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0 回家再收拾你,收网

正文 240 回家再收拾你,收网

    ( )临城大学

    燕殊靠在座椅上,饶有趣味的盯着姜熹,那道目光很炙热,姜熹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伸手整理头发,有些娇嗔的瞪了一眼燕殊。

    燕殊抿嘴一笑,她在害羞……

    脸有点红,眼睛很亮,很漂亮,他的手指不自觉的敲打桌子,微微眯着眼睛,就像是在打量着猎物。

    姜熹刚刚讲完,伸手拍了拍脸,和于教授说了一声,准备去洗手间洗个脸,那个人能不能被一直盯着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会不好意思么!

    燕殊见她往外走,起身就从教室后门出去了。

    教室50米不到的地方,就是洗手间,姜熹知道他肯定会跟着出来,扭头一笑,“我去洗手间,你也想跟着进去?”

    燕殊大步走过去,牵着她就往里面走,姜熹大惊失色,“又不是第一次了!”

    姜熹这才想起在咨询室有一次他们确实是在……

    “你不会真的要去……啊——”姜熹话音未落,燕殊已经将她往墙上一推,欺身压下,直接吻住她的嘴唇,“唔——”

    一群女生结伴上厕所,忽然看见燕殊这一对,立刻羞涩的往里面跑。

    “赶紧走。”姜熹扯了扯燕殊的衣服。

    “急什么!”燕殊笑着轻啄她的嘴唇,“你怕什么啊?反正我挡在你前面呢!”燕殊说着咬了一口她的耳垂。

    姜熹气急败坏的要挣脱,可是燕殊却偏不许,身子死死压着她,不许她乱动。

    “你刚刚的声音……”

    姜熹脸一热,这个流氓,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这么不正经。

    “别说!”

    “可是你刚刚的叫声……”姜熹伸手捂住燕殊的嘴巴。

    燕殊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忽然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心,姜熹本能的缩回手,“你……”

    而此刻又有人过来,燕殊双手撑在姜熹两侧,几乎隔绝了所有人好奇的视线,姜熹微微抬头,就能看见燕殊似笑非笑的脸。

    男人精致的锁骨在领口若隐若现,还有那性感的喉结……

    想起那日燕殊的反应,姜熹直接踮脚,吻住……

    “唔——”燕殊双手直接攥紧姜熹的手,“别闹。”

    “谁让你调戏我来着,怎么?还不许我调戏你?”姜熹挑衅道。

    而此刻里面传来了水声,燕殊直接拉住姜熹的手就往教室走,“回家我再收拾你!”

    演讲已经接近尾声,于教授招呼人去吃饭,看着燕殊和姜熹回来,打趣道:“燕队长,我还以为你怕请客,临阵脱逃了呢!”

    “怎么会?我已经定了位置,请吧。”

    “那怎么好意思,我就是随口一说,我早就定了位置,燕队长,你还是客随主便吧。”于教授笑着,然后一脸促狭的盯着姜熹。

    姜熹揉了揉耳朵,总觉得浑身不太自在。

    尤其是所有人几乎都用一种揶揄的目光看着她,姜熹更是羞愤得差点钻进地缝里,燕殊则笑得十分欢唱,还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她侧脸猛地啄了一口。

    “行了你俩,一群单身狗,你俩还在秀恩爱!真是不怕遭人恨!”于教授叹了口气。

    “我选择秀恩爱,他们也可以选择不看!”燕殊挑眉。

    众人现在真的很想揍他一顿,这话说得何其欠揍啊,什么叫你可以做他们可以选择不看,你有本事就不要发出声音啊!

    医院

    护士进入白展庭的病房,给他进行常规检查,看到彭媛媛,有些诧异,她和黎常娥的事情,之前闹得沸沸扬扬,在临城,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这女人难道真的和白威有一腿,真是恶心。

    “他什么时候会醒啊?”彭媛媛这模样,就像是白家的女主人。

    “还得再观察一下。”

    彭媛媛低头看着白展庭,嘴角扯起了一抹笑意,自己和白威的事情被公开,那么自己是不是就可以……

    顺势进入白家?

    白威和姜卫宗不一样,他的妻子早就故去,他们之间根本不存在任何的阻碍。

    况且自己帮助白威除了姜卫宗这个敌人,他们也算是盟友,两个人在床上也很合拍,无论怎么看自己都有很大的机会进入白家。

    彭媛媛还在沾沾自喜,殊不知白威却在想着如何将她这个眼中钉除掉。

    “白威——”白威刚刚推门进来,彭媛媛就直接小跑过去,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护士大惊失色,本来在记录数据的手一抖,连忙往外退。

    “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啊。”

    “我先送你回去。”

    “可是我想陪着你啊,展庭出了这么大事情,无论怎么说,我都想陪着你啊!”彭媛媛咬着嘴唇,显得我见犹怜。

    “医院人多嘴杂,事情处理好了,你再来不迟。”

    “真的?”白威这话就像是一种变相的允诺,彭媛媛抿嘴一笑,踮脚就在他侧脸啄了一口。

    “那我先送你回去!”

    鼎盛小区

    彭媛媛开门进去,这里面的的装潢典雅别致,别具匠心,可见白威在彭媛媛的身上也是下了血本。

    “亲爱的,要不要进来坐坐,我去做饭,你肯定饿了吧!”彭媛媛笑着往厨房走。

    作为一个小三,她最想要的就是能够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的出现在人前。

    现在的这个社会,只要你成功了,谁会计较你是如何爬上去的,只要你真的有权有势,那些人照样对你俯首帖耳。

    白威并未说话,而是直接进了彭媛媛的卧室,她的粉色电脑就在床上,虽然设置了密码,不过彭媛媛这人智商不高,白威随意输入了几次,就打开了。

    他开始寻找她的各种浏览记录,各个文件夹……

    在一个很隐蔽的文件夹里,发现了两段视频,有一段视频他已经很熟悉了,是他和彭媛媛的,另外一段,他伸手点开……

    电脑里立刻传出了令人面红心跳的呻吟声。

    这次的女主角换成了黎常娥!

    彭媛媛听着动静往屋里走。

    “你在看什么呢,这大白天的,就看这种东西不好吧……啊——”

    彭媛媛刚刚到房间门口,白威直接将电脑直接往地上一摔!

    电脑的屏幕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整个屏幕瞬间黑掉,可是那电脑里的声音还在,“你怎么了!”

    彭媛媛吓得花容失色,她的声音都在颤抖,电脑砸在她的脚背上,疼得她差点跳起来。

    “彭媛媛,你胆子很大啊!”白威直接走过去。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白威的神情阴鸷,那双眼睛微微眯着,就像是要把她吃了一般。“白威,你怎么了,你被吓我,你到底是怎么了啊!”

    “啪——”白威一巴掌甩过去,彭媛媛身子趔趄,直接摔在地上,额角磕到门边,她的眼前一花,整个人的脑子天旋地转,她的意识有一瞬间的抽离,她猛吸一口凉气,伸手捂住脑袋。

    “彭媛媛,谁给你的胆子,你居然敢设计我!”白威伸手扯住她的头发。

    “啊——”彭媛媛疼得失声尖叫,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她要挣扎,她要离开这里。

    她的手随意的挥舞着,尖锐的指甲划破白威的侧脸。

    “嘶——”白威疼得手一松。

    彭媛媛立刻转身往外跑,可是没跑两步,她的脚一滑,整个人往前一摔,等她扭过头的时候,白威已经走到她的身后。

    他的侧脸被她的指甲划出了一道口子,血珠正从细小的伤口处缓缓往外渗,他的脸色苍白,那双眼睛像是要吃人一样,彭媛媛连滚带爬的往外跑,白威直接扯住了她的胳膊,“啊——”

    彭媛媛双手不停挥舞着,她能够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她要逃出这里!

    白威反手一巴掌将她打在地上,彭媛媛觉得两侧的脸颊火辣辣的疼,疼得几乎麻痹,失去知觉,白威下狠特别狠,在彭媛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威直接伸手扯住了她的头发。

    “啊——”白威拽着她的头发,按着她的头就往地上撞。

    他的神情麻木,仿佛面前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更别提他们之前在床上是如何的耳鬓厮磨,温柔缱绻。

    “贱人,你特么的敢背地设计我!”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

    “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我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白威恨得咬牙切齿。

    他这辈子精心维系着自己的声誉,却不曾想一朝之间几乎彻底扫地!

    如果是别的女人就算了,他白威毕竟单身,就算是交往一个女朋友也是正常,只是偏生是彭媛媛!

    许多人都是他捡破鞋,这还是好听的,更有甚者,现在都在流传,这姜家一夜之间的败落,就是白威一手造成的。

    而且这种谣传明显有甚嚣尘上的势头。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彭媛媛哭着哀求。

    白威忽而松开手,彭媛媛的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白色的瓷砖地面,出现了星星的血渍。

    彭媛媛双手虚软无力的撑着地面,试图从地上站起来,可是她的脑袋就像是要炸开一样,就如同有人拿着刀在她脑袋上劈了一刀,疼得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从鼻子里流出来。

    她颤颤巍巍的伸手摸了一把,满手是血。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趴在地上,扭头看着白威,她的额头被撞的满是青紫,眼睛充血,头发凌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那你告诉我,网上的视频是怎么回事!”白威屈腿半坐在地上,伸手捏住彭媛媛的下巴,仔细看着她。

    女人娇弱玲珑,眼神透着楚楚可怜,“我真的不知道——”

    彭媛媛一个劲儿的摇头。

    “视频就在你的电脑里,除了我和你的,还有我和黎常娥的,你告诉我,这些是从哪里来的!黎常娥根本不懂你在我这里,她要如何设计我,难道是我自己?”

    “我不知道就是有人发给我了,我……”

    “平白无故,谁会把这个东西发给你!如果说发给我,我还可以理解,他是想要敲诈一笔前,可是发给你,我就不理解了,他是图你的钱,还是图你的人啊!”白威伸手拍打彭媛媛的脸。

    “我真的不知道,我今天早晨收到的,我……”

    “彭媛媛,你真当我是傻子么,你的那点心思,难道真的以为我不知道么,我告诉你,你就这种破烂货,我白威这辈子都瞧不上!”白威冷哼。

    破烂货!

    这三给子深深刺痛了彭媛媛的心。

    她的身子在发抖,她能够感觉到白威目光充满着讥讽嘲讽,她也明白,她这种女人,其实就是这些男人的一个玩物而已。

    “你还妄图想要一步登天?”白威轻哼,“你未免太瞧得起你自己了吧!”白威看着彭媛媛,从他的嘴角挤出了一丝几乎于变态的声音,那种笑容尖锐而又刺耳,在空荡荡的公寓里,不断回响。

    彭媛媛的意识恢复了一些,她的脑子虽然依旧胀痛,可是清明了许多,她忽然一笑。

    “我跟了你五年,你现在跟我说,我是个破烂货?”

    “彭媛媛。”白威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拨到一边,“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么!”

    “我不知道!”

    “以前的你很听话,很乖巧,我让你往东你不会往西,而且我很喜欢你在床上的样子,清纯得就像是一张白纸!”

    “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你说我是不是白纸!”彭媛媛死死咬着嘴唇。

    而现在这个男人却说她只是个破烂货!

    “其实你如果一直这么乖,我会考虑让你在我身边多待一会儿,毕竟我们在床上这么有默契!”白威的手指触碰到她的眼睛,彭媛媛下意识的往后一缩,白威直接扯住她的头发,逼着她和自己对视。

    “我最讨厌不听话的人,你只是我豢养的一个宠物,而现在这个宠物居然反过来咬了我一口,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真的不知道视频的事情,你要相信我!”彭媛媛跟了他太久。

    她知道这个男人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他刚刚的模样十分可怕,她当时觉得自己会死在他的手里!

    “信你?我已经派人查过了,视频就是从你这里流出去的,你倒是给我一个解释啊!”

    “不可能!”彭媛媛矢口否认!

    “事实证据摆在面前,你就是再否认都没用,其实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无非就是想要要个名分而已,可是彭媛媛,就凭你?”白威冷哼,“也配!”

    “我知道自己不配!从你把我安排在姜卫宗身边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不配!我当时就应该明白,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可是……”彭媛媛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看着白威,那眼中似乎有一抹莫名的情愫。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难道说你不是真的爱我?或者说……哪怕是有一点点是喜欢我的!”彭媛媛死死咬着嘴唇。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投资你们学校的项目,你负责接待我,当时的你很干净。”

    白威这种长期浸淫商场的人,内心复杂而又黑暗,他们对这种干净纯洁的东西有着从心底的渴望。

    那种渴望不是说想要得到,而是占有,甚至污染她……

    这个社会如此复杂黑暗,怎么容得下这么干净的一张白纸!

    彭媛媛清晰的记得自己见到白威第一眼,他不是样貌出众的男人,可是成熟稳重,温柔而且斯文,对她很好,礼物鲜花,钻石名包,彭媛媛承认自己动摇了。

    “从你把我送给姜卫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在你心里其实和外面那些女人是一样的!”

    “不一样,最起码你干净一些!”

    “所以现在我是没有利用价值了么!”彭媛媛死死咬着嘴唇。

    “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你这双眼睛!和她很像……”白威的眼神惊呼狂热,带着一种变态的贪婪。

    就是这种眼神,彭媛媛以为白威对自己多少是有感情的,可是现在她很害怕,因为他的手死死的按在她的眼睛上。

    那动作像是要把她的眼睛抠下来。

    “你没她干净!”

    她?

    彭媛媛终于听到了一个敏感的信息。

    白威起身,兀自一笑,“彭媛媛,你真的以为我是个傻子么,你出事那天晚上,你当真觉得我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彭媛媛大惊失色,那件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是筛选着和白威说的,她只说被骚扰了,根本没说别的。

    “你这种女人,真的是很脏,我愿意再碰你,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你就应该庆幸了,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贪心,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模样?你觉得我会娶一个被那么多男人糟蹋的女人!”

    “白威——”彭媛媛伸手挥舞着,她从地上爬起来,她还没够到白威,就被这个狠心的男人一把推开,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浑身像是散了架。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啊!”白威忽然一笑,露出了惨白的牙齿,彭媛媛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看着我一个人演戏?你何其残忍,我为什么会落得那副田地,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我根本不会去勾引姜卫宗,我也根本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就是个混蛋,啊——”彭媛媛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她甚至觉得自己自己疯了!

    “如果不这样,你如何帮我除掉姜家那些人啊!”白威轻笑。

    “你说什么?”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说不是发生了那件事情,就你的性格,懦弱得只能任人欺凌,如果不给你下一剂猛药,你根本不会那么卖力的帮我,毕竟你和他们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你也别说你有多么爱我,你爱的最多是我的身份,是我的钱,是我的银行卡!”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彭媛媛此刻根本不敢往深想。

    他都知道,全部都知道,他甚至放任纵容着这一切的发生。

    这是何其的冷漠和自私啊。

    “那伙人是姜姒找来的没错,可是他们最初的目的不过是威胁恐吓你,姜姒不笨,她只是想要激怒你,让你将他们家闹得天翻地覆而已,犯法的事情,她还这个胆子,我不过是又偷偷塞给了那些人一笔钱……”

    “啊——”彭媛媛捂住脑袋,眼前的男人在笑,恐怖而又变态。

    乱了,全部都乱了!

    她到底在做什么,她都做了一些什么,她居然和这个恶魔在一起待了整整五年,一想起他们缠绵的无数个夜晚,一股凉意从脚底不断往上窜,让她遍体生寒!

    燕殊此刻刚刚上车,收到了燕隋的信息,嘴角缓缓翘起。

    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题外话------

    终于到收网的时候啦,吼哈哈,开心,撒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