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0 你和别的女人没有区别

正文 230 你和别的女人没有区别

    ( )酒店

    酒店客房床前都铺着毛毯,若不是这般,白威这一摔估计得破相,彭媛媛吓得直接跳下床,扶住白威靠在床边:“你怎么了啊,你别吓我?”

    难道说是刚刚两个人做了太久?白威年纪毕竟不小了。

    “你脸上怎么这么多汗,我去打电话叫120……”彭媛媛想要起身,白威扯住她的胳膊,摇了摇头。

    “我先扶你上床!”彭媛媛身子娇小,费力的将白威拖到床上,“你先歇会儿,我给你倒杯水!”

    白威伸刚刚真是被吓死了。

    所有的事情他筹谋了好多年,很早之前就开始购进姜氏的散股,拉拢一些边缘的股东董事,包括彭媛媛……

    他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可是那个男人!

    居然什么都知道!

    他还沉浸在姜卫宗被抓的快感中,自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只需要讨好姜熹,安抚好燕家就行。

    就算现在不吞了姜氏,姜氏和秦氏合作,他作为大股东,自然会分到许多利益,短期内还是不要动作好。

    只是他自认为高明的一切手法,听他的口气,都是那般滑稽,难道说他早就知道了。

    就像个小丑一样,看着自己?

    一想起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这个男人也是了若指掌,白威怎么能不心惊。

    “亲爱的,喝点水吧!”彭媛媛将水杯递过去,白威接过水,手一滑,温水直接倒在他身上,“你这是怎么了啊,到底出什么事了,那个男人到底说什么啊,把你吓成这样!”彭媛媛扯着面纸给白威擦身子。

    “没事!”白威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而此刻他的电话忽然响了。

    “喂——”

    “我知道现在找你不太好,不过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求你再帮我一次……”

    “金铭酒店1203。”

    “白威,我不是……”

    “我只等你一个小时!”

    “怎么了!谁啊,要过来的话,我先穿衣服离开!”彭媛媛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不用了,是黎常娥!”白威光着身子下床,“我先去洗洗,你把衣服穿一下,待会儿先看戏。”

    “嗯!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们要不一起……”彭媛媛妖娆的勾住白威的脖子,白威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讨厌啦——”

    “走吧,不是要一起么,看我不弄死你!”

    两个人说着就一起进了浴室。

    黎常娥一直在黎家门口守了五六个小时,直到尤卫兰出来。

    “嫂子——嫂子求求你了,救救小姒吧,嫂子——”黎常娥直接给尤卫兰跪在,尤卫兰这是打算给黎悠梦送晚饭,她只是看了看蓬头垢面的女人,眼中却没有一丝的波动。

    “嫂子——小姒年纪还小,求求你了,以前是她不懂事,你就别和她一般计较,求求你了!”黎常娥现在完全乱了方寸,丈夫和女儿都被抓了,她一个妇道人家,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临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丰城的事,她找过一些姜卫宗“至交”,这些人都避而不见,丰城的事上面已经派了人下来,现在所有人都恨不得和他们家撇清关系。

    “常娥,不是我不帮你,你们家出了这样的事,作为大哥嫂子,理所应当帮忙的!”

    “嫂子,你这话就是说……”有戏?

    “但是这两件事情我们家都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会呢,卫宗的事情不说,小姒这个呢,她还是个孩子,她根本不可能和什么强奸案扯到一起啊。”

    “若是平时,我们出钱先把她保释出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姜卫宗出事,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现在我们一旦出手,就会变成众矢之的,到时候姜姒没救出来,反而把我们家搭进去了。”

    “可是除了找你们,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你可以试着找一下报案人,如果她那边同意私下和解,出钱的事,我们家倒是可以帮点忙。”尤卫兰对这家人是没有任何感情,可是若置之不理,难保自己的丈夫不会出手,倒不如她先做个好人,黎常泰之后若说帮忙,她也有话堵他,这个女人毕竟是他亲妹妹,有些关系割舍不掉。

    “我也想知道啊,去派出所问过了,那边说涉嫌**,更怕我们去私下……为难那个女人,所以不肯说,嫂子,你一定要帮我啊!”

    “那我是真的没办法,这事儿只能你自己去找关系。”尤卫兰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卡,“这里面有十万块钱,我听说警方那边冻结了你们的所有财产,这笔钱,你先拿去应急!”

    黎常娥的手颤颤巍巍的接过卡,忽然一笑,“你分明是在嫉恨我。”

    “我可没有!”

    “是不是觉得当年我们没有帮你,所以……”

    “你若真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当年我们家那么危机,你这个做妹妹的都没搭把手,我那么求你都没用,难道你就没想过自己也会有求人的一天?”尤卫兰深吸一口气。

    “黎常娥,说真的,你们家落得这幅田地我一点都不诧异,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这都说活该,墙倒众人推的话你不是不懂吧,事情闹得那么大,你还想把我们家扯下水,根本不可能!”

    “我要见我大哥,你这个女人就是想让我们家的人都死了才好是么!”黎常娥忽然站起身,朝着尤卫兰就扑过去。

    一旁的司机,五大三粗,直接将黎常娥推开,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眼冒金星。

    “夫人,我们走吧!”

    “嗯!”尤卫兰看着一身狼狈的女人,有些无奈,“亲情的维系是相互的,单方面的付出总会累的,常泰对你已经很好了,你若是不想把你唯一的大哥拖下水,就早点走吧!”

    黎常娥看着车子驶离,再抬头看着黎家大宅,这里曾经也是她的家啊,为什么现在她连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她趴着捡起掉在一旁的包和那张十万元的卡。

    若是以前,她肯定将卡扔了,可是现在她身无分文,这笔钱就算是施舍,她也得死死攥着。

    她已经无路可退,只能再去找那个男人了……

    黎常娥似乎已经预料到了白威会说什么话,她挂了电话之后,低头看着自己的一身衣服,这样子,估计连酒店都进不去吧。

    临城的新兴开发区

    叶繁夏跟着燕持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男人迎着阳光,几乎将她所有的光线都挡住,她仿佛隐身在男人的阴影里。

    每天和他一起上班,下班,加班,甚至会吃着同样的饭菜,现在走着他走过的路,叶繁夏忽然觉得就这么待在他身边就很满足了。

    她这样的人……

    配不上他!

    “叶繁夏!”

    “嗯。”

    “你累了么!”

    “总裁你不累,我怎么可能会累!”

    叶繁夏话音未落,燕持会然转过身,吓得叶繁夏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看清楚男人有些愠怒的脸,她惹着他了?

    “我们认识多久了!”

    “二十多年吧!”

    “胡说!”明明是二十四年三个月零八天!

    “就是二十多年!”

    “小时候你喊我哥哥的。”

    “总裁,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

    “我……”我去,这女人什么口气,这难道不是应该记得的么!“现在是下班时间,你还叫我总裁,不觉得很别扭?”

    燕持是真的想发作来着,只是触及到她那双眸子,他这一旦逼急了,这女人绝对会给他直接甩手离开。

    “你本来就是总裁,我的顶头上司,而且现在是加班时间。”

    “你倒是算的门儿清!”

    “关系到我的薪水。”

    “平常下班,你可以像以前那么喊我!”燕持单手握拳放在嘴边,微微咳嗽一声。

    “不太好。”

    “哪里不好!”

    “我们毕竟是上下级关系!”她……只是为了提醒自己他们之间的差别。

    “呵——现在说这个了,有哪个下级是直接住到自己上司家的,你说!”

    “那我可以……”

    “算了!”燕持一挥手,“不叫就算了,搞得本大少逼你一样!叫声哥而已,会少块肉么!”

    “你明知道……”她的身份。

    “不叫大哥叫名字也行,你总这么叫我,搞得我妹总以为我整天压榨你!”

    “你确实压榨我了!”叶繁夏语气依旧冷清。

    “你!”燕持气结,“我给你布置得都是正当合理的工作!”

    “嗯!”

    “算了,走吧,我们回去!”燕持说着扭头往回走。

    男人腿长,步子迈开,步伐很大,叶繁夏只能小跑着跟上他,他在生气……

    叶繁夏咬了咬嘴唇,这个名字她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很多遍,可是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眼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大,叶繁夏直接小跑追上去……

    “燕……持……大哥。”

    男人步子顿了一下,扭头看着小跑过来的叶繁夏,夕阳的余晖将她脸映衬的像是粉嫩的莲花,明明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却整天都穿着保守的职业装,包臀裙让她跑起来很费劲,根本叉不开腿,等她到了燕持面前,已经气喘吁吁。

    “总裁……”

    “我听见了!”燕持盯着她看,叶繁夏只是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盘起的头发因为剧烈运动松开了一些,略显狼狈。

    燕持忽然伸手过去,叶繁夏呆愣的看着燕持的大手拂过她的发顶,男人手指温柔而又炽热,仿佛可以抚平她内心的所有创伤。

    “有一根草,真是狼狈!”

    本来旖旎的气氛瞬间被打散,叶繁夏整好头发,就乖乖跟着他往回走,心里还在腹诽:她刚刚肯定出现幻觉了,会觉得他很温柔。

    燕持的手心一直攥着那一根草,死死攥住……

    手心微微沁出一丝细汗,他刚刚……

    好想直接亲下去!

    不过按照她的性格,估计会直接反手给他一巴掌吧,反正是自己圈养的人,慢慢来吧。

    延迟开车回来,出了一身汗,就直接去楼上洗澡,燕殊牵着秦序羽正准备往楼下走。

    秦序羽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大舅舅脸色好难看:“大舅舅!”

    说完就一个劲儿的往下跑,就像是有什么勾魂恶鬼在后面追他一样。

    “怎么样?”燕殊一只手垂着,另一只手压在裤袋,显得十分雅痞。

    “什么怎么样?热死了,这边怎么又湿又热,难受!”燕持说着解开胸前的纽扣。

    “带出去散心了?”

    “这女人一点都不领情,来回路上一直和我讨论公司股票,气死!”

    “急什么,慢慢来呗。”

    “不急?”燕持叹了口气,“你这边一旦把熹熹带回去,母后大人那边就开始叨叨了,非得把我逼疯!按照她的性格,估计能一天给我安排十八个相亲!”

    “这倒不会!”

    “怎么不会!”

    “京都能让她入眼的还没有十八个。”

    “一边去!我去洗澡。”

    “反正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要急,你小心把她吓跑了。”

    “你个乌鸦嘴,燕殊,你再给我嘚瑟?”

    “好了,不说了,我听秦浥尘说叶家人回来了!”

    燕持要进屋的脚步顿了一下,“那又如何!”

    “没事,难怪你忙不迭的往这边跑。”

    “这事儿你先别和她说。”

    “我有分寸的!”

    姜熹听着动静从书房出来,“大哥。”

    “嗯。”燕持直接进去,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洗手间冲,衣服黏黏的贴在身上,真是难受。

    “你们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

    “再休息我就真的成废物了,天色晚了,姜小姐,要不要出去散个步啊!”燕殊伸手出去,姜熹一笑,将手放在他手心。

    “记得抓牢。”

    “不会放手的,走吧!”燕殊手指轻轻穿过她的指缝,十指紧扣,往楼下走。

    “对了,警局给我打了个电话。”

    “姜卫宗的事?”在燕殊的预料之中。

    “嗯,因为牵扯到了公司,所以我明天得去一趟警局。”

    “需要我……”

    “好好休息!”姜熹直接打断他的话,“对了,你今天给我说送礼的事,嗯哼,不需要解释一下么!”

    “熹熹……其实这个事儿吧……”

    “你如果像上次那样给我打马虎眼试试看!”

    “你想对我干嘛!”

    “你现在手不方便,你说呢!”姜熹挑眉。

    “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燕殊眼睛一亮。

    “行了,别闹,和你说正经的,到底怎么回事啊!”

    “其实吧……”燕殊清了清嗓子,“伍思敏我私下联系过。”

    “你联系她做什么?”

    “有个事情你难道忘了么,就是她派人去你的咨询室闹事那次,一群人带着棍棒去的,之后你不是报警了么,事情的后续是燕隋在处理,你还记得吧。”

    “嗯。”只是最近事情太忙姜熹连咨询室都没空管,更别说那件事了,而且自从咖啡厅伍思敏对姜姒口出恶言之后,姜熹更是将这个女人抛诸脑后了。

    “她之前被姜姒保释出来,不过事情并未解决,他的父亲想了很多办法,就找人来这边说情,燕隋来问我,我就想说,反正这个伍思敏有胸无脑,之前被姜姒利用,现在肯定很恨她,不如就……”

    “你可真是……”姜熹无奈,“原来罪魁祸首是你啊!”

    “伍思敏虽然笨,不过也不敢出卖我啊,况且她的案子,我没说原谅她,只是说保留追究的权利,姜姒婚礼这个事儿吧,说真的,就算我不说,她也得去砸场子,只是没有这样来的震撼。”

    “你早就设计好了!”姜熹摇了摇头,“你到底背着我都做了多少事。”

    “姜卫宗那个,我只是让人在适当的时候出现而已,况且那个男人如此草菅人命,也是活该!”

    “那倒是!”对他,姜熹是一点同情心都不给的。

    那些孩子多是以前地震中的孤儿,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避风港,却没想到会命丧于此,何其残忍,让他们小小年纪,遭受两次伤害。

    “关于姜姒那个事情吧,就和我没关系了。”

    “强奸?你确定你不知道!”

    “我只知道和彭媛媛有关,那个女人就是被人那个啥啥过……”燕殊伸手摸了摸鼻子。

    “燕殊,你说真的,到底瞒了我多少事,今天伍思敏说白展庭那个啥不行了,是不是真的!”

    “那个吧……其实白展庭在就把鬼混,也会吃一些药,你也知道,有些东西不能吃太多的。”燕殊可不想让姜熹知道,是她一脚把白展庭踹废了,免得还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他,反正这本来也是他自作自受,小小年纪就一直吃那种东西,对身体不好啊!

    “真是看不出来,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君子!”毕竟认识挺久了。

    “君子?”燕殊轻哼,那家伙就那个德性,居然说是君子,怎么到泪自己这里,就只剩下流氓了,“那家伙在酒吧发生那种事,你咋不说!”

    “现在知道不是君子,总行了吧,你这吃的是哪门子飞醋啊!”姜熹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夸别的男人,我还不能吃醋了!”

    “可以可以,淡定,你现在是病人,别激动!”

    “喏——”燕殊伸手指了指嘴唇。

    “干嘛!”姜熹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

    “我看过了,没人,快点儿!喏——”燕殊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姜熹微微踮起脚,在他嘴唇啄了一口,“可以了吧。”

    “不够,再……”

    “燕小二,够流氓的啊!”燕持裹着浴袍,正站在他们顶上的窗口处。

    “燕持,哪儿都有你!”燕殊扯着姜熹就往后面的花园走。

    燕持无奈的笑了笑,妒意十足。

    酒店

    黎常娥站在房间门口,深吸一口气,她看了看周围,伸手扯了扯裙子,这才颤颤巍巍的按下了门铃。

    “叮咚——”

    “哎呦,这老女人来得够及时啊。”彭媛媛裹着睡袍就从床上起来。

    “去,去后面躲着!”房间风格是中国风的,床的侧面有个屏风,上面绘着百鸟朝凤,彭媛媛起身就往后面走,反正都送上门了,她也不急。

    白威裹着一件睡袍光着脚就去开门。

    “来了啊!”

    黎常娥穿着一件玫紫色的旗袍,头发搭理得一丝不苟,虽然快五十了,可是她保养得本就不错,风韵犹存,眼妆精致,眼中红血丝很多,看来哭得很久,眉眼微微上翘,带着惑人的风情,她双手死死攥着手抓包,显得紧张不安。

    “进来吧!”白威打量着黎常娥,就往里面走。

    “白威——”

    “不进来就帮我把门关上。”

    黎常娥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走了进去,随手将门带上。

    白威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抓痕,吻痕,这明显就是刚刚欢爱过,而且这个房间到处都充斥着那种欢爱后的奢靡味道,黎常娥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喝酒么?”白威随手倒了一杯红酒递给她。

    “不用了,我来找你是……”

    “急什么,你想找我干嘛我心里很清楚,喝一杯?压压惊!”白威这明显有些强制性了。

    黎常娥没办法,只能硬生生的将一大杯红酒压下了肚子,余光瞥见掉落在床头的紫色文胸,还有不远处的一条配套的内裤,她的眸子猛然一紧。

    “这里……你刚刚……”

    “你介意?”白威笑着。

    “我就是觉得……”

    “你觉得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么!”白威伸手捏起她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常娥,你觉得你现在和她们有什么区别?不都是出来卖的!”

    “啪——”黎常娥一巴掌挥过去,只是之后她就后悔了,她是求人办事的啊!

    ------题外话------

    我发现自己只要写到虐渣的时候,就热血沸腾,我果然是变态了……

    其实燕大少要是和小叶子独处的时候,也别扭的要死,啧啧……真是愁死个人。

    上架活动留言的人比较多,奖励都已经下发啦,虽然不是很多,还是特别感谢大家来支持我,一鞠躬,再鞠躬……

    微信和微博活动还在持续进行,千万不要错过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