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4 耀武扬威,跳梁小丑

正文 244 耀武扬威,跳梁小丑

    ( )医院

    姜姒拔腿就要逃跑,可是周琴却直接堵住了她的去路,“你这个……嗝——坏女人,你要去哪里!”

    “疯女人,你给我松开!”姜姒一把推开周琴,周琴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热闹的人群瞬间涌过来,姜姒根本出不去。

    “那个……”司机回头去找人,这位小姐是怎么回事?怎么被这么多人围着,他刚刚准备进去,就看见两个警察走过去,直接按住了姜姒的肩膀。

    “不好意思姜小姐,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我不走,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放开……”姜姒挣扎着,可是警察不管这些,两个人身强体壮的大男人按着她,姜姒根本无法逃跑,只能被他们按着拖走。

    姜熹和燕殊刚刚进门,就看见了被警察拖着往外走的姜姒。

    她怎么在这里!

    姜熹眸光微闪,心里虽然有些诧异,不过脸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她只是淡漠的看着姜姒,燕殊伸手揽着她的肩膀,保护欲十足。

    周围都是指指点点的声音,姜姒本来就羞愤得要死,没想到居然还被姜熹撞到,她怎么可能不激动,尤其是姜熹那副无所谓的模样。

    就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明明比自己小,却总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自己,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就让人恼火。

    “熹熹,我们走。”燕殊揽着姜熹往里面走!

    “姜熹!”姜姒忽然喊了一声,众人看向姜熹。

    以前临城作为出名的姐妹花,可是现在一个春风得意,满面桃花,一个却沦为阶下囚,夏天才过去一半,差距就已经这么大。

    “你现在很高兴吧!”姜姒轻笑,“我这辈子都在和你比,没想到最后我还是输给了你!”

    “我从未和你比过!”姜熹神情不悲不喜。

    “就是这幅样子,姜熹,你特么的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个父母早逝的孤儿,你凭什么在我们家还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谁说父母去世的人就活该低人一等?”姜熹挑眉,扭头看向姜姒,她直接走过去,两个人面对面,她们虽是堂姐妹,却并不像,姜熹就是一种高贵慵懒的猫,而姜姒……

    此刻狼狈得如同地上的蝼蚁。

    “从小你就这种看小丑的表情看我,我姜姒论样貌,论学历,论能力,哪一点比不上你姜熹,凭什么到最后我还是输给了你!”姜姒不甘心,从小到大她都在和姜熹比较,而现在她彻底输了。

    “我从来没有和你比什么,再说,我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和我比较!”姜熹无奈的一笑。

    “我失去了父母,没有任何的依靠,寄人篱下,就我这般的人,你还来和我比较,姜姒,你是有多么自卑!”

    “自卑?”

    姜姒是怎么样的人,姜熹看得一清二楚。

    “你就是自卑!”

    “我没有,我姜姒要什么有什么,我凭什么自卑,你胡说!”姜姒像是被人戳到了痛处,整个人瞬间像个刺猬,竖起了所有的防御,警戒的看着姜熹。

    “从小开始,但凡是我喜欢的东西,你都要夺走,和我比成绩,和我比衣服,甚至长大之后,比男朋友,不过不好意思,任何东西我都可以让给你,因为我不屑和你争,就是男人……”姜熹勾着嘴角。

    姜姒看向一侧的燕殊。

    每一次见到他,他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现在的燕殊比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柔和了许多,本就柔和的轮廓变得愈发温柔,看着姜熹的目光充满着浓浓的宠溺。

    “因为之前的那些东西我都不在乎,能够被你抢走的朋友不是真朋友,能够被你抢走的男朋友,自然也能被别人抢走,其实归根到底,因为那些我都不在乎,你来争抢我就看着你满场跑,你知道你多么可笑么!”

    姜姒死死攥着手,若不是后面还有警察拉着,她或许早就冲上去了。

    “你习惯拿着你所谓的‘战利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说真的,我只觉得你很可笑,因为那些东西我不放在心上的东西,而你却为了得到我不想要的东西费尽心思,姜姒,你何其可悲!”

    “姜熹,我要打死你,我……”

    姜姒一直引以为傲的东西,现在却被姜熹贬得一文不值!

    “我不是不想和你争,因为那些东西我根本不在乎!我也不屑,你喜欢就让给你好了!”

    “你一直都在看我笑话,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小丑么!”姜姒气急败坏!

    “你当然不是!”姜熹轻笑,“你是个最好的演员,不然我每天得过得多么枯燥啊,况且你也是有作用的!”

    “比如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知道谁才是我的真朋友,谁才是真的值得我托福真心的!”

    “你拿我当什么,姜熹!”姜姒气得浑身战栗。

    这么多年,她一直努力的和姜熹比拼,她穿得比他好,工作比她好,她有男朋友,有闺蜜,有朋友,她姜熹就是一个孤僻的可怜虫,什么时候这个可怜虫也能在她面前耀武扬威了!

    “我以前拿你当姐姐,可是你把我当什么,让你活得满足感虚荣心的工具,我真的不明白,赢了我,你的心里是有多高兴?你就那么喜欢把我踩在脚下么!”

    “我样样比你好,凭什么到最后你能得到这么多,而我就要落得这幅田地,凭什么,我不甘心!”

    燕殊直接走过去,伸手揽着姜熹的肩膀。

    “因为你太贪!”

    “你这辈子都活得太累,机关算尽,你得到了什么?就算今天你真的嫁给了一个最有权势的男人,你可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姜姒?有意思么?算计来的感情,婚姻,朋友……真的可以维系下去么!”

    “你懂什么!”姜姒大吼!

    “我只知道你若是进去了,不会有一个人去看你!所有人只会拍手称快,啧啧称赞,这么多年,你快乐么!”

    “过得比别人好,我就快乐!”姜姒咬牙。

    “真正的快乐是源自自己的内心,从来不是别人给的!”姜熹握紧燕殊的手,“我们走吧!”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本来以为这两个对头碰面,定然是火花四射,奈何这姜二小姐过于淡定,三言两语就把姜姒打回原形,而且这字字诛心。

    姜姒这辈子都在和姜熹比较,她想要过得比她好,殊不知人家根本不在话,就把她当个笑话,这话说得何其腹黑残忍。

    “熹熹——说得好,这种女人就活该被骂,姜姒,你是自己把自己当个人物,其实在别人心里,你就是个小丑而已!一个让人取乐的小丑!”周琴拍手称快,“真是活该,不过是会比我们投胎而已,有什么好嘚瑟的,现在落得这种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

    “好了!你没事吧!”姜熹看着周琴。

    周琴伸手拍了拍屁股,被这么一摔,虽然脑子还晕晕沌沌的,不过神智倒是清醒了一些,只是这脑子像是炸开了一样,疼得要死。

    “熹熹,我头疼……”说着就往姜熹身上靠。

    燕殊将姜熹往怀里一带,周琴扑了个空。

    “真是小气,抱一下怎么了,你们还没结婚啊,醋劲这么大!”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抱!”

    “闪瞎我的眼,不行了,真是虐狗啊,还能不能让人活了!”周琴大喊着,惹得周围的人爆笑。

    司机死死捏着挂号单,跟着人流匆忙往外走。

    他刚刚上车,就见到自家四少正盯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发呆,“四少。”

    “怎么样?人没事吧!”他从口袋中摸出装有名片的盒子,将便利贴收好。

    他这次过来很低调,不想一来就惹了麻烦,那个女人一直在打量他,眼神都是贪欲。

    “出了点问题,那小姐居然是通缉犯,这刚刚出来就被人认出来了,难怪刚刚死活不想下车!”

    “嗯。”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脸上连一点惊愕的神色都没有。

    “那开车吧!”

    “可是我看见了燕二少!”

    “嗯?”男人黝黑的眸子忽然掠过一抹精光,“燕殊?”

    “嗯!”

    “你确定你没看错?”男人确认。

    “不会看错的,他长得和燕大少很像,虽然我只见过照片,但是我绝对不会把人认错的,那绝对是燕二少!”

    “这人就是在京都都极少露面,怎么一过来就碰见这个煞神了!”男人眸子变得幽邃,好像在思量着什么。

    “他在医院做什么?”

    “好像是陪女朋友来的,他和身旁的女子举止亲昵,应该就是京都传闻的,那个姜家小姐,燕二少看起来很是宠爱她。”

    “宠爱?”男人轻笑,“世家子弟,哪里来的爱情!”

    “那我们需要下去打个招呼么?”

    “那个女人长得如何?听说还不错!”

    “挺漂亮的,她和刚刚乘车的小姐好像是姐妹,两个人争执了一番,那个女人倒是挺厉害的!”司机一想到刚刚姜熹的话,就咋舌,“字字带刺,每句话都直戳人的心里。”

    “嗯哼?刺猬?”

    “不是很清楚,不过确实不是个温柔的女人。”

    “京都的人都说燕二少就喜欢那种温柔如水的女人,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浑身是刺的?”

    “十分厉害,那个女人在她手下一点好处都捞不到!”

    “是么?这倒是让人十分期待了!”男人低头一笑,“不过这样也不错。”

    “什么不错?”

    “就京都那些女人,对燕家这两个男人可以用垂涎欲滴来形容,这姜小姐若是一朵娇娇弱弱的小白花,估计燕二一回部队,她能被人吃得骨头不剩!”

    “说的是!”

    “而且柔弱的女人如何才能坐稳燕家少夫人的位置?那不是送去给人踩么?”

    “四少说得是!”

    “燕殊没注意到你?”

    “我们刚刚搬到京都,我和燕二少都没见过,他根本不可能认出我,而且周围都是人,他眼里只有那个姜小姐,怎么会注意到我!”

    “嗯。”

    “那需要先下车见一面么!”

    “不急,等我摸清燕家的情况。”

    “还有什么需要摸清的。”

    “听说燕持也在这边,还有……”男人笑得意味深长。

    那个女人。

    “那我们现在去酒店?”

    “嗯,顺便帮我查个人!”

    燕家

    燕殊刚刚回来,就立刻找了燕隋。

    “二少,您有事?”燕殊一边费力将衣服脱掉,一边说道。

    “帮我查个车牌。”

    “好!”

    “京a……”

    “这个车子……”

    “今天在医院碰见的。”

    “若是京都来的人,那应该是见到您了?没有打招呼?”

    “上面刚刚换了人,不知道京都现在形势如何,这人不知道来临城意欲为何,不知道是冲着谁来的。”

    “那我立刻去查!”

    “抓紧一点!”

    “我明白!”燕隋说着退了出去。

    燕殊虽未喝酒,不过难免沾了一身的酒味,所以燕持推门进来,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喝酒了?”

    “没有!”

    “不是要陪姜熹去看电影?”燕持没想到燕殊会神色匆忙的回来。

    “陪她的教授喝酒,有几个人喝醉了,一直在吐,刚刚送去医院,我总不能穿着这衣服去电影院吧。”

    “是挺臭的!”燕持轻扯嘴角,“对了,你出手挺麻利的,这临城本来就三个比较大的家族,这一瞬间就倒了两个。”

    “所以呢!”

    “临城这地方经济在全国都排的上,一家独大着实不太好。”

    “你准备如何?”

    “入股姜氏!”燕持说得认真,“姜氏虽然有诸多问题,不过也不是不可改造,黎氏一直虎视眈眈,熹熹以后若是留在临城陪爷爷,难保黎家不会有什么不轨,燕氏入股,一方面给这个陈旧的企业灌入一股新鲜的血液,另一方面黎家也不敢乱动。”

    “你是想在秦家的项目上分一杯羹吧!”

    心思被戳破,燕持也只是一笑,“小殊,你不愧是我的亲弟弟!”

    “因为你是奸商!”

    “我这是为你好,也是为熹熹好,以后公司我会帮忙照看一下,难道你还不乐意?”

    “理由找得倒是冠冕堂皇,不过这也掩饰不住你是个万恶的资本家!”

    “那我回头和熹熹说说,天要黑了,你还不出门?”燕持看了看手表。

    “你没听过一句话么?月黑风高……”

    “禽兽出没!”

    “你……”燕殊拿起一侧的靠枕就朝着燕持扔过去!

    燕持笑着关门出去。

    叶繁夏正抱着资料从书房出来。

    “总裁!”

    “嗯!”

    叶繁夏一看到燕持就忍不住想到早上游泳池的事,她跟着燕持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他……

    脱得如此干净,一个泳裤?

    叶繁夏一想起这心跳就忍不住的加快。

    “抱着这个做什么?”

    “准备晚些回房间做数据。”

    “大晚上的你做这些?”燕持挑眉。

    “总不能白拿工资!”

    “和我出去一趟!”

    “您有应酬?”

    “嗯!”

    “那我去换衣服!”

    然后叶繁夏又是一身黑色的职业装,看得燕持一阵头疼,这女人难道说就没有别的换洗衣服了么?

    他是出去应酬,不是出去谈判啊!

    燕老爷子和秦序羽坐在院子里面,看着这两对一对接着一对的走出去,两个人的影子被夕阳的余晖拉得很长。

    “太公,今晚就剩我们两个了么!”秦序羽撅着嘴巴,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嗯!”燕老爷子看着车子驶离,这心里是又开心又落寞。

    “太公,我怎么觉得我们被抛弃了。”

    “谁说的!”燕老爷子挑眉。

    秦序羽歪着脑袋,可是这是事实啊。

    车内

    叶繁夏伸手拉了拉裙子下摆,“总裁,这次应酬的对象是谁?”

    “就是临城一些权贵而已,以后可能会在这边发展,先打好关系比较重要!”燕家的势力基本都在京都,到了这边,还得从头开始。

    “在这边发展?”难道说要留在这里?

    “我准备入股姜氏,不过这还得和熹熹商量一下!”

    “嗯,不过秦氏的项目,最近可以开始筹备了,已经拖了很久……”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此刻正是下班高峰期,车子驶入临城市中心,左右车流汇入,将主干道瞬间堵得水泄不通。

    “吱——”忽然一辆小轿车直接压过了路牙,从他们车前别了过去。

    司机立刻急刹车。

    叶繁夏正用手机查资料,忽然紧急刹车,她整个人惯性般的往前栽。

    她一松,手机掉在脚边,伸手想要撑住前面的座位。

    忽然她的头撞到了一个柔软炙热的东西,叶繁夏扭头,燕持的手挡在座椅后背上,她的头直接撞倒了他的手心。

    “总裁,有个车从边上抢道,不好意思!”

    “没事!”燕持歪头看着叶繁夏,“你没事吧?”

    “没事!”叶繁夏松开手靠在座位上,姿势端正,根本不敢去看燕持。

    燕持弯腰,将手机捡起来,递给她。

    “谢谢!”

    “你干嘛总是低着头!”

    “我没有啊!”叶繁夏觉得被他碰过的手机,就像个烫手的山芋。

    “抬头!”

    叶繁夏咬了咬嘴唇,他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找自己麻烦!

    “我让你抬头,不是让你咬嘴唇!”

    燕持忽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

    叶繁夏有些惊慌失措的想要往后退,可是她已经没有退路,她死寂一般的眸子,有些无辜,她不知道燕持在搞什么,但是男人捏住自己下巴的手却在不断地收紧,不给她任何躲避的机会。

    司机不时透过后视镜往后看,这总裁该不会是对叶秘书……

    这自从叶秘书到临城之后,总裁的脾气就变得越发怪异,就是下班还电话训斥别人,这到了临城之后,更是诡异!

    整天乐呵呵的,这难道是魔怔了?

    还是被人下蛊了?

    “你松开!”叶繁夏伸手打掉燕持的手,燕持却这次伸手捏住的不是她的下巴,而是触碰到了她的嘴角。

    叶繁夏虽没化妆的习惯,但是要出去应酬,抹了一些唇蜜,燕持伸出拇指,几乎是强行的将她嘴唇从牙齿中解放出来。

    她的下嘴唇有一些牙印,樱桃般红润,燕持眸子深邃,他的手指忍不住摩挲了几下她的嘴唇,柔软湿润!

    这要是亲起来……

    叶繁夏眼看着燕持的目光越发不对劲,这手不停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他到底想要干嘛!

    “总裁,请你自重!”叶繁夏又一次挥掉他的手。

    “别咬了!”燕持蹙眉,心里懊恼,他刚刚真的很想……

    直接吻下去!

    “嗯!”

    “本来就有人好奇我和你的关系,你嘴唇上还有牙印,指不定别人就觉得是我咬出来的!”

    叶繁夏一愣,这个理由……

    好牵强!

    “哦!”叶繁夏回答得漫不经心!

    燕持一愣,这女人的回答是几个意思?哦?这么敷衍我!

    “还有,你嘴巴上别涂这么多东西,粘粘的。”某人拿起面纸开始擦手纸,叶繁夏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叶繁夏蹙眉,“总裁,以前你嫌弃我不化妆丢你的脸,我今天涂了一点唇蜜,你又说我脏,请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你自己注意形象!”燕持轻哼。

    “总裁,您是否最近失眠多梦?”

    “嗯?”

    “入睡很难?而且忧思多虑?”

    “你什么意思?”

    “你最近很怪!”

    “叶繁夏!”燕持咬牙,这女人接下来肯定没好话!

    “像是更年期提前到来,虽然我不知道男人是否会有更年期一说,不过……”叶繁夏直视燕持,“您一直对我的穿着和打扮有意见,又来带我应酬,我觉得您需要的不是一个秘书,而是一个女伴!”

    “女伴?”燕持轻笑,“难道作为秘书陪老板交际应酬不应该?”

    “应该,不过如果您有额外的要求,比如我的穿着打扮方面,我需要另外加钱!”

    燕持心里暗自鼓掌!

    叶繁夏,好样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