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9 使唤燕大少,燕殊的狡诈(二更)

正文 229 使唤燕大少,燕殊的狡诈(二更)

    ( )燕家

    燕殊刚刚进去,秦序羽就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嘶——我靠……秦小羽,你要谋杀你亲舅舅啊!”

    “舅舅——”秦序羽抬头看着燕殊,“你没事吧!”

    “我本来是没事的,被你一撞,我觉得事情大发了。”

    “你哪里受伤了啊,我给你看看!”秦序羽说得认真。“你怎么皱着眉头啊,是不是很疼啊。”

    “你别碰着我,我就不疼了。”

    “舅舅,你就是嫌弃我了!”秦序羽不乐意了。

    姜熹和叶繁夏对视一笑,燕持直接走到燕殊前面,单手提起秦序羽的后衣领,将他整个人拎起来,就像是拎着什么玩具一般,毫不费力。

    “你舅舅受伤了,你再乱动,小心我打你pp!”

    “哼——大舅舅,你是最坏的!”

    “啪——”燕持直接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你再说!”

    “大坏蛋,我讨厌你!”

    “哎呦呵,一段时间不见,你这小子骂人倒是骂得挺溜的,来,我们去好好谈谈!”燕持提着他就往外面走。

    “哇——救命——舅妈,快救我,大魔王要杀人了,舅妈……”秦序羽挣扎着,果然……只要有大魔王出没的地方,他就没有一天好日子。

    姜熹指了指叶繁夏。

    秦序羽脑筋一转,“小叶子阿姨,快救我,小叶子阿姨……”

    “你再喊……”燕持完全是恶趣味。

    “总裁,您年纪不小了,不觉得很幼稚么!”

    燕持举起的手僵在半空中。

    “就是,你幼稚不!”

    “你还敢和我顶嘴!”

    “给我抱!”叶繁夏挡在他面前。

    燕持轻哼一声,将秦序羽丢在叶繁夏怀里。

    秦序羽冲着姜熹挤眉弄眼,果然被大魔王欺负,以后就应该找小叶子阿姨啊。

    “小殊啊,我已经找了医生,再给你看看!”燕老爷子一脸忧色,“听说你这次伤得不轻。”

    “爷爷,其实这也有我的……”

    燕殊按住姜熹的手,“没什么事,就是和匪徒搏斗的时候,伤了胳膊,这只胳膊这段时间没法用力,可能有点费劲。”燕殊指了指右侧的胳膊。

    “人没事就好,待会儿让医生给你再检查一下。”

    燕殊点了点头。

    “燕持,你别闹小羽了,你要是能干,自己生一个去,小心你妹妹来找你算账!”燕老爷子对他也是无语,年纪不小了,还整天逗小孩子。

    “就是啊,大舅舅,你快点结婚吧,给我生个弟弟!”然后我就欺负他!

    “大哥怎么和小羽这么不对付啊!”姜熹靠近燕殊。

    “你都不知道,当年小羽小时候,他谁抱都不哭,唯独被大哥一抱就哭,大家就说是大哥长得太凶神恶煞了,把小朋友吓到了,大哥心里就很不爽。”

    “小羽周岁的时候,秦家给他办了个草坪派对,我们那群人都没孩子,就喜欢逗小羽玩,大哥那天穿得特别帅,秦浥尘正准备把自己儿子抱给大哥的时候,小羽尿了……”

    “噗——”好吧,敢情这梁子早就结下了啊。

    “那可是喷射状的啊,大哥当时脸都绿了,回家泡了整整十二小时的澡,我看他皮肤都泡得发白了。”

    “难怪了!”燕持有轻微洁癖,还有强迫症,很严重,他车内的摆设几乎都是对称的,今天坐他去婚礼现场,这一路上车子难免有颠簸,后视镜的挂坠难免有些偏移,他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拨弄,倒是很有耐心。

    “之后的事情就多了,什么蹭得大哥一身泥巴这都是小事,有一次我们家聚会,大家都在喝酒,没注意小羽居然偷喝了几杯,这小子什么也没说,就摇摇晃晃的去楼上睡觉,结果摸到大哥那屋了……”

    “大哥回去的时候,掀开被子,可不得了,吐了他一床,某人还睡得很香,直接被大哥拎出去了,自此之后,他三个月都没敢来我家!”

    “哈哈……”姜熹实在没忍住,原来是这样啊。

    “反正这两个人的恩怨长着呢。”

    医生很快就来了。

    众人跟着医生进了燕殊的屋子。

    “二少,我给你脱衣服吧!”医生的手刚刚伸过去,就被燕殊直接打落。

    “一边去,我有媳妇儿!”

    姜熹捂脸,叶繁夏推了她一下,“快过去!”

    “熹熹……”

    姜熹只能硬着头皮过去,弯腰帮燕殊解纽扣,她动作缓慢,燕殊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她的颈侧,姜熹半边脸有些红。

    “媳妇儿,我这是为你守身如玉,我这身子以后就许你碰,你说好不好!”燕殊挑眉。

    “别说话!”受伤了都不安分。

    姜熹小心的帮他将衣服脱下,他身上伤口太多,几乎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姜熹将衣服抱在怀里,安静的站在一边。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消炎药有吧。”

    “您再留点吧。”燕老爷子看着燕殊的身子,鼻子直冒酸水。

    “二少,胳膊这段时间别沾水,要是实在难受,就擦擦身子,那个……就麻烦姜小姐了。”

    “啊?哦!”姜熹僵硬的点头,怎么都把燕殊往自己身上塞啊。

    “伤口比较深,肌肉损伤也比较严重,这段时间好好休息,千万不要做什么激烈的运动!”医生停顿了一下,抬头看向姜熹,“姜小姐,您听明白了么!”

    “我听明白了!”

    “不要做激烈的运动!”医生又叮嘱了一遍。

    “我是伤了胳膊,又不是腰,可以动!”燕殊开口。

    姜熹直接用衣服挡住自己的脸,她能不能说自己不认识这个流氓啊。

    果然医生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是对身体不好!”

    “行了燕小二,忍一段时间,憋不死你!”燕持轻哼,瞅瞅他那德性。

    “没有媳妇儿的人不懂!”

    “瞅你这猥琐劲儿!”燕持别过头,就看见叶繁夏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清冽高冷的俨然一朵高岭之花,面无表情,眼睛就如同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还有这段时间,在饮食上……”

    “可以了,我都知道。”燕殊受伤就是家常便饭。

    “那行,那我就先走了,二少您先休息一下!”医生收拾东西就往外走,众人也跟着走了出去,房间里瞬间只剩下燕殊和姜熹。

    “换个衣服吧,这衣服都是汗!”姜熹将燕殊的衣服放到一边,走到衣柜前,“你要换哪件衣服!”

    “你看着拿吧。”

    姜熹打开衣柜,燕殊虽然常年穿着军装,不过这便衣倒也不少,而且许多都是挂着吊牌的,姜熹拿了一件宽松的t恤,默然低头,就看见下面的暗格,居然整齐划一的摆放着各种颜色的……

    内裤!

    “对了,内裤也帮我找一下,湿了……”这一只手很不方便啊,脱衣服都费劲。

    “呃……”湿了!

    “咳咳,就是出汗了而已,你别想歪了!”

    “我没想歪,是你自己想歪了!”姜熹随手拿了一条裹在t恤里就扔给燕殊,“我去叫大哥或者燕隋进来!”

    “喂——熹熹,你别啊……”燕殊话没说完,姜熹已经跑了出去。

    这女人跑得倒挺快的。

    只是随后进来的人居然是燕持,一脸便秘,“熹熹说你要换衣服!”

    “你过来!”

    “你就是一只手不能动,自己换!”燕持本来就有轻微洁癖,他的内心表示强烈的拒绝,偏生姜熹开口,他也不能拒绝。

    “你过来扶着我!”燕殊抬抬头,俨然一副老太爷的模样。

    燕持走过去,伸手拽住燕殊的胳膊,将他扶起来,“你现在帮我把裤子脱了!”

    “燕殊,你找死!”

    “麻利点儿!别磨磨唧唧的,我快难受死了!”燕殊就是故意的,看着他一脸便秘他就特别高兴。

    燕持犹豫了一下,“算了,关爱残疾人,人人有责!”燕持说着给他解裤子上的腰带,双手往下一扯,本来就是两个兄弟,一起长大,只是燕持还是觉得很不自在,尤其是某人顶着一张欠揍的脸,这男人绝壁不是自己亲弟弟。

    自己活得这么精致,这人怎么会过得如此糙。

    “可以了吧!”燕持一脸嫌弃。

    “我得擦一下身子!后面够不到,你得帮我一把!”

    燕持嘴唇微微抽了一下,“燕殊,你丫别得寸进尺!”

    燕殊不说话,只是光着身子就往洗手间走,回头还不忘冲着燕持挑了挑眉,一脸轻浮模样,“大哥,快来嘛!”

    “我靠——燕殊,你特么的简直……”燕持终于憋不住了,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燕大少,注意形象!”

    “你给我等着!”燕持扯过一侧的换洗t恤就往里面走,脚下生风,只是走了一半,“啪嗒——”裹在里面的内裤掉了出来。

    燕大少的脸又黑了……

    “捡起来啊!燕大少!”

    燕持深吸一口气,“燕殊,你别太过分!”

    “你能不能快点儿,我是个病人!”

    “本大少不伺候了!”燕持甩了衣服就往外走……

    “小叶子啊~”

    燕持脚步顿住,“燕殊,你特么的狠,你给我记住!”

    “内裤脏了,你再去给我找一条,对了,拿黑色的吧,性感!”

    “你咋不穿红色的,让你媳妇儿看看你多么闷骚!”

    “那也只能给我媳妇儿一个人看!”

    “啪——”黑色内裤被燕持直接甩在燕殊后脑勺!

    燕持都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简直找罪受,果然他俩从小就不对盘,长大还是这样。

    叶繁夏送燕老爷子回房,刚刚下来就看见姜熹,“你不是陪着二少么!”

    “他要换衣服,我让大哥去了!”

    “噗——”叶繁夏脚下一滑,差点从楼梯上栽下来,“他答应了?”

    “是啊,怎么了!”姜熹倒了杯温水,准备送上去让燕殊把药吃了,“有问题?”

    “他有洁癖。”

    “去看看!”

    姜熹说着和叶繁夏就往房间走,房门是虚掩着,不过这一进去,就看见地板上散落着衣服和裤子,而紧闭的洗漱间门里,传来燕殊的哀嚎。

    “燕持,你特么的谋杀啊。”

    “我下手很轻了,你别乱动!”

    “我靠,我就让你擦后背而已,你的手别乱摸!”

    “嗯哼,本大少亲自服务,你就给我乖乖闭嘴!”

    “靠——你给我滚出去!”

    “请神容易送神难,来,乖乖趴着,大哥给你擦背!”

    “擦你妹啊——你给我滚出去!”

    然后就是霹雳巴拉摔东西的声音。

    姜熹嘴角抽了抽,这两个人真的是亲兄弟么!

    叶繁夏似乎早就料到了,并不奇怪,“他们小时候就这样,总裁就是典型的优等生,爸妈口中别人家的小孩,二少学习成绩也很突出,就是调皮捣蛋,老师也很头疼,两个人差别太大。”

    “是么,那以后呢,他怎么会去当兵!”自从丰城回来之后,姜熹觉得燕殊这个人离自己更近了。

    以前的燕殊雅痞流氓,顶着燕家二少的名,显得有些遥不可及,偶尔流露出来的霸道强势让姜熹觉得陌生,可是现在这个男人变得越来越鲜活生动。

    “我初中的时候就出国了,才回来几年而已。”叶繁夏眼睛像是古井,深邃得无法捉摸。

    初中就出国?

    联想到她之前和彭媛媛的对话,加上她从小认识燕家兄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人家,怎么会有几天没饭吃的情况。

    “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出去了。”叶繁夏说着就往外走,姜熹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划过一抹忧色。

    燕持正好推门出去,拿着一条毛巾正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着手,“熹熹来了啊,那我先出去了!”

    燕持和姜熹还不算太熟,这还得端着一点,若不是姜熹听见这兄弟俩的对话,肯定觉得刚刚里面的不是他。

    “小叶子好像有点不高兴,你要不要去……”

    姜熹话音未落,某人把毛巾一甩,一阵风般的冲了出去。

    “叶子怎么了。”燕殊已经穿好衣服出来。

    “我好像戳到她的痛处了。”

    燕殊走过去,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她的事有大哥呢。”

    燕持直接去了书房,她果然在这里。

    这女人只要不高兴,就像个机器一样高速运转,可以24小时不间断的工作。

    “总裁!”

    “跟我出去!”

    “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去!”

    “加工资!”

    “不去!”

    “两倍!”

    叶繁夏轻哼,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跃动。

    “三倍!”燕持咬牙。

    “啪嗒——”叶繁夏直接合上电脑,“出发!”

    燕持嘴角面部肌肉不自然的抽了抽,“财迷!”

    “走吧,我帮你拿包!”叶繁夏公式化的拿起燕持留在书房的公文包。

    “不用了,拿个车钥匙就好!”

    “那我们去那里!”

    “去看看秦氏开发项目的地段。”他也不是光来泡妞的,况且不找个正当理由,这女人也不会和自己出去。

    燕持本来以为能出来,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没想到叶繁夏这女人给他来这招。

    “总裁,秦氏这个项目前期投资有6000多万,中后期的投资会多,这个地段在临城并不算是很好,不过临城正在搞新区投资,前景也是不错的……”

    “我不想听这个!”

    “那……”叶繁夏翻动着手中的资料,“那我们聊聊姜氏,姜氏虽然不如黎氏集团,不过也是临城的龙头企业,最主要设计的行业有餐饮物流教育……”

    “换一个!”燕持咬牙,伸手敲打方向盘,她就不能和自己聊点有趣的?

    死板!

    “那我们聊聊公司?前段时间你发给我的报表我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今晚回去修改一下就可以发给你……”

    “我们可以聊点开心的么!”

    “你不喜欢这个话题?”叶繁夏无语。

    这个男人怎么变得这么难伺候!

    “你觉得和我聊这个我会开心?”燕持挑眉,什么脑回路!

    “赚钱啊,难道赚钱你不开心!”

    燕持使劲拍了一下方向盘,叶繁夏心里一惊,这个男人来大姨夫了,这么暴躁!

    燕持真是被这个女人打败了!

    “开心,我怎么可能不开心!”

    叶繁夏安静的坐好,还是别说话了。

    “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叶繁夏诧异的看着燕持。

    “咳咳,我的意思是,来这边工作感觉如何!”

    “工作挺好的,总裁给的薪水也很好!”她很满意!

    燕持真的觉得很无力,这女人难道只有提到工作才会有点反应么!

    车子很快停在一处开发新区,因为还未开发,所以这边人烟稀少,天色已晚,落霞洒下,入目都是遍野的夏花野草,长得十分繁茂,微风过去,带来些许凉意,叶繁夏看着殷红似火的夏花,迎着落日的余光,美得动人。

    “总裁,来看什么?”都是野花野草。

    “随便走走!”燕持抬脚往里走,叶繁夏紧随其后。

    这女人怎么如此不开窍,他不就是……

    想带她出来散散心么!

    燕家

    姜熹去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情,叶繁夏也不在,她处理起来有点麻烦。

    燕殊躺在床上,秦序羽歪着身子,靠在他胸前玩手机:“舅舅——这关我总是过不了!”

    “我没手帮你!”

    “大舅舅说你身残志坚,可以的!”

    “他的话你也信!”

    而此刻手机忽然震动,秦序羽将手机还给燕殊,燕殊挑眉,这个号码是陌生的。

    “喂——”

    “燕二少么,我是……”

    “白总!”燕殊坐直身子,眼中划过一抹兴味。

    “是的,没想到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白威手心有些细汗。

    “有事儿?”

    “昨天在姜氏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嗯哼,昨天我还不在临城啊。”

    “是和燕总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我想给他赔礼道歉来着,所以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空,我在最好的酒店定了桌子。”他小心斟酌着字眼,语气小心翼翼。

    “他的事我管不了,真是不好意思!”

    “二少,你别急着挂电话啊,还有别的事……”

    “你说。”

    “我知道您一直想对付姜家,这次婚礼的事……是我安排的,算是送您的一点小礼物,希望您在燕总面前美言几句。”

    燕殊并不诧异,白威那点小动作,他清楚得很。

    “谁说我要对付姜家了!”

    “二少,您这话说得就……”

    “你知道我最讨厌哪一类人么!”

    白威心里一紧,难不成他看透了?即便隔着电话,他也能感觉到男人给他一种强大的压力。

    “我不喜欢自作聪明,还喜欢揣测我心思的人,你和彭媛媛的那点事,我都不想说出来,况且你儿子到底行不行,白总,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吧!”

    白威脸色一白,她身边的彭媛媛紧张的盯着他,这打个电话,怎么脸色都变了。

    “若是熹熹出事,你就会直接吞了姜氏,你这是蓄谋已久,只是你没想到中间会出来燕家这个变数而已。”

    “您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彭媛媛,是你送到姜卫宗身边的吧,白总,这盘棋下得够大的啊,制造姜家内讧,趁机吞并姜家,你不喜欢姜姒,是因为你早就要对付姜家了,我说得没错吧……”

    白威手一松,手机落到床上,那边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

    仿若催命的号角,白威此刻后背都是冷汗。

    他到底知道多少!

    “亲爱的,怎么了?”彭媛媛关切的问道。

    白威直接下床,双腿一软,眼睛一花,直接往前面栽去,吓得彭媛媛大惊失色……

    燕殊挂断电话,才发现秦序羽一直盯着自己。

    “看什么!”

    “你笑得好奸诈!”

    “什么奸诈,我这叫运筹帷幄!”

    “老狐狸!”

    “你再说一句?”

    “妈咪就这么形容你的!”

    “胡扯,我才27岁!哪里老了!”

    二少,重点难道不是在狐狸?

    ------题外话------

    我是一个喜欢挖坑的人,现在正在一个个填,很快临城这边的事情,现在正在最后收尾阶段,虐渣渣神马的,我果然很喜欢啊,呦吼吼——还没有进群的抓紧哈,我在群里等着大家呢。

    更新时间:一更照旧十点,二更十二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