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3 燕大少取经,被嘲弄(二更)

正文 233 燕大少取经,被嘲弄(二更)

    ( )派出所院内

    燕持没想到叶繁夏会忽然拉住他的手,她的手很软,他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僵硬。

    “不好意思!”叶繁夏松开手,燕持将手收紧,似乎想要握住一些什么,

    姜熹连忙走过来,“大哥,你误会了,小叶子刚刚就是递给李队长名片而已,绝对没有拉手。”

    “是么!”燕持手插进口袋,我靠,出汗了!

    燕持锐利的眼角,泛起一丝笑意,目光灼然的盯着叶繁夏,“叶秘书,你知道刚刚的行为是什么么……”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什么才是正确的牵手。”叶繁夏咬牙,燕持那质问的口吻,让她几乎想要抓狂。

    “是么?”燕持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笑,“你确定要和一个男人讨论正确的牵手姿势?”

    “我先上车!”叶繁夏扭头往外走,径直上车,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

    “大哥,我们也回去吧。”姜熹憋着笑。

    这两个人真是,拉个手而已,燕持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很好笑?”燕持挑眉看向姜熹。

    姜熹连忙摇头,“绝对没有!”是特别好笑。

    “上车!”燕持握紧手,这个女人……

    可以拉得更久一点,就是再久都没关系。

    叶繁夏一上车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燕持的话让她心里太不舒服,搞得自己背着他“勾引”男人一样。

    我呸——明明不是那样的,叶繁夏现在想要尖叫,她怎么就……

    拉了他的手,要死要死,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他啊!

    “那个……”姜熹刚刚开口,燕持忽然一记刀眼射过来,这个男人果然和燕殊的一样,不是个好人。

    “说。”燕持此刻现在脑子有点空,有点突然,他想过很多场景,可以自然而然的牵着叶繁夏,只是偏生没想过这种场景。

    “大哥,你好像有点……”

    “同手同脚了!”

    姜熹捂着嘴,他在想什么呢!

    燕持脸一僵,轻轻咳嗽一声,掩饰尴尬,“快上车!”

    姜熹回到房间,趴在床上就笑得前仰后合,“哈哈——”那两个人也太逗了吧,这两个人别扭的人到底以后会怎么谈恋爱啊。

    “在笑什么!”忽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姜熹一跳。

    “你怎么在我房间。”姜熹这才注意到燕殊在她房间的阳台晒太阳。

    “等你。”燕殊放下手边的杂志,起身走过去,“在笑什么。”

    “就是大哥和小叶子呗,他们两个人明明那么喜欢对方,为什么不说出来啦,藏着掖着的,别扭死了。”姜熹坐在床上认真看着燕殊。

    “叶子的家庭有点复杂,你应该看得出来,她对人的戒心很重,看起来很坚强,其实极度缺乏安全感,她以前吃了太多苦,所以有些事急不来。”

    “嗯。”姜熹不明白叶繁夏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一个正值青春年纪的女孩,可以有那么深沉死寂的眸子。

    “今天一切还顺利?”

    “嗯,唔——”姜熹话音未落,燕殊弯腰吻住她的嘴唇,轻啄一口。

    “你怎么每次都搞偷袭。”姜熹伸手摸了摸嘴唇。

    “接吻难道需要提前通知你么!那亲爱的姜小姐,我现在可以吻你么……”燕殊嘴角噙着笑意,他穿着米色的居家服,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变得更加柔和,嘴角勾起,眸子带着点点笑意,他的世界里,仿佛就只有她姜熹一个人。

    “可……嗯——”

    燕殊单手撑着床,跪在床边,高大的身躯,几乎可以将姜熹全部罩住,这个吻出奇的温柔,却有些隔靴搔痒的感觉,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嗯——”姜熹嘤咛出声,燕殊眸子一暗,忽然身子往前挤,直接将姜熹压在了身下,白色床单,黑色长发,桃红脸颊,看得燕殊喉咙发紧,他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身子的温度都在不断攀升。

    “燕殊——”姜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

    “嗯?”燕殊喉咙干涩,一股无名的邪火不断往上蹭,女人声音娇柔,像个娇弱的猫咪,等着他去好好疼惜一番。

    “你……”姜熹的手从他脖颈处缓缓往前移动,触碰到他的喉结,燕殊身子一抖,姜熹扑哧一笑,“你紧张?”

    “你不知道男人的喉结也很敏感么!”

    “是么!”姜熹一脸狐疑,忽然微微侧头,直接吻住了燕殊的喉结……

    “嗯——”燕殊闷哼一声,忽然死死的搂住姜熹的要,另一只胳膊不能乱动,要不然他非狠狠将这个点火的女人揉碎在自己怀里。

    燕殊的反应极大的取悦了姜熹,他简直敏感到不行。

    姜熹伸出舌头……

    “熹熹——”燕殊搂紧她的腰,呼吸变得不均匀,心头就像是被千万只爪子在抓挠一样,还不如直接给他一个痛快。

    “不舒服?”姜熹抬头。

    “你别搞事?”

    “我有么!”姜熹眨着灵动的猫眼,一脸无辜!

    “妖精!”燕殊直接欺身压下,夺走她的呼吸,他最想要夺走的是她整个人!

    “嘶——”若不是燕殊太激动,扯到了伤口,这两个人不知道要在床单上滚多久。

    “医生说了,别让你做剧烈的运动,我看看,针线没裂开吧!”姜熹伸手检查燕殊的伤口。

    燕殊盯着她娇俏的侧脸,在她脸上猛地嘬了一口。

    “别闹,我给你看看!”姜熹认真而又专注。

    侧脸和他记忆中的一张脸重合,以前他不懂那种心疼是从何而来,现在才明白,他爱她。

    “疼不疼?你别乱动了,免得伤口挣开。”姜熹仔细的检查着,“幸亏没什么事。”

    “对了,我早上出门之后,你的药吃了没?”姜熹抬头,四目相对,燕殊的眸子格外认真,燕殊极少有这样的表情,雅痞流气,眸子总是带着一丝玩世不恭,他现在的眼睛,就像是平静如水,却暗藏汹涌的大海,神秘得让人看不透。

    “怎么了。”

    燕殊直接伸手把她死死搂在怀里,“嗯?”姜熹被动的伸手拍了拍燕殊的后背。

    “熹熹,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哪里也别去。”

    “你在想什么呢,我能去哪儿啊。”

    “就待在我能够够得到你的地方,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姜熹身子一僵,用力点了点头。

    这边的两个人打得火热,另一外书房气氛却格外沉闷。

    叶繁夏自从拉了燕持的手,就没和他说过话,燕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显得十分古怪。

    “总裁,这是你之前交给我的市场分析报告,您看一下!”叶繁夏将文件递过去。

    燕持抬头看着她,“嗯。”

    “那个……”叶繁夏站在书桌前,犹豫半天才开口,“总裁,有个事我想和您说一下。”

    “嗯。”

    “刚刚的事……”

    “嗯?”燕持手中的笔顿住,墨水渍瞬间在纸上晕染了一大片墨渍。

    “我就是一时情急,您不要往心里去!”

    “嗯哼——”燕持不乐意了,直接放下笔,“什么意思。”

    “我刚刚太着急了,所以做出了一些出格的事。”

    “出格?”这女人是想把他气死不成。

    “我下次会注意的!”叶繁夏垂着头。

    燕持轻哼,“调戏了自己的上司?”

    “那不是调戏!”这个男人怎么一开口,就这么的欠揍啊。

    “那是什么?猥亵?”

    叶繁夏沉默。

    “觉得不踏实?怕我开除你!”

    “毕竟这么高薪水的工作很难找。”叶繁夏咬牙,她最近心里很不踏实,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一般。

    燕持呕血,险些被气出内伤。

    “手伸出来。”

    “做什么!”叶繁夏双手死死贴在裙子边缘,“总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伸出来!”

    叶繁夏只能乖乖伸出手,下一秒,一双大手已经伸了过来,叶繁夏心里震动,她紧张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她想要缩回手,却被男人死死攥住。

    她的力气和燕持比简直微不足道。

    她能够感觉到从男人手心传出来的热度,他的手掌宽厚而又温暖,让她不自觉的心生悸动。

    过了五六秒,燕持才放开手,“扯平了。”

    “嗯?”叶繁夏睁大眼睛。

    “出去吧!”

    “好!”叶繁夏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燕持盯着她的背影,低头看着手心的细汗,燕持,你紧张个毛线啊,居然还出汗了。

    简直没出息。

    叶繁夏刚刚出了书房,一扭头就看见姜熹,吓得脸色发白,“你怎么了?”

    “没事!”叶繁夏绕开姜熹就往房间走。

    姜熹推门进去,“大哥,我拿一下我的电脑。”

    “嗯。”

    “小叶子怎么了?”

    “她什么表情。”

    “活见鬼的样子!”

    燕持嘴角一抽,难道不应该是面色羞红,一脸娇羞的模样嘛!

    燕持擦了擦手心的细汗,这样下去可不行,可他一时却又不知如何下手。

    白家

    姜姒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来到白家。

    白家是典型的欧式建筑,典雅大方,可是在姜姒看来,这活脱脱的就是一副牢笼,“下车吧!”白展庭停下车子。

    姜姒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白家人很少,除却零星的几个下人在走动,显得格外冷清。

    “白展庭……”

    “上楼,我的房间你知道在哪儿吧。”

    姜姒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着如何将白展庭手机弄到手,只要证据被销毁了,她就彻底自由了,完全不用这般任人摆布。

    姜姒到白展庭的房间,整个人都愣住了,通体雪白,除却一张大床,什么都没有,就像是太平间一样,阳光从窗户挥洒进来,可是姜熹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这个房间让她下意识的联想到了医院的太平间。

    白得吓人。

    姜姒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忽然碰到东西,吓得她失声尖叫。

    “喊什么!”白展庭轻笑,伸手将姜姒推进去,反手将门锁住。

    “你做什么!”姜姒往后退了两步。

    “你说呢!”白展庭直接走过去,扯住姜姒的就往床上拽,双腿直接压住姜姒的腿,双手按住她的手腕,直接啃咬她的嘴唇。

    “唔——你放开我,白展庭,你疯了么,放开——”

    “叫吧,我就喜欢你这样!”白展庭露出惨白的牙齿,吓得姜姒身子一个哆嗦,“白展庭,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呵呵——”白展庭笑得诡异,“那就要问问你了,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嗯?”他一边说着一边撕扯姜姒的衣服。

    夏天衣服本就不多,三两下,姜姒的衣服就被他扒光。

    “你不是……”那个不行……

    姜姒本来以为是伍思敏故意和她说得这些话,可是细细想来,却发现了很多诡异的事情。

    尤其是那日子在婚纱店,自己都被他折腾成那个样子了,姜姒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把她衣服扒光了,却愣是不动作,她当时就和想问他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之前觉得肯定是白展庭为了报复她,现在想来,越发觉得不对劲。

    “你说什么!”白展庭开始脱衣服。

    “没什么……”姜姒话音未落,男人就毫不留情的压下……

    没有一丝疼惜,姜姒疼得眼泪直流,可是白展庭就像是疯魔了一般,根本不顾及她,她这个样子仿佛能让他尝到一丝变态的快感。

    “你不是说我不行么,你现在告诉我,我到底行不行!”白展庭捏住姜姒的下巴,他力气很大,指甲仿佛要掐进她的肉里面。

    姜姒点了点头。

    “嗯?我要你说出来,我到底行不行!”白展庭冷哼。

    “行——你行——”

    “说我不是男人,哼——姜姒,你特么的真以为我我还是以前那个白展庭,你说一我不说二!”

    “不是!”这个男人早就变得让她不认识,面目全非。

    “我以前那么爱你,掏心掏肺,可是你是如何对我的,背着我勾引别的男人!”

    “我没有!”身体的疼痛羞辱将姜姒简直羞愤的想死。

    “没有?”白展庭伸手抚摸她的脸蛋,“你敢发誓你没打过燕殊的主意?贱人!”

    “啪——”清脆的巴掌声,姜姒死死咬着牙,舌尖尝到了一丝腥甜的味道。

    “那个男人根本看不上你,你就这么下贱,一个劲儿的想要往上贴?贴不住了,就回头找我,你当我这里是垃圾回收站么!”

    “姜姒,我带你回来,不是让你和我结婚,不是让你来享福做少奶奶的,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你特么的离开了我,什么都不是!”

    “现在除了我,你以为还会有男人要你么?别做梦了!”白展庭拍了拍她的脸,“哭什么啊,你再哭,我会心疼的。”白展庭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

    姜姒身子颤抖,这个男人绝对疯了,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这早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单纯的白展庭了。

    “是我对你不够好么,我费尽力气把你弄出来,你这幅死人脸是给谁看!”

    忽然的大吼,让姜姒陡然一惊,整个人都瑟缩起来,他简直就是……

    变态!

    “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我就喜欢那个时候的是你,乖一点……我会对你很好的!”男人说完强行的占有姜姒……

    白威收到黎常娥去自首的消息,才从酒店洗了个澡回家。

    “老爷——”

    “嗯?”

    “少爷把姜小姐带回来了,现在正在楼上……”

    “多久了。”

    “快两个小时了!”

    “胡闹!”白威抬脚就往楼上走,一个劲儿的敲门。

    “白展庭,有人来了——”姜姒惊恐的拍打白展庭,“你爸回来了!”

    “你紧张什么!”白展庭并没有停止动作的打算。

    直到白威将门打开,他看到床上的景象,深吸一口气,姜姒这才一把将白展庭推开,她扯过一件衣服遮羞,可是白威却并不打算理会她,就是正眼都没瞧她一下。

    “姜姒,你先穿衣服出去!”白威面色冷凝。

    姜姒像是得了特赦令,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床,白展庭简直不是人,她现在浑身都疼,双腿下床都在打颤,穿了衣服扶着墙就往外跑。

    她一定要快点离开这里,一定要快点。

    “你怎么忽然回来了,女人玩腻了?”白展庭坐在床头,兴致盎然的盯着白威。

    “医生说你的身体要节制!”

    “我知道!”白展庭捡起地上的裤子,一边穿一边往外走。

    “展庭——”白威扯住他的胳膊,“适可而止,我是为你好!”

    白展庭忽然一笑,“我要弄死这个女人!”

    “别太过火了!你的身体比较要紧。”

    “我心里有数!”

    自从白展庭出了那事,白威自然是各种寻医问药,这段时间好像有些起色了,不过医生自己都说了,并没把握,还是需要先调理的看看,他怎么可能这么任由着他折腾。

    “别玩出人命!别的任由你折腾。”白威语气冷酷,姜姒这个女人,心肠歹毒,留在白家,始终是个祸害,“你若是玩腻了,就……”

    “玩不腻,不折腾死她,我不甘心,咽不下这口气!”

    姜姒就靠在门外,她扶着墙壁,慢慢往楼下走,不行,她必须立刻离开这里,就算不顾一切也得快点离开。

    燕家

    燕殊靠在床头,自己这手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啧啧——伸手摸了摸喉结,姜熹留下的热度仿佛还在,他闷声一笑,小妖精。

    燕隋进来就看见燕殊一脸春风荡漾,“咳咳——”

    “嗯?”燕殊抬头,“有事?”

    “姜姒被放出来了,黎常娥进去顶包了。”

    “嗯。”燕殊已经料到了,这白威绕来绕去就是要把这家人往死里整。

    “姜姒被白展庭接回家了,恐怕这日子……”

    “都是人渣,就看谁更坏一点了,看谁先把谁玩死。”燕殊嘴角一勾,笑得邪魅。

    燕隋出去,燕殊刚刚费力的脱了衣服,低头看了看下半身,想着要不要去一下洗手间,此刻门忽然被撞开,燕殊直接扯过被子。

    “我去,燕大少,大半夜的,你不去睡觉,来我房间干嘛!”

    燕持一脸阴鸷,一屁股坐在他床上,“憋闷!”

    “你盯着一张怨妇脸给谁看!”我靠,刚刚有一点兴致,都被他吓没了。

    你能想到他脑子都是姜熹的影子,他还在沉浸在美好的yy中,忽然窜出来燕持一张怨妇脸,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么!

    燕持一扭身,忽然朝着燕殊走过去,双手撑在他的床头,燕殊脚更快……

    燕持低头看着抵在自己胸口的脚,蹙眉。

    “拿开!”

    “你把手拿开。”这床咚的姿势……燕殊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我有事和你商量。”

    “你再不拿开我就一脚把你踹开!”

    燕持双手一摊,直起身子靠在后面的衣柜上,“你当初是怎么追姜熹的。”

    “哎呦呵,燕大少,你在发春啊!这还没到春天啊,草原上也没有吹来湿润的风……你这个禽兽就开始发春了?”

    “滚犊子!”燕持拿起一侧的座机电话就要扔过去。

    “我是病人,你给我注意点!”

    “我和你说认真的,你别和我扯犊子。”

    “听熹熹说你俩牵手了?”

    “就是碰了一下!”燕持绝不承认那是牵手。

    “可以啊,进展神速!”燕殊靠在床边,一脸笑意的看着燕持,“你圈养了她四年了啊,差不多了,直接啃了吧。”

    “你和姜熹之前不也不熟么!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是怎么交往的。”燕持扯了扯头发,这个男人即使穿着家居服,也掩饰不住周身的傲慢气度。

    “我们是两情相悦,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燕殊!”燕持扯过一侧的靠枕就砸在他身上。

    “燕大少,谈恋爱又不是演戏,没有固定的剧本,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按照自己的心意来,你来问我,不如去问秦浥尘,那家伙当初追小笙的时候,特么的简直不是人!”

    ------题外话------

    燕大少做的最错的事情就是去问燕殊,燕流氓不打击他已经是不错的了!

    燕殊:就是,自己女人都搞不定,啧啧——(嫌弃脸)

    燕持:燕小二,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燕殊:什么宝贝!

    燕持:你来啊,我给你瞅个宝贝!

    燕殊:要是那个宝贝,我也有……

    燕持:(╯‵□′)╯︵┻━┻燕殊,我要杀了你!

    燕殊:(勾手指)你来啊~(挑衅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