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6 燕大少出场,撒花(三更)

正文 226 燕大少出场,撒花(三更)

    ( )姜氏

    叶繁夏可没想到白威会直接杀过来,这么的迫不及待,姜氏现在的股份,除却姜熹,就是白威手中的股份最多。

    “叶秘书,考虑一下,跟着我做事吧!”白威笑眯眯的,那双小眼精明睿智,却又虚伪阴暗。

    “不好意思,我没这个考虑!”

    “姜熹这次是凶多吉少,你留在姜氏做什么?”

    “那我也可以回燕氏,这就不劳白总操心了!”叶繁夏声音冷冽,“还有,白总有些还是少说得好,若是姜总回来听见,就不好了。”

    “呵——”白威悻悻地一笑,“倒是真有个性,姜熹若是出事,你一直跟着他,临城这地方你有多熟,正所谓天高皇帝远,这燕氏就是再厉害,强龙还不压地头蛇,我希望你好好考虑!”

    “考虑什么!”叶繁夏装作听不懂。

    “大家都是明白人,我若是接管了姜氏,你仍旧是首席秘书,我给你开双倍的工资如何!”

    “就这个?”

    “我可以让你入股,成为姜氏的股东,只要你能在接下来的董事会上帮我!”

    “董事会!”叶繁夏咬牙,果然是老狐狸!

    “姜熹出事,生死未卜,公司不能群龙无首啊,我作为股东之一,召开董事会,有问题么!叶秘书,你可得考虑清楚了?”

    “不好意思!”

    “姜熹若是出事,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

    “嗯哼,这是有人在威胁我的小秘书?”那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叶繁夏心脏都停止了,慵懒却透着难以抗拒的威慑力,自信而又霸气外露。

    脚步声由远及近,叶繁夏微微垂着头,直到那双黑得锃亮的皮鞋落在自己眼前。

    “抬头!”燕持声音冷清,一夜未睡,直接飞过来,这女人居然给自己看她的脑袋!

    叶繁夏咬了咬嘴唇,抬起头看向燕持。

    一身黑色的西装,熨烫得一点褶皱都没有,手中西装上镶嵌着黑宝石袖扣,男人手指纤长好看,白色衬衫,藏蓝色领带,这个男人无论何时都是这么的风姿卓绝,临危不乱。

    他嘴唇很薄,颜色很淡,微微抿着,透露着他此刻的些许不耐,鼻子英挺帅气,他的眼睛很黑,瞳仁就像是嵌入了最纯粹的黑宝石,眸子微微眯着,可以清晰的看见细长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了一片阴影,眼神锐利冷峻,锋芒毕露。

    白威是经商之人,怎会不认识眼前的男人,吓得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手心沁出细汗。

    燕持眸子幽邃的看了一眼叶繁夏,直接坐到沙发上,叶繁夏自动自觉地往他身后一站,男人双腿交叠,双手随意的交叠在膝盖上,随性的敲打着膝盖,头发有几缕垂落在额前,让他平添了一丝狂野和霸气。

    “您好,您是……”

    “给我倒杯水。”燕持直接冲着叶繁夏打了个响指,完全无视对面的白威。

    白威脸色尴尬,他可不知道燕持会过来啊,再者燕持可不是他能随意打听的对象。

    燕持坐在那里,打量着办公室,眼中满是鄙夷和嫌弃,这种地方他真是一刻都不想待……

    一点格调都没有。

    “燕总,我是……”

    “去,把那个花瓶给我往左边挪动一公分,不对称!”身后的男人立刻走过去,开始挪动花瓶。

    “还有墙上那幅画,丑——什么审美,拿下来,看着碍眼!”

    “对了,还有书架上的书,右边有点少,弄得对称一些……”

    白威已经哑然,这人是来干嘛的……

    叶繁夏回来,似乎也没有很诧异,将水递给燕持:“总裁——”

    “嗯!”燕持伸手接过手,手指无意中碰到叶繁夏的手背,她直接往后一缩,若不是燕持眼疾手快,这杯水就要倒到他身上了。

    “躲什么?我能吃了你么!”

    “总裁,对不起!”叶繁夏往后退了退。

    “扣奖金!”

    叶繁夏瞳孔猛然睁大,可是一想到姜熹的事,她就没心情和燕持计较了。

    燕持喝了口水,还是原来的味道。

    “对了,这位是……”燕持这才看向白威。

    “我是白氏的……”

    “姜氏的股东,姜总刚刚离开,这边就来准备篡权夺位了。”

    “嗯——”燕持喝着茶,事情他本就很清楚,也是为了避免出现这种事,叶繁夏的身份不好应对,他才连夜赶了过来。

    “不是,我就是关心一下公司的状况而已。”

    这燕持来得不早不晚,偏生是这个时候,白威又不是傻子,他只是没想到姜熹居然有这种能力,人都不在这边了,还能搬来这尊大神。

    “白总真的只是关心公司状况?”叶繁夏鄙夷不屑,这个男人刚刚口口声声威胁自己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是要撬我的墙角?”燕持挑眉。

    “燕总一定是听错了,我就是和叶秘书随意说了几句而已!”

    “我想也是,瞧你也是个聪明人,就是秦氏都不敢从我这里挖墙脚,更何况是别人。你说是吧!”

    这个男人说话总是带着一丝笑意,却让人无形中可以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白威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往上窜。

    “扣扣扣——叶秘书,各位董事到了,各部门主管也来了,听说您要召开紧急会议!”

    叶繁夏无语,这个男人果然无耻,我要召开?那分明是你好么!

    “走吧!我陪你去看看!”燕持起身,然后十分龟毛的掸了掸衣服。

    “总裁,您的衣服很干净。”

    “有些灰尘看不见。”

    “连一点灰尘都没有!”叶繁夏咬牙,这种时候了,您能别这么龟毛了么!

    “你这么关注我啊,看得这么仔细!”

    叶繁夏脚下一顿,真想揍他一拳,这种时候,就不能正经一点!

    姜姒本来在家准备婚礼的事,知道白威过来了,准备过来凑凑热闹,没想到事情急转直下,白威一进来,就坐到了下首,上面的位置直接空了下来。

    “白总,这个位置……”不太适合您吧。

    所有人都很精明,白威想做什么他们都很清楚,不过是想趁着姜熹不在,“谋权篡位”而已。

    来的时候满面红光,现在怎么脸色蜡白。

    叶繁夏先进来,在众人的目光下,拿着手帕,将座椅擦了整整三遍。

    “总裁!可以了!”叶繁夏无语,这个人就应该生长在无菌室中,可能你呼进去的每一口空气都是脏的,就该背个氧气管啊,什么都不碰才好,免得弄脏了您高贵的身体!

    燕持信步走过来,男人与生俱来带着上位者的傲慢与气度,强势霸道,只需要一个眼神,你就能感觉到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在商场,这个男人就是帝王。

    “你们别看着我啊,想说什么就说。”燕持伸手摸索下巴,眼神带着轻蔑和不屑,再蹦跶啊,你们再蹦跶我就一个个把你们踩死。

    姜姒握着水杯的手猛然收紧,这个男人就是……

    大名鼎鼎的燕持!

    他的侧脸和燕殊很像,只是燕殊的身份原因,头发粗短,他的头发则是经过精心修剪,狂乱不羁,那隐约透出的霸气让人不敢逼视。

    “其实今天召开这个会议,就是因为姜总出发去丰城,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公司也不能群龙无首,所以……”

    “咳咳——”燕持轻轻咳嗽一声,伸手揉了揉喉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就是嗓子不舒服。”

    “外面的传闻不少,公司里面也是人心惶惶,我觉得我们需要就这个问题讨论一下。”

    “嗯,毕竟公司还得正常经营下去!”

    燕持有些无聊的伸手摩挲下巴,叶繁夏只是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专心做背景墙。

    反正只要这个男人出现,www.youfa8.com人就可以自动忽略了,况且只要有他在……

    一切就不需要担心。

    “你们不要总是看着我啊,姜熹呢,是我的弟妹,她现在出了事,作为家人,我也就是来看看情况而已,你们可以忽略我!”

    狗屁!

    这么个大活人盯着你看,你能直接忽视?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秦氏项目合作的事,秦氏的代表明天过来,我们总得派出个人去接待啊,不能失礼了!”

    “就是这个事,这可是我们公司的头等大事,现在大家都在,我觉得白总去挺合适的!”

    “姜总出事了,你们怎么还有心思讨论这个!”

    “难不成公司就不运转了么,我觉得大小姐挺好的,一直在公司工作,对我们公司很熟悉,而且人长得漂亮!”

    “我们是接待秦氏代表,不是去公关!要那么漂亮干嘛!”

    “况且大小姐后天结婚,哪里来的时间啊!”

    ……

    众人唇枪舌剑,争论不休。

    燕持手指抽离下巴,朝着叶繁夏勾了勾手指,叶繁夏立刻附耳过来,男人身上有着好闻的香水味,初闻觉得温馨,实则是那种十分强势霸道的味道。

    “左边第一个,姜家的人,第二个白家的,第三个可以拉拢,第四个……”叶繁夏一一记住。

    “记住没?”燕持微微侧头,

    叶繁夏微微往后一退,“我记住了。”

    “记好了,等她回来都告诉她,公司的人,还是分清敌友为好,是敌非友的,就趁早踢出去,免得养虎为患!”

    燕持毕竟是久经商场,只是来了这么一阵,已经将姜氏内部的阵营,摸得七七八八。

    白威一直没说话,他只觉得后背冷汗涔涔。

    他来之前疏通关系已经弄得差不多了,可是他千般算计,也没想到燕持会来啊。

    “说完了么!不好意思,我说两句!”燕持一开口,众人齐齐噤声。

    “我觉得作为秦氏的代表,我有义务将一些事情和你们提前说一下!”

    堂堂燕氏的总裁,自己的公司不打理,去做别的公司外派代表,燕大少?你确定不是在逗我们?

    “关于这个合作,有几个条件需要你们配合。”

    “您说,只要我们做得到!”

    “就是,您说吧!”

    “项目负责人必须是姜熹!如果不是她,这个项目就无限期的往后拖,所以你们最好祈祷姜熹早些回来。”

    “难道说就因为一个人把十几亿的项目耽搁下来?”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吧,秦家有钱,会在乎这么点?”反正也耽搁三年了,自然不会在乎这几天,丰城那边必然很快会传来消息。

    叶繁夏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燕大少,您在这里这么的豪言壮语,真的和秦总商量过?

    众人哑口无言,这可如何是好!

    “既然姜熹都不在,我也就先回去了,不好意思!打扰了!”燕持起身,伸手整理衣服,看了看叶繁夏,“跟我走。”

    “我还得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干嘛!”燕持无语。

    “熹熹让我帮她盯着公司!”

    死脑筋!

    燕持伸手整理袖口,“你离开几天,也不会有人翻了天!我最近都不离开!走吧!”

    燕持的话,无异于像是一种变相的警告。

    他这几天都会留在临城,让那些打姜氏主意的人,都消停一点。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又得重新洗牌了,这姜熹能请得动燕大少,还是不容小觑啊。

    燕持往外走,太阳毒辣,他眯着眼睛,心情烦躁,一双手忽然挡住了他眼前的阳光。

    他侧头看过去,叶繁夏踮着脚,她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一丝柔光,死寂的眸子难得露出一丝烦躁的情绪。

    “嗯?”

    “有太阳。”叶繁夏知道这个男人心情不好,喜欢折腾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她。

    而此刻后面的男秘书立刻给燕持递上一把伞,燕持单手拿过伞,按下自动按钮,黑伞缓慢打开,遮住了两个人头上如火的骄阳。

    “把你的爪子从我面前挪开!”燕持蹙眉。

    难不成在她心里,自己就是这么的娇弱。

    “总裁,我来吧!”叶繁夏狗腿的要接过伞。

    “不走就给我在这里晒太阳!”燕持信步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叶繁夏咬了咬嘴唇,抬脚跟了上去。

    燕持这才放缓步伐,跟在后面的男秘书伸手挡着眼前的太阳。

    他分明看见总裁把伞往叶秘书那边挪了吧,是吧,他眼睛没花吧。

    三个人刚刚上车,一股冷风扑面而来,燕持先进去,男秘书自动自觉地坐到了副驾驶,叶繁夏只能和燕持一起坐在后面。

    燕持一上车就直接将外套脱了,司机笑了笑:“大少,老爷子等您很久了。”

    “开车回去,燕殊那边呢?有消息么!”

    “我不太清楚,您可以打个电话去问一下!”

    “算了,马上回去就知道了。”燕持伸手扯了扯领带,余光瞥见那个离自己很远的叶繁夏。

    他们中间足足能塞下两个人吧,啧——

    他是洪水猛兽么!

    “总裁,这边真热!又湿又难受,还不如京都。”男秘书伸手扇了扇风。“叶秘书,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在这边还好么。”

    “挺好的。”叶繁夏其实也很热,只是……

    那人干嘛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自己啊。

    “这边有什么好玩的么!”

    “我不太清楚!”

    “我查了一些旅游攻略,要不晚上……”

    “咳咳!”燕持揉着喉咙。

    “要不晚上我们……”

    “咳——”燕持声音有些大。

    男秘书有些紧张,自己惹着他了?

    “要不晚上您和总裁出去玩玩?”

    叶繁夏嘴角抽了抽,真想一巴掌抽过去。

    “不用了。”

    “呵呵——”男秘书笑了笑,“那就……”

    “和我一起出去你很不乐意!”燕持挑眉,“这么不情愿!”

    “没有!”叶繁夏觉得燕持很不对劲。

    “那是什么!”

    “晚上也很热!”

    “是么?我没来过这边,不是很清楚!”

    “您三个月前才来过!”作为秘书,叶繁夏对燕殊的行程安排了如指掌,那会儿送燕老爷子回来养老,燕老爷子身子不适,他还在这里逗留了几天。

    “那会儿是春天!”

    “要不您和李秘书一起出去吧!我就不去了!”叶繁夏抿着嘴,这人是不是太热,脑子坏掉了啊。

    “叶秘书,你说什么呢,我们两个男人有什么好出去的啊……”

    “死板!”燕持轻哼,别过脸,这么热的天,他本来也不想出去。

    车子缓缓驶入燕家

    燕持刚刚下车,安叔已经在等候多时,“大少爷,快进来吧,叶小姐,您也快进来,这几天都不回来休息,你的脸色不太好啊,老爷子让人炖了汤,多喝点。”

    “谢谢安叔!”叶繁夏笑了笑。

    燕持直接从她和安叔中间穿过,叶繁夏无语,这人……

    真是间歇性的神经发作。

    “爷爷——”燕持走进去,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坐吧。”燕老爷子点了点头。

    “大舅舅!”秦序羽乖巧的坐在老爷子身边。

    “过来,让大舅舅看看!”

    秦序羽瘪瘪嘴,十分不情愿的走过去,偏生还要嘴角裂开了笑。

    “大舅舅——我……木……”

    燕持双手直接捏住秦序羽的小脸,秦序羽简直想哭,这是想干嘛啊!

    “长胖了!”燕持使劲捏了两下,“手感不错,蛮有肉的。”

    叶繁夏简直不忍直视,这人怎么会这么“坏”啊!

    燕持松开手,秦序羽伸手揉了揉小脸,“疼——”

    “娇气包!我用力了么!”燕持脸色淡然,“没有吧!”

    又不是捏你,你当然不疼啊。

    “小叶子阿姨,抱抱!”秦序羽直接朝叶繁夏扑过去。

    这还没过去,后面的领子就被人一把扯住,“大舅舅……你要干嘛!”

    “小小年纪的不学好!”

    “我没有啊!”秦序羽委屈极了。

    “就知道让女人抱,我就不能抱了!”

    秦序羽是真的不想让他抱啊,“过来!”

    他向燕老爷子投去求救的目光,燕老爷子淡然的吃着橘子。

    “你才多大啊,就这么重,以后肯定是个小胖子!”

    秦序羽趴在燕持怀里,委屈极了,每次都这样,我只是个孩子啊。

    “行了,你别逗他了,他还是个孩子!”燕老爷子这才缓缓开口。

    “就是,我可是祖国的花朵,你要爱护我!”

    “花朵?就他这样,长大以后也是个食人花!”

    “哇——大舅舅是坏蛋,你才是食人花……”秦序羽握着拳头就要朝燕持挥舞过去。

    “你打我一下试试,我打你小pp!”

    秦序羽咬牙,默默放下拳头。

    “对了爷爷,小殊那边没消息么!”

    “人过去了,有消息会通知的。”

    这种事,就是命,谁都不想出事,况且姜熹是去做好事,说好今天回来,结果半夜出了事。

    “嗯。”

    “就希望那孩子没事。”

    “大舅舅,舅妈会没事吧!”秦序羽抱着燕持的脖子。

    “会的!”燕持搂紧秦序羽。

    秦序羽歪着脑袋,靠在燕持胸口,“我想舅妈了……”

    叶繁夏懊恼的垂着头,是不是当初她再坚定一些,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如果当时她没提议的话……

    刚刚吃了中饭,叶繁夏在房间发呆,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总裁——”叶繁夏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口,“您有事?”

    “姜熹被救出来了!”

    “真的!”叶繁夏那死寂一般的眼睛,就像是忽然涌入了一股清泉,变得生动而又有灵气,她下意识的伸手扯住燕持的胳膊。“是真的么,我要去接她,她人呢!”

    “坐晚点的车子回来,到时候去接她!”

    “嗯!”叶繁夏点了点头,巨大的喜悦之后,才发现自己攥着燕持的胳膊,她悻悻地松开手。

    “对不起总裁,我失态了!”

    “嗯。”

    “不好意思,我要休息了!”

    “砰——”门被瞬间关上。

    延迟在门口愣了半天!

    叶繁夏,你厉害!

    他无奈的一笑,伸手抚平被她攥得起皱的衬衫,其实……

    你可以再攥一会儿的。

    ------题外话------

    大家期待已久的燕大少终于出场啦,撒花撒花……洁癖加强迫症,还毒舌恶趣味,我觉得还是我们流氓比较可爱啦!

    还是需要强调一下,上架活动都已经陆续开始了,微博关注了的一定要记得转发,奖励很丰厚啊,千万别错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