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1 绿帽子戴得妥妥的(二更)

正文 231 绿帽子戴得妥妥的(二更)

    ( )酒店

    黎常娥气得呼吸不均,她的手打得很疼,指尖在微微颤抖。

    白威伸手摸了摸嘴角的一点血渍,“难道我说错了!”

    “白威——你别太过分!”

    “那你告诉我,你来酒店干嘛!”白威咬牙,伸手就直接将黎常娥扑倒,天旋地转间,黎常娥整个人就被白威压在身下。

    “白威,你放开我,放开——”黎常娥使劲扭动着。

    “你觉得呢,到嘴的肥肉,你觉得我会让它飞走么!”白威轻哼,他骑在黎常娥身下,“使劲挣扎,使劲喊,让人看看大名鼎鼎的姜夫人,现在是被哪个男人压在身下!”

    “白威,你特么的不要脸!”

    “我不要脸,你就要脸了,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别在我面前装得和贞洁烈女一样!”

    “啪——”白威又一巴掌甩过去。

    此刻坐在另一个房间偷窥的燕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缝,二少和他说让他来监视白威,有好戏让他欣赏。

    这白威从和彭媛媛进入酒店开始,就没消停过,这都一把年纪了,真是精力旺盛,他都看得困了,就小憩了一会儿,结果半个小时了,还是同一个姿势,真是一点看点都没有,还不如小电影……咳咳。

    只是这黎常娥和他又是怎么回事?不是第一次了?

    啧啧……那这姜卫宗和黎常娥岂不是半斤八两。

    “我又说错了!”白威轻笑,“常娥,当年你求我的时候,也是这么泼辣!”

    “我呸——你给我起开,我现在就要回去!”

    白威倒也不拦着她,直接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你现在就可以离开。”

    黎常娥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抓起地上的包就往外走。

    “你这么走了,你女儿怎么办,姜卫宗那边我是没办法,可是姜姒那边……”

    “白威,你别忽悠我,小姒的事情不好处理,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姜姒这事儿本来展庭也求过我,他毕竟喜欢姜姒,只是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挺讨厌麻烦的,所以……”

    “你真的有办法?”姜卫宗那边她是彻底绝望了,可是自己女儿,她怎么可能不管。

    就算姜姒对她做了再过分的事情,那也是她的女儿啊,自己身上面掉下来的肉。

    “姜卫宗的事我和你说老实话,我根本没办法,上头查下来,除非……”白威指了指头顶,“关系真的过硬,那可能就是少判几年,这事儿闹得太大,谁都压不住,姜姒这个事儿,再怎么说都是在临城,我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你说认真的?我去找……”

    “黎家?”白威轻哼,“姜姒之前那么伤害黎悠梦,你觉得黎家能尽心尽力帮你?就算是明面上答应帮忙,估计你也不信吧!”这倒是实话。

    “你现在想走就走,我是不拦着你的,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那里面可不是人待得,这燕家或者姜熹一旦有了动作,姜姒能不能出得来,我可一点都不保证……”

    黎常娥身子一抖,她差点把这两边给忘了。

    “你想走想留,都随你!”

    “白威,只要你能救我女儿……”

    “第一次你求我,是为了姜卫宗,现在是第二次……”白威嘴角带着轻蔑的笑,“脱吧……”

    黎常娥抓紧手中的包,其实她在决定找白威的时候,这些事情她就已经预料到了。

    其实白威说得没错,她和那些女人其实并没有任何差别!

    她的手一松,包掉落,她手指伸到衣领,缓慢的解开扣子,手指颤抖,她以为以前那次之后,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求这个男人。

    白威见她磨磨唧唧,直接走过去,双手扒住她的领口,用力一扯,黎常娥的衣服被他整个扯了下来,身子被他重重的按在门上……

    彭媛媛一直坐在屏风后面,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

    里面在哭,而她……在笑。

    燕隋实在搞不懂,这白威和黎常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至于这么折腾眼前的女人么,这翻来覆去的倒腾,也不嫌累,啧啧……

    不过白威这种变态,估计白展庭也不弱,这件事明显就是白家挖的坑,这女人居然还傻啦吧唧的往里面跳,也是没救了。

    “嗡嗡嗡——”电话忽然响起。

    “二少!”

    “还没结束?”燕殊伸手摩挲着嘴巴,小嘴真甜,亲不腻!

    “还没有。”

    “一把年纪了还这么能折腾。”

    “换了个人!”

    “嗯?”

    “3……”

    “不是!您想太多了!”

    “我也想是,他这一把年纪了,要是还这么能折腾我也是佩服他的,那是谁。”

    “黎常娥,而且听白威的口气,好像他们发生关系不是第一次了。”

    “我去,这姜卫宗在外面养小三,黎常娥也不弱嘛,这和自己的亲家搞起来,还真是……”燕殊咋舌,“厉害了,绿帽子戴得妥妥的。”

    “估计待会儿彭媛媛就要冲出来了。”

    “我就觉得奇怪,这两个人要是搞到一起,完全可以将那个案子的罪名安在黎常娥身上啊,怎么直接把姜姒推出去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

    “嗯,现在正激烈。”可是燕隋已经看腻了。

    “那你先回来吧,等你吃饭,让他们先看着。”

    “好。”燕隋早就想走了,现在就直接将手头的事情一丢,直接往外走,他顺手抄起一旁的帽子戴上,眼镜口罩都在,最近的临城有些不安分。

    燕持和燕殊都在这边,京都那边的人听了消息,不安分的人难免有些异动,燕隋从后面出了酒店,车子停在后巷,他上车之后,才将口罩眼镜摘了,一路上看着酒店周围有什么人没。

    却让他看见了一个意外的人,那不是……

    黎家的车!

    而且是尤卫兰的!

    上次和她一起吃饭,他注意过,看来关注这边动静的人不少。

    燕家

    燕隋到家的时候,院子,燕持又开始折腾秦序羽,气得小孩跳脚。

    “燕隋叔叔,抱抱——”秦序羽直接往燕隋扑过去,燕隋弯腰将他抱起来,“大少……”

    “进来吧,等你吃饭。”

    “其实不用等我的。”燕隋跟在他后面。

    “老爷子喜欢热闹,况且没人把你当成是下人,有些话不要说。”

    “嗯。”燕隋点了点头,姜熹陪着燕老爷子正在说话,看着燕隋进来,这才起身,“终于回来了,快点坐吧,吃饭。”

    “好。”

    因为燕殊手不太方便,姜熹在照顾她,燕持那边秦序羽也不敢待,只能黏糊在燕隋身边,只要他往叶繁夏那边挪动,燕持的目光就要把他杀了一样,秦序羽虽然不懂大人之间的情情爱爱,不过他知道保命要紧。

    “吃点菜比较好!”姜熹夹菜到燕殊碗里,燕殊用的是左手,右手手臂手臂,导致整个手都无法用力。

    “熹熹,我觉得还是不方便!”燕殊放下勺子,要不就和在医院的时候一样。

    众人虽在吃饭,每个人余光都在打量他们,“你自己不是吃得挺好的。”

    “这勺子吃口菜都费劲。”燕殊叹了口气。

    “那我……”姜熹说着夹着菜喂了他一口。

    “舅舅,你多大了,还要人喂饭,羞羞脸!”秦序羽冲着他吐舌头。

    “我受伤了,你没看见么!”

    “舅舅,你不是……唔——”燕隋直接捂住秦序羽的嘴巴,“唔唔——”

    “什么?”姜熹看着众人不自然的神色。

    “哦!”燕持放下筷子,看着燕殊,燕殊使劲朝他使眼色,某人直接忽视。

    “燕殊从小是左撇子,后来被纠正了过来,他左手吃饭没问题!”

    姜熹笑着看着燕殊:“是么?你以前是左撇子?”

    燕殊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

    “那不是很久都没用了,我根本……唔——”燕殊话没说完,嘴巴里就被姜熹塞了一口菜,谋杀啊——

    “好吃么!”姜熹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燕殊嚼着菜,一脸苦涩的点了点头。

    燕殊只能自己拿起筷子吃饭,他无比怨念的瞪着对面的燕持,只是某人完全无视,只是认真的吃饭。

    姜熹踢了燕殊一下,吃个饭就不能认真一点么,只是对面的两个人……

    吃饭的动作几乎都是神同步,比如说拿筷子的字数,角度,喝汤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对了燕持。你大概什么时候回去。”燕老爷子开口。

    “过段时间吧。”

    “小羽……”

    “浥尘和我说了,小鬼,你得和我一起回去!”

    “哼——我想和舅舅一起!”

    “你舅舅要回部队,怎么和你回去!”

    “那我有舅妈啊,我不想回去。”

    “你不想你妈咪么!”叶繁夏放下筷子。

    “就算我想爹地妈咪,他们也不会想我的,爹地说了,这段时间不许我回去。”

    “他现在允许了。”燕持靠在椅子上。

    “讨厌他,他不是说那段时间是他和妈咪交往的周年纪念么,我算过了,再过段时间,就是两个人订婚纪念日,估计还得把我丢了!”秦序羽撅着嘴巴,一脸不高兴。

    “不会的!”

    “完全有可能!”

    “这次回去你要去夏令营,根本不在家!”燕持一语道破。

    秦序羽瘪瘪嘴,低头吃饭,那不是更惨?直接被扔出去了。

    姜熹对秦序羽的家人倒是很好奇,这两个人是有多腻歪啊,自己的孩子都觉得是累赘。

    “怎么了?看你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燕殊将脸凑过去。

    “就是有点好奇,他们是一对怎么样的人。”

    “要不过段时间陪你回去一趟,不过我爸妈出去了,可能这段时间都不在。”

    “对了,你爸妈是干嘛的啊。”

    “怎么,想着怎么讨好他们?”

    “问清楚,而且你怎么就确定你爸妈会喜欢我啊。”姜熹自己父母已经过时了,她这边倒是没有阻力,自己喜欢就好,这段时间忙得,都忘了要考虑他父母的问题。

    “其实想让他们喜欢你,有个方法,很简单!”

    “说来听听!”姜熹拿着勺子渴了口汤。

    “给他们生个孙子!”

    “燕殊!”姜熹瞪着他,“信不信把汤盖在你脸上。”

    “我说的是实话啊,他们就是想要抱个孙子,不然怎么会一直逼着大哥相亲。”说到相亲这个,燕殊脑子一转。

    “大哥,听说前段时间你相亲了很多次了。”

    燕持一记刀眼射过去,“你能闭嘴吃饭么!”

    “关心一下你嘛!”谁让他刚刚揭穿自己来着,就是活该。

    “对啊,燕持,我听你妈说上次的那个女孩子条件不错,听说还是在国外留学回来的,现在在做什么来着……”燕老爷子也是唯恐天下不乱。

    “做建筑材料为主的钱家的独生女,从小生活在国外,刚刚拿了双学位回国,目前在自家公司做销售部门的主管,长发大眼,很是漂亮。”叶繁夏声音冷清,一字不漏的将女孩的信息背了出来。

    姜熹看着燕持面部肌肉抽动了几下,忍不住笑出了声。

    “叶繁夏!”

    “总裁!”

    “跟我去书房一趟!”这小妮子可以啊,帮着别人踩他。

    “燕持,繁夏的饭还没吃呢!”燕老爷子低头闷笑。

    “就是啊大哥,先让人把饭吃完再说嘛。”燕殊觉得刚刚沉闷的心情顿时一扫而光,这混蛋,拆他的台,他就觉得自己没有糗事?

    书房

    燕持直接坐到沙发上,叶繁夏就站在她面前,面无表情,那双眸子依旧死寂。

    “没什么想说的?”燕持挑眉,这女人胆子变得很大嘛。

    “没有。”

    “你好好想想,我给你时间考虑!”燕持伸手摩挲下巴,目光有些嫌弃的盯着叶繁夏那一丝不苟的职业装,黑色,还是黑色,简直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最后还是燕持没憋住,“叶繁夏,我是你上司,你不知道要站在我这边么。”

    “现在是下班时间。”叶繁夏嘴唇微动。

    “那我也是你的老板,你就不怕我扣你钱?”

    “劳工法有规定,你不能因为这里有随便扣我的工资,我可以去起诉你。”

    “你……”燕持气结,“叶繁夏,你还真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公私分明,你一直是这么和我说的。”

    燕持从口袋中摸出钱包,从里面摸出一张卡,直接扔在桌子上,“你这个月的工资,我先支付给你,里面还多出来几万块钱。”

    “不该拿的钱我不要!”

    “以后我相亲的事,你嘴巴给我闭紧了!”

    “封口费?”

    “可以这么说!”

    “那……”叶繁夏那如同死水一样的眸子忽然一亮,“勉强可以接受。”

    燕持无语,抄起一旁的车钥匙,“走吧,出去!”

    “很晚了?你有应酬?”

    “没吃饱,出去吃点。”

    “我……”

    “快点跟上,别磨磨蹭蹭的!”

    燕持推门出去,脸一黑,“燕二少,你很闲嘛。”

    “咳咳——”燕殊抬了抬腿,“我就是舒展舒展筋骨而已,哎呦,好舒服——”

    “是么?”燕持一记刀眼射过去,某人脸皮厚,倒是无所谓,“你们这是要出门?”

    “和你有关系?”

    “随便问问而已。”燕殊靠近燕持,“吃了饭可以去电影院,看个恐怖片什么的,咳咳——你懂的。”

    “这种事不用你教!”燕持说着握紧车钥匙就往外走。

    叶繁夏和燕殊点头示意,就忙不迭的跟了上去,这人最近脚下生风,走路这么快。

    姜熹刚刚帮秦序羽洗了澡,一出门就看见两个人的背影,扭头看了看燕殊:“这两个人干嘛去了?”

    “出门约会。”燕殊伸手揉了揉鼻子,“待会儿你有安排么?”

    “还有一点资料要看,明天还得去趟公司。”

    “走吧,我陪你!”

    “你不是要……”好好休息。

    “快点,早点看完早点休息,忙活一天了!”燕殊一边说一边扯着姜熹就往书房走。

    姜熹用电脑看着数据报告,燕殊靠在沙发上,随手翻着最近的军事杂志,等燕殊一本杂志看完,这女人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姜熹趴在电脑前,她的眼眶下有明显的乌青,白嫩的肌肤在灯光下被度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就好像一直收起爪子的猫咪,显得十分乖巧温顺,她的胳膊上还有伤,需要这么拼命么,这个傻女人。

    “熹熹——”燕殊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唔——”姜熹身子酸痛,还没睁开眼,冰凉的额头就有温热的东西覆盖上,姜熹下意识的一笑,“你这是准备偷袭我么!”

    燕殊单手挑起她的下巴,湿热的嘴唇直接压上,姜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微微仰着头,燕殊眸子微微眯着,女人闭着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跃动,脸上染上一丝红艳。

    “唔——”姜熹觉得嘴巴被他咬得有些疼。

    “回房睡。”燕殊伸手将她额前的头发拨到耳后。

    “我还有一点报告没看完。”

    “明天早点起来再看,先去睡觉。”

    “我就是……”

    “一起睡?”

    “我马上去!”姜熹将电脑合上,“走吧,我送你回房。”

    “我就是伤了胳膊,又不是残废了,走吧,送你回去休息!”

    燕持和叶繁夏出去,自然又是无功而返,回屋的时候,发现书房还亮着灯。

    “燕殊,这么晚了,写报告?”

    “我帮熹熹整理一下公司的资料。”

    “独臂侠,你不需要休息么!”燕持靠在门口。

    “很快就好。”他反正也没事。

    “你不如何熹熹直接坦白,叶繁夏的资料都是你弄的,她或许就直接献身了。”

    “燕大少,听你这口气,也知道今晚没什么进展!”

    “出了饭店,一个小孩拿着水枪把我衣服滋湿了,回来洗澡。”

    “万恶的洁癖!”燕殊轻笑。

    “要我帮你?不早了,你这一只手方便么?”燕持毕竟心疼自己的弟弟,平时调侃归调侃,燕殊的身体要紧。

    “十分钟就好。”燕殊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虽然是单手,速度依旧很快。

    酒店

    黎常娥觉得浑身疼得要死,白威对她怎么可能会有一点点的怜惜,自然是可劲的折腾,等到他折腾够了,黎常娥的身上也没一处好的。

    “结束了么!”彭媛媛从屏风中走出来,穿着浴袍,衣领宽大,那深v的领口,都要开到肚脐了,腰带松垮的系着,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出来,春光乍现,格外撩人。

    黎常娥此刻整个人的大脑都是死机的,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

    “白威,她怎么会在这里!”黎常娥质问道。

    “我的女人,你说她怎么会在这里!”白威拿过一边的纸巾擦了擦身子,随手过了个浴袍,彭媛媛扭着腰肢过去,白威娴熟的搂住她的腰,在她娇俏的小脸就猛地亲了一口。

    “姜夫人?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会在这里啊,你说若是让人知道你在床上这么放浪,大家会怎么想啊。”彭媛媛笑着靠在白威胸口,笑得花枝乱颤。

    一切都乱了,怎么会是这样,彭媛媛不是姜卫宗的情妇么,怎么会和白威搞在一起。

    “亲爱的,我等的好辛苦啊,你得补偿人家!”彭媛媛撒娇。

    “乖,待会儿带你吃东西。”

    “嗯!”

    “白威,你特么的不要脸,我和你拼了!”黎常娥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原来全部都是陷阱,都错了,全部都错了,这一切都是白威设下的圈套,她从床上跳起来,就朝着白威扑过去!

    “疯婆子!”白威一把将她推开,她的身子跌在水床上,震了两下,她的仰面望着天头顶的吊灯,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亲爱的,她这是怎么了?”彭媛媛轻笑。

    “可能太激动了。”

    ------题外话------

    其实黎常娥的内心是绝望的,最坏的人就是白威,啧啧……我都觉得他好坏,掐死掐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