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5 约会,燕大少吃醋(二更)

正文 245 约会,燕大少吃醋(二更)

    ( )酒店

    燕持刚刚下车,几个中年男人就立刻迎了上来,再仔细一看,这里面还有黎常泰,而黎锦荣就跟在他的后面。

    黎锦荣看见燕持的一张脸,心里就极其不舒服,他和燕殊太像,虽然说给人的感情很不一样,但是那种世家子弟的倨傲,骨子里的冷漠,却是一模一样。

    “燕总您好,给您引荐一下,这是黎常泰黎总,后面这位是他的公子!”一个男人介绍。

    “黎总好!”燕持打招呼。

    黎常泰知道秦氏的项目是燕持在负责,但是他总不能因为这个项目黄了,就真的和燕家秦家闹掰,商场上面风云莫测,没有永远的敌人。

    “燕总好,快进去吧!”众人招呼燕持往里面走!

    叶繁夏本来一直跟在燕持后面,可是这些人过于热情,几乎将她挤出了圈子。

    再者说,在这些人眼里,燕持才是他们需要巴结讨好的对象,叶繁夏若是穿得光鲜亮丽就罢了,这一身职业装,一看就是工作人员,如果是燕持的女伴,他们的态度自然又会不同。

    “燕总,我们点了一些临城的特色菜,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您口味。”

    “我们真是没想到会请到燕总,您准备在临城待多久啊,如果您有时间,我们可以安排人作陪,陪你逛逛临城,临城是历史名城,文化古迹很多,不知道您会不会感兴趣。”

    “燕总,如果您不介意,我们陪您也成……”

    燕持眸子冷冽,有一点油盐不进的意味。

    叶繁夏跟在后面,燕持个子足有188,这让他能够鹤立鸡群,也能让叶繁夏可以很快的在人群中锁住他,她看着燕持的后脑勺,根本不用看正脸,都能推测出他此刻有多么的不耐烦。

    明明就是个不爱交际应酬的人,干嘛要出来。

    “您好!”黎锦荣也走在后面。

    “您好!”叶繁夏打量着黎锦荣,黎常娥的侄子,她见过!

    “我们之前见过的。”

    “嗯,我记得。”

    黎锦荣微微讶异,这燕家的男人都是骨子里面透着傲慢,怎么一个秘书都可以如此的冷清,都不会笑的。

    自己明明笑脸相迎了!

    燕持忽然顿住脚步。

    他听见了叶繁夏的声音,她在和谁说话。

    “燕总,怎么了?包厢在五楼,我们坐电梯……”

    那人话没说完,燕持直接扭头,叶繁夏和他之间挤着两三个人。

    众人注意到燕持的目光,齐齐看向叶繁夏。

    “不是让你跟着我么,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燕持蹙眉,眸子射向黎锦荣。

    黎锦荣不是傻子,这燕持明显是……

    看情敌的样子啊,他就是和她打了个招呼而已,这被燕殊怼就算了,他认了,谁让自己喜欢姜熹,可是这秘书……和他根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嗯!”叶繁夏朝他走过去。

    燕持放在身侧的手一紧,挡在他前面的人,自动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燕持大步走过去,直接扯住了叶繁夏的手腕。

    “总裁——”

    “老实跟在我后面,免得走丢了!”

    “我……”走丢?叶繁夏无语,这么大一群人呢,怎么可能走丢啊!

    而且你干嘛拉着这么紧,因为很多人在,叶繁夏不能直接甩开他,只能稍微挣扎了一下,结果燕持攥得更紧了。

    “燕总对您的秘书真的很好啊!”

    “叶秘书是美人,这是应该的!”

    众人尴尬的笑着。

    叶繁夏被她攥得手腕都疼,男人手很烫,他的眼底有一丝化不开的愠色。

    到了电梯门口,电梯缓缓打开,燕持拖着叶繁夏就往里面走,有人刚刚想要往里走。

    燕持直接丢了一句!

    “坐不下了!”

    众人只想在心里骂一句:卧槽!

    这可以做十几个人的电梯,现在就你们两个,你和我说,不够坐?燕总,你确定您不是在逗我们?

    可是众人一看这两个人忸怩的模样,都是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久的人,若是这点还不清楚,那就真的白混了。

    “燕总,你先上去,我们等下一趟!”众人笑道。

    燕持抿着嘴。

    他的眼睛分明在说:如果谁敢上来,杀无赦!

    随着电梯门合上,叶繁夏甩开他的手,“总裁!”

    “我和你说过,无论何时都紧紧跟着我吧!”燕持很害怕,就和小时候一样,他一回头,她就没了!

    “人太多了!他们太热情,把我挤出去了!”叶繁夏伸手揉了揉手腕,这也不用把自己手捏得这么疼吧。

    “你倒是挺会找理由的!”燕持挑眉,忽然朝着叶繁夏迈了一步。

    “总裁,我以后会注意的!”

    在京都,基本是没有人敢往燕持身边靠的,这都知道这个男人有洁癖,最好离得远一些,这边的人不懂啊,而且直接把叶繁夏挤开了。

    “我身边如果人多,你可以走在我身边!”

    “身边……”叶繁夏在脑海模拟着这个画面,她几乎不敢想象自己走在燕持身边,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肩并肩么?“你是我老板……”

    “这是我的命令!”燕持轻哼。

    “嗯!”

    “有人挤你就和我说!”燕持无奈的看着叶繁夏。

    这女人看着挺强势的,怎么真的遇到事儿了,就只知道往后缩,四个字来形容!

    外强中干!

    “我知道!”叶繁夏点了点头。

    “手给我看看!”燕持伸手出去。

    男人的手就在她的面前,电梯内的灯光有些昏黄,这双手对于她来说,充满了诱惑力。

    “给我!”燕持见她瑟瑟缩缩的,直接伸手扯过她的手腕,有些红。“疼?”

    “不疼?”

    “真话!”

    “不疼?”

    “我要听真话!”

    “真的不疼!”

    “我要扣工资了!”

    “疼!”

    燕持无语!

    “叮——”电梯门开了,叶繁夏直接缩回手,燕持抬脚往外面走。

    他想过了,其实燕殊和小笙说得没错,爱情是没有任何一种固定的模式的,他圈养了这个女人这么久,现在不过是时机成熟而已,他想要和她在一起,那么久自然而然的接触,只希望她……

    不会让自己等太久。

    饭桌上,众人看着叶繁夏足足给燕持盥洗了三遍餐具,然后才将餐具规规整整的放置他面前。

    果然传闻不假,这燕持有洁癖。

    酒桌上,推杯换盏,谁都不赶逼燕持喝酒,更不敢更多的朝他敬酒。

    叶繁夏只是安静的坐在他身侧,虽然是正常的交际应酬,可是她还是不喜欢他喝酒。

    “燕总,我敬您!”轮到黎锦荣敬酒了!

    燕持眸子一亮,就像个蓄势待发的猎人。

    黎锦荣端着酒杯的手一紧,他怎么觉得浑身不自在。

    “黎少爷年轻有为,应该喝,不如我们换个杯子如何!”燕持的邀请,黎锦荣如何拒绝,只是这个杯子……

    这就是个小酒壶啊!这哪里是杯子!

    “我干了,你随意!”

    黎锦荣咬牙,我随意?这让我如何随意啊!

    “早就听说黎少爷很有能力,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们再干一杯!”

    “黎氏是个很有实力的公司,我也想以后能多多合作,我们再喝一杯……”

    “黎总真的是养了个好儿子,黎少爷,我们再和一杯吧!”

    ……

    叶繁夏不知道燕持是发了什么酒疯,怎么忽然对着黎锦荣一直灌酒啊。

    燕持就量很大,基本上是属于千杯不醉那种,而黎锦荣在喝了五杯之后,整个人已经头脑发热了。

    他趔趔趄趄的扶住桌子。

    “燕总,不如下一杯我替锦荣喝了。”黎常泰站起来。

    “这是什么道理,我看他也没醉啊!”燕持挑眉。

    “他这……”明明已经醉了啊。

    众人诧异,这燕持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怎么一个劲儿的给黎锦荣灌酒?难道真是惺惺相惜?因为在座的就他们年纪相仿。

    “黎少爷,您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得了!

    黎锦荣端起酒杯,他的视线是模糊的,燕持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一直在他面前晃悠,他忍不住打了个酒嗝。

    叶繁夏看不下去,伸手按住了燕持端着酒杯的手,“别喝了?”

    “干嘛不喝!”燕持忽然一笑,低头附在叶繁夏耳边,温热的气息夹杂着酒气,尽数喷在她的颈侧。“心疼他?”

    “胡说什么?”叶繁夏蹙眉,“你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

    “我想喝!”

    “不许喝!”

    众人压抑的看着这两个人的关系。

    这秘书……

    胆子挺大的啊,这是在命令燕大少?

    联想到之前燕持扯着她手的模样,众人越发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非比寻常。

    燕持有些晃神的盯着叶繁夏,叶繁夏直接起身从燕持手中夺过酒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黎锦荣,“不好意思,我们总裁喝得有点多,黎少爷,我看您也喝得有点多,就不要喝了,本来喝酒就是助兴的,喝多了很伤身。”

    “是啊是啊!”黎常泰连忙附和,拉着黎锦荣就在一旁坐下。

    燕持忽然一笑,开始低头吃饭。

    叶繁夏将酒杯放到一边,转了转餐桌上的圆盘,燕持再抬头,入目的都是他喜欢的菜色。

    冷峻的眼底不自觉被一抹柔色化开。

    而此刻的电影院内

    燕殊正在排队买票,姜熹站在一个电影的宣传板上,仔细盯着宣传照看,现在是暑期,上映的电影很多。

    姜熹再抬头,忽然瞥见两个小姑娘正一脸娇羞的站在燕殊身侧。

    “您好!”一个小姑娘开口。

    “嗯!”燕殊挑眉,他的双手插在口袋中,雅痞流气,却掩饰不住那骨子里的倨傲冷漠,一米九的个子,无论站在那里都很惹眼。

    “你快说啊!”一个姑娘推搡着另一个。

    “你说吧!”另一个将那个妹子推出来。

    后面排队的众人,都好戏一看的盯着这边,这两个妹子摆明就是要电话来的啊,不过这个男人长得真的极品而又绝色。

    “就是……”姑娘支支吾吾的,脸都憋红了,“我能不能……”

    “不好意思,这边不能插队!”

    姜熹差点笑出来,她本来还抱着看戏的态度,看燕殊会怎么拒绝这两个姑娘,没想到燕殊居然直接说不许插队!

    那个姑娘羞愤得直跺脚。

    “不是,我就是……”

    另外的妹子直接跳出来,“我们能请你看电影么!”

    “不好意思,就算是请我看电影也不能插队!”

    “我不是,我……”

    “您好,请问您想看那个场次的哪场电影!”转眼间燕殊已经排到了队伍前面。

    “九点场的……”燕殊看了看前面的led大屏,“两张,情侣座!”

    “好哒,一共是……稍等!”

    情侣座?

    “那个……我们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么!”燕殊拿着票出来,两个妹子又迎了上去。

    对于他们来说,燕殊就是他们的一场艳遇而已。

    “不好意思,我有女朋友。”燕殊大步朝着姜熹走过去,“有什么想吃的?爆米花还是可乐?”

    “不要了吧,热量都很高!”姜熹微微抿着嘴,燕殊抬手将她搂在怀里,“那你想吃什么,唔——”

    姜熹抬头的瞬间,燕殊就在她嘴角啄了一口。

    “吃你!”

    “被耍流氓,问你正经的!”

    “我说得很正经啊,那你待会儿要不要吃我?”

    “我觉得我们可以买一份爆米花!”姜熹拖着燕殊就往前面走。

    后面的两个妹子简直要哭了,这年代,这样的极品帅哥,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而且感情还这么好。

    “那两个姑娘都要哭了,还一脸哀怨的看着你呢!”姜熹简直哭笑不得,这两个姑娘看起来估计都不到18岁,青春稚嫩,带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张扬无畏。

    “怎么?难道我不应该拒绝她们?”燕殊抱住姜熹的腰。

    “应该,你可是我的男朋友!”姜熹轻笑。

    电影很快就开场了,姜熹抱着爆米花,认真的看着电影,这余光瞥见燕殊一直盯着他看。

    “你好好看电影不行么!”姜熹伸手将燕殊的脸扭过去。

    “看你!”燕殊冲着姜熹一笑。

    “认真点儿!”姜熹又把她的脸扭过去。

    “喂——”姜熹这话刚刚说完,燕殊忽然一把将她怀里的爆米花夺走,直接将姜熹扯到了自己怀里,因为是是情侣座,燕殊可以很方便的将姜熹抱到自己大腿上。

    “燕殊,你别闹!”姜熹扭了几下。

    “我这只手可是受伤的,你别乱动了,你看看那边!”燕殊伸手指了指另一侧的情侣座。

    那对情侣已经开始打kiss了,屏幕的光很暗,姜熹看着吻得热火朝天的一对,微微羞红了脸。

    “熹熹……”燕殊张嘴咬住她的耳垂,姜熹身子一僵。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那灼热的气息,她羞愤的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别躲!”燕殊伸手掰过姜熹的脸。

    黑暗中,他的眸子被大屏幕照得很亮,燕殊低头吻住姜熹的嘴唇,轻轻啃咬着她的嘴唇,并为深入。

    姜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这里的气氛很好,而且很黑,不会有人注意到姜熹那一张已经羞红的脸,直到从她口中溢出了一丝难耐的声音,燕殊才微微一笑,灵活的钻入她的口中,长驱直入……

    姜熹整个人的身子都是酥软的,“靠着我!”

    姜熹只能听话的靠在他的怀里,燕殊伸手磨蹭着姜熹的侧脸,一点一点从她的嘴角吻到鼻尖,侧脸,眼睛,额头,发顶……

    两个人的温度都在慢慢升高,周围的气氛变得愈发暧昧。

    电影院很黑,仿若要是去了视觉,这让她的身体感受变得越发明显,燕殊任何一点触碰在她脑海中都被无限大放大。

    知道他不安分的手从她的衣服下摆触碰到了她灼热敏感的腰……

    光滑细腻!

    “嗯——”姜熹怕痒,忽然挣扎了一下!

    “嘶——”燕殊这个不安分的手就是受伤的那只,差点扯到伤口。

    “你说你,没事吧,就让你别乱动了!”姜熹伸手帮他检查伤口,可是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

    “没事!”燕殊笑了笑。

    而此刻隔壁已经传来了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姜熹不明白,接个吻而已,至于叫得如此**么!

    “熹熹……”燕殊贴在她的耳边。

    “做什么?”

    “不能输给他们!”燕殊笑着又一次吻住了她的嘴唇。

    整整120分钟的电影结束,姜熹只记得开场的一个出品人,还有结尾的冠名商。

    姜熹抱着几乎未动的爆米花,有些无奈的瞪了一眼燕殊,她的嘴巴现在还是疼得,她自己都没想过,他们两个人居然可以整整亲了两个小时!

    “说好的约会呢!”

    “这不就是约会么?”燕殊自然是十分开心,他搂着姜熹,随手捏了一颗爆米花丢入口中。

    “这叫约会?”这分明就是给他耍流氓找借口。

    “难道不是么?约会嘛,自然是为了促进更深层次的情感交流,为了让我们更加深入的了解彼此,同时让我们身心都觉得愉悦。”

    “更深层次的交流……”姜熹挑眉,这理由……

    厉害了!

    “其实还不够深入,不过我很满足了!”燕殊冲着她一笑。

    “身心愉悦?”

    “难道你不高兴!”

    “谁说我高兴!”姜熹咬牙。

    “那你刚刚叫什么!”

    “你个流氓!你还敢说!”姜熹说着抓了一把爆米花就塞进他的嘴巴里面。

    燕殊笑着将她搂紧,“走吧,吃宵夜!”

    而此刻一辆黑色迈巴赫在夜色中疾驰。

    燕持靠在车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

    “总裁,需要我给你买点醒酒药么?”叶繁夏看向燕持。

    “不用。”燕持摇了摇头。

    “何必喝这么多!”叶繁夏无奈的叹了口气。

    车内很安静,叶繁夏听着他的呼吸声,慢慢变得均匀,叶繁夏扭头看了看临城的夜色,虽然不如京都来的瑰丽绚烂,却也别有一番风韵。

    “砰——”燕持忽然头一歪,直接靠在了她的肩头,叶繁夏身子一僵。

    “总裁……”

    没有反应。

    这么快就睡着了。

    叶繁夏动也不敢动,男人身上的味道干净而又清爽,他的呼吸均匀,安静而又平和的靠在她的颈侧,叶繁夏双手不安的绞动着,如果说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她伸手揉了揉手腕,被他捏迟出来的红印已经完全消失,可是那种滚烫的触感,似乎一直都在。

    随着车子的颠簸,燕持有些不安的嘟囔了两声。

    “慢点儿!”叶繁夏开口。

    “好的。”司机扭头看向后面的两个人,一直以高冷形象示人的叶秘书,此刻看起来格外的温柔,是这夜色过于温柔了么?所以他有些眼花了?

    “你在看什么?”叶繁夏开口。

    “没什么!”司机佯装镇定,女人声音冷清,和温柔根本不沾边,他刚刚肯定是眼花了,怎么会觉得她很温柔。

    燕持听着动静,眼皮微微抬了抬,入目是女人精致小巧的下巴,还有那樱花色的嘴唇。

    “繁繁!”

    叶繁夏整个人的身子都僵了!

    整整十五年!

    她又一次听到了这个称呼,她的手死死攥住,有一些不想回忆的往事却一齐涌上心头。

    夜凉如水,那一声亲昵的呼唤,却将她的整个思绪拉回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之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