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7 回城,举行婚礼,燕殊送礼(四更)

正文 227 回城,举行婚礼,燕殊送礼(四更)

    ( )医院

    姜熹在手术室门口已经等了6个小时。

    “嫂子,吃点东西吧!”尉迟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脸上有许多伤痕,新旧杂陈,皮肤黝黑,因为很少和女人打交道,他有些羞涩的抓了抓头发。

    “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你们先吃吧。”姜熹坐得腿都酸了,她站起来揉了揉酸痛的小腿,在走廊走了两步。

    “姜小姐,不吃饭,喝点水。”燕隋比他还着急,这二少若是出了点事,他更是难辞其咎,如果他保护好姜熹,燕殊也不用大老远一路过来,导致伤口发炎感染……

    此刻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他怎么样!”

    “没事,命大!”医生笑着扯下口罩,所有人这才松了口气,“伤口感染得很厉害,那么严重的伤口,一点麻药都没上,也幸亏他扛得住,这若是一般人,估计都疼死了,这人是不要命了!”

    “那他的胳膊……”

    “需要好好休息,他这段时间身体透支的很厉害,这几天你们多照顾一下,就不要让他乱动了!”

    “我明白!”姜熹连连点头。

    燕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落日的余晖从窗户透进来,照在姜熹的侧脸上,她坐在床边,手中捧着一本杂志,眼睛却盯着窗外,居然在发呆。

    燕殊刚刚想要抬头,“嘶——”胳膊酸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燕殊!”姜熹听着动静立刻回神,“你可算是醒了,你知不知道你要吓死我了!”

    这接吻接了一半,居然给她直接昏死过去。

    尉迟说:“队长这是太激动了!”简直丢死人了!

    “我这不没事了么!”

    “队长,你可算是醒了,嫂子都担心死了,我们从饭店订了汤,待会儿你喝点!”尉迟和几个小伙子笑着站在燕殊床边。

    “靠——你们几个别围在我床边!”

    “队长,王队打了电话过来,让我代替他问候你!”

    “还有李队,让你好好休息。”

    “大队长也说了,让您务必养好身子,让嫂子好好替他照顾您!”

    “都给我滚一边去,一个个的围在这里,挡着我呼吸空气了!”燕殊蹙眉,“这弄得我好像光荣了一样!”

    “队长,各位队长都是一片好心!”

    “狗屁,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要去洗手间!”

    “队长,我帮……”一个人话没收完,就被尉迟捂着嘴巴拖了出去。

    “嫂子,队长行动不便,你帮他一把哈,我们先出去了!”

    “不是,我……”姜熹看着一群大男人跑出去,心里内心有些崩溃,他们做得也太明显了吧,她扭头看着一直闭目养神的燕隋,“燕隋——”

    “咳咳——”燕隋尴尬的睁开眼,“好饿,我先去吃点东西!”

    姜熹无语,这些人做得未免太明显了吧。

    “熹熹,我很急啊……”燕殊促狭的笑着。

    “我先扶你下床!”姜熹掀开被子,将燕殊未做手术的胳膊搭在她的肩上,小心翼翼的将他扶下床。

    “啊——”燕殊一米九的个子,几乎整个身子都压了过来,“有点重……”

    燕殊刚刚下地,双腿经过这几天的疲劳作业,根本抬不起来,只能在地上拖着。

    “没事!”姜熹咬牙,幸亏洗手间离得近。

    医院洗手间边上专用的扶手,“你扶着,自己上吧,我先出去!”

    “别啊,你等会儿!”

    “干嘛!”

    “我一只手扶着扶手,另一只手不能动,你让我怎么脱裤子啊!”

    “你……”姜熹就知道,这个臭流氓,都这个德行了,还不忘调戏自己,“自己搞定!”

    “哎——那我就直接尿在裤子里得了,可怜啊!”燕殊扭了扭腰,却是蹭不下来,“熹熹,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不奢求你涌泉相报,脱个裤子总可以吧!”

    姜熹咬牙,直接走到燕殊伸手,她的双手颤颤巍巍的摸到他的腰侧。

    “麻利点儿,憋死我了!”燕殊不安的扭了扭身子。

    姜熹一咬牙,闭着眼睛,脱了裤子就往外面跑!

    “靠——姜熹,你给我站住!”

    “你自己来吧,我不行!”姜熹脸都红透了。

    燕殊低头看了看,“你只给我脱了一条裤子,我的内裤还没脱啊,内裤!”

    “你就尿在里面吧!”混蛋。

    “算了,我自己来!”燕殊整个人靠在墙上,用可以活动的手,往下蹭裤子,“嘶——”

    姜熹听着动静就往里面看,死流氓!

    燕殊的病号服看看遮住半个屁股,裤子已经被蹭到了膝盖处,里面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姜熹恨不得找的地缝钻进去,这人就不知道遮一些羞……

    “你……能不能注意一点!”

    “你是我媳妇儿,迟早都要看的,怕什么!”

    “熹熹……我穿不上去!”弯不下去腰。

    “我去找护士!”

    “我靠,姜熹,我是你男人,你让别的女人来看我的**!”

    “是半**!”

    “我自己来!”

    这女人真是……我都是个病人了,你都不知道心疼我,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老子都这么心甘情愿献身了,你就应该直接把我扑倒才对嘛。

    “你自己不是能穿么,流氓!”姜熹走进去,帮他冲掉马桶的水,抱住他的胳膊就准备往外走。

    燕殊忽然往姜熹身侧一靠,直接将她挤在洗漱台上,她还没反应过来,燕殊单手抱着她的腰就轻易的将她托到了洗漱台上。

    他的身子压住姜熹,“你受伤了,别闹!”

    “亲一口!”燕殊笑着吻住姜熹的嘴唇,他的嘴唇很干,姜熹舔到了许多干涩的小口,她忍不住又轻轻舔了两口,燕殊觉得身上麻麻的。

    “继续——”他的声音低沉嘶哑,握着姜熹腰部的手缓缓收紧。

    马丹,要不是老子不能乱动,非在这里把事儿办了。

    “继续什么!”姜熹笑着伸手捧住燕殊的脸,伸手细细摩挲着,“你脸上被刮伤了,疼不疼!”

    “接吻呢小姐,你能不能专心点!”

    “唔——”他都要欲火焚身了,这小姐真是有闲情逸致,他不疼,一点都不疼!

    “抱着我!”

    姜熹伸手搂住燕殊的脖子,狭小的卫生间,传来让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等尉迟几个人进来,才发现他们队长仰面躺在床上,一脸的欲求不满,那模样,活脱脱像是被人欺负的小媳妇儿。

    “嫂子,你怎么欺负队长了啊,他怎么一脸苦大仇深的。”

    “我才不敢欺负他!”都这个样子了,还想耍流氓,他咋不直接上天啊。

    “队长,你头上都有汗了,怎么还盖着被子,我帮你……”

    “我靠,你别动!”燕殊话没说完,尉迟手更快,居然直接将他被子往下扯了扯。

    “那个……”

    “靠——盖上!”燕殊咬牙。

    “好的!”尉迟憋着笑,将被子盖好!

    队长,您也是牛人,这都没法乱动了,那地儿……

    倒是挺精神的!

    燕殊的除了胳膊上的伤口比较重之外,就是身体透支得太厉害,休息了一天,整个人就面泛红光。

    “恢复得还真快!”姜熹手中拿着勺子,“喝汤。”

    “是吧,是不是觉得你男朋友很厉害!”

    “是啊,很厉害!”

    “我那里更厉害!恢复得更快!”

    “燕殊!”这人身子不能乱动,嘴巴倒是不闲着!“自己喝!”

    “别啊熹熹,我不说了还不行么!”这豆腐吃不到,嘴巴上逞逞能也不行么!

    “赶紧喝。”姜熹显得有些无奈,对这个男人真是又爱又恨,这刚刚觉得他那么正经,现在又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对了,你今晚回去?”

    “嗯,夜里的车子,明早到临城。”姜熹口气有些落寞,“你的身体还不适宜坐那么久的车。”

    “我让燕隋和你一起回去!”

    “不用了,小叶子派的司机过来,不会出问题,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让燕隋留下来照顾你吧!”

    “你一个人回去我更不放心,我……”

    “闭嘴,喝汤!”姜熹将勺子塞进燕殊的嘴里。

    “我去——你要烫死我啊!”真是要谋杀亲夫了。

    叶繁夏接到姜熹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燕持站在她身边,打量着面前焦躁的女人,以前也没见她这么着急过。

    燕持看了看不远处,“上车等?”

    这都站了两个小时了。

    “不用,你要是累了,就上去吧!”燕持嘴一抽。

    这是几个意思啊,我累了?我好歹是个男人好么!

    燕持低头看了看腕表,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他正准备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不远处有亮光忽然出现。

    “肯定是熹熹!”叶繁夏那双沉寂如死水般的眸子忽然略过一抹璀璨的光。

    燕持咋舌,一个女人而已,你这么激动干嘛,熹熹?有必要这么激动么!叫得还这么亲热。

    “姜小姐,我已经看到大少了。”

    “麻烦你了。”姜熹路上睡了一会儿,胳膊有些胀痛,她小心翼翼的伸手护着肩膀,秀气的眉头忍不住蹙起。

    不远处停着一辆越野车,身侧男人身材颀长,虽然模样模糊,他双手抱胸,也让姜熹察觉到他的不耐烦。

    这个人就是燕持?

    车子缓缓停住,姜熹刚刚推开车门,叶繁夏就快步迎了上去,“熹熹,你可算是回来了,你没受伤吧,我看看!”她下意识的就要箍住姜熹的肩膀,忽然胳膊被人一扯,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

    “总裁!”

    这个男人真的是间歇性的神经发作!

    简直了!

    极品!

    “你没看见她右侧肩膀明显绑着东西么,受伤了,你还碰!”

    光线并不是很充足,让她不能够真正看清楚一个人的面目轮廓,姜熹光是听声音,都知道这个男人占有欲很强,估摸着不是怕叶繁夏弄疼自己,还有就是这一大股扑面而来的怨气吧,难不成这两个人……

    “熹熹,你肩膀受伤了?”

    “被撞到了,没什么大事!”姜熹避重就轻,只是忽然想到春花,眼中滑过一丝落寞。

    “你好,我是燕持,燕殊的大哥!”男人缓步上前。

    靠得近些,姜熹才看清楚男人的脸,他和燕殊真的有八成相似,不过因为发型不同,他显得更加精明睿智,冷峻强势,他的眸子坚定,似乎有着能够看透一切的精明,处变不惊,却又霸气外露。

    “您好,我是姜熹。”

    “直接叫我大哥就行!”

    姜熹嘴巴抽了抽,总觉得有些不太好。

    “先上车吧!”燕持握着车钥匙,抬头开车,车灯晃了两下,叶繁夏拉着姜熹就上车,丝毫不理会一直“耍帅”的燕大少。

    “大少,人我安全送到了。”

    “回头帮我和你家少爷说声谢谢。”

    “好的!”那人说着就直接上车离开。

    燕持一上车,就看见叶繁夏一脸紧张的扒拉着姜熹问东问西。

    “我真的吓死了,你说危不危险啊,幸亏你没事!不然,二少找我算账,我这条命都不够赔的。”

    “好了,我这不没事了么,你可以回去好好睡一觉,对了,公司那边……”

    “这个事情我也想和你说呢,丰城那边传来你出事的消息,白威一大早就找上了门,然后……”

    燕持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的两个女人。

    叶繁夏似乎是压抑太久了,絮絮叨叨的和姜熹说了一堆,姜熹只是安静得听着,忽然抬头看向后视镜,和燕持的眸子撞了个正着。

    燕持悻悻地别过眼,这女人怎么冲我笑得那么……

    不怀好意。

    “你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公司暂时没事。”

    “今天不是白展庭和姜姒的婚礼么!”

    “也行,对了,婚礼请帖两天前送到了公司,你打算如何处理。”

    “当然要去,已经邀请了我大半年,不去不好!”姜熹嘴角勾着笑。

    姜家

    姜姒身着婚纱,两米长的头纱半遮她的小脸,漂亮的杏眼染上一丝喜色,她伸手整理自己的婚纱裙摆,化妆师在一旁给她做最后的调整。

    “姜小姐,您可真漂亮,能嫁给这样的老公,真是羡慕啊。”

    “白少爷对您真好,这套钻石首饰真漂亮!”姜姒的手若有似无的滑过脖子处的限量版项链,确实漂亮。

    “好了,都别说了,赶紧的,白家的人来了!”

    姜姒伸手摸了摸头发,扭头就看见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的伍思敏,心头不自觉的滑过一丝厌恶。

    “走吧!”她声音冰冷,周围的几个化妆师都往边上退,他们不是好闺蜜么,怎么闹成这样,闹掰就算了,怎么还请来做伴娘,这不是找晦气么!

    伍思敏直起身子,走到姜姒身侧。

    姜姒并不算是高挑的美人,模样秀气清丽,所为三分长相七分打扮,伍思敏长得妩媚动人,加之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细长的眉眼,勾人般的狐媚,她的身材玲珑,凹凸有致,姜姒和她比瞬间矮了一大截。

    姜姒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呼吸,脸上带着笑。

    而此刻白展庭已经到了门口。

    屋内几个人很快堵在门口:“白少爷,要想将我们姜小姐接走,怎么能少得了红包,这么漂亮的新娘子可是很难找的。”

    “白少爷,红包快拿来——”

    姜熹红着脸,羞涩得让人想狠狠疼惜一番。

    这本来就是一般讨吉利的彩头而已,可是白展庭却阴沉着脸,“姜姒,快出来,别磨磨唧唧的!”

    众人被他冷着的脸吓了一跳,姜姒更是瞬间脸色血色尽褪。

    白展庭这是几个意思!她刚刚想要发火,伍思敏幽幽的来了一句。

    “现在闹掰了,他直接开车回去,别人只会说你把新郎气跑了,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姜大小姐么!”

    姜姒抓着裙摆的手慢慢收紧,苍白的脸若不是有胭脂遮盖,估计惨白得像是女鬼。

    她抬脚往外走,她姜姒何曾这般丢过人,为何形势现在变成了这般模样。

    “走吧!”白展庭伸手,姜姒将手放在他的手心。

    这场婚礼,从一开始就是不被期待的。

    礼堂门口

    一转眼就已经十一点五十左右了。

    “总裁,似乎没什么人了,该来的都来了,马上仪式就要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

    白威点了点头,转身往里面走。

    而此刻车声由远及近,急促的刹车声,白威木然的扭过头,瞳孔猛然收缩,这牌照?

    燕家的车子!

    燕持推门出去,打开后座车门。

    一双白色高跟鞋映入眼帘,姜熹一身藕粉色削肩晚礼服,大波浪长发随意披散着,桃花色的红唇衬得整个人清新白嫩,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本就长得端庄高贵,这身打扮让是让她气质出众。

    “白伯父,好久不见!”

    “熹熹啊!”白威心惊,她……怎么回来了!

    他直接走过去,一脸诧异,“你这孩子,我听说你在丰城出事了,你没事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你呢。”

    “多谢伯父挂心,我已经回来了!”姜熹这话透着一丝耐人寻味。

    叶繁夏紧跟着出来,仍旧是一身黑色职业装,就如同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眸子水波盈盈,就像是透着波澜,秀澈清灵,不施粉黛,就已经足够让人惊艳。

    “回来就好,快进来吧外面太阳很大!”白威目光略过燕持,“燕大少,您也……”

    燕持并不说话,只是站在姜熹身侧,白威嘴角抽搐了一下,继而一笑。

    “熹熹——”黎悠梦一见姜熹,直接迎了上去,当她看见燕持的时候,笑容僵在唇边,“你没事吧,担心死我了。”

    “没事,就是发生了一些小意外。”

    “简直吓死人,你没事了,也不知道报个平安。”

    “我刚刚回来,没来得及和你说一声!”姜熹笑着拍拍黎悠梦的手背。

    燕持已经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叶繁夏站在他身后,这让他心里很不爽。

    “你是来做保镖的么!”

    “不是!”

    “坐下!”燕持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不太好!”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叶繁夏伸手扯了扯衣服,还是有些不自然。

    “你再不过来,就扣工资!”

    然后某人飞快的坐下。

    燕持手瞬间收紧,果然钱比自己更加具有诱惑力啊!

    “和姜熹说话的人是……”

    “黎悠梦,是姜熹的闺蜜,今天结婚的新郎,本来是她的男朋友,被她闺蜜截胡了!”叶繁夏说话语气冷清,没有一丝起伏。

    “截胡!”燕持嘴角勾着笑。

    姜熹的出现对姜家人来说,无疑是意料之外,这也就说明,他们的美梦也被瞬间打碎。

    “大伯,好久不见啊,最近消瘦不少。”姜熹笑着看向姜卫宗。

    “你倒是命大!”

    “让伯父担心了,真是过意不去!”

    “老爷,不好了,少爷和姜小姐不知道怎么了,在后面忽然争吵起来,你们快去看看吧!”

    白威蹙眉,展庭也真是,仪式结束再折腾也不迟啊,怎么这个时候闹腾,“走,去看看!”

    白威和姜家人直接往后面走,姜熹自然抬脚跟了上去,这还没靠近,就听见两个人的争执。

    “白展庭,你特么的都不是个男人了,你还来祸害我!”姜姒声音很大,跟随而来的人几乎都听见了!

    “贱人,你在胡说什么!”白展庭直接一巴掌甩过去,姜姒穿着婚纱,本就行动不便,一个趔趄,踩到裙摆,整个人摔在地上。

    “我胡说,那你倒是证明给我看啊,证明你是个男人!”

    “小姒,这种时候,你别胡闹了,你若是不想嫁给展庭就直说啊!”

    “伍思敏,是你和我说他……”正准备上台的时候,伍思敏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白展庭废了,都不是个男人了!

    姜姒这才将这些天的事情全部串联起来,难怪他这么不对劲,这若真的嫁过去,自己这辈子就真的毁了。

    “小姒,你在胡说什么啊,我怎么会和你说这种话呢!”

    “明明是……”

    “姜姒,你可真好玩,思敏是你的闺蜜,你这话说的,她比你还了解你的未婚夫,这传出去,别人还以为……”姜熹嘴角勾着邪魅的笑,这还没出手呢,就已经这么乱了。

    “姜熹,你别挑拨离间!”

    “那你告诉我,这是几个意思!”白展庭痛处被戳破,心里怎会甘心。“我行不行,她会知道?”

    “你们两个保不齐就背着我做了什么龌龊的事!”姜姒嘴角都被打破了,可见白展庭是真的用了十足的力道。

    “你以为谁都是你啊!”黎悠梦站在姜熹身侧。

    姜熹刚刚想要开口,忽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直接将她往怀里一带。

    姜熹呼吸一滞,“你怎么……”回来了。

    “送你的礼物喜欢么!”

    “什么?”姜熹诧异。

    “这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下面还有……”

    ------题外话------

    这次上架我足足更了两万四,很肥哦,特别感谢大家来支持捧场,各种活动大家也记得踊跃参加。

    订阅之后可以记得截图加群,明天元宵节晚上,月初会在群里给大家发红包,订阅的一定要记得留言,人人都有奖励,所以一定要记得留言!切记切记!

    微博转发活动已经开始了,只要转发@好友,就有机会获得奖励,动动手指而已,大家一定要踊跃参加。

    微信集赞活动也要开始啦,都是大家动动手指的事情,就有机会获得大奖,所以赶紧行动起来吧。

    (千万不要觉得我啰嗦,我也是为了你们能够获得奖励啊~)

    ps:说一下以后的更新时间,每天分成两次更新,每章都是5000以上,一更依旧是老时间10点,二更是12点,特殊情况会及时通知的

    再次谢谢大家来支持我,群么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