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8 父女双双落狱,没有简单角色

正文 228 父女双双落狱,没有简单角色

    ( )礼堂

    “你怎么回来了,你的伤……”姜熹下意识伸手要去看燕殊的伤口。

    “没事,就是另外一只胳膊有点疼。”燕殊单手搂着姜熹,对着她耳朵呵了口气,“想我没!”

    “你别乱动!”一个病号还折腾。

    “我想你了,想得那里都疼……”姜熹耳朵一红,臭流氓。

    众人只是看了一眼燕殊,目光又移到了姜姒这边。

    “小姒!”黎常娥过去把姜姒扶起来,“展庭,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今天这么多人在,你们就不能……”

    “姜姒,你今天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和你没完!”

    “伍思敏,你自己说,这话是不是你和我说的!”姜姒扯住伍思敏的胳膊。

    “姜姒,你不想结婚,别把脏水往我身上泼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再说了,这是你未婚夫,你们整天腻歪在一起,他身体有没有问题你不是最清楚么!”伍思敏轻哼。

    “你……”姜姒算是明白了,伍思敏是挖了个坑给她,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姜姒身上,她进退两难。

    “小姒,和展庭赔礼道歉!”姜卫宗脸色阴沉,还嫌姜家不够丢人么!

    “我……”姜姒咬了咬嘴唇,她姜姒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地步了,黎悠梦双手抱胸站在一侧,嘴角带着轻蔑的笑,“表姐,道个歉吧,展庭那么爱你,肯定会原谅你的!”

    “展庭,那个……”

    白展庭还没说话,白威已经直接走过去,“我看这个婚不结也罢!你不是说不想嫁么,我马上让人把你送回去!”

    “伯父,我刚刚只是……”

    “白威,小孩子一时气话而已,你别放在心上。”

    “气话?”白威轻哼,“这样的儿媳妇儿我们白家可要不起,之前在警局就闹过,当众给我们难堪,我作为长辈,不和你计较,谁让我儿子喜欢你呢。”

    “你若是不想嫁,就直接说,我也不必准备这么多,现在当着这么多亲友的面污蔑我儿子,姜姒,你告诉我,我们白家到底哪点对不起你!”

    “是给的彩礼不够多,还是展庭对你不够好,我本就不太喜欢你,展庭非要娶你,我也没办法,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姜姒?”

    白威丝毫不给姜姒喘息的机会。

    姜熹咋舌,白威这番话,句句带刺啊。

    弄得姜家所有人都脸色难堪。

    “白总,吉时到了。这还不举行仪式,误了时间,恐怕不吉利啊!”

    “已经够晦气了!”白威一脸愠色。

    “姜姒,你还不快给你白伯父赔礼道歉!”

    “不必,今天这个婚不结了!”白威看了看白展庭,“走吧,这样的儿媳妇儿我们家可要不起!”

    “展庭……”姜姒扯住白展庭的衣服。

    白展庭直接甩开,“展庭!”

    “你若想真的嫁给展庭,待会儿自己坐车去白家!”白威说着拂袖而去!

    姜熹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狠!”

    白威路过燕殊身侧,冲着燕殊笑了笑,“不好意思,燕二少,让您白跑一趟,看了笑话。”

    “没事,我也不是来观礼的。”

    白威嘴角抽了抽,也不说什么,直接拂袖而去。

    “哎呦,这下子可好了,真是祸从口出啊,你说你这是去呢,还是不去呢!”伍思敏伸手拢了拢头发,一脸嘚瑟。

    “姜姒,跟我走,现在就去白家!”姜卫宗扯着姜姒就要走。

    这婚事要是黄了,白家给的那么多东西岂不是都不给了,那怎么行!

    “放开!”姜姒直接甩开姜卫宗的手,直接走到伍思敏面前,杏眼睁得浑圆,“姜姒,你这么看我做什么,你就是再看,白展庭也不可能回来啊!”

    “说,是谁在背后指使你的!”姜姒忽然靠近,那语气似是要杀人。

    “你在胡说什么啊!”伍思敏轻笑。

    “就你这种脑子,怎么会想到这么算计我,说,到底是谁!”姜姒对伍思敏了若指掌,这个女人胸大无脑,就算是想要报复自己,也不会想到这种办法,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指点。

    “真是搞笑了,你别把事情赖在我身上好么,啊——”伍思敏话没说完,姜姒忽然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姜姒——”伍思敏的个子本来就比她高,力气更是比她大许多,她胳膊长,直接就够到了姜姒的脖子,“你给我松开!”

    “我掐死你,你居然陷害我!”

    “我就是陷害你又怎么样,你做了那么多亏心事,这就是你的报应,你活该,你把我折腾成这个样子,现在还想全身而退,你想得美!”

    “呵——你可算是承认了!大家都看看,这件事根本不怪我!”

    众人不过是来看戏的,怪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原本端庄大方,美丽善良的姜大小姐……

    这发起疯来,居然和泼妇无二。

    “那又如何,这都是咎由自取,你自己说,这个男人本来就是你抢来的,你特么的用了多少手段撬自己闺蜜墙角,真是够下贱的,你不是让大家看么,那好啊,那我就来说说,临城姜家大小姐,从小就爱踩自己的堂妹,还抢了自己表妹的男朋友,装得和一朵白莲花一样无辜,其实下贱得很!”

    “伍思敏,我掐死你!”

    “啪——”伍思敏甩起一巴掌,就把姜姒直接打翻在地,“掐死我,你们姜家赔得起么!”

    “你敢打我!”

    “打你又如何,以前临城人不敢惹你,可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德性,谁不知道你们姜家败了,这就是报应。大家不过是给你几分面子,叫你一声姜大小姐,做人还是要有点自知之明的!”

    姜姒被气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伍思敏,你厉害!你给我等着!”姜姒颤颤巍巍的要从地上爬起来,伍思敏忽然一脚踹在了她腿上。

    “伍思敏,你别太过分!”黎常娥直接挡在姜姒面前。

    “上演母女情深啊,伯母,你可别忘了,当初那个小三儿……”

    黎常娥心里一痛,“思敏,够了!”

    “不够,我把她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是怎么对我的,踩着我上位,利用我对付姜熹,我就是她手里的一把枪,姜姒,你自己说,你身边但凡和你有点关系的人,姜熹、悠梦还有我……哪一个不是被你利用得干净彻底!”

    “你知道我喜欢黎锦荣,是啊,我不否认,我就是喜欢他,你就利用这点,让我对付姜熹,可是背地里呢,让黎锦荣以为你和姜熹关系很好,再从他那里得到好处,你这算盘打得真好。”

    “你胡扯,我什么时候利用过表哥!”

    “以前你说姜熹喜欢什么东西,黎锦荣买了让你送给姜熹,可是你呢,哪次不是据为己有!那根本不是姜熹喜欢,分明就是你想要!”

    黎锦荣就站在不远的地方,他并未走近,靠在墙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了,看上人家妹妹的男朋友,你也没留情嘛,出手真是快狠准!”

    “对自己的母亲都没手下留情,你敢说你不是早知道你爸出轨了!”

    “够了!”黎常娥吼道,她扭过头看着姜姒。

    “妈——”姜姒咬紧嘴唇。

    “小姒,起来!”黎常娥伸手把她拉起来。

    而此刻外面忽然想起了警笛声。

    “姜先生在么!”为首的警察一边出示警官证一边朝这边走过来,“姜卫宗先生是吧!”

    姜卫宗连连后退,身子直接抵在墙上,“姜熹,求你,我……”

    “滥用黑心材料,导致丰城孤儿院坍塌,造成五人死亡,二十多人重伤,五十多人轻伤,丰城已经立案调查,我们现在需要你配合我们走一趟!”民警伸手掏出一张纸,那分明就是拘捕令!

    “我不是,那个和我没关系,这都是手下人做的事情,我只是负责出钱而已!”

    “你中间到底吃了多少回扣,你心里清楚,你现在想撇得干干净净,是不是太迟了,你拿回扣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房子会塌,会有多少无辜的孩子惨死,你就是活该!”

    姜熹恨不得直接上去给他一拳。

    众人这才想起,这姜二小姐不就是刚从丰城回来么,真是命大!

    “真的和我没关系,放开我,放开!”

    民警并不理会这些,一个人按住姜卫宗的胳膊,另外的人从口袋拿出手铐,握住姜卫宗的手腕。

    姜卫宗看着姜熹愤怒的眼睛,还有她身后那个一直笑得诡异的男人,他这若是真的进去了,恐怕真的出不来了。

    他不想一辈子吃牢饭!

    “放开,我不去,不去——”姜卫宗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推开挡在面前的警察,朝着前面就准备冲开人群。

    他的面目狰狞,而且是直接朝着姜熹过去的,姜熹刚刚准备往后退,燕殊抵在她后面:“别怕,这是我送你的第二份礼物!”

    燕殊微微侧身,就在姜卫宗要冲过来的时候,燕殊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啊——”姜卫宗冲得猛,燕殊的力气更大,还穿着一双军靴,那踹在身上,简直要命!姜卫宗觉得胃部的东西就要被踹了出来,整个腹部仿佛被东西碾过一般,翻江倒海,后背重重砸在地砖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一脚就把姜卫宗踹在地上。

    “快把他按住!”几个民警说着就要按住姜卫宗。“燕队长,麻烦啦!”

    “不用客气,配合警方抓捕,是我的义务。”这一脚,燕殊可没留情。

    这姜卫宗也就是到了最后时刻,垂死挣扎而已,他激烈的想要挣扎,几个民警根本按不住他。

    “燕隋,去帮一把!”燕殊笑着扭了扭腿,果然舒展舒展筋骨舒服多了。

    “放开——我不去,不去——嗷——”

    燕隋根本懒得动手,这准备踹一脚下去,偏生这姜卫宗一直在扭动,好死不死的就踹在了某个敏感部位,姜卫宗立刻脸色煞白。

    “不好意思,我没看清楚!”燕隋退到一边。

    “你怎么办事的,怎么能看不清楚就下脚呢,这姜总要是出了什么问题,看你怎么办!”燕殊轻哼,“虽然说你是协助警方办案,理由正当合理,不过也得注意一点啊。”

    “二少,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还不快点给姜总道个歉,他肯定会原谅你的!”

    “姜总,不好意思!”燕隋对他的话倒是言听计从。

    姜卫宗本来被燕殊踹了一觉,已经四肢酸软,腹部绞痛让他已经疼得冷汗直冒,燕隋居然还这么补刀。

    “燕隋下手没轻没重的!真是对不住了!看你也没什么事就好!”

    姜熹无语,这个男人还可以再腹黑一点么!他不就是怕之后姜卫宗那这事儿做文章么,把他的后路直接堵死了。

    “姜总,您再反抗,我们可以采取强制措施!”民警说着将姜卫宗按在地上,双手反剪,“咔嚓——”一声,手铐锁住。

    姜卫宗现在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色苍白如纸,任由着民警将他拖出去。

    这一切来得过于突然,根本没给姜姒和黎常娥一点思考的时间。

    黎常娥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她靠在墙上,眼前一片花白,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

    “妈——”姜姒也没想到警察会来得这么突然。

    她一扭头,就看见姜熹正抬头和燕殊说话,男人眼中满是宠溺,两个人抱在一起,旁若无人一般。

    “姜熹——”

    姜熹一愣,看向姜姒,“有事?”

    姜熹头纱都掉了,头发松垮,半边脸是肿的,哪里还有平日端庄高贵的模样。

    “是不是你搞的鬼,就是为了让我在婚礼现场出丑!”

    “你是泼妇么,一会儿污蔑伍思敏,一会儿说我?”姜熹轻嘲的一笑,“我需要搞鬼么,你不是已经够出丑了么!”

    “还不够!”燕殊咬了咬姜熹的耳朵。“我的第三个礼物还没到呢!”

    “你分明就是专门这个时候来砸场子的,难道不是你报警把我爸抓走?”

    “你能不能有点脑子,这个事情都惊动上头了,需要我报警么,你脑子进水了啊!”姜熹轻哼。

    “你……”

    “不好意思让一下!”忽然又来了一批警察,这又是闹得哪出。

    “第三个礼物到了!”

    “你在搞什么!”姜熹看不明白。

    “姜姒是吧!”警察哪出逮捕令,“有人报警说你涉嫌一起强奸罪,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强奸?”姜姒睁大眼睛,显得十分的茫然无措。

    “嗯!”

    “强奸!你说谁强奸啊!”

    “不好意思,这关系到被害人的**,和我们走一趟吧!”

    姜姒都没反应过来,双手就被拷住了。

    众人顿时开始窃窃私语,这姜家是怎么回事啊,父女两个人纷纷落狱,这可是奇闻啊。

    一场好好地婚礼,弄到最后,不欢而散。

    “走吧,我们回去。”燕殊牵着姜熹就往外走,路过黎锦荣的时候,姜熹这才注意到他似乎受伤了。

    “好久不见。”黎锦荣声音透着无限的落寞。

    “嗯。”姜熹话没说完,整个人就被燕殊带入怀中,燕殊搂着她就往外走。

    “哥……我陪你回去吧!”黎悠梦见到自家哥哥这般模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姜熹出事的消息传来,一大早他就要开车去丰城。

    却被黎常泰拦住了,黎常泰早就说了,不许插手姜熹的事情,黎锦荣非是不听!

    “姜熹根本不需要你管,燕家自然会找人搭救,你冲过去干嘛!”黎常泰呕死了,这怎么就出了这个痴情种。

    “我不能坐视不理,燕家远在京都,我一定要去看看!”黎锦荣说着就要往外走。

    “就算你去把姜熹救了又如何,难道姜熹就能嫁给你么,她的心里已经有人了,黎锦荣,你给我回来!”

    “我知道她心里有人!”

    “那你去干嘛,燕家势力多大,就算远在天边,自然也能找人搭救,需要你多管闲事么!”

    “常泰,你别说了,就让他去吧,他不去,也不安心……”尤卫兰劝阻,“我也放心不下她。”

    “去去去,让他去,真是魔怔了,这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惹恼了燕家,就是有十个黎家也不够折腾的!”黎常泰气得跳脚。

    黎锦荣和自己的父亲吵了一架,独自驾车往丰城赶去,去没想到在高速公路发生了连环追尾事件,整个人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身上有了轻微擦伤,这还没出临城,就被送了回来。

    “哥——”黎悠梦扶住黎锦荣的胳膊,“走吧,我们回家!”黎家也就他们过来了而已。

    “嗯。”黎锦荣点了点头。

    燕殊路过燕持身边,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燕大少,戏唱完了,可以回去了。”

    “啧啧——”燕持起身,抚平衣服,仔细打量着燕殊,“怎么半年不见,瘦得和猴儿一样。”

    “扑哧——”姜熹实在没忍住!

    “大哥!”燕殊咬牙,“我是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人,和你可不一样,不要拿我和你比!”

    “啧啧——你还受着伤呢!”燕持嘴上这么说,不过眼中还是有一抹心疼。

    “你这嘴里能有一句好话么?”

    “你这话说的,我好歹是你大哥,你这么身残志坚,怎么着我也得慰问你一下啊!”

    姜熹深吸一口气,人家兄弟见面都是兄友弟恭,这两个人怎么一见面就唇枪舌剑,谁都不让谁。

    “燕大少,你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

    一行人直接往外走,“对了,那个女的……”燕持瞄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上车的黎家兄妹。

    “你不说我都忘了,你还真是会来事,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她揍!”燕殊轻哼,“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啊!”

    “滚一边去!”燕持瞪了他一眼,余光却打量着一侧的叶繁夏。

    叶繁夏只是淡定的跟在他后面,这脸上一点起伏都没有,那叫一个淡定自若。

    “那个小姑娘嘛……”燕持咋舌,“没她看着那么的单纯。”

    “这是什么意思?”姜熹反问。

    “不就是被闺蜜截胡了么,我看啊,她不是事先不知道,而是早就知道,不过是顺手推舟,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而已!”

    “嗯?”姜熹眉头一紧,“这是什么意思?”

    “在医院的时候,很不凑巧的,让我看见了一些事情而已。”燕持耸了耸肩,“这姑娘估计早就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和闺蜜有一腿,只是一直没点破而已。”

    “这种事无非两种结果,第一,她被人同情,另外两个人被唾弃,第二,就是她自己憋着,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而且几家关系复杂,这事儿她自己没法开口,只能等有人戳破,倒是挺能忍的!”

    燕殊明显感觉到姜熹攥着自己的手一颤。

    “上车吧!”

    姜熹无奈的一笑,黎悠梦的性格外向,若是早知道而不揭穿,确实出乎她的意料。

    而此刻一个公寓内

    白威大汗淋漓,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摸到床头的一包烟,点了一根。

    “呼——”他长长吐了一口烟出来。

    “怎么啦!”女人就像是一条蛇趴在她身上,伸手在她胸口画着圈圈,“姜卫宗都被抓了,你还有什么可愁的。”

    “得罪了燕家,我在想对策。”

    “你帮他们对付了姜家啊,这难道不算是一份大礼?”女人声音娇俏可人。

    白威忽然一笑,伸手掐了一把女人白嫩的屁股,“媛媛,你真是深得我心!”

    “瞧你,讨厌!”

    “我就是喜欢你这股骚浪劲儿!真是对我胃口!”白威说完肥硕的身子将女人直接压下。

    亲了一会儿,女人气喘吁吁,“什么时候对付黎常娥啊,我都等不及看那个女人的下场了。”

    “不急,再让我亲一下……”

    又是一室春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