜熹的资料,现在对姜氏又这么感兴趣。伍思敏抬眼看了看对面的男人,男人眸子一转,四目相对,伍思敏堪堪低下头。

    “对了思敏,你还不赶紧给四少敬杯酒?”伍敬在桌底踢了伍思敏一脚。

    伍思敏咬牙,说真的,她心里挺抗拒的。

    这男人自己若真的驾驭得了,她就不犹豫了,现在的她可不想重蹈覆辙,死皮赖脸的贴在人家冷屁股上。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伍小姐,回头我们再喝。”男人起身。

    “需要我……”伍敬起身。

    “不用,这种事您也不能代劳,是吧伍总!”

    伍敬面色尴尬,伍思敏伸手捂住脸,哎,这讨好得太明显了吧。

    男人一走,伍敬就叹了口气,就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爸,那个男人对我没兴趣,你干嘛总是催促我敬酒啊,多难看啊!”

    “他们这些人就是眼光高一些而已,不过四少绝对是好男人。”

    “是好男人也和我没关系啊。”

    ……

    男人去了趟洗手间,刚刚准备回包厢,居然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姜熹刚刚和别的公司的人吃了饭,最近姜氏势头很猛,各种合作案也接踵而至,“姜总,十分感谢您的招待。”

    “赵总太客气了。”姜熹笑着,穿着一身得体的深蓝色职业装,头发利索的盘起,露出了白嫩的天鹅颈,偶尔可以瞥见那精致妖娆的锁骨。

    “我已经在酒店给你们订了房间,我已经安排人给你们安排了行程,临城有许多好玩的地方,我可以让秘书带你们去转转。”

    “叶秘书?”赵总眼睛一转,瞥向姜熹身后的叶繁夏。

    男人脸色微醺,看得出来喝了不少酒,眼睛有些迷离。

    “这倒不是,是王秘书,之前在机场接您的那位。”姜熹站过去,挡住了赵总的视线。

    “是么!”赵总悻悻地一笑,只是那双眸子却极其不自然的瞥向姜熹和叶繁夏。

    男人站在不远处,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那枚耳钉,需要自己英雄救美么?

    “姜总,待会儿真的不一起么!”这个男人自然知道眼前的女人碰不得,只是这油水……

    总是可以揩一点的吧。

    “公司还有一点事,真的不用这么客气。明晚公司的晚会期待您的大驾光临。”姜熹伸手出去。

    “一定去一定去!”赵总伸手握住姜熹的手。

    姜熹蹙眉,这人怎么不松手。

    姜熹冲着他一笑,“赵总……”她用力要把手抽回来,可是这男人却忽然很恶劣的拿着手指蹭了蹭姜熹的手心。

    “赵总!”姜熹直接将手抽出来!

    “姜总。”这女人手太软了。

    另一边的男人眸子一眯,女人在商场上就是很容易被人揩油,有些时候甚至没有办法,本来女人打拼事业就容易被人歧视,这若是谈生意,还必须忍着这些老滑头揩油,甚至没有一点办法!

    这个男人都能做她父亲了,倒是真恶心,卑劣!

    “赵总,请您客气一些!”姜熹倒是没忍着。

    “您这话……”周围除了赵总所在的公司,还有别的公司的人,一听姜熹这话,众人心下就了然了,这事儿也不好劝说,叶繁夏倒是轻轻咳嗽一声,寓意不明。

    “我只是好心提醒您一下!”姜熹微微靠近赵总,压低声音,“我姜熹可不是让人揩油的人,这单生意我不做了!”

    “你……”

    “王秘书,订机票送赵总离开,他说这单生意他不做了!”

    这个男人本来还有些醉意,被姜熹这一说,立刻清明了一些,“姜总,我刚刚是喝多了,您……”

    “酒品如人品,我觉得我和贵公司没有这个缘分!您如此轻薄于我,不就是不成型与我谈生意么,这单生意不做也罢。”

    “姜总,赵总刚刚真的是喝多了,您就别和他计较了,大家做生意不容易,和气生财嘛你说是吧!”

    “就是啊姜总,赵总刚刚就是一时糊涂,大家都是出来做生意的,您也别太计较。”

    “说的是啊,赵总,您给姜总配个不是!”

    姜熹只是一笑,不待男人开口,便已经开始说话,“做生意都是想赚钱,只是今日这事是我,如果换成你们的妻女,我觉得你们也不会出来做和事佬吧,既然知道大家都不容易,我也没有多计较。”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看我年纪小,又说我和某些人关系不明,可我姜熹并不是任人欺负的人,您若不自重也别指望别人尊重你!”姜熹说完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吩咐王秘书照顾各位,就和叶繁夏先去了洗手间。

    男人嘴角微微抿起,好一句:人不自重就别指望别人尊重你。

    两次碰面,第一次的姜熹对那个女人和颜悦色,哄逗,脸上带着笑意,现在的姜熹脸上虽带着笑,却带着刺,整个人警觉而又凌厉。

    他不得不承认,燕殊眼光很好,这女人确实很有趣。

    姜熹路过男人身旁,她心下暗忖,这个男人眼神过于怪异,他似乎看了很久,似笑非笑,再者这张脸长得过于好看,就是想忽视都难,那枚耳钻在琉璃灯下熠熠生辉,姜熹多看了两眼,男人冲着姜熹一笑。

    姜熹挑眉,他在笑什么!

    男人勾嘴,长得真好看,嘴唇颜色也很漂亮。

    姜熹蹙眉,他怎么笑得如此诡异,不是好人。

    男人轻笑,炸毛了?

    叶繁夏倒是好好打量了面前的男人,这人好眼熟……

    而此刻后面的赵总急了,他是作为公司代表来洽谈的,这合作案还没落实,就被打了回去,他怎么和上面交代啊,这心里一急,扭头就去找姜熹,他直接撞开了叶繁夏,扯住了姜熹的胳膊,“姜总……啊——”

    沈四刚刚准备出手,就看见姜熹从包中拿出了一个防狼喷雾,他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赵总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直接捂住脸,眼睛刺痛,开始大叫。

    “真是不好意思,我以为是流氓!”姜熹连声道歉。

    周围的人都不相信,这姜熹明显是故意的。

    “啊——我的眼睛,啊——”他的自己的眼睛快要瞎了。

    “王秘书,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扶赵总去洗眼睛,没看到他这么疼么!”

    王秘书立刻跑过去,刚刚将赵总扶起来,“赵总,您慢点儿,我扶您去洗手间!”

    “你放开我,姜熹,你……啊——”男人话音未落,忽然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直接往前栽去。

    幸亏这酒店走廊都是铺了地毯,不然这一下非把他的牙齿磕掉。

    姜熹慢条斯理的将防狼喷雾收好,瞬间将脚抽了回来。

    刚刚已经忍他了,酒桌上还一个劲儿的敬酒,事后揩油,还真把她当成是好欺负的人了么!

    “赵总!”王秘书吓了一跳,“你怎么样!”

    “我……”赵总现在整个的脸都是火辣辣的疼,又被摔了一下,这身子臃肿,疼倒是不疼,就是差点把他的五脏六腑都摔出来,刚刚吃了饭,现在胃部难受,“扶我去洗手间,快点!”

    “好,您慢点儿,往右拐!”王秘书有些无奈,男人太重,他的小身板实在有些承受不住。

    这还没到洗手间,男人直接扶着墙就吐了起来。

    王秘书被恶心了一下,直接松开手,赵总直接跪在地上,他现在就和在烈火上煎熬无疑,哪里都不舒服。

    姜熹捂嘴一乐,叶繁夏被他肥胖的身子一撞,差点摔倒,她弯角捡起自己的公文包,“好了熹熹,玩够了?”

    “小叶子,瞅你说的话,那个老色狼不是盯着你看就是盯着我,我看他已经很不顺眼了,活该!”姜熹轻哼。

    “以后你会碰见很多这样的人,你得学着圆滑一些。”叶繁夏有些无奈。

    “我知道啦,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里。”

    “我没事,走吧,你不是要去洗个手?”

    “不去了,让他吐会儿吧!”姜熹扭头要走,才看见那个男人一直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姜熹冲着他一笑,快步往电梯走。

    男人伸手搓揉着耳垂,他的手已经伸出去了,他只是没想到这女人倒是有脾气的,不过这样也不错,在商场上,固然要圆滑一些,但是你若是过于圆滑,别人也不把你当人,凡事都不能太过,适当凌厉一些,反而会让这些蝇营狗苟之辈望而却步。

    进入电梯,姜熹才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回家了。”

    “嗯。”叶繁夏心里却在思忖,那个男人好面熟啊。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刚刚那个人,觉得面熟。”

    “嗯哼……”姜熹轻哼,“小叶子,我还以为你多么禁欲高冷呢,你也看见那个帅哥了啊,确实挺好看的!”

    车子已经停在了门口,燕隋下车帮他们开门,“小叶子,你都脸红了,你别不承认,那个男人真的很帅,你是不是心动了啊!”

    “熹熹……”叶繁夏刚刚进入车子,忽然看见一脸冷色的燕持,“总裁!您不是在公司……”

    “耽误你看帅哥了?”

    姜熹还在车外,立刻将后座的车门关上,看了看燕隋:“我坐副驾驶!”

    我滴乖乖,他的脸色能把人冻死。

    ------题外话------

    燕大少:叶繁夏,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你刚刚说谁比较好看?

    叶繁夏:我什么也没说!

    燕大少一甩银行卡:谁才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叶繁夏挑眉:呃……

    燕大少把现金扔出去:告诉我,谁才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叶繁夏支支吾吾:这个嘛……

    燕大少将名表压上去:是谁!

    叶繁夏:燕持!

    燕大少:我就说嘛!本大少才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燕小二: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