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5 用钱砸死她,经济实用(二更)

正文 235 用钱砸死她,经济实用(二更)

    ( )燕家

    姜熹哭了好一会儿,心情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燕殊松开她,伸手擦了擦眼底的眼泪,“还哭?”

    “你笑什么?”姜熹咬着嘴唇,“你这人……唔——”姜熹的话还没有说完,燕殊已经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这个吻显得格外轻柔,并为深入,燕殊只是轻轻啄了几口她的嘴角,却尝到了眼泪苦涩的味道,他的嘴唇微微上移,从嘴角,在鼻子,侧脸,眼角,额头……

    “熹熹……”

    “我好像太激动了。”姜熹莞尔一笑,双手依旧死死攥着燕殊的衣服,“我还是个心理医生,到头来却连自己这关都过不了,我这个样子,还怎么做心理医生啊,真是可笑。”

    “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难受了我陪你,高兴了我也陪你……”燕殊摸了摸她的脸,“别哭了,我看着真的心疼。”

    “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的面对这件事情,原来我从来没有过心里这一关,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逃避。”

    “现在说出来,心里舒服一些了?”她的眼睛红肿,嘴唇被咬得微微出血,那抹猩红,刺痛着燕殊的心。

    “舒服多了,只是你的衣服被我……”

    燕殊胸口的衣服被她抓扯的都是褶皱,还有眼泪,脏兮兮的。

    “去洗个脸,待会儿我们去看爸妈!”

    姜熹身子一僵,点了点头。

    燕殊送姜熹回房,这才到书房,燕持已经将地上散落的照片捡起来,“这是她的心魔。”

    “嗯。”燕殊接过照片,扯过牛皮纸袋将所有照片装起来,“她若是自己过不去,谁也帮不了她。”

    “这个坎始终要过的,虽然过程痛苦了一些。”

    “没事!”燕殊手捏紧纸袋,“无论多难,我都陪她一起。”

    燕持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注意到他右臂有血慢慢渗透了出来,染红了外面的绷带。“你的伤口要裂开了。”

    燕殊低头看了看,“帮我换个绷带。”

    燕持点了点头,“临城这边的事情忙完,你打算怎么办。”

    “熹熹若是想留在这边,爷爷也在,倒也能做个伴,如果她想离开,京都那边……”

    “有我!”燕持拍着燕殊肩头,“放心,你就是回部队,姜熹这边我也会帮你照顾着。”

    燕殊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着以后的打算。

    黑色的越野车在车流中走走停停,姜熹看着窗外,这一路,她的话不多,直到到了陵园,门口负责登记的大爷看见姜熹倒是一笑:“姜小姐,今年来得有些早啊。”

    “赵爷爷,我记得去年您就说要退休的。”姜熹笑着过去打招呼,燕殊跟在后面,他的怀中抱着两束白色菊花。

    “是啊,退休了,我闲不住啊,在家坐得骨头都疼,还不如出来工作,这是……”赵大爷扭头看着燕殊。

    “我的男朋友!”

    “不错,挺好的,我就说啊,你早就该找个男朋友了!”赵大爷笑着给他们作登记,这一片依山傍水,风景不错,而且看守严格,估计这一片墓地不会便宜,“小伙子长得贼俊了,难怪之前我说给你介绍,你都不去看。”

    燕殊嘴角抽了抽,大爷,您管得也太多了。

    “也不是,只是之前还在上学,比较忙而已。”

    “行了,快进去吧!”

    姜熹和燕殊走了约莫十分钟,就在一处墓碑处停住,照片中的男人斯文儒雅,微微抿着嘴角,显得有些严肃,“我爸是个挺严肃的人,不过对我是真的很好,有一次我把他的一个重要文件弄丢了,他气得拎起我就打,我就哭了,他看我哭了,疼得也哭了。”

    姜熹伸手将墓碑上的灰尘擦去,又抬手将照片上的灰尘一点一点擦去,“我妈是不是长得很漂亮。”

    燕殊点了点头,确实很漂亮,她和姜熹有七成相似,笑语盈盈,一看就是那种宛若从画中走出来的温婉女子,一袭长发,她不像姜熹全副武装,把自己包裹的结结实实,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女人。

    “我妈很温柔,我记得她说话声音都很小,总是笑着,小时候我还想,以后也要做和她一样的女人,可是我最终都不可能变成她这样!”

    燕殊将花放在墓碑前,不会的,以后有他在。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姜熹笑着,伸手抱住燕殊的胳膊,“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燕殊!”

    只有微风吹过,松树林发出窸窣的声响,姜熹喉咙哽咽。

    “叔叔阿姨,我以后会好好照顾熹熹的,你们就放心吧,我们现在在一起,以后会结婚生孩子,会一直在一起……”燕殊伸手握住姜熹的手,“虽然我可能会是一个不太称职的丈夫,但我一定会用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爱她……”

    “你说这些干嘛!”姜熹伸手抠弄他的手心,惹她哭。

    “我这不是第一次见岳父岳母么,难道不要表现一下么!”

    “胡扯什么……嗯?”姜熹话没说完燕殊在她嘴上啄了一口。

    “燕殊——”

    “好了,第一次见爸妈,你就配合我一下好了!”燕殊揽住姜熹的胳膊。

    两个人逗留了约莫半个小时,牵着手往回走,正午的太阳闷热难耐,刚刚上车,姜熹的电话就响了。

    “喂——”

    “姜小姐,您好,我是李询!”

    “李队长,您有什么事么?”姜熹伸手揉了揉眼睛,刚刚还觉得没什么,现在觉得眼皮沉重,眼睛干涩。

    “别揉,回去用毛巾给你冰敷一下。”燕殊按住姜熹的手。

    李询顿了一下,才开口,“是这样的,姜卫宗想要见你一下!”

    “去拘留所么?”

    “在xx医院,你要是有空就过来一趟吧!”

    “嗯!”姜熹叹了口气,忽然扭头看向燕殊,“有个事情一直忘了问你。”

    “你说!”

    “你是不是在调查我!”姜熹眸子微微眯着,只是她眼睛哭得猩红,这会儿不吓人,反而让燕殊觉得有些滑稽。

    “噗——”

    “燕殊,我和你说正经的,你别笑!”

    “好好好,我不笑,不笑!”燕殊伸手将她往怀里带,“就是想更了解你而已。”有些事情还不到戳破的时候,况且她这眼睛要是再哭下去,估摸着明天都睁不开。

    “我怎么这么不信啊!”姜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有事情瞒着自己。

    “不然你说我能干嘛!”

    姜熹狐疑的盯着燕殊。

    她自己心里清楚,燕殊不会图她什么,她浑身最值钱的不过是姜氏的那些股份,可是燕家是根本瞧不上的,她只是觉得燕殊出现的太突然了,这般强势霸道的挤入她的生活,不给她一丝喘息犹豫的机会。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燕殊咽了咽口水。

    姜熹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就像是在打量评估一个物品。

    “我们之前见过么!”

    燕隋的手一抖,差点打错方向盘,姜熹重心不稳,往边上倒去,燕殊伸手将她扯到怀里。

    “你是觉得我长了一张大众脸?”

    “不是,那你的意思在咨询室我们是第一次碰面?”姜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她长得还不足以让燕殊一见钟情吧。

    “难道你去过京都?”

    姜熹摇了摇头,“不曾。”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

    “燕殊,你对我难道真的是一见钟情?为什么喜欢我?”

    燕殊眸子一转,“因为我觉得你就是个刺猬。”

    “你是受虐狂!”

    燕殊扑哧一笑,伸手抱紧姜熹,“甘之如饴!”

    燕家

    燕持看着墙上的种,指针很快走过了十二点,他拿起手机,就给燕笙歌打电话。

    偌大的会议室显得格外安静,手机忽然震动,众人纷纷看向燕笙歌,燕笙歌一记冷眼射过去,众人纷纷垂头。

    “喂,大哥——”

    众人虽然低着头,可是耳朵却都竖了起来,boss的八卦啊,谁不想听啊。

    而且还是关于燕持的。

    “你在忙?”

    “不忙。”燕笙歌看了看下面坐着的十几个人,“你有什么事?”

    她微微侧身转动座椅,双腿交叠,燕笙歌就是那种造物主格外恩赐的女人,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精致,家世显赫,样貌更是得天独厚,加上嫁给的还是秦浥尘,自己更是身价不菲,完全就是所有女人所梦想的模样。

    所以京都流传这么一段话,女人就应该活成燕笙歌的模样。

    “想和你讨论一下叶繁夏的事。”

    燕笙歌眉头一拧,示意秘书继续下面的话题,就直接抬头往外走,“怎么?你这是准备出手了?”

    “这不是形势所迫么!”燕持叹了口气。

    “其实方法很简单!”

    “什么!”

    “你不是有钱么!”

    “秦浥尘没给你零花钱,还是你工作室亏损了?”

    “燕大少,你就这么小瞧你自己的妹妹啊!”燕笙歌一笑,风情万种。

    “你和秦浥尘待久了,我不得不防!”

    “你不是有钱么,就用钱砸好了!”燕笙歌耸肩。

    “areyousure?”燕持挑眉,“你确定不是在坑我?”

    “叶子嗜钱如命,在她心里,钱绝对比你重要,你去用钱砸晕她,然后直接扛回家!”

    “燕小笙!我和你说认真的!”

    “我给的这个建议挺好的啊,经济实用!”

    燕持无语,他已经在脑海中补出了那种画面,自己戴着大金链,穿金戴银,然后将一摞钱往叶繁夏面前一丢,“跟不跟我?”

    燕持恶寒,“你变坏了。”

    “大哥,我和你说真的,叶家的事不解决好,你俩这辈子都没可能!”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把叶家移平?你以为这么容易啊!”

    “不是这个意思,这么多年她吃了这么多苦,叶家已经被调回了京都,我看啊,这家人也不会闲着,之前二哥那么大动作,这家人极不安分,我瞅着,肯定会有大动作!”

    “那也是冲着燕殊去的!”

    “话虽如此,但是京都谁人不知叶繁夏是你罩的,你猜他们会先拿谁开刀。”

    “我会做好准备的,叶家那边……”

    “我们会帮你盯着,过段时间我去临城看看爷爷,看看我未来的二嫂,顺便接小羽回来。”

    “你还记得你是个做妈的啊!”

    “这可是我亲儿子!”燕笙歌拿起办公桌上的照片,一家三口,她坐在中间,一侧的秦浥尘抿着嘴,秦序羽咧着大嘴,笑得没心没肺。

    医院

    姜熹到医院就看见了李询,“李队长!他怎么会在医院?”姜熹摘下墨镜。

    李询看见姜熹红肿的眼,下意识的看了看燕殊,他们两个人是牵着手进来的,看样子也不像是吵架了啊,怎么着姜小姐看着像哭过。

    “在看守所忽然昏倒了,就被送到了医院,年纪大了,血压血脂都高,医生说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他醒过来就说要见你。”李询冲着姜熹身侧燕殊笑了笑,“二少——”

    “嗯!”燕殊见过他。

    “那我先带你进去,二少,麻烦您等一下!”李询对燕殊十分客气。

    军警经常会有有一些联合演习,都是为了给上面的人看,所以各自派出的都是最精锐的人,李询有幸参加了一次,当时那个演习中的沙发果决,在演习中指挥若定,动作迅猛,几乎让他目瞪口呆。

    他只听说过燕殊,却从未真正有缘一见,当时他脸上涂着油彩,虽然看不清楚模样,但是那双眸子却让人过目不忘。

    人人都说燕二少潇洒恣意,雅痞流气,谁人在战场上见过他?

    那简直是个杀神!

    姜卫宗听见外面的动静,就扭动着身子从床上坐起来,他就是忽然被刺激了一下,昏了过去,其实身体倒是没大碍。

    姜熹没想到再次碰见居然会是在这里,姜卫宗穿着浅蓝色的病号服,脸色苍白,几日不见,仿佛瞬间老去了十岁。

    “姜熹……”姜卫宗以为姜熹肯定不会见自己。

    “你们慢慢聊!”李询说着退了出去,关上门,一扭头就看见燕殊勾着眼看着他,燕殊靠在墙边,只是男人个子太高,谁在他面前,就直接被秒杀,况且气场强大,虽然笑眯眯的,李询却觉得别后凉嗖嗖的。

    “不知道二少还记得我么?”

    “记得,两年前的演习我见过你!”

    “真没想到二少还记得我!”

    燕殊哪里是记得他啊,丰城的事情差点要了姜熹的命,这个事情燕殊一直派人盯着,上面派人下来,他自然找人将李询的详细资料查了个底朝天。

    背景干净清白,为人正直刚毅,这几年表现出众,步步升迁。

    李询的心里,燕殊就是他偶像啊,他擦了擦手,显得有些紧张,“自从上次演习结束,我的心里就久久不能平静,我真的没想到你的速度会……”

    李询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敬仰,燕殊只是安静得听着,架子倒是端得挺好,最主要的是他还学会谦虚了,燕隋在一边看得嘴唇一直抽动。

    真是一本正经的在胡扯。

    病房内

    姜卫宗看着姜熹,她的脸和记忆中的女人重叠起来,姜熹找了凳子坐下,病房里面很冷清,就是一个果篮都没有。

    “熹熹——”

    “嗯。”姜熹点了点头,两个人沉默了许久,却都没有人先开口。

    令人尴尬的沉默。

    “你很恨我吧!”

    姜熹一笑,“恨。”

    “当年我差点把你丢在那边,你……”

    “所以最后你为什么又回来了?”姜熹看着姜卫宗,当年他骗她,把她一个人留在机场整整十个小时。“如果我死了,财产都是你的,这样不是更好,留着我这个累赘,会很麻烦吧。”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卫民死了,夕颜死了,如果你也死了,那么偌大的姜氏,就是我一个人的。”

    “是啊,所以你为什么回来?”

    “尤卫兰说,她会亲自接你回去,并且告我遗弃罪!让我名誉扫地,一辈子都无法在临城做人。”姜卫宗忽然一笑。

    姜熹微微点了点头,或许是刚刚和燕殊说过,她此刻的心情很平静。

    “你以前就不喜欢我妈妈,也不喜欢我,其实我想过了,你遗弃我也正常!”姜熹说得无所谓,“其实你来接我,我也没有很高兴,因为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让我回去,你都不知道你当时的眼神。”

    “恨不得直接把我掐死!”

    姜卫宗早就不记得了,更不会注意到自己是什么眼神。

    “熹熹……”他的声音干涩嘶哑,透着无尽的沧桑。

    “当时我以为你是来接我回家的,我还挺高兴的,只是你却连一个拥抱都没有,我只能迈着腿跟着你后面跑,当时我就知道,我是不受欢迎的,如果当时爸爸在紧急联系人那一栏写的不是你,你应该根本不会来吧。”

    “其实想想也对,你本来就不喜欢我,现在这个小包袱却直接抛给了你,还要你抚养我长大,如果是我,肯定也不乐意吧。”

    “这就是我的报应啊!”姜卫宗苦笑。

    姜熹直接起身,“你就是想和我说这些么?”

    “我想和你说声……”

    “对不起这种话就别说了,我会觉得恶心,我不是什么圣人,我是真的恨你,我就说原谅你,估计你也不信吧。”

    “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我这辈子就没做过一件好事!”

    “我来看你也是有目的的!”姜熹抿嘴一笑,“我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如何?看见你现在是这般模样,我觉得很高兴!”

    姜卫宗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只是一笑,“无论如何,我都想和你说声对不起,我落得这幅田地,完全是我咎由自取。”

    “你知道就好!你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姜熹说着起身就要走。

    “熹熹——”姜卫宗急得差点从床上翻身下来。

    “还有什么事?”

    “我想求你一件事!”

    “你也会有求人的一天?”姜熹忽然一笑,“曾经你在我面前是何等的耀武扬威?”

    “我知道小姒做了很多的错事,对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现在在白家,白威不会放过她的!”

    “你是不是担心太多了,白展庭那么喜欢她,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差的。”姜熹心里付费,姜姒不是被抓进去了么?什么时候出来的?

    彭媛媛会这么轻松的放过她?那个女人应该不会这么大度吧。

    “我说的是白威!”

    “白叔叔?”姜熹蹙眉,“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我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完全是白威一手造成的!他想让我们一家人都死,他不会放过小姒的,绝对不会,熹熹,你和她好歹是堂姐妹,我求求你,找你要燕家肯出手,白威一定不敢乱动的!”

    “什么?”姜熹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听不懂了!

    “熹熹,我求你!”姜卫宗翻身下床,直接跪在姜熹面前,“他不仅不会放过小姒,就是名扬也不会放过的!熹熹——”

    “你——”

    燕殊和李询听着里面的动静,对视一眼就往里面走,就看见姜卫宗跪在姜熹面前的一幕。

    “熹熹,我求求你了,这么多年是我对不起你,好歹我是你大伯,你就救救小姒吧!”

    姜熹攥紧拳头,“我可能无能为力,毕竟是别人的家事!”况且姜姒的死活和她有何干系。

    “白威肯定饶不过她,姜熹……”

    “不会的,你想太多了!他没理由!”

    “他一直爱着你妈妈!他一直觉得是我害死了你母亲!”

    姜熹此刻是完全懵圈的,燕殊深吸一口气,这个人就是临死都不能消停……

    非要搅和得熹熹不得安宁么!

    ------题外话------

    今天是情人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哈哈

    反正我是没人过节的,估计又得在家从早码字到晚上……单身狗们快来拥抱我,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