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2 燕殊是大总攻?

正文 242 燕殊是大总攻?

    ( )半个小时之前

    李询正在处理从姜氏带回来的各种资料,姜卫宗管理姜氏十几年,他在公司账目上做得手脚很多,这一查不要紧,盘根错节,牵扯出了许多的东西。

    但是丰城这个案子,姜卫宗能够竞标成功,参与投资建设,这从上到下,这是要疏通很多关系的,所以案子一旦查起来,你就会发现牵扯的人越来越多,辐射的范围越来越大。

    他已经几天没合眼了,就准备将案子今早查清楚,他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

    短信也很简单!

    “鼎盛小区19幢,908室。”最后有个署名,就是燕殊。

    李询当时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立刻让人查了一下这个地址,发现这个公寓是登记在彭媛媛名下的,不过经过调查,这个房屋的出资人,就很值得人玩味了。

    居然是白威。

    所以李询直接找了人,就朝着鼎盛小区去了,他不知道里面到底会发生一些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个白威和彭媛媛就是刚刚传播开来的视频中的男女主角。

    李询也算个老警察,凭借他多年办案敏锐的嗅觉,他闻到了这其中那种微妙的关系。

    加上燕殊的这条短信。

    燕殊在京都算是一个异类,几乎很少和人打交道,和他熟识的人极少,他们那个圈子,被誉为是京城最有权势最神秘的一个圈子。

    几乎集齐了京都最负盛名的各个大家的太子爷,他们这些人也有很多是神秘低调的,但是没有一个像燕殊这般,年少参军,投身军旅,极少露面,却凭借了显赫的军功,在京都声名鹊起。

    他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所以说这个白威和彭媛媛必然是有地方惹得他很不快。

    他们没有能力接触到燕殊,最大的的嫌疑自然就是姜熹!

    李询很聪明,若是没有彭媛媛,他不会想这么多,但是这个中间人一旦出现,事情的格局就变得很奇妙了,加上之前姜卫宗在病房恳求姜熹的场景,李询几乎可以断定,燕殊这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

    所以他很有耐心在门口等着,没想到果真有动静。

    看准时机破门而入,而里面的场面也没令他失望!

    白威举着菜刀,满身狼狈,他被李询的大喝吓了一跳,但是他顿了两秒,又接着开始行动!

    “我说别动!”李询大吼!

    白威完全是充耳不闻!

    “砰——”李询对着屋顶开了一枪,白威这才停止动作!

    身后的几个人立刻上去直接按住了白威。

    两个人按住他的肩膀,将他的手反剪到身后:“别乱动!”

    李询则直接走过去,彭媛媛身子在不停的抽搐,被开水烫伤的地方大片大片的红肿,起着水泡,她的额头都是青紫的大包,头发凌乱,这明显就是有人拽着她的头发使劲撞击造成的。

    彭媛媛见白威被按倒,她的整个身子才瞬间放松下来,她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她长舒了一口气,直接往身侧一倒,整个人跌在那一滩水渍中。

    李询伸手将彭媛媛嘴巴里的抹布扯出来,彭媛媛的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就是之前被那么多禽兽为所欲为,或者是在姜家,她都从来觉得自己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如果说警察迟来十几秒钟,那把刀,就会直接落在自己身上。

    “打120,叫救护车过来!”李询解开彭媛媛手腕脚腕上的塑料绳,绳子有一部分嵌入她的皮肉中,李询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见她从地上抱起来,和身侧的一个民警将她安放在沙发上。

    彭媛媛经历了巨大的变动,此刻她的身子还在止不住的颤抖,李询扭头看向几乎没有任何挣扎的白威。

    “带回去!”

    “等一下!”白威忽然开口,看向李询。

    他的眸子很小,微微眯起的时候,你几乎很不清楚他的眼睛,但是他给人的感觉阴鸷沉闷,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你涉嫌故意杀人,我们有资格对你进行批捕!”

    “我只想知道,你们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白威之前完全是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如果说只是因为视频,警察也不可能这么快找到这边。

    他做什么事情都是谨小慎微,就是违法乱纪,也不会给警方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以他十分不理解!

    “我们接到热心市民的举报!”李询挑眉。

    这个回答让白威兀自一笑。

    倒是挺圆滑的。

    “我们有保护举报人的义务,不好意思,带走吧!”

    李询拿出手机,反复的看着那条短信,回复了一条信息过去。

    燕殊还在酒桌上,接到短信,只有两个字。

    “谢谢!”

    燕殊心情大好。

    这算是送给李询的一份礼物,李询这个人他查过了,背景过于清白,不过在破案方面很有天赋,这几年不断地被提拔,丰城的案子其实看似很简单清晰,作案人,被害人,一目了然。

    但是这其中牵扯出来的利弊关系可不是结案时候短短几句话就可以完全概括的,上面既然可以将这么大的案子交给李询,一方面是给他表现得机会,而另一方面则是对他的一种考验。

    自己送了这份礼给他,也算是变相的一种示好,在京都这种地方,任何一个职业,任何人都不能小看,鱼龙混杂,谁又能保证,他明日不会飞黄腾达,到时候就极有可能成为他的臂力。

    再者说,这个事情他也不好插手,与其把自己搅和进去,到时候摘不干净,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你在笑什么?”姜熹扭头看着燕殊。

    “没什么,就是觉得心情很好!”燕殊在她嘴角啄了一口,又引得一桌上的单身狗齐齐黯然神伤。

    “燕殊啊,你过来,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于教授喝得有点多,伸手招呼燕殊过去。

    “你去吧,我正好去一下洗手间。”

    “我陪你!”学姐被灌了不少酒,现在正好尿急。

    燕殊点了点头,起身坐在于教授身边。

    “燕殊啊,我跟你说,姜熹可是我的得意门生,长得漂亮,又努力用功,我本来还打算把她介绍给我孙子的,哎……”

    燕殊挑眉,孙子?

    “于教授,您的孙子才多大啊,哈哈……”周围人笑道。

    “我的孙子怎么了,虽然说才上高中,不过我相信……嗝——他肯定会很喜欢熹熹的……”

    “你要是敢对不起熹熹,我这个老头子肯定要找你拼命……”于教授今天难得众多弟子聚在一起,一高兴,喝得有得有点大了。

    “于教授,您别喝了。”燕殊按住他手中的酒杯。

    “你别管我,我今天高兴,高兴啊……哈哈——”于教授笑道。

    坐在燕殊另一侧的男子笑了笑,“于教授之前在办公室写报告,哮喘忽然发作,要不是姜熹正好路过,他就……所以他一直很喜欢姜熹,当时电梯停了,为了节省救助时间,姜熹把他从十楼背到了楼下等车,教授醒过来握着姜熹的手,就说要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孙子。”

    “你都不懂当时姜熹那个脸,你说有这么感谢自己救命恩人的么!”

    燕殊笑了笑,姜熹看着心挺硬的,其实是个内心特别柔软的人。

    洗手间

    “学姐,你怎么样,没事吧!”姜熹看着趴在马桶上就开始呕吐的女人,只能半跪在一边给她拍了拍后背。

    “你说你,怎么就喝了这么多啊,你就不能少喝点。”

    “熹熹……”女人一扭头,就直接搂住姜熹,姜熹有些嫌弃的蹙了蹙眉。“熹熹,你身上还是这么香。”

    “你再蹭一会儿,我就不香了!”姜熹无奈,“走吧,我扶你起来,你说你,本来就不能喝酒,怎么又喝了这么多。”

    “熹熹,你不懂!”女人在姜熹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扶住了洗漱台,打开水龙头,却扭头看向姜熹,“熹熹,你知道我多么羡慕你么!”

    “我有什么值得羡慕的。”

    “我说真的,你们家的事最近我都听说了,其实有钱人有难处,我们这些没钱的也难,你说我吧,没有任何的背景,这工作以后才知道在社会上立足有多难,我也不想喝酒了,但是我不得不喝啊。”

    “我知道你开咨询室初期也很难,但是姜家毕竟在那里,不会有人灌你酒,我啊……就是不想喝也得喝,你现在还有那么好的男朋友,给你挡酒,我真是羡慕嫉妒恨啊……”女人忽然身子一软,若不是姜熹及时扶住,她估计要直接栽下去了。

    “熹熹,那个男人真心不错,你不能辜负他!听着没!”

    “好好,我不会辜负他的!”

    “我的大总攻啊!马丹,这个男人真是极品!”女人忽然开始捶胸顿足。

    姜熹恶寒,“行了,我扶你起来吧。”

    “姜熹,他的气场真的是大总攻,你要信我!”女人扶住姜熹的手臂。

    “好啦,我信你还不行么,走吧,我扶你回去!”

    “不要!”女人伸手将姜熹推开,“我要歇会儿!嗝——”

    “你这……”姜熹力气不大,一个人也拖不动她,只能扭头准备回去求援。

    这刚刚出去,就碰见了一个熟人。

    “曹学长!”

    “姜熹……”曹寅亮在门口等了很久了,他的声音有点小,斯文清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赧。

    姜熹又不是傻子,她自然看得出来曹寅亮想做什么,只是……

    “曹学长,我实在是……”

    “这个给你!”曹寅亮伸手递给姜熹一个u盘!

    “给我这个做什么?”姜熹看着小小的u盘。

    “这是我很早之前就想送你的礼物,我知道你有男朋友,我也没想过要追你……”毕竟女神这种生物,不适合他这种凡夫俗子,“这是我两年前做的一个东西,送给你!”

    “什么!”果然是理科男,就是送礼物都这么的别出心裁。

    “就是一个编程,我弄了大半年,请你别拒绝我!”

    “我……”姜熹看着他热切的目光,也不好拒绝,只能应声接下。

    “对了,我的学姐喝多了,你帮我一把,扶她回去!”姜熹这才想起正事,扭头就往洗手间冲。

    “曹学长,你进来吧!”

    “不好吧!”这是女洗手间啊!

    “没事,现在没有人,你进来帮我一把,我实在是弄不动她,太重了!”

    曹学长看了看女士洗手间五个醒目的大字,踌躇犹豫了好一会儿。

    “快点啊,真的没人!”

    可是女神要帮忙啊。

    他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果然那个学姐醉得不成样子,他将她的胳膊搭在肩头,就往外走。

    “唔——”学姐伸手摸一把曹寅亮的脸,“男人!”

    “学姐,你别乱动!”姜熹在一边帮衬着,这人怎么喝了酒这么不老实!

    “熹熹,男人!是男人……”

    “是曹学长,信息学院的,今天过来帮忙的!”

    “书呆子?”学姐呵呵一笑。

    “你才是书呆子!”曹寅亮力气也不算太大,而且这女人一直往下滑,他只能往她往上拽拽,这可好,她居然直接张嘴吐了起来。

    姜熹捂脸,看着曹寅亮的衣服脏了一大片,简直不忍直视!

    曹寅亮深吸一口气,“学妹,你有纸么!”

    “我马上去洗手间给你拿!”姜熹说着就往回走。

    “男人……”学姐掰过曹寅亮的脸,“还是个活的!”

    “我当然是个活的!”

    “嗯?”女人抬了抬眼皮,忽然伸手捧住了曹寅亮的脸。

    所以姜熹拿着一沓纸巾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居然……

    吻到了一起。

    这……

    也太重口了吧!

    曹寅亮被吓了一跳,伸手把她推开,女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居然还在一个劲儿傻笑。

    “我去,这……”曹寅亮的嘴边都是那种酸腐的味道,弄得他也想吐了。

    “学长,纸巾!”

    “我要去漱口!”说完他就一溜烟的跑开了。

    姜熹看着坐在地上傻笑的女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学姐,快起来吧,我扶你回去!”

    “我轻薄了一个男人……活的男人,哈哈……”

    姜熹恶寒,这女人到底是多么渴望男人啊。

    燕殊见他们回来,上去搭了把手,“怎么醉成这样?”

    “谁知道她。”姜熹耸肩,“你和教授说完了?”

    “你怎么不早和我说,他喝醉了喜欢找人聊天啊,拽着我就是一顿闲扯!”燕殊牵着姜熹坐下。

    “我忘了。”姜熹低头一笑。

    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全部都是各个门户网站的推送消息。

    “哗——”姜熹惊得从凳子上直接跳起来。

    “白氏总裁杀人未遂,被警方当场拘捕!”

    “这都是什么……”姜熹点开新闻,那上面的图片基本都被打上了马赛克,可是姜熹却能清晰的辨认出来,这确实白威没错。

    “坐下!”燕殊拉着姜熹坐下,从她手中拿过手机,在场的人基本都喝得差不多了丝毫没注意到这边的异样。

    “你知道?”

    “比你早一点点!”

    “燕殊!”姜熹跺脚,“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其实事情很简单,也有容易猜想,之前我们在路上看见白威和彭媛媛的视频,白威这种人,肯定会一查到底的,而第一个怀疑目标就是彭媛媛!”

    “彭媛媛!”

    “因为她急于上位!”其实急着要解决白威的人是他,燕殊是绝不承认的,不然就是视频这一条,姜熹就得不停追问。

    “白展庭受伤了,那个时候,彭媛媛急着上位也正常,这两个人都非善类,这一撕扯起来,定然会有损伤,毕竟谁都不是好人!”

    “她需要这么着急?”不过看新闻上的描述,这个女人确实是彭媛媛。

    “所以啊,这发生了什么不可预期的事情不也是很正常的么!”

    燕殊说完,发现姜熹一直盯着他看,他微微咳嗽一声,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听你说的好简单啊!”

    “本来就很简单啊,新闻里不是说了么!”燕殊冲着姜熹一笑。

    “燕殊,想除掉白威的人是你吧!”姜熹靠近燕殊。

    “怎么会!”

    “因为白威没有别的把柄,所以只能制造把柄让他露出马脚,是这样吧!”

    燕殊眯着眸子,笑得像一只老奸巨猾的狐狸,“熹熹,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上次从医院出来,你和我叙述白威的事情,我就感觉到你在说他名字的时候,咬字比较重,而且你的手指在慢慢收紧,你眸子闪过一丝杀气,说明白威是你想要下手的目标。”

    “有这么明显?”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视频应该是你泄露出去的吧,彭媛媛就是再傻,也不至于在白家出事的风口浪尖这么惹怒白威!”

    燕殊只是一笑,“熹熹,你很聪明。”

    “不是我聪明!”姜熹摇了摇头。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燕殊兀自一笑,仰头将茶水一饮而尽,“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说真的,熹熹,我这个人做过很多坏事,我的手上沾满了很多人的血,其中有大奸大恶之人,自然也有像白威这种……”

    “我披着那身衣服,刚正不阿,其实我的手很脏,我就是个恶人,之前白展庭……”

    “我知道,是你做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燕殊忽然一笑。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就算是坏人,也是因为我。”姜熹伸手握住燕殊的手,“你是坏人也好,好人也罢,只要你是燕殊就行。”

    燕殊手一顿,“如果以后你发现我真的特别坏怎么办!”他扭头看向姜熹。

    他的眼神认真而又专注,姜熹会慢慢进入他的生活,她会更加了解他,她会了解得更多,他的好他的坏,“如果我是个十足的大恶人,嗯——”

    燕殊话没说完,姜熹倾身过去,吻住了他的嘴角,“我只知道你是我爱的人,而且在我心里……”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人!”

    燕殊张嘴直接咬住姜熹的下嘴唇,直接啃咬。

    “吁吁——干嘛呢干嘛呢,能不能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好好吃顿饭了啊!”有人开始起哄。

    燕殊这才松开嘴,伸手给她擦了擦嘴角的水渍。

    “我说姜熹学妹,不带这样的,你也要给我们这些单身狗一条活路啊!”

    “就是,不带这样的,再说了,你们这也不是法式热吻,差评差评!”

    “吼吼——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众人开始起哄。

    “别闹了!不许你们欺负我家熹熹!”睡得晕乎乎的学姐忽然爬起来一拍桌子,手边的就被筷子被震得掉在地上。

    燕殊挑眉!

    真是一条汉子!

    被她这么一搅和,众人三三两两又去划拳聊天。

    “熹熹,你带身份证了么!”燕殊开始咬姜熹的耳朵。

    “没有啊,怎么了?我们不是约会,带……”姜熹扭头瞪了一眼燕殊,“你咋不上天!”

    “你就是天!”

    “流氓啊你!”姜熹无语。

    “宾馆应该不需要两张身份证吧!”

    “需要!”姜熹咬牙。

    “那我们就去看电影!”

    “然后呢!”

    “黑灯瞎火好办事,嘶——”

    燕殊话音未落,只觉得脚趾头一痛,这女人,怎么这么喜欢踩他的脚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