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8 贱命一条,秀身材

正文 238 贱命一条,秀身材

    ( )医院

    白威坐在急诊室外面,脸色惨白,这段时间的姜姒着实反常,只是他没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这个女人居然还会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抢救了大半夜,白展庭这条命暂时是拉回来了,不过他这次是真的彻底废了,非但如此,他还几乎送掉了半条命,现在还在留院观察。

    “医生,如论如何你都要救救我儿子啊,求求你了——”白威急得脸色蜡白。

    “白先生,真的不是我们不帮你,这次的情况太特殊了。”

    “只要能救我儿子的命,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这个不是钱的问题,你实话和我说,最近令公子是不是在吃药调理身体?”

    白威点了点头,“他前段时间出了一次意外,所以……”

    “既然是调理身体,为什么还给他吃那么大剂量的补药!”医生蹙眉,“调理身体都是要慢慢来的,不可能一蹴而就,你们这样无异于是拔苗助长!”

    “补药?”白威整个人都懵了,“他就是吃了一些常规药啊!”

    白威说着从一侧口袋掏出了白展庭经常吃的一些药,医生仔细看过。

    “这些都没问题,我说的不是这些,他肯定偷吃了一些补药,他的身子很虚弱,已经虚不受补,这样长期吃下去,肯定会出问题,所以才会忽然大出血!而且我和你说实话吧,他估计这辈子都不能人道了!”

    白威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我只想保住她的性命,这样也不行么!”

    “这得看他能不能醒过来了,长期进补,身体已经不堪重负,昨晚还吃了玛卡,所以……”

    “你说什么?”白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的身体自己难道不清楚么,这样滥用药物,没有直接当场……”医生咳嗽一声,“现在只等他醒过来再观察看看吧!”

    白威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往家走,姜姒!我非要活剐了你!

    他刚刚进去,就看见姜姒正在餐桌上悠闲地吃着早饭,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你自己的丈夫出了那样的事情,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吃早饭!”白威气得将车钥匙直接摔在餐桌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丈夫?”姜姒嘲讽的勾起嘴角,“我们一没举行婚礼,二没扯证,这算哪门子的丈夫,白展庭说得没错,我就是他的玩具而已。你冲着我吼什么?”

    “姜姒,你把他折腾成了那个样子,你还有脸坐在我家心安理得的吃饭!”白威直接走过去,将她面前的盘子扫落在地。

    姜姒不紧不慢的擦了擦嘴,悠然起身,直面白威,“那我请问,我现在要怎么办!我是不是应该去医院守着他,或者哭得死去活来,你才高兴!”

    “再说了,我吃饭也不是全然为了我自己,你也得想想我肚子里的孩子啊,我总不能让他饿肚子吧!”

    “你最近整天给展庭炖汤?”白威一步一步朝她走过去,锐利的眸子暗藏杀机。

    姜姒知道这个男人恨不得直接杀死自己,可是即使如此,那又如何,她不怕!

    “怎么?您也需要?您不是有那种药么!”姜姒捂嘴偷笑,“我就是觉得很好奇,您都一把年纪了,伯母早就去世了,您还需要吃那种药么?不过啊……”

    姜姒扭着腰走过去,笑得那般得意,完全就是一种变相的挑衅,“现在的年轻小姑娘都喜欢时间久一点的,您的年纪这么大了,倒是挺能折腾的!”

    “姜姒!”白威不能动她,只能气得抬脚往一侧的桌子上踹。

    白家的下人都躲在一边不敢出声,总觉得这个家要翻天了。

    “我不是在这里么,你是不是很想问我,每天都给他炖了什么汤么,那我就告诉你,那些啊……”姜姒抿嘴一笑,让白威恨得牙痒痒,“都是滋补身子的好药,他都不行了,我总得让他早日一展雄风吧!”

    “姜姒!”白威实在气不过,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我就该把你直接弄死!”

    “弄死?”姜姒挑衅的看着她,伸手揉了揉脸,“来啊,谁怕谁,我姜姒反正是贱命一条,我根本不在乎这个,死了也就死了,反正姜家败了,我这辈子想要翻身也难,倒是白总你啊,正值壮年,春风得意,你真的想要给我陪葬?”

    白威气得浑身乱颤,这个女人简直疯了!

    “疯婆子!”

    “对!”姜姒咬牙,“我就是个疯婆子!”

    她说着直接捋起袖子,上面都是青青紫紫的疤痕,“你自己看,这些都是你儿子做的好事,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没要了他的命,算他命大,你们若是还把我留在这里,我就要搅和的你们白家天翻地覆,永世不得安宁!”

    姜姒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像是勾魂的魔鬼,饶是白威都觉得脊背一阵发凉。

    “白威!”姜姒笑着放下袖子,“白展庭算是废了,你对我好点,我或许心情好,就把你们白家这点血脉给留下来,反正我是无所谓的,你要掐死我,杀死我,或者直接告我故意杀人就去找警察抓我!”

    “不过我肯定不会让这个孩子在我肚子里多活一分一秒,你若是不介意的话,我们就试试看!”

    “姜姒,你别试图激怒我。”

    白威这辈子可没有被人这般挑衅过,姜姒简直在一再挑衅他的底线。

    “我就是想要激怒你,我在谋杀你儿子,而接下来,我就要谋杀你的孙子!”姜姒手很快,直接拿起餐桌上的刀叉,对准自己的小腹!

    “姜姒!”

    “嗯哼——我说了,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这辈子我也活够了,倒是你,真的想看着你孙子就这么死掉?”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让我离开这里!”

    “不可能!”

    “我只想离开这里,只要你答应我,孩子我给你生下来,你得保证我以后衣食无忧,并且安全无恙!”

    “你想得倒是挺美的,你把展庭折腾成那个样子,你现在还想全身而退?”

    “谁说是我害得他?你们谁又有证据,是他自己强行要和我发生关系,我是个弱女子,我根本无法反抗!”

    姜熹眼中满是挑衅,“白威,你是个聪明人,这个事情闹大,对我是没什么影响的,我的名声已经这么臭了,倒是你,真的丢得起这个人么!你们白家丢得起这个人么!”

    “你能保证这个孩子平安出生?”白威咬着牙,只要孩子一出生,他就找人立刻做掉这个贱人。

    “当然,只要你不耍花样,我就让你孙子平平安安的出生。”

    “你得住在白家,你若是出去,我不放心!”

    “你可以找人监视我,我无所谓,我只是不想住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罢了!”

    “你去收拾东西!”

    白威发誓,这个女人若是在自己面前多待一秒钟,他绝对会直接把她弄死!

    他得忍着,必须忍着!

    燕家

    燕殊这一晚睡得不错,他没想到姜姒居然这么狠,白展庭就算折腾他,估计花样也就那么几种,忍忍就过去了,可是这姜姒是想要他的命啊。

    当真是个歹毒的女人。

    “二少,事情查清楚了!”燕隋站在床边,燕殊从洗手间出来,脸上都是水渍,他并没有穿衣服,露出完美的锁骨、胸肌、腹肌……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姜熹正在泳池边,秦序羽穿着一条泳裤,套着一个大黄鸭的游泳圈,正在扑水。

    “说说。”燕殊嘴角带着笑意,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白展庭最近一直在调理身体,他其实不能人道,估计是姜姒勾引的,白展庭每次行事之前都会吃药,医生说他事发之前吃了大量的玛卡,应该是姜姒知道他这个习惯,所以偷偷把药换了。”

    燕殊随手拿起毛巾擦了擦脸,目光却一瞬不瞬的盯着楼下的人,姜熹笑靥如花,娇俏的脸在朝阳下显得越发可人。

    “姜姒等于是被变相囚禁起来,她不能出门,她怎么弄到那种东西的。”

    “白威在吃!”

    “我就说嘛,一把年纪了,精力如此旺盛,还真不怕精尽人亡啊,还真是亲父子啊,就是行事风格都是一模一样的。”

    “而且白威因为长期服药,他虽然可以……”燕隋轻轻咳嗽一声,“但是他的那个存活率很低,基本上是不能使人受孕的,所以姜姒腹中的孩子,就是他最后的念想。”

    “难怪了。”燕殊挑眉,“事情过去了一夜,白威都没动静,按照他那阴狠的性格,应该会直接玩死姜姒才对,原来症结在这里啊。”

    “现在姜姒算是握着一个救命稻草。”

    “那日在酒店的视频还在?”

    “还在。”燕隋满头黑线,他足足看了几个小时啊,看得睡着了。

    “彭媛媛这颗棋子……”燕殊伸手摸索下巴,眸子闪烁着狡黠的光,“也是时候把她拔掉了。”

    “我明白。”燕隋说着就直接往外走。

    燕殊看着楼下和秦序羽打得正欢的姜熹,伸手解开围在跨上的浴巾,换了衣服就往楼下走。

    泳池边

    姜熹穿着浅蓝色的曳地长裙,“你双脚使劲踩啊……”

    “舅妈,我要没力气了!”秦序羽双手耷拉在泳圈上,“不行了,我要歇会儿。”

    姜熹无奈的一笑,刚刚起身,脚下都是水渍,差点直接滑入泳池,忽然一双强劲有力的手从后面直接搂住她的腰,“慢点儿。”

    姜熹伸手拍了拍胸脯,“吓死我了!”

    “舅舅,你好懒,这么晚才起来。”

    秦序羽小腿扑棱着水,要朝着他们游过去,可是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往后了,“舅舅——救命……”

    “没事!你再扑棱几下就能知道规律了!”燕殊比姜熹高很多,从他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姜熹剧烈起伏的胸口,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姜熹却浑然未觉,某人炙热的目光。

    “今天感觉怎么样?”姜熹扭过头看着燕殊。

    “你在看哪里!”姜熹蹙眉,顺着他的目光往下。

    因为被水溅湿,此刻衣服贴在胸口,几乎可以清晰地看见文胸的花纹。

    “起得这么早……”燕持从屋内走过来,燕殊直接手收紧,将姜熹整个人搂在怀里。

    “嗯?”姜熹蹙眉,两个人的身体贴得很近,男人身上有清冽好闻的沐浴露味道,他伸手将姜熹不安分的脑袋按在胸口,“做什么……”

    “难不成你还想那样被别的男人看见?”

    姜熹立刻安静下来。

    “我说你俩要秀恩爱能不能找个没人的地方!”燕持无语,不久前被燕笙歌和秦浥尘虐了一把,现在这两个人还来屠狗。

    “大哥,你有本事就去找个啊,是吧,叶子!”叶繁夏刚刚起床下楼,她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

    “好了,先带我进屋!”姜熹闷声道。

    “嗯!”燕殊搂着姜熹避开燕持的视线就往屋里走。

    “好了,我先去换个衣服!”姜熹还没走一步,整个人就被燕殊直接压在墙上。

    姜熹双腿正欲动作,燕殊已经眼疾手快的压住她的腿,“你别闹,待会儿大哥和小叶子要进来了!”

    “一时半会儿进不来!”燕殊微微低头,他几乎可以模拟出姜熹胸前的……

    无限春光!

    “流氓,你别看了!”姜熹双手挡住,下一秒钟,燕殊大手牵制住她的双手,直接将她手按在头顶处。

    “喂——燕殊……嗯。”姜熹话没说完,燕殊已经直接吻住女人喋喋不休的嘴。

    “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么!”燕殊挑眉。

    “配合?你把我的双手双脚弄成这样,你让我怎么配合?”

    “张开嘴……”

    若是以后还可以……

    迈开腿。

    这话燕殊现在是不敢说,他怕姜熹能直接发飙。

    “唔——”姜熹微微张开嘴,燕殊瞅准机会就直接吻住,她的味道甘醇香甜,他永远都要不够,姜熹觉得脑子有点晕,燕殊的吻强势而又霸道,非要在她口中搅和得天翻地覆不可,姜熹大口喘着粗气,身子虚软。

    燕殊松开手,伸手拖住她的身子,将她的身子死死的按向自己。

    女人身子柔软馨香,似乎只有身体的触碰,才能抚平他身体的燥热。

    姜熹双手得到解放,可是身子酥麻,她只能抱住燕殊的脖子,来寻找一个支撑点,不让她整个人狼狈的落在地上。

    “唔——”姜熹嘤咛出声,她的脸像夏花一般羞红,燕殊见她已经呼吸困难,在她侧脸啄了一口。

    “这就不行了?”

    “你能不能别说话。”总是来破坏气氛。

    “以后我们多练习几次,锻炼你的肺活量。”燕殊笑着将头抵在姜熹发顶,“熹熹,今天我们出去约会吧。”

    “你的手……”

    “我又不是腿受伤,再说了,交往这么久,我们连一场电影都没看过!”

    一想起电影,姜熹就想到了上次在电影院发生的事情,兀自一笑。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那会儿他们还不是情侣,而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如此自然地做这般亲昵的动作。

    “你还想做什么?”姜熹挂在燕殊身上,语气透着一抹娇嗔。

    那种口气,带着一种示好,燕殊知道她的一切,见过她所有狼狈的一面,而他还站在自己身边,这让姜熹下意识的想要朝他靠近,就连口气都带着一丝亲昵。

    “做情侣会做的任何事。”

    “教授今天还说想请我去学校给他的学生做个演讲。”

    “上次去部队那个?”

    “嗯,要不我推了?”

    “不用,我也想看看你的大学是什么样子的,而且……”燕殊在她鼻头啄了一下,“上次你去部队演讲我都没仔细听!”

    “我看你听得很认真!”

    “因为人太好看了,移不开眼,满脑子都是你,我哪里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当时就想着,这小妮子长得这么俊,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嘴倒是挺贫的!”姜熹低头一笑,可是只要是个女人谁不喜欢听甜言蜜语。

    况且说这话的还是她最爱的男人。

    “是啊,燕小二从小嘴巴就贫!”忽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得姜熹身子一软。

    “爷爷——”姜熹嘴角抽了抽,“您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这里看报!”燕老爷子起身,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只是你们两个眼里都只有彼此,谁会注意到我这个老头子啊。”

    “您可以说一声!”燕殊无语,“您是都看见了……”

    “我都听见了,你俩声音那么大,我耳朵也不背!”燕老爷子轻哼,“现在的时代真的是开放了。”

    “爷爷——”姜熹简直没脸见人了,燕殊伸手将她的头按在怀里。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开放,真是会玩,我是老了,搞不懂你们年轻人的心思啊,哎——你俩慢慢玩,我出去走走。”

    “您可以继续看报,我们准备上楼。”

    “待会儿要吃出门了,让燕隋跟着。”

    “好的!”

    姜熹这才注意到,燕隋一直一言不发的站在燕老爷子身边。

    她伸手捂住脸。

    “不需要,我只想也熹熹两个人出去逛逛而已。”

    “最起码得让他把你们送到目的地吧,不然一个半残,一个不会开车,你们要从东郊走到市中心?”燕老爷子一脸鄙夷,“到那里估计正好吃中饭,谈个恋爱智商都没了。”

    燕殊咬牙,“都听您的可以了吧!”

    “以前秦浥尘那小子可不这样,和我斗智斗勇的,一点都不弱智,你这谈个恋爱咋有点傻了!”

    “不然秦浥尘能把小笙拐走?”

    “算了,不提这个,过段时间你妹妹要过来,我到时候提前和你们说一下,熹熹啊,你把时间调一下,我们一起吃个饭。”

    “嗯。”姜熹对燕殊的妹妹也很好奇。

    燕持在外人眼里,冷酷果决,其实人很好,虽然有些别扭,但是从没拒绝自己的要求,虽然他总是用一种嫌弃的目光看着他。

    燕殊嘛……整个一个流氓。

    “你妹妹叫小笙?”

    “小笙出生在春天,而我妈很喜欢一首词,里面有句话: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所以就取了燕笙歌这个名字。”

    “那你的名字有什么寓意?”姜熹挑眉。

    “随便取的,我们家除了我妹妹,别的都过得比较糙。”

    姜熹抿嘴一笑,“那你和大哥肯定很疼她。”

    “就一个妹妹,肯定疼啊,她以前上学都是我和大哥轮流接送,就算是这样,还是被秦浥尘这个混蛋截了胡!”燕殊说得义愤填膺。

    “你才27,你妹妹才多大啊,那她结婚肯定很早吧。”

    “呵呵——”燕殊一声冷笑,想起这个事,他真的后悔当时你怎么没把秦浥尘这个混蛋打得半残。

    屋外

    叶繁夏正准备转身离开,自己出去溜达一圈,趁着太阳还不大。

    “站住。”

    “您有事?”叶繁夏看着燕持。

    “帮我拿着衣服。”

    燕持说完,叶繁夏就看见某人居然直接开始脱衣服了,叶繁夏刚刚准备转过身,一件黑色的衣服直接罩在她的头上,她的手指僵硬,衣服在强光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象。

    燕持居然直接扯开了腰带,只穿了一件泳裤!

    完全是有备而来。

    “还有裤子!”

    又一条裤子直接落在她的身上,叶繁夏将衣服从头上扯下来,只听见“噗通——”一声落水声,燕持已经直接跳进泳池。

    叶繁夏双手紧张不安的扯着衣服,微微垂着头,他……

    身材真的很好。

    燕持虽然不是燕殊这种常年在训练,但是每天都有高强度的工作,他必须保证旺盛的精力和强健的体魄。

    尤其是想起某一次和秦浥尘健身,他十分骚包的和自己说,“小笙就是爱他这一身肌肉!”

    他是不是也该秀一下身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