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8 设计白展庭,媳妇儿要跑了

正文 048 设计白展庭,媳妇儿要跑了

    酒吧

    “二少,您早说啊,我还以为……”燕隋憋着笑。

    “你以为什么……”

    “大少经常说,怕您在部队待久了,会憋坏,我还以为您开窍了。”

    “我去,这个禽兽,还有脸说我,老男人一个。”燕殊冷笑。

    “咳咳——”燕隋轻轻咳嗽一声,“那,二少,您打算怎么做?”

    燕殊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女人,二十出头,穿着一件白色劣质棉裙,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双手局促不安的抓着裙摆,“你多大了?做这行多久了?”

    “二十四。”她的声音还不错,“也就一个月。”

    “嗯。”燕殊点了点头,不是第一次就成,他和燕隋交换了一个眼神,燕隋立刻带着她走了出去。

    燕隋一走,燕殊立刻拿出手机给姜熹打电话。

    可是电话拨通,那边就传来……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如果您有事,请在滴声后留言……”

    “我靠!”

    燕殊又不厌其烦的拨了几遍,因为职业的关系,姜熹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怎么会关机,这女人绝对是把自己拉入黑名单了。

    心理咨询室

    看着要到时间了,孙萍推门进去,看到姜熹桌子上那只剩下花枝的玫瑰花,恶寒的抽了抽嘴角,地上面都是玫瑰花瓣,“熹熹姐……”

    “嗯。”姜熹拍了拍手,“记得让保洁把这里打扫干净。”

    “您这……”不要给我啊,用不着这么暴殄天物吧,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把花折腾成这样。

    “怎么?”姜熹笑得无比灿烂,灿烂得让孙萍心肝儿一颤。

    “没事没事。”孙萍连忙摆手。

    “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学校。”姜熹顺手拿起外套,就往外面走,高跟鞋的声音异常清亮,孙萍怎么觉得姜熹是要去杀人啊,她浑身打了个冷战。

    姜熹简直气得要死。

    燕殊,你个混蛋,你个流氓,臭流氓,你特么的去找小姐就去找好了,你个混蛋,脏死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什么洁身自好的人!

    我简直是瞎了眼了,你……

    “啊——”姜熹忽然大叫一声。

    空荡的走廊传来回声,吓得孙萍双腿一软,这燕大哥是哪里惹着熹熹姐了啊,这怎么……好可怕。

    “燕殊,你个混蛋,还什么这辈子就和一个女人上床,我真是看错你了,流氓,禽兽,人渣!简直是败类,干脆送你个窜天猴让你上天好了,渣男!”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就不是个好东西,人渣中人渣,败类中败类!”

    “亏我还觉得你……”一想起那束花,姜熹更是觉得恶心,“我当时就应该那花直接扔下去!渣男!”

    孙萍咽了咽口水,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而此刻她的手机忽然响了,害得她吓得身子一抖,“喂——燕大哥。”

    “熹熹呢!”燕殊在房间乱转。

    “熹熹姐刚刚离开。”

    “她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孙萍看着满地的玫瑰花瓣,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您是不是惹熹熹姐生气了啊。”

    “她生气了?”

    “她把您送的花全部都弄烂了。”

    “你确定她是生气了?”燕殊此刻忽然咧嘴一笑。

    生气不就是等于吃醋,那女人明明就是在乎自己的啊。

    “应该是生气了。”

    “那她有没有说去哪儿?”

    “没说。”

    “嗯,那先这样。”

    燕殊这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知道姜熹生气,他有点慌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没哄过人,只是觉得心乱如麻,如坐针毡。

    可是一想到姜熹生气,是不是说明她对自己并不是没有感觉的,他的心里又美滋滋的。

    燕隋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这燕殊脸上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二少,已经安排好了。”

    “嗯。”

    “您没事吧?”这怎么一会儿要哭一会要笑的。

    “事情大发了,我先去找熹熹,这边你给我盯着。”

    “二少,您让我盯着这个干嘛啊,我……”

    “赏你的福利!”

    “我能不要么!”燕隋简直想哭,他没有偷窥别人那啥啥啥的癖好啊。

    “有情况随时和我说。”燕殊说着笑得一脸荡漾的就跑了出去,燕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哎——太不负责了,居然就把自己直接扔在这里。

    这若是不找姜熹解释清楚,燕殊心里不踏实,况且他还在追求姜熹的阶段,他根本坐不住,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姜熹身边,和她解释清楚。

    这个点她应该去幼儿园了吧,不过她距离近,可能已经接了小羽,那就直接去她家门口堵好了。

    燕殊的车子疾驰在大道上,本来半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被缩短到了十五分钟。

    而姜熹已经接了秦序羽,两个人此刻正坐在一家西餐厅内,秦序羽吃着冰淇淋,有些不安的抬头看了看姜熹:“舅妈,怎么来外面吃饭啊?”姜熹比较节俭,一般都是自己亲自下厨,很少去外面下馆子。

    “怎么?冰淇淋不好吃?”姜熹笑得让秦序羽有些消化不良。

    “不是,挺好吃的。”舅妈这是在哪里受刺激了么?

    这顿饭吃得秦序羽一直很忐忑不安,姜熹笑得太灿烂了啊,这平时都不这样啊。

    “舅妈,您真的没事么?”秦序羽开口。

    “我挺好的。”

    而此刻姜熹手机响了,黎锦荣的电话。

    “喂——”

    “熹熹,在忙么?”

    “没有?有事么?”

    “最近有点忙,一直没有联系你,你最近怎么样?”黎锦荣最近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父亲摆明了不想让他掺和姜家的事情,加上之前看见她和燕殊出双入对,他也有自己的骄傲,这才一直压抑着不去找姜熹。

    今天听说了姜氏发生的事情,黎锦荣还是坐不住了,姜熹毕竟是一个人,要怎么斗得过姜卫宗这一家。

    “挺好的,你找我就是问我这个?”

    黎锦荣咬牙,“你和你男朋友一起么?”

    “嗯?”姜熹一笑,“他不是我男朋友。”

    黎锦荣激动的直接从凳子上坐起来,面前的文件洒了一地,“真的?”

    “你还有别的事?”

    “我想找你问一下悠梦的事情,你不是说她找你看过病么?”

    “嗯,只是病人的事情如果不经过她的同意,我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

    黎锦荣蹙眉,这个借口不行么!那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就当是朋友,一起喝个咖啡不行么!”

    姜熹犹豫片刻,秦序羽一直竖着耳朵,舅舅啊,你媳妇儿要跟人跑了啊,你人呢!

    “好啊,你约地方!”

    “额——”秦序羽放下叉子,完了,舅舅,你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啊。

    “真的么?”黎锦荣笑得合不拢嘴。

    “不信算了。”

    “你的地址,我去接你!”

    “我发给你。”

    黎锦荣收到短信,拿起衣服就往外面冲,笑得那叫一个春风满面啊!

    而我们的燕流氓还痴痴在姜熹楼下等着,不时环顾四周,路灯下的身影被拉得修长,却又那么孤寂可怜。

    ------题外话------

    燕殊要哭了,自己还在冷风中苦苦等候,姜熹却要和别人约会了,你再不出现,你家媳妇儿就要和人跑啦,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