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9 强迫症转为暴露狂?(二更)

正文 239 强迫症转为暴露狂?(二更)

    ( )燕家

    燕持十分郁闷,这边上的花花草草难不成比自己还好看么!

    秦序羽还在一旁扑棱着水,他曾经试图让燕持教他游泳,结果他的话比燕殊狠多了,人家直接来了一句:“多呛几口水就会了!”

    然后秦序羽看着燕持一遍又一遍在泳池里来来回回。

    “大舅舅,你不累么!”秦序羽开口。

    “不累!”燕持咬牙。

    “你怎么不太高兴!”

    他能高兴么,叶繁夏一直垂着头,愣是不看他一样,他难不成如此的……

    不堪入目!

    “叶繁夏,你别把我的衣服弄脏了!”

    “总裁放心,绝对溅不到水!我离得远一些!”叶繁夏说着就往后退了几步,中规中矩的站着。

    她才不敢看燕持,这个男人对她的诱惑力太大,自从那次自己控制不住拉了她的手,她反思了很久,果然这段时间住在燕家,两个人几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燕持双手撑着台面就直接跃出水面。

    “你低头在看什么!”男人光着脚走到她面前,还有水在不停往下滴,很快他的脚边就晕湿了一大片。

    “没有。”

    “我游得怎么样?”燕持憋着笑,她……

    脸红了。

    “挺好的。”

    “我记得你可没看我!”

    “非礼勿视!”

    燕持呕血,“所以你说我游泳游得好,是在骗我?”燕持故意将尾音拖得很长,“叶繁夏,你在骗我?”

    “不是,在我心里,总裁一直都是最棒的!”这是实话。

    而这句话也大大取悦了燕持。

    “咳咳……”他轻轻咳嗽了一声,“你把衣服放下就先走吧。”

    “好的!”叶繁夏如蒙大赦。

    “明早继续帮我拿了衣服。”

    叶繁夏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幸亏扶住了一侧的椅子,她把衣服放下,就逃也似的往屋里跑。

    她根本不敢去看燕持,这个男人最近是你怎么回事!

    难不成……

    洁癖和强迫症现在转移了?

    暴露狂?

    叶繁夏恶寒,我滴妈呀,再这样下去真的会疯掉的。

    燕持此刻是根本不懂叶繁夏在想什么,不过她的反应还不错,最起码面对自己不是没反应的。

    “大舅舅——你笑得好贼。”秦序羽终于扑棱到了岸边。

    “贼?”燕持摩挲着下巴。

    “你在追叶子阿姨么!”

    “嗯?”燕持扭过头,屈膝将秦序羽从泳池里捞起来,扯过一侧的毛巾给他擦身子。

    “谁告诉你的。”

    “难道不是么!”秦序羽歪着脑袋,心安理得的享受燕持的服务。

    “为什么这么说。”

    “你现在的表情和舅舅好像,舅舅以前追舅妈的时候,也经常这样坏笑。”秦序羽冲着燕持一笑,伸手出去,“封口费!”

    “什么?”

    “不然我就去告诉叶子阿姨,你喜欢她!”

    “小屁孩,你找我要什么?封口费!信不信我打你屁屁!”

    “不管,你要给我封口费,叶子阿姨——唔——”秦序羽刚刚要喊,燕持直接捂住他的嘴巴,“唔——”

    “秦浥尘怎么养了个你这样的儿子。”

    “快点!”秦序羽伸出手。

    “回去补给你。”

    “不给的人是小狗!”秦序羽说得认真,燕持哭笑不得。

    “行行行,你现在不许和她说,知道了没!”

    “知道啦,我们现在是盟友!”秦序羽伸手拍了拍燕持的肩膀,“大舅舅,加油啊,我很看好你哦!”

    燕持无语,他自然知道加油,需要一个小鬼说么!

    “要是走漏风声,我就……”燕持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放心吧,我的嘴巴很严的,嘿嘿——”秦序羽冲着燕持挑眉,“不过得看封口费多少啦。”

    “秦浥尘就是个奸商,你怎么比他还贼,你知不知道,你爸都不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啊!”燕持伸手捏住他的小脸。

    “爹地说了,无奸不商,无商不奸,我以后肯定是要继承家业的,他说这些需要从小培养!”秦序羽说得一板一眼,格外认真。

    “你妈知道你这么财迷么!你们秦家还会缺钱?”

    “谁会嫌弃钱多啊!你是说吧!嘿嘿……”

    燕持捂脸,等事成了,他非狠狠的揍这个小混蛋一顿。

    “行了,我带你去洗澡!”

    秦序羽立刻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燕持身上,“大舅舅,你眼光不错!”

    “这话怎么说!”

    “叶子阿姨身材特别棒!”

    “嗯?”燕持狐疑。

    “以前我和她一起洗过澡!”

    “小混蛋!”燕持简直要抓狂。

    白家

    白威在外面给姜姒找了个小公寓,让她一个人住,他此刻身心疲惫。

    白展庭出事之后,他感觉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支撑,他不知道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姜姒如果一旦生下那个孩子,一定不能留她,这个女人太恶毒,她算准了自己不会报警,因为一旦报警,白展庭对她做的事情会曝光,而白展庭不能人道甚至在女人床上出事的消息也会瞬间传得满城风雨,他白家丢不起这个人。

    而她姜姒不敢轻易离开,不过是因为彭媛媛的案子还攥在他手里。

    他们都是恶人,现在就看谁更狠辣一些了。

    白威刚刚到了医院,就注意到周围的人都是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有的人甚至在捂嘴偷笑。

    白威觉得肯定是想太多了,肯定是一夜未睡,现在脑子有些懵了。

    他刚刚到了病房,就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彭媛媛?你怎么在这里!”

    白威立刻将门关上。

    “出事了!”彭媛媛急得跳脚,她拿出手机,视频中是他和彭媛媛在滚床单的画面。

    “这是哪里来的!”白威一把夺过手机。

    “我也不知道啊,我今早在家忽然就看见了,我就立刻给你打电话,可是你一直不接电话,我知道你肯定回来医院,我只能在这里等着啊,我们现在怎么办!”

    “你等一下!”白威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立刻帮我将视频删除,快点!”

    “总裁,已经删不掉了,现在已经广泛的流传开了,我们让那边的网站将原始视频删除了,可是很多人已经下载了,我们根本控制不住啊!”

    “废物!”白威气得差点将手机扔掉。

    整段视频足足有三个小时之久,而且拍摄的角度很清晰。

    这和一般的偷拍是完全不同的效果,这就好像是……

    他们自己拍摄的一样。

    “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彭媛媛一脸无辜的看着白威,“现在整个临城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

    “我出去一下!”白威说着推门而出,他要将事情遏制住。

    “喂——这不就是视频男主角么,真是老当益壮!”

    “小声点,不怕被听见啊!”

    “怕什么啊,现在所有人都看过视频了,三个小时啊,几乎没停过,哎,你们说,他这……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啊!”

    “你好污啊,难道你男朋友不能满足你?”

    “胡扯什么啊……”

    白威这张脸这次是彻底丢尽了。

    “立刻给我查出这个视频是从哪里发出去的!立刻给我查!”白威拿出电话。

    “我们已经在查了,我们需要发新闻稿澄清一下么!”

    “澄清个p啊!”视频那么清晰,这根本不是偷拍,而是有人蓄意为之。

    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燕殊?姜姒?彭媛媛?亦或者是姜熹?

    姜姒不可能,她现在自身难保,根本搞不出这些花样,况且她若是知道自己和彭媛媛的事情,早就闹得天翻地覆了,根本不可能是她,难道是燕殊?可是自己根本没有惹着这个男人啊!姜熹虽然有些心机?可是这种手段完全不像是出自她的手笔……

    难不成是……

    彭媛媛!

    此刻电话呀又一次响起。

    “总裁,查到了,目标ip锁定在鼎盛小区,技术部门还在……”

    “不需要了!我知道是谁了!”

    那不就是他给彭媛媛租的公寓么!

    另一边

    燕殊和姜熹正坐在去学校的车内,姜熹随手翻看着手机推送,看到这个消息也是吓了一跳,原视频已经被删除了,只有一些网友的截图还在被人疯狂的转载。

    视频上的男女就是马赛克都没打,一样就能认出是谁!

    “别看了!”燕殊一把夺过姜熹的手机,“这有什么好看的。”

    “我上次回家拿东西,碰见过彭媛媛,我当时就觉得她有人了,我只是没想到会是……”姜熹觉得胃部一阵搅动,有些恶心。

    “他们都不会觉得恶心么?”

    姜熹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彭媛媛和白威搞在了一起,这是在姜卫宗出事之前还是之后,若是之前的话,那真是细思极恐。

    按照姜卫宗在病房里歇斯底里的模样,白威岂不是一直在设计他?

    这个男人真的会为了母亲一步步的筹谋这么多年?

    不过白威性子阴鸷,姜熹一直都不喜欢,这种男人确实很可怕。

    “现在很多人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燕殊只是一笑,不知道接下来盛怒之下的白威会如何呢!

    彭媛媛这个棋子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迟早都是要舍去的。

    车子缓缓停在了临城大学的校门口,门口陆陆续续都是携肩而行的大学生。

    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就引起了许多的围观,这里毕竟是大学,很少有人会开着豪车这般招摇。

    燕隋下车帮燕殊和姜熹开门。

    燕殊他们自然不认得,不过姜熹在临大几乎是无人不知的。

    “那不是姜学姐?”有人指着姜熹。

    “于教授请了姜学姐回来做演讲,就在十点钟的主楼。”

    “你在学校这么出名?”燕殊挑眉。

    “上学期间发表了一些文章而已,走吧,我带你看看我的学校!”临城虽然不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城市,不过临大却很出名,临大原本是京都的,只是建国后期京都城市规划,将学校迁址到了临城,继而更名为临城大学。

    临城大学有四个校区,几乎遍布了临城。

    他们这次来的就是主校区,刚刚进入,两侧高大茂密的梧桐树遮天蔽日,“我上学的时候,就特别喜欢这条路,很凉爽,而且……”

    姜熹话没说完,他们就碰见一侧树下一对小情侣正在接吻。

    燕殊摸索下巴,“现在的大学生都如此开放了么!我以前都不这样的!”

    “你念的是军校!”

    “这倒也是,就是有女人也当男人用的地方,以后去了部队,更没机会接触女人了,我手下那群小子,每次看到文工团来演出,就和打了鸡血一样!”

    “嗯哼——文工团?美女很多?”

    “我平时军务繁忙,根本没时间去看那种东西,况且我现在都有你了,更加需要洁身自好,你说是吧!”

    姜熹不搭理他。

    燕殊这个子走到哪里都是一道惹人的风景线,况且还盯着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眼底眯着笑,不是侧头看着给他介绍学校的姜熹,那眼底的温柔爱意根本藏不住,这两个人一路走过去,真的是屠狗无数。

    “熹熹,你可算是来了,就等你了!”于继进看见姜熹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燕队长也来啦,燕队长,你可真不够意思,你这不声不响的把我徒弟弄走,都不和我打声招呼!”

    “我这不过来赔罪了么,中午我请客吃饭!”燕殊笑着看向于继进。

    “行了,先进来啦,熹熹,这次过来的还有你的一些师兄弟,大家好久没见了,都嚷嚷着要见你呢!”

    姜熹刚刚进入教室,是可以容乃几百人的多媒体教室,她这刚刚踏入,就看见一个人朝着自己扑过来。

    燕殊大手直接扯住姜熹的胳膊,将她往怀里一带。

    女人扑了个空,“熹熹,好久不见!”

    “学姐好!”

    “你男朋友?”女人打量着燕殊,眼底只有欣赏。

    “嗯。”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女人贴在姜熹耳边。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今天我们一届的很多人都是冲着你来的,很多人都是专门从外地赶来的,这上学的时候没法追你,这会儿卯足了劲儿准备和你搭讪,你倒好,直接带了家属过来,厉害了。”

    “胡扯什么啊!”姜熹扭头看向燕殊。

    “你先去准备,我自己找位子坐下!”

    “嗯!”

    燕殊余光瞥见不远处一群摩拳擦掌的男人,眸子一暗,低头在姜熹额头吻了一下。

    “吁吁——”教室坐了大半的学生,见到此状都纷纷叫喊起来。

    “好了,快去坐!”姜熹催促燕殊。

    燕殊转身去最后面找个位置坐下,不过目光一直盯着姜熹,基本是属于目不转睛那种。

    他观察了台下和姜熹说话的几个男人,基本属于**丝那一类,根本不足以构成威胁,没想到都毕业了,还有人惦记,看样子他得多多带她出去溜达一下,顺便宣誓一直主权。

    “对了,熹熹,你的发言稿准备好了么,待会儿你在第二个。”于教授叮嘱了一番。

    “我知道。”姜熹点了点头,将准备好的演讲课件准备拷贝在电脑里,忽然从多媒体下站起一个人。

    男人穿着白衬衫,袖口捋起,架着一副眼镜,准确的说是一副眼镜框,他看见姜熹只是笑了笑,“于教授,修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谢谢啦。”

    “不用客气,这次的演讲我也期待很久了。”

    男人儒雅而又随和,笑起来让人觉得很舒服,他扭头看向姜熹,“姜熹是吧。”

    “嗯。”

    “你的照片现在和挂在学校的bbs上,学校很多宅男的梦中女神啊。u盘给我吧,我帮你拷。”

    “麻烦了。”

    “不用这么客气,我比你高一届,现在在学校读研,之前我看过你的许多文章,其中有一篇是研究留守儿童的,感觉研究的很深刻。”

    “是么,其实论文并不是很好看。”

    “不过你分析得很深刻啊,真的很不错,我反复看了很多次!”

    极少有人和姜熹谈论她发表的论文,姜熹笑着回答了他的几个问题。

    燕殊蹙眉,这个男人……

    当着他的面搭讪,把他当成是死人么!

    “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演讲。”

    “曹学长太客气了。”姜熹笑了笑。

    很快的演讲就开始了,于继进在全国都是很知名的教授,姜熹和燕殊这一路走来,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姜熹以前在学校虽然低调,但是每年校花榜都在,加上姜家二小姐的身份,自然成了许多宅男的女神,原本还熙熙攘攘的教室很快被塞满。

    “不好意思,你这边有人么?”一个男生询问燕殊。

    “没有!”

    “快点,这里没人,这里看姜学姐更加清晰!”他话说完,三四个男生直接簇拥过来。

    燕殊挑眉?

    这是他找的最佳位置,肯定很清晰啊!

    燕殊做了很长时间的狙击手,他知道最佳的观察位置,所以从进教室开始,他就直接走到了这个位置,这群小子懂什么。

    “姜学姐本人比照片上漂亮多了!”

    “废话,那都是多少年前的照片,而且都是偷拍的,肯定没有真人好看,姜学姐都没有拍过写真么?太可惜了!”

    “身材也很棒啊!”

    燕殊挑眉,盯着身旁的一群臭小子。

    “大哥,你哪个学院的啊?你也是来看姜学姐的么!”

    “我不念书!”燕殊蹙眉,一群小混蛋,不好好念书,整天都在yy一些什么东西啊。

    “就是那个,穿着橘色衣服黑色裤子的,姜熹,我们院的学姐,是不是特好看!”

    “你整天不是都抱着学姐的照片yy么!”

    “胡扯!我那是欣赏!你懂个屁!”

    “是是是,我不懂!呵呵,也不知道谁,把人家照片藏在枕头底下……”

    “咳咳——”燕殊轻轻咳嗽一声,“这几位同学,有个事情我想和你们简单交流一下!”燕殊尽量抑制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不然他真的很想将面前的几个臭小子扁一顿。

    “你说!”他们只顾着盯着姜熹,完全没注意到燕殊不断散发的寒意。

    “台上那个穿着橘色衣服黑色裤子的是我女朋友!”燕殊抿嘴一笑。

    几个少年愣了一下,扭头看向燕殊,“那个……你女朋友真漂亮。呵呵——”

    “是啊,你们讨论了十几分钟,肯定很漂亮!”燕殊抿嘴一笑,手指不断敲打着桌子,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个……这个位置好像看得不是很清楚,我们换个位置吧!”

    “换个位置,换……啊——”距离燕殊很近的小子被燕殊一把扯住了的脖子,“跑什么?不是要和我讨论我女朋友么?”

    “这位大哥,我错了还不行么,我不讨论了,真的不讨论了!”

    “那你收藏的照片?”

    “我马上就扔了,回去就扔了!”

    “送给我!”

    “啊——”少年愣了一下,“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回去拿给你!”燕殊一松手,他就慌忙往外跑。

    燕殊力气很大,他能够感觉到被人牢牢锁住的感觉,他按着自己的脖子,可是他却觉得浑身都无法动弹,对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来说。

    这就是对他生命的一种威胁啊。

    还不赶紧跑!

    姜熹余光一直在观察燕殊这边,她看着坐在他身侧的一哄而散。

    燕殊还冲着她笑得格外荡漾。

    他不会这么幼稚,欺负小孩子了吧!

    “姜熹,到你了!”曹寅亮走过去。

    “谢谢学长。”

    “不用这么客气!你可以叫我曹寅亮!”

    姜熹客气的一笑,燕殊眸子一紧,这个人真的把他当成是背景板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