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6 意外怀孕,初次的心动

正文 236 意外怀孕,初次的心动

    ( )医院

    姜熹的脑子有点懵,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她几乎无法将白威和自己的母亲联系起来。

    父母过去多年,这种事被提起来,姜熹没有一丝喜悦,反而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勉强从嘴角扯出一丝笑意。

    “请你不要拿我父母开玩笑!他们故去那么久,你没必要为了让我去救姜姒,就将他们牵扯出来。”

    “我并没有和你开玩笑,当年白威喜欢你母亲的事情,谁都知道!”

    “胡说!”姜熹根本不信。

    母亲去世的时候,她还是个孩子,她根本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况且长辈之间的情感纠葛,她更是不懂。

    “我没说谎,你问他!”姜卫宗忽然指着燕殊。

    燕殊眸子一凛,忽然迸发出一道摄人的光,姜卫宗身子一抖,“姜先生,您说得这些我听不懂!熹熹,我们走!”

    “姜熹,好歹她也是你的堂姐!”

    “今天落得这幅田地,是她咎由自取,就和你一样!”燕殊握住姜熹的手,“别说什么是因为白威,难不成建造房屋用黑心材料,是白威逼迫你做的,是他拿着刀架在你脖子上的么?都是你自己贪心?”

    姜卫宗知道,只要燕殊出面,这事儿基本没戏,他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自嘲的一笑,“是啊,是我咎由自取,是我自己活该,呵呵——活该啊!活该——”姜卫宗忽然大笑。

    “姜姒和白家的事情,是她自己先招惹的,从来没有人逼迫她,要她和白展庭在一起,是她自己见不得黎悠梦比她好罢了,就是姜名扬我都不同情!”

    “他现在是神经不太正常,可是这一切还不是他自己造成的?如果当初他自己克制住了自己,没有惹出那种祸事,他也不会变成这样,你们家……”燕殊轻哼,“我是一点都不同情的,还有一点我想和你说。”

    “关于熹熹,以前你们不曾善待她,希望她离开你们的生活,那我恳请你们,现在也离开她的生活,不要再来打扰她!”燕殊扯着姜熹就往外面走。

    “对了李队长!”忽然被燕殊点名。

    李询身子一凛。

    “以后这种事,麻烦不要找我们家熹熹!”

    “嗯!”李询看着他们远走的背影,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扭头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男人,“起来吧!”

    “完了——彻底完了!”姜卫宗捶胸顿足,“她不会帮我的,不会帮我的,他说得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们家活该,这些都是报应啊,全部都是报应!哈哈——”姜卫宗忽然大笑。

    李询示意身边的人将他扶起来,“现在姜熹也见了,我已经满足了你的要求,轮到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了。”

    姜卫宗像是散了架一样,被人抬到床上,眸子死寂,那是一种绝望的眼神。

    李询并不陌生,他经手的案子有上百起,很多人都和他一样,总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可是当他们挣扎到了最后,他们会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慢慢就会接受现实,他们的眼神就和现在的姜卫宗的一样。

    死寂,沉默,绝望……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耗着,关于丰城的事情,麻烦你配合吧!”李询眸子迥然,对于姜卫宗之流,李询是没有一点同情的。

    车上

    “燕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姜熹看着燕殊。

    “比你早知道那么一点时间。”燕殊知道这种事根本瞒不住,况且姜熹很聪明,立刻就会将照片的事情联系起来,他原本是想将事情瞒下去,没想到姜卫宗居然都知道。

    “白威喜欢我母亲?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姜熹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当时他们几家联系的都很频繁,因为孩子差不多大,所以经常会在一起聚聚。

    她只记得白威曾经说要自己给他做儿媳妇儿,不过这个事情,自从父母过世,就再也没有被提及,况且白威是有妻儿的人,怎么会对自己的母亲有那种想法?

    “白威对姜家,对姜氏都虎视眈眈,所以他那边我一直派人盯着,这个事情我也是无意中得知的,他似乎很早就喜欢上了你的母亲,姜卫宗和黎常娥一直都不是很喜欢你的母亲,所以自从你母亲过世,他似乎将这个罪责推到了他们身上,他谋划了很久,包括彭媛媛,包括以股东董事的身份进入姜氏,其实都是蓄谋已久。”

    姜熹觉得脊背发凉,“怎么会是这样。”

    “所以姜卫宗说白威会对姜姒不利,应该是有根据的,这也是我忽然查你父母事情的原因,我只是不想让你想这么多。”没想到刚刚撒谎就被打脸。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他们明明没有牵扯啊,他有自己的妻子啊。”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燕殊摩挲着下巴,似乎在想着别的事情。

    白威这个人,身上秘密很多啊,他……

    留不得!

    白家

    姜姒看着对面的男人,她的手里拿着筷子,可是她在白家吃的每一口饭,都让她觉得无比恶心,白展庭冲着她笑得格外变态。

    “不吃了?多吃点!”白展庭笑着给他夹菜。

    “我吃饱了!”

    “你没吃饱!”白展庭继续笑。

    “我真的……”

    “我说你没吃饱!”

    姜姒面部肌肉一抽,拿起筷子,“嗯,没吃饱。”

    “这样才乖!”白展庭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吃了饭之后,姜姒注意到白展庭都会吃很多的药,他的身体绝对有问题,姜姒脑子飞快的转着。

    她现在一心想要离开这里,不能在这里继续待着,她就算没被这个男人活活折磨死,也会被他逼疯。

    “你在想什么?”白展庭忽然坐到她身侧。

    “没什么啊。”姜姒皮笑肉不笑。

    “头发有点乱,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披着头发么,怎么扎着,我喜欢看你散头发。”

    “那我……啊——”姜姒话音未落,白展庭已经揪住她的发箍,连带着一撮头发直接给她扯了下来。

    姜姒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很疼?”白展庭笑着。

    “不是——”

    “上楼吧!”白展庭起身,朝着姜姒伸出手。

    在姜姒眼里,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疯了,恶魔在笑,她却只能颤颤巍巍的将手放到他手里。

    “你在害怕?”白展庭一脸关切。

    白家的下人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自家少爷对少夫人很好,可是少夫人似乎并不领情,还很怕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

    “没有啊!”姜姒现在觉得他的触碰都害怕,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走吧,我给你准备了许多的礼物!”白展庭根本不管姜姒愿不愿意,扯着她就往楼上走。

    刚刚上楼梯,姜姒心里害怕,脚步急促,忽然脚下一绊,整个人直接摔在了楼梯上,膝盖、小腿骨、小腹重重的砸在楼梯台阶上,疼得她眼泪一个劲而往下掉,她的手肘皮都蹭掉了,可是站在面前的男人,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个劲儿的笑。

    对于白展庭来说,她的一切痛苦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快感,他不能把她弄死,却可以慢慢折磨她,他要让她痛不欲生。

    “少爷——”下面的管家忽然喊了一声。

    “做什么!”

    “血——”颤颤巍巍的指着姜姒的下面。

    果然有血从她的腿处慢慢往下流,姜姒浑身被砸得生疼,根本没有注意到身体的异样,这会儿她才陡然响起,自己的例假好像推迟了很久。

    “展庭,我……”姜姒想到她偷听他和白威的对话,白展庭不行了,那么这个孩子……

    “什么!”白展庭看着那不断顺着她大腿往下流的刺目猩红,他却感觉到了一种变相的快意。

    “我怀孕了!”

    “怀孕?”白展庭冷笑,“姜姒,你在说什么?”白展庭蹲下身子,伸手拍打着姜姒的脸。

    “展庭,我真的没骗你,我真的怀孕了……”

    白威刚刚从看守所出来,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震惊。

    “伯父,我是真的怀孕了,你们若是不信,我们可以去医院检查,我真的……”姜姒捂着肚子。

    “怀孕?”白威眯着小眼,眸子闪过一抹精光,“备车,送她去医院!”

    “爸——”

    “我说送她去医院!现在马上就去!”

    姜姒在心里祈祷,一定要留住这个孩子,一定要留住,你给我争气点!

    有了这个孩子,白展庭必然会收敛一点,昨晚的事情她这辈子都不想在经历了,她也不想在见他的那些所谓宝贝!

    昨天晚上,大半夜的,姜姒翻了个身,或许是第六感,她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看着她,当她睁开眼的时候,白展庭那双阴鸷的眸子就在面前,只有月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那双眼睛带着笑意。

    吓得姜姒差点魂飞魄散!

    “走吧!”白展庭掀开她的被子,扯着她就往楼上的一个房间走。

    “看吧,我为你准备的!”

    姜姒看见房间的一幕时,下意识的扭头要跑,白展庭直接将她推进去,将门锁死。

    房间里只有一盏幽暗的光,一张大床,床脚四周是泛着金属光泽的铁链,周围还有皮鞭、手铐、蜡烛……还有些情趣内衣。

    “换上吧,我特地为你准备的!”白展庭捏着衣服丢在姜姒面前。

    这根本就不是衣服,就是几片破布而已。

    “我不要……展庭!”姜姒忽然跪在白展庭面前,“展庭,我以后肯定乖乖听话,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求求你了,展庭……”姜姒哭得梨花带雨。

    看见这样的美人哭,确实会让人心生同情,白展庭直接扯过桌子上的一个皮鞭,“啪——”随着他的甩动,皮鞭发出清脆的声响。

    姜姒身子一抖,整个人都是呆住的,完全忘记了哭泣。

    “今晚我们试试哪个呢!”白展庭一样一样的抚摸着,姜姒艰难的吞咽口水,几乎不敢出声。

    “你别急,我们慢慢来,反正有一整夜的时间!”白展庭笑着,“什么时候我玩腻了,玩不动了,就会放你回去,现在……”

    “我有大把的时间和你耗着!”

    那那一晚,姜姒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如果说这个孩子能够让她处境变得好一些,那么她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筹谋,从这里逃出去!

    “姜姒,别试图逃跑!”车内的白展庭警告道。

    “我不会的!”坐在车上,姜姒才感觉到了腹部的剧痛,她伸手捂着肚子,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这孩子到底是谁的!”白展庭轻笑。

    “我就你一个男人,你就这么不信我?”姜姒无语,“白展庭,我肚子里面的就是你的儿子!”

    “是么!那就生出来看看啊!”白展庭冷哼。

    “行啊,你不信我,那就生出来看看!”姜姒虽然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好女人,可是她也不是什么男人都能上的,白展庭这话深深刺激到了她。

    “行了,你俩能不能别说话!一会儿进了医院,别给我丢人!该做的样子还得做!”白威警告。

    车内充斥着一股腥甜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每个人的感官,这车内的人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白展庭是恨不得弄死姜姒的,而姜姒在计划着利用孩子拖延时间赶紧逃走,白威虽然厌恶姜姒,可是他却想要留住这个孩子……

    可是他又不想让自己的孙子从姜姒的肚子里爬出来,矛盾而又纠结。

    很快到了医院,因为提前打了电话,所以医护人员已经提前在门口守候。

    “怀孕多久了?为什么会出血?发生了什么……”医生一连串的问题炮轰过来,白展庭和白威彻底傻眼了,姜姒只是捂着肚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病人你自己不懂么!”医生蹙眉。

    见三人都不说话,叹了口气,“先推进去吧,我想给你止血,检查一下。”

    护士推着车子进入电梯,电梯刚刚要合上,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人影跑了进来。

    “伯父?”黎悠梦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白家人,显得有些诧异。

    “嗯。”白威点了点头,却略显尴尬。

    “展庭!”黎悠梦和白展庭点头示意,这才看见躺在床上的姜姒,她只是安静的站着,并不打算打招呼,倒是和那医生笑了笑。

    “黎医生,不是要下班么?”

    “是啊,可是主任说待会儿有个大手术,是一次很难得的学习机会,我准备观摩完了再走。”

    “像你这么刻苦的孩子不多了。”这医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弄得白家的几个人脸色很难看。

    黎悠梦注意到姜姒露出的手臂,有一些红痕,这怎么像是被什么东西抽打的痕迹。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着白展庭,难道说是他……

    真是重口味。

    电梯很快到了,黎悠梦也在这个楼层下,她和白家人打了个招呼就去换衣服。

    换完衣服出来,没想到白展庭就在她的门口。

    “有事么?”黎悠梦扣着纽扣,看了看腕表,还有一点时间。

    “没事,就是好久不见了想来打个招呼!”

    有些男人就是这么犯贱,以前得到了不珍惜,现在却又来纠缠,黎悠梦伸手整理头发,露出白嫩的手臂,她本来就长得娇俏可人,和姜姒不同的美,姜姒就像是一朵白莲花,看着漂亮,让人想疼惜。

    而黎悠梦性子活泼,白展庭觉得这样的女人不适合自己,话很多,有自己的主见,几乎不给他展示的机会,也不会依赖他。

    “刚刚不是打过招呼了么!不好意思,我约了人!燕隋——”黎悠梦朝着他身后招手。

    燕隋看到白展庭的时候,那刚毅有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耐。

    “不好意思,是我的这边有急事,不是说了下次再约么?你怎么过来了。”黎悠梦笑着走过去。

    白展庭愣住了,这个人……

    不是燕殊身边的那个男人。

    燕隋打量着白展庭,眼神阴鸷,脸上透着一种怪异的白,他在打量他?燕隋的五官虽不似白展庭那般好看精细,却棱角分明,刚毅有型,散发着男性特有的荷尔蒙,不似白展庭,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衰败之气。

    本来能说这个男人斯文儒雅,可是现在却带着一股阴柔之气。

    燕隋身上阳刚之气十足,非白展庭可比。

    “需要多久?”

    “是个大手术,现在是一点多,恐怕要到晚上**点!”

    “这个给你!”燕隋在餐厅等了一会儿,上次尤卫兰提前把账结了,燕隋总想着还是需要请她吃一顿的,没想到等了两个小时,她说自己有急事。

    “这个……”

    “我给你买了吃的,知道你没吃饭!”

    “是啊,我快饿死了!”黎悠梦笑着接过便利袋,“你不也没吃么,走吧,去办公室一起吃!”

    “我还……”

    “快点,我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进手术室了!别磨蹭!”黎悠梦说着拉着燕隋就往里面走。

    燕隋一愣,看着扯着自己的小手。

    她的手确实不大,只有他的二分之一吧,不过特别白,他的手很黑,在一起对比鲜明,他几乎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我都要饿死了,我还准备买点面包充饥了,你来得太及时了。”

    两个人从白展庭面前路过,白展庭嘲弄的一笑。

    “你……现在喜欢的是这样的?”

    黎悠梦并不理会他,拉着燕隋就进了办公室。

    “你前男友。”燕隋忽然觉得很不舒服,黎悠梦是在利用自己?

    “嗯,前男友,年少无知啊,眼瞎认识了一个渣男。”黎悠梦将餐盒拿出来,“好像很丰盛,一起吃吧。”

    “你吃吧。”燕隋站在门口。

    “你是来当门神的么,过来坐下!”黎悠梦看着局促的男人,简直无语,这也太木讷了吧。

    “我还有点事……”燕隋还没走,黎悠梦已经挡在了他面前,“吃饭!”

    “我吃过……”

    “咕噜——”燕隋肚子叫了一声。

    “扑哧——”黎悠梦扑哧一笑,“你吃过了是吧,所以不饿?”

    “那个……”燕隋蹙眉。

    “好了,快过来吃饭吧,我饭量很小,吃不了这么多,不然就浪费了。”

    “吃不完就扔了吧。”燕隋实在想不出这样的大小姐会这么节俭。

    “是啊,若是换做以前,吃不完的话,我估计就直接扔了,这不是你第一次给我送饭么,怎么说也得多吃点!不然就浪费了你的一片心意了!”黎悠梦坐在凳子上已经大口吃了起来,“我是真的太饿了,燕隋,你人真好!”

    燕隋坐在她对面,一次性筷子就在他手边,他犹豫了一会儿,才拿起。

    “这个好好吃,味道真好,你在哪里买的啊……”黎悠梦笑着看着燕隋。

    她的眼睛很漂亮,笑起来就像是一弯新月,她的嘴上染上一丝油渍,可是她并不在乎,燕隋见过许多大家小姐,在他面前都是端着架子,很少有像黎悠梦这样,根本不在会自己形象的,可是燕隋却觉得……

    她很可爱。

    “你看着我干嘛?是不是嘴上有东西!”黎悠梦拿着纸巾擦了擦,“没办法,太忙了,要不是你给我送饭,我估计得饿到天黑……嘴上还有东西么?”

    她撅着嘴巴,小脸鼓鼓的,眯着眼在笑,好看得紧。

    燕隋只觉得有股热流往脑子里面冲,那一瞬间,他似乎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题外话------

    很快就可以解决白家这些渣渣……要开始新的篇章啦,呦吼吼

    姜姒这怀孕的时间掐得很好,不过这女人可不会这么安分的,她若是不把白家搅和的天翻地覆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白展庭这么折腾她,她的性格就如此狠辣,你们猜猜她会做什么……

    还有个事让我很伤心,昨天情人节,我码字到十一点多,快到十二点的时候,外面忽然放起了烟花,我就郁闷了,过个情人节嘛,又不是过年,需要搞得普天同庆一样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