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3 姜姒出逃,神秘四少(二更)

正文 243 姜姒出逃,神秘四少(二更)

    ( )白威被抓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临城。

    而关于案件的主要细节,警方并没有披露,不过关于这个案子的猜测,自然是众说纷纭,最常见的一种说法,就是他和彭媛媛,出现了很严重的意见分歧,彭媛媛手中有白威的把柄,所以白威必须除掉她。

    而另外的说法,就很诡异了,那就是彭媛媛其实是白威安插在姜卫宗身边的棋子,姜卫宗出事,两个人分赃不均,这才差点闹出人命。

    医院

    李询站在床头,彭媛媛的身上下都缠裹着纱布,因为大面积的烫伤,她的皮肤出现了大面积组织坏死,烫伤都集中在手臂腿上和腹部,脸上倒是没什么大碍,就是被白威撞击的脑袋,满是青紫,而且肿了很大几个包,看起来有些狰狞。

    医生说她有轻微的脑震荡,而且鼻梁差点被撞塌。

    “听说你要见我!”李询找了个凳子坐下。

    “嗯!”彭媛媛躺在床上,她的身体难以移动,只能扭头看着李询,“真的特别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现在都……”

    “我是警察,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李询随手拿起一侧的水果刀,拿着苹果,慢条斯理的削皮,“说吧,你想告诉我什么。”

    “之前我被强奸的那个案子……”

    “嗯。”

    “其实罪魁祸首是姜姒,黎常娥是进去顶包的!”

    李询点了点头,“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一直觉得虽然是姜姒派的人,可是她的背后如果没有人的话,她根本不敢这么做,而且黎常娥在公司让我下不来台,我很恨她,同样是女人,她凭什么……嘶——”彭媛媛说话幅度太大,差点扯到伤口。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你是个小三!”李询说话严肃而又认真,“其实小三在法律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说你做了小三,你就需要负法律责任,最多就是进行道德的谴责,可是你觉得她没有理由冲你发火么?今天你不是小三,你就试想一下,如果你的父亲在外面找了个和你岁数差不多的女人,你会如何……”

    彭媛媛咬了咬牙,“我爸嗜酒如命,根本不管我,我妈很早就离开我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滋味。”

    “做人有时候不能太自私,况且用青春换来的钱,你花得又有多么心安理得呢!”

    “可是谁又知道我的苦楚,所有人都把我当成是一个棋子,其实我想要的不多!”

    “你已经很贪心了。”李询继续削苹果,“你的遭遇我是同情,却又十分生气,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你说,因为我也是个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没有显赫的背景,我知道在大城市那种举步维艰的艰辛。”

    “因为你现在是警察,而我……”

    “任何一条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不要说命运不公平,我觉得命运一直很公平,公平正义虽然会来得迟一些,却总会来的,跟着白威这几年,又跟了姜卫宗,周旋在两个男人中间,彭媛媛,你快乐么!”

    “有钱就快乐,我不想过那种没有钱的日子。”彭媛媛别过头。

    如果李询是那种居高临下,用一种瞧不起她的眼神看她,她的心里或许会更加舒服,毕竟她之前对他都是恶语相向,可是这个男人声音很慢,似乎在配合自己,这让她觉得更加难过。

    “宁愿坐在宝马里哭也不要在自行车上笑,现在很多姑娘都这么想。”

    “以前太穷,我不想过那种日子。况且我就算是选择坐自行车,我也不见得会笑。”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可以不劳而获的,就算是你真的遇到一个有钱人,很爱你,你真的觉得你付出,他就可以宠爱你一辈子么?别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

    彭媛媛只是一笑。

    “你涉嫌妨碍司法,阻碍警方办案,并且涉嫌姜氏的洗钱活动,这些很多需要负刑事责任,你做好准备!”

    李询将削好皮的苹果放在桌子上。

    “其实你和这个苹果差不多,只是这个世上无论是人或者是苹果,一旦不要外面这层皮,就会瞬间变得一文不值,这苹果再过段时间它的外表就会全部氧化,有人说现在这个社会不要脸才能更好地生存,我想说,如果真的彻底不要那层皮,那就真的无可救药了,我希望你进去之后,能够好好反思一下!”

    “钱就那么重要?即使失去自由,受万人责骂,你也在所不惜?”李询说完就转身离开。

    彭媛媛盯着那个苹果,看了整整一个下午,忽然就失声痛哭起来。

    白威就是被被抓之后,基本上就是出于抗拒状态。

    而本案的事实认定是很清楚的,那么多警察在场,大家都清晰的看见白威拿刀要行凶,加上彭媛媛的证词,现在李询就是要找之前强奸彭媛媛的那批人,几个案子准备串并在一起调查。

    那些人李询根本无从下手,只能先从找姜姒开始。

    姜姒一听说白威出事了,立刻就收拾东西往外面跑。

    李询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白家,只是白家的下人都说姜姒已经搬出去了,他们并不知道搬去哪里了,白展庭昏迷不醒,白威又拒不开口,这让李询十分为难。

    姜姒这一胎,本就十分不稳,她下楼的时候跌跌撞撞,还差点摔了一跤。

    她不知道白威会不会说些什么,但是姜姒知道,就算是白威还想护着她,彭媛媛也是个定时炸弹,她必须离开临城。

    这片公寓地处偏僻,周围很荒凉,姜姒抱着自己仅有的一点财产,走了半天,偶尔有几辆车子路过,看见她这种,大夏天把自己裹得如此结实的奇怪女人,也直接绕过去了,谁都不想自找麻烦。

    虽然已经接近傍晚,不过太阳显得越发毒辣,周围连一个公交站牌都没有。

    再这么下去不行,此刻不远处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姜姒眸子一亮,眼看着车子就要过来,姜姒直接冲过去,张开手!

    车子的低鸣的引擎声由远及近,姜姒猛然闭上眼睛。

    “四少!”司机陡踩刹车。

    车子眼看着就要撞到姜姒了,司机连忙掉转方向盘,车子在擦过姜姒衣角的瞬间,忽然一个急转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车子一个惯性,在地面滑出了一个s型的弧度,堪堪避开了姜姒。

    姜姒能够感觉到那种伴随着车子扑面而来的疾风,她的心脏都要被吓出来了,她随即睁开眼睛,地面是车子陡然刹车摩擦出来的轮胎痕迹,车子从她身边绕开,停在了她的后面。

    坐在车后的男人,一直在闭目养神,车子陡然停住,他才陡然睁开眼。

    “去看看!”

    司机连忙点头,下车一看姜姒没事,悬着的心才猛然松开,“这位小姐,您怎么回事啊,在大马路上横冲直撞的,你这不是找死么!”

    姜姒这才回过神,立刻扭头跑过去:“求求你,载我一程好不好,我和男朋友吵架被丢在了半路,求求你!”

    “你就是想拦车也不是这么个办法啊,这要是出人命,你这不是找我麻烦么!”司机真是吓得惊魂未定。

    “对不起,我就是想拦个车子!”姜姒恳求。

    司机显得有些为难,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后座。

    姜姒立刻会意,伸手敲了敲车窗,从这边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有多少人,“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就是想要搭个顺风车,能不能麻烦你载我一程,只要到能够打到车的地方就行,麻烦您了!”

    男人那双黝黑的眸子,打量着窗外的女人,眼底略过一丝兴味,车窗被摇下一指的空隙,可以看清男人的嘴唇下巴,他的手指微微往里面挥了挥手。

    司机立刻帮忙打开门,“小姐请吧。”

    姜姒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好说话,车门打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那是一款清冽干净的男士香水,让人闻着不自觉的放松心神。

    姜姒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男人,“真的太感谢了,谢谢!”

    男人侧头看着另一边,双腿交叠,双手随性的敲打着车窗,从他的侧脸看过去,就能够看得出来男人五官有多么的精致,他的耳朵处有一枚蓝钻耳钉,他衣袖微微往上收了一些,可以依稀看见那价值名贵的限量版手表。

    “小姐?你就是到前面的公交站牌?”

    “我……”

    “送她去医院!”男人开口。

    “医院?小姐,你受伤了么!”司机扭头看向姜姒。

    姜姒下意识的捂住肚子,这完全是本能反应,她摇了摇头,只是刚刚的吓得半死,现在脸色发白,惊魂未定。

    “我没事,您在前面放我下来就行。”姜姒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她伸手摘下口罩,露出那种秀美清丽的小脸。

    司机这才认真打量着姜姒,就这模样体态,一看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啊,这怎么会被人抛弃在如此荒凉的省道上。

    “您要不要给您男朋友打个电话?不然他待会儿寻回来怎么办!”

    “不必了!特别感谢您愿意载我一程,这位先生,真的……”

    “麻烦!”男人凉薄的嘴唇缓缓吐出两个字,“去医院,检查一下,免得事后找我麻烦。”

    姜姒一僵,尴尬的一笑。

    “我不会的,您别想太多。”

    “是么!”男人的表情似笑非笑。

    司机立刻开启了导航,听他们的口音也不像是本地人。

    “你们是外地人吧!”姜姒伸手整理衣服,却将车内的所有景观都打量了一遍,低调而又奢华,就是司机都穿着四位数的西服,这个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若是临城中人,她必然会有印象的。

    “嗯。”司机还在弄导航,扭头看了看后面的男人,“四少,到最近的医院要一个小时,这会儿已经三点半了,就怕到了医院还是……”

    “找人联系一下,给她检查之后再说。”

    “真的不用麻烦了,我的身体真的没事,不知道先生是从哪里来的……”对于她的搭讪行为,男人始终一言不发。

    沉默,让人觉得压抑的沉默。

    车子疾驰在大道上,男人一直都盯着窗外看,根本没看姜姒一样。

    他低头看了看腕表,他的眸子斜斜的眯着,眸底的精光让人捉摸不透。

    “真的不用了,在这里放我下来就好了!”姜姒不能去人那么多的地方,警方肯定在找自己,她这张脸在临城的辨识度太高。

    “四少……”司机看姜姒要哭出来了,为难的看着身后的男人。

    男人不说话,司机只能将车直接开到了医院,索性这会儿人不太多,姜姒看了看周围,待会儿只要戴着口罩,从后面溜走就好了。

    “真的很谢谢你,这位先生,可否留下姓名,日后也好答谢!”

    男人这才扭过头,姜姒瞳孔默然收缩,这个男人长得真的……

    很俊美!

    他缓缓勾着嘴角,“搭讪方式有些老旧。”

    “我不是,我就是单纯的想要……”

    “你说你是被男朋友抛弃的,可见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再者这一路上,你总是下意识的抚摸肚子,眼神闪躲,似乎在有意回避着什么,按照我的推测,小姐,你是怀孕了吧!”

    这个男人从头至尾都没正眼看过自己,他是如何得知……

    姜姒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看你这穿着打扮,也不似普通人家,你的手指纤细葱白,说明你从未做过重活,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说你如此可怜,临城这地儿我不熟悉,若想查个人也不难,我载你一程,是怕你腹中的孩子出事而已,下车,去检查!”

    眼前的男人语气透露着一种强势,可是他的脸却又那般温柔。

    “我真得不需要,我感觉很好!”

    “下车!”男人虽然不笑不怒,可是姜姒却感觉一股难以言说的强大气场,她戴着口罩推门出去。

    司机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姜姒,“四少……”

    “带她上去!”

    司机没办法,只能请姜姒出去。

    姜姒心一横,待会儿溜进去,再找机会逃走也成,这个男人目光过于吓人,她若是现在拒绝了他,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会做什么。

    男人低头把玩着手机,搜索着临城的历史资料,正看的出神。

    忽然感觉到面前的阳光被人遮住,一抬头,眉头一蹙。

    一个满脸涨红,眼神迷离的女人趴在他的车窗上,身子东倒西歪,口齿不清的在说着什么,男人握紧手机,他看见这个女人居然把口水蹭在了他的车窗上。

    “学姐,学姐——”姜熹立刻跑过来,立刻扶住周琴!

    “我没事,没事……”周琴冲着姜熹呵呵傻笑,“熹熹……”周琴伸手捧住姜熹的小脸,“熹熹,你长得真好看!”

    “好了别闹,我带你去医院!”姜熹叹了口气,本来要送她回家,这问了半天,这人愣是不说自己家在哪儿。

    她醉得太厉害,没办法,只能想先来医院吊个针。

    “不要,我不要,我不走!”周琴耍赖般的一把抱住车子。

    男人握着手机的手一紧,微微抬头看向另一侧的女人。

    阳光下的女人,脸上泛着一丝红晕,额头沁着一丝细汗,她的皮肤十分白皙,在阳光下显得越发柔嫩通透,她的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她的眼睛很漂亮,大而有神,带着无奈的笑意,就像是一只有灵性的猫咪一般,玫瑰色的红唇在阳光下泛起了一丝诱人的光泽。

    男人下意识的伸手摩挲嘴唇。

    世人都说临城古代专出才子佳人的故事,以前还觉得这是谣传,没想到临城真有……

    如此佳人!

    “学姐,好了,你别闹了,你把别人的车子都弄脏了!”

    此刻一起来的几个师兄弟过来,架着周琴就往医院走,姜熹哪里知道这个车子里面是有人的啊,她从包中掏出一张面纸,擦了擦被周琴弄得都是口水印的车窗,男人饶有趣味的盯着姜熹。

    女人神情专注而又认真,他们之间只有一窗之隔,离得这么近,他才发现这个女人几乎没化妆,皮肤却很好,几乎看不见一个毛孔,白皙清润。

    姜熹擦完车窗才发现周琴不知道怎么把人的车子剐蹭了。

    姜熹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车窗边缘有一处小小的剐蹭,这种豪车就这一处估计就得赔不少钱,她看了看周围,虽然没有人,可是头顶却有一个监控。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便签和笔,压在车窗上,写下了周琴的联系方式!

    周琴此刻正在医院大吐特吐,殊不知被姜熹给卖了!

    “熹熹——”燕殊站在不远处。

    姜熹扭头一笑,露出整齐白皙的牙齿,看得车内的男人一阵晃神,他扭头想看看她在冲谁笑,奈何后面一辆车子正好停了过来,遮住了他的视线。

    姜熹朝着燕殊走过去,“教授没事吧!”

    “刚刚送他回去,你学姐呢!”

    “被扶进去了,刚刚趴着别人的车子流口水,还把人的车蹭了,估计车主回来要郁闷死了。”

    “走吧,进去看看!”燕殊拉着姜熹就往里面走。

    男人推门下车,那抹橘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流中,他扯下窗户上的便利贴。

    “周琴?”不过后缀着一个联系方式,既然有联系方式,就不怕找不到人了。

    男人握紧手中的便利贴,没想到过来这边居然会有额外的收获。

    医院

    那个司机正在给姜姒挂号,姜姒借口说要去洗手间,就要从后面溜走。

    周琴正在后门的垃圾桶边呕吐,周围还有几个师兄弟,很是无奈。

    周琴在学校就是十分好强的人,只是没想到出了社会还是如此,一个女人何必如此的要强,就是喝酒都不甘示弱。

    姜姒看到后门堵着一群人,这些……

    姜熹的熟人!

    姜姒和他们不熟,不过以前她经常会去临大,所以对姜熹身边的几个人还算是熟悉,尤其是那周琴。

    根本不像个女人,和男人一般强势,活脱脱一个女汉子。

    “学姐,你怎么样!喝点水,漱口!”一旁的学弟递上一瓶拧开的矿泉水。

    周琴七荤八素的吐了半天,这会儿脑袋稍微清明了一些,她接过水,就灌了几口,仰头漱口,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唔——”周琴指着姜姒,那个不是……

    “学姐,你怎么了,不会是呛着了吧!”一个大大咧咧的学弟忽然拍了一把她的后背。

    “噗——”周琴这回是真的被呛住了,“咳咳……”

    “学姐,你没事吧!”

    “走开,那个……”周琴忽然指着姜姒,姜姒身子一僵,扭头准备往里面走。

    “哎——你别走!”周琴推开身边的架着她的几个人,大步朝着姜姒走过去。

    “学姐,你干嘛,你别乱跑!”这怎么喝醉了,总是惹事啊!

    “你是姜姒吧,以前总是欺负她的坏姐姐,是不是!”周琴喝醉酒了,也不知道哪里来得蛮力,直接扯过姜姒的胳膊,伸手就把她的口罩扯了下来,“你戴着……嗝——口罩,你是不是不敢见人了啊,你这个坏女人!”

    “哪里来的疯子,松开我!”姜姒推开周琴就要走。

    “你就是姜姒,那个在婚礼上被人抓走的坏女人!”

    医院挂号咨询大厅这边,人很多,一听动静,许多人都围了过来。

    “都走开,我不是!”姜姒伸手捂住脸。

    “这就是姜姒啊,以前在电视上经常看见,怎么还说不说呢!”

    “听说婚礼现场被警察带走了,简直丢死人了!”

    “就是就是,不过谁让她抢了别人的男人,真是活该!白长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

    医院这片巡逻的警察很多,听着骚动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意思,让一下,警察!”

    姜姒惊恐的睁大眼睛,而巡逻的警察已经看见了姜姒的脸,这不是上面说让留意的那个姜家大小姐?两个人对视一眼,“姜小姐,麻烦留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