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2 虚伪的白家人,牵了燕大少

正文 232 虚伪的白家人,牵了燕大少

    ( )酒店

    “白威,你特么的不是人,你是不是早就蓄谋已久!”黎常娥妆都哭花了,黑色的睫毛膏化开,在眼底晕开。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当年姜卫宗事业遭遇了重创,你不是也跪在我面前么,黎常娥,你现在装什么贞洁烈女,不觉得可笑?”白威眼底满是轻蔑不屑。

    “那这个贱人呢!”黎常娥眼神凶狠,直指彭媛媛。

    “姜夫人,你别说得好像就我下贱一样,我再怎么说都没结婚,我愿意和哪个男人上床,是我的自由,况且我本就是个小三,你还指望我为姜卫宗守身如玉么!”

    “我没有那种义务,只是我没想到姜夫人在床上真是……”彭媛媛砸吧嘴,“风韵犹存呢,呵呵——”

    “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黎常娥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网罩住,不仅是她个人,还有整个姜家。

    “二十多年前你就给姜卫宗带了绿帽子,那会儿我才刚出生!”彭媛媛光着脚,走到黎常娥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比我干净多少,口口声声说我下贱,那你呢?轮下贱,我可比不过你。”

    “滚——你们都给我滚!”

    “啪——”彭媛媛一巴掌甩过去,黎常娥整个身子摔在床上。

    “黎常娥,你女儿的命是攥在我手里的,你若是想要你女儿的命,你就对我客气点!”

    “你在说什么!”黎常娥脑子瞬间有些转不过来。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没数么,你给我装什么!”彭媛媛一想到那晚的事情,她浑身都在战栗,涂抹着红色指甲的手直接朝着黎常娥脖子上掐去,彷如修罗。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黎常娥一脸茫然。

    “倒是挺会演戏的,那天在公司让我丢尽颜面,当晚我回去,你就派人准备强奸我,是不是你做的!”

    “什么!”黎常娥睁大眼睛,瞳孔猛然扩张,白威掐着烟头的手抖了一下,眸子闪了闪,却并未动作。

    “我就是想要让你尝尝,我当天晚上那种滋味。”彭媛媛忽然一笑,张着“血盆”大口,“我看你刚刚挺舒服的么,就别装了!”

    “你胡扯,我什么都没做!你别我污蔑我!”黎常娥根本不知道这个事。

    “如果不是你,就是你女儿喽,怎么办,如果我认定是姜姒做的,猜警方那边会怎么办!”

    “我要去派出所,你这根本就是污蔑,我们根本没做这种事情!”黎常娥说着就要往外跑,一脚踩在床单上,整个人往前栽倒,她的膝盖猛地磕在地上,疼得她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姜夫人,你就是要走,你先把衣服穿上啊,你这样出去的话……”彭媛媛轻蔑的一笑。

    “你给我滚开!”黎常娥将彭媛媛推开,直接就朝着白威走去,“白威,你玩我?”

    “你觉得我有什么必要帮你?”白威伸手将烟掐灭,“十几年前我对你还有点念想,怎么说呢,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你长得漂亮,是个男人都想上你,现在嘛……比你年轻漂亮的多了去了。”

    “白威——”黎常娥伸手就要挥过去,白威死死攥住她的手腕,“松开——”

    “姜卫宗这辈子是完了,你要是想救姜姒也简单,就是你去和警察说,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我根本没做!”

    “那就是姜姒做的!”白威咬牙。

    黎常娥整个人都是懵的,怎么办!

    她到底该怎么办。

    “姜夫人,你女儿的性命可是攥在你的手里了啊,你可得想好了!”

    “我会和警察说,这一切都是你们的阴谋!”黎常娥捡起上的衣服,却被彭媛媛直接踩住。

    “你难道以为警察是傻子么,如果是假的案子,他们会大张旗鼓的把姜姒带走?”

    “你……”

    “我就是要玩死你们!”彭媛媛恨得咬牙切齿,“反正你们两个中间,一定要进去一个,姜夫人,你自己选择吧,是你自己进去呢,还是让姜姒在里面待几年!”

    “禽兽,人渣!”黎常娥一把扯过衣服,衣服一脚被彭媛媛踩住,这一扯,直接撕破了。

    “人渣?你做得坏事也不少吧,别一口一个下贱,一口一个人渣的,你比我干净到哪儿去了么!”

    “白威,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利用我……”黎常娥苦笑。

    白威又点燃一根烟,“别谈什么利不利用,说得好像我曾经多喜欢你一样。”

    “你还是爱着那个女人对不对!她都……”

    “滚——”白威忽然大吼,就是彭媛媛都吓了一跳。

    她跟了白威这么久,从未见他这般的动怒。

    “哈哈——”黎常娥忽然大笑,“白威,你多可悲啊,那个女人就是正眼都不瞧你,她的男人比你帅气,比你大度,比你宽容,你就是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像个蝼蚁一样!”

    “黎常娥!”白威气得浑身颤抖,一提到那个女人,他的整个人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

    “你这种只会背地耍阴招的人根本配不上她,你这辈子就活该……”

    “滚啊!”白威忽然将手边的酒瓶连带着桌子一起掀翻,“立马给我滚——你根本不配提她。”

    “是啊,我不配,你特么的更不配!”黎常娥咬着牙,穿着自己破烂不堪的衣服,就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彭媛媛根本不知道白威的这些事情,况且白威为人谨小慎微,生性多疑多虑,彭媛媛也不敢打听这些事,生怕惹恼了他。

    “那个……”

    “你也走!”白威蹲在地上,捡起被他扔掉的烟,又吸了两口。

    “嗯,那我先走了。”

    彭媛媛又不是傻子,她可不想成为白威枪口下的炮灰,这个金主她还准备多巴结一阵。

    白威在地上蹲了很久,这才西服内侧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张陈旧得发黄的照片,照片有一半被撕毁了,里面女人怀里抱着孩子,仿若三月江南打着油纸伞的姑娘,温婉娴静,嘴角带着轻柔的笑意……

    白威伸手抚摸着照片,手指发抖,喉咙也不住干涩起来。

    燕殊刚刚准备回屋,燕隋就进了书房。

    “怎么了?”

    “白威对付姜家,似乎是为了一个女人。”

    “女人?”

    “嗯,不过黎常娥并未说。”

    “查一下吧。”燕殊打了哈气。

    第二天一早

    姜熹下楼的时候,这燕家的人似乎都有早起的习惯,燕持正和秦序羽往屋里走,秦序羽腰上绑着一个防走失绳,绳子另一头系在燕持手里。

    “遛弯回来了?”燕老爷子笑着,秦序羽一脸怨念,这哪是遛弯,分明是遛他啊。

    “嗯。”燕持解开手环,靠在沙发上,“赶紧吃饭,送你上学。”

    “我才不要你送!”

    自从燕持过来,他就一天好日子没有。

    “你舅舅受伤了,不能开车!”

    “我要舅妈送!”秦序羽一把抱住姜熹的大腿。

    “我……”

    “她不会开车!”燕持直接走过去,拎着秦序羽的衣领就往凳子上一扔,“吃饭,七点半我们出门!”

    秦序羽嘟囔了两句,还是乖乖坐下吃饭了。

    “对了,燕殊说你和叶繁夏要去派出所一趟,我顺路稍你们一程。”

    “谢谢大哥。”

    派出所

    姜熹和叶繁夏到达的时候,派出所很安静,姜熹询问了一下办公室地址,就和叶繁夏往里走。

    敲了半天门,里面才有动静。

    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打开门:“谁啊,这么早过来……”他的衣服松垮的套在身上,满是褶皱,头发凌乱,眼底都是乌青,显然一夜未睡。

    “是李队长说让我早上过来的。”姜熹神色从容,目不斜视。

    姜熹声音温柔娴静,让他瞬间清醒了一些,一边伸手扒拉头发一边退开请姜熹进去,“姜小姐里面请,快请进,不好意思,昨晚加班,这会儿……有点乱!”

    姜熹饶是最好了心理准备,也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三十多平的办公室,四张办公桌拼凑在一起,桌上除了大把的文件档案照片,就是各种泡面盒饭,办公室几乎都是泡面味,夹杂着烟味。

    “快点起来,来人了!”开门的男人吼了一嗓子,一群男人面对两个美人儿,都显得有些局促。

    “姜小姐是吧,快坐吧!”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走过来,寸版短发,显得干净利落,一双小眼睛聚光有神,长得不算特别俊朗,却一身正气。

    “我们先去洗漱吃个早饭!”众人瞬间一哄而散,房间里就剩下三个人。

    “这次丰城712案子的负责人,我叫李询。”

    “李队长您好,我是姜熹。”

    “嗯,不用这么客气,你也别紧张,其实我就是想了解一些你们姜氏的一些情况,比如说在公司运作方面……”

    “这些问题我来说吧。”叶繁夏开口,声音冷得像是冬日的寒冰,她和燕持待久了,看到这种房间,总是没来由的心烦。“姜总对公司的情况也不太熟悉,你有问题,我都可以回答。”

    “可以!”男人倒是无所谓,耳朵在听,只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姜熹。

    他是从上面直接委派过来的,昨晚才到,早就听闻临城姜家二小姐和燕二少有瓜葛,这女人长得不算绝色,却有一种自然而成的风韵,皮肤尤其白皙,那双猫眼慧黠慵懒,带着神秘斑斓的色彩。

    最吸引人的莫过于她周身那种沉稳的气质,有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成熟。

    “对了,我能不能去看看我的伯父。”姜熹开口。

    “姜卫宗的情况比较特别,可能不好给你探视,不过你的堂姐,你若是想看,我可以给你行个方便。”

    “那就麻烦了!”

    “不过有人在探视,你需要等一下。”

    “有人?”这么早。

    “她的未婚夫,这男人倒是痴情,一大早就过来了。”

    李询和叶繁夏一直在交谈,姜熹自己去探视姜姒,当她路过探视房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姜姒的呼喊声,两个警察闻风冲了进去。

    “白展庭,你特么的是不是个男人!”姜姒双手被靠在凳子上,张牙舞爪,恨不得直接上去撕了白展庭。

    “安静一点!”警察拿着警棍,姜姒这才歇火,“怎么回事!”

    “警察同志,没事,麻烦再给我们几分钟。”

    “要是再不安分,就立刻结束探视!”

    “不好意思!”

    白展庭穿着白色衬衫,脸上挂着温润的笑意,临城的人都说白展庭是个君子,可是姜熹却在他眼中看见了虚伪。

    门被关上,隔绝了姜熹的视线,只是里面的两个人气氛依旧紧张。

    “白展庭,你到底在玩什么!”

    “姜姒,你知道么,我以前真的很爱你,甚至放弃了黎悠梦,和锦荣闹翻,也想和你在一起。”

    “这就是你喜欢我的方式?”姜姒冷笑,“成为你的玩具?”

    “是你逼我的!我对你那么好,是你先辜负我的!”白展庭咬着牙,强压着声音,他的双手攥得死死的,手臂上的青筋都在突突直跳。

    “我辜负你?”姜姒冷笑,“白展庭,这么陷害我,你不无耻么!”

    “我无耻!”白展庭轻笑,“姜姒,彭媛媛的事你别说和你没关系!”

    姜姒脸色一变,这个事情都过去多久了,白展庭怎么会知道。

    “你当初找了那几个小混混,别以为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你到底想怎么样!”姜姒就是到了这里,口风都很紧,什么也没说。

    “跪下求我!”

    姜姒睁大眼睛,这个男人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让你跪下!求我!”

    “如果我不呢!”姜姒毕竟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我出去就和警方说,当初你给那些小混混怎么说的,手机怎么汇款的我都有截图!”

    “你怎么……”

    “有一次我俩发生关系,你电话来了,我就用你的手指打开了电话,然后就……”

    “混蛋!”姜姒气得浑身乱颤。

    “那群人还去过那个人的家里,若不是那群人去那个小乡村散播流言,你说被你弟弟玩弄的那个女孩的家人,到底会不会被活活气死呢!没想到你对亲弟弟下手都这么狠!”

    “白展庭,你的条件是什么!”

    姜姒很聪明,这个男人知道这么多,却都没说,却和自己说了这么一堆,必然是有目的的。

    “跪下!”白展庭看着她那双倔强的杏眼,心里已经开始想象他们生活在一起之后的“美好”。

    姜姒咬着嘴唇,直起身子,将凳子往后推了推,“噗通——”一声直接跪下。

    “你还有什么条件。”

    “你对自己的亲妈也是够狠的,栽赃嫁祸啊,谁会想到背后的人是你啊!”

    姜姒咬牙,不要让她出去,不然她非得弄死这个男人!

    “我会救你出去!”

    “你说什么!”姜姒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不过你以后就是我的……”

    “玩具!”

    姜姒瞳孔猛然放大。

    “或者你直接和警察说这些都是你做的,你若是不想说,我可以帮你一把,证据都在我的手机里!”白展庭晃了晃手机。

    姜姒挣扎着起来要抢,可是手脚都被束缚,根本无法动弹。

    “想好了么,我时间有限!”

    姜熹本来还想去看望一下姜姒,看见白展庭一脸笑意的走出来,他的眼底阴鸷仇视,却透着一抹变态的快意。

    “姜小姐,你要探视么?我去帮你安排一下!”

    “不用了!麻烦了!”

    白展庭那么喜欢姜姒,怎么可能真的放她落狱,按照白家的势力,保个人出来不是难事。

    姜熹去办公室找叶繁夏,居然没人,几个民警捋着袖子正在打扫卫生。

    “姜小姐,队长和叶小姐刚刚下楼了,这会儿估计在院子里溜达呢!”

    姜熹诧异,溜达?有什么好溜达的。

    只是姜熹目光触及到叶繁夏,也触及到了一双阴鸷的目光,燕持的车子就停在派出所门口,他斜靠在车上,双手抱胸,那双眸子冷冽,死死盯着交谈甚欢的两个人。

    “叶小姐,你中午有空么?”

    “还不确定。”李询和叶繁夏交流下来,忽然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见她在办公室一直紧蹙眉头,才约她下来谈事,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了。

    “那方便留个联系方式么!”

    姜熹伸手捋了捋头发,这李队长是看上小叶子了啊。

    叶繁夏睿智冷静,长得又冷艳貌美,这样的女人很容易让男人产生征服的**。

    “就是以后如果有问题我可以直接打电话找你,就不需要你亲自来了!”李询这借口棒棒哒。

    姜熹一脸促狭的盯着不远处的燕持,她怎么觉得这男人要杀人了!

    “可以!”叶繁夏一听工作,就直接递了张名片给他。

    “叶繁夏……”李询还不知道她的全名,看到名片上的职称愣了一下,“您是燕氏的……”

    “员工!”

    “是么,我调去京时间不久,听说过你,只是一直无缘相见,没想到您本人长得这么漂亮……”

    燕持送了秦序羽就准备来接她们,没想到就看见叶繁夏和一个男人“交谈甚欢”,离那么近干嘛!

    他们是在干嘛……手怎么扯到一起了!

    “那你一定很忙吧。”

    “还行。”

    “有空可以出来吃个饭么!”

    “她没空!”燕持终于听不下去了。

    “总裁!”叶繁夏看见燕持心里一惊,握着名片的手陡然收紧。

    姜熹捂嘴偷笑,这小叶子怎么一副“偷情”被抓的模样,偏生这燕大少来势汹汹,明显是来者不善。

    “燕大少,您好,我是李询。”李询没见过燕持,也看过电视啊。

    “嗯。”燕持微微点头,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个子太矮,皮肤太差,五官不端正,不修边幅,胡子拉渣……就一个字形容!

    差!

    和他差了十万八千里,叶繁夏会喜欢这种类型?在我身边待了这么久,口味这么重了?

    李询也人精,况且都是男人,他不会看不出来燕持眼中那浓浓的嫉妒,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燕大少的恋情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甚至有八卦杂志列举了燕持不婚的十大原因,第一条就是她喜欢男人,现在看来,他是早就有目标了啊。

    “叶小姐,那我先上去,有事我们电话联系。”他现在可惹不起燕家。

    “嗯。”叶繁夏跟了燕持这么久,他一个眼神她就能感觉到他的不悦。

    “和别人聊天那么开心,怎么不敢看我!”燕持冷声道。

    “没有。”他那只眼睛看见她和别人聊得开心?

    “抬头!”燕持窝火,特么的,他好歹长得一表人才,玉树临风,这女人你怎么见着自己就这幅德行。

    叶繁夏微微抬起头,入目的是男人结实的胸口。

    “看着我!”燕持咬牙。

    叶繁夏缓缓见目光上移,直视燕持的眼睛,她明明没做亏心事啊,怎么总觉得心里有点怪怪的。

    “现在是九点十八分,上班时间,你利用工作时间和别的男人眉目传情……”

    “我们是正常交流!”叶繁夏反驳。

    “那你们刚刚是不是拉手了!”燕持咬牙。

    “我没有!”

    “我看见了!”

    “我就是给他递了名片!”

    “还准备后续发展?你看上他了!”

    “不可理喻!”叶繁夏轻哼。

    “反正现在是工作时间,不许做工作以外的任何事情!”

    “就算我和别人拉手,和你有什么关系!”叶繁夏心里恼火。

    “我……”

    “再说了,这样才叫牵手!”叶繁夏忽然拉住燕持的手,女人的手很冰,很小,燕持几乎可以将她的手整个裹住,燕持手滚烫,还带着一丝细汗。

    叶繁夏拉住燕持手的时候,也愣住了,谁让他污蔑她来着,她就是一时情急……

    姜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怎么觉得气氛越来越尴尬了啊!

    ------题外话------

    燕大少:叶繁夏,你敢不敢再拉得时间长一些!

    叶繁夏:不敢!

    燕大少: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

    叶繁夏无语望天。

    燕大少:你要负责!

    叶繁夏汗颜!

    燕大少:你别给我不说话,我说要负责!

    好吧,燕大少是巴不得小叶子给他负责的,啧啧——这个人啊,真是闷骚!

    微信微博活动今天12点钟就截止啦,还没有关注的亲们快点去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