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7 误会大发了,燕流氓抓狂

正文 047 误会大发了,燕流氓抓狂

    医院

    黎常娥目光一转,定格在白展庭身上:“展庭,你和小姒的婚事之前被耽搁了,现在你也出院了,这个事情你们家那边准备怎么做啊?”

    “我们家那边都是随我的,只是要看小姒了。”白展庭笑得满面春风。

    黎常娥还没开口,姜姒忽然捏了一下黎常娥的手心,“妈,你先好好养身子,这个事情不急。”

    自己生的女儿,黎常娥有什么不了解的,只是点了点头。

    姜姒送白展庭出去。

    “小姒,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了?”

    “你也知道,我们家最近挺乱的,名扬出事了,公司也是一团糟,我哪里有心情啊。”姜姒笑得苦涩,抬头,用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盯着白展庭,“展庭,你该不会是怪我吧。”

    “怎么会呢!”白展庭将姜姒搂入怀中,心里就算不舒服,他也不可能直接说出来啊。

    “展庭,你真好。”姜姒语气温柔似水,伸手抱住他的腰,弄得白展庭心里一阵荡漾。

    “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对了,今晚你还去我那儿么……”

    白展庭在外面有个小公寓,是他们经常约会的地方。

    “今晚可能去不成了。”

    “没事,你先忙。”白展庭虽然落寞,却也知道,姜家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也不逼她。

    只是和姜姒分开之后,白展庭心里憋闷,翻出手机,和黎锦荣闹掰之后,他们就没联系过,“shit!”白展庭将手机一扔,车子直接飞出,速度快得惊人。

    燕殊这边被燕大少噎得心里难受,燕隋就回来了。

    “二少。”

    “姜家那边什么动静?”燕殊纤长的手指,掐着一根烟,他并未吸入,只是看着那烟缓缓上升……

    “姜卫宗召集了亲信开会,具体动作还不清楚,姜名扬一直待在家里,这小子,似乎心理承受能力不行,最近都闭门不出。姜姒在医院陪着黎常娥,没啥动静。”

    “估计都憋着坏呢。”燕殊微微眯着眸子。

    “对了,白展庭去了酒吧。”

    “酒吧?一个人?”

    “嗯。”

    “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燕殊笑得十分邪乎。

    “白展庭被家里保护得太好,和黎锦荣不能比。”

    “若不是被保护得太好,又怎么会着了姜姒的道。”燕殊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走吧,去那个酒吧。”

    “二少,准备动白展庭?”

    燕殊嘴角一勾,“杀鸡焉用牛刀。”

    燕殊到达酒吧的时候,暮色已经低垂,他一声黑色的长风衣,戴着黑超墨镜,将他大半的脸都遮住,凉薄的嘴唇缓缓勾起,颜色甚是惑人,风衣随风鼓动,露出了一双傲人的长腿,双手插在口袋中,显得淡漠而又疏离。

    刚刚进入酒吧,声色魅惑,这里没有震撼人心的鼓点,反而显得十分清幽,悠扬的古典乐,复古的装潢,包厢都是用磨砂玻璃间隔开,虽然看得不甚清晰,可是燕殊还是一眼就捕捉到了白展庭的身影。

    “二位,第一次来么?是在大厅还是要包厢?”侍者立刻过来。

    “包厢。”燕隋下意识观察周围的情况。

    “要那间。”燕殊指了指一个房间,那里比较偏僻,不过却能清晰地看见白展庭房间的情况。

    “好的,请跟我来。”

    点单的功夫,燕隋还是有些不解,“二少,您该不会是来看他喝酒的吧。”

    “不行么?”燕殊靠在沙发上,随手摘下墨镜,那双精锐的眸子,在昏暗的环境下直接锁住白展庭。

    “可以啊。”您想做什么我哪儿管得了啊。

    而此刻侍者端着酒进来:“二位,酒到了,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按铃,我们会立刻过来。”侍者指了指墙上的红色按钮。

    “嗯,你下去吧。”燕隋随手打发侍者。

    “等一下。”燕殊叫住侍者,“你们这里还有别的服务么?”

    “先生,您是说……”侍者笑得意味深长,这若是拉上一位客人,他可是有提成的。

    “嗯,就是那个,有么?”

    “有啊有的!您等一下!”侍者说着就往外面走。

    燕隋不可思议的盯着燕殊:“二少,您该不会是……”

    而此刻燕殊电话响了,燕殊一看见是姜熹,立刻正襟危坐,清了清嗓子,“喂,熹熹啊——”

    燕隋顿时有些脊背发麻,二少绝对是被脏东西附身了。

    “你不去接小羽么,他在我这里已经住很久了。”

    “我现在有点忙。”

    “你有什么可忙的啊,你自己外甥都不管了么!”姜熹坐在办公桌上,伸手把玩着面前火红的玫瑰花,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我是真的有事啊。”他才不把那个小鬼接回来,那以后哪有那么好的借口接近她啊。

    “我可告诉你,你别想借着小羽赖在我家。”

    “熹熹,你别这样,我是这种人么!”

    而此刻门被推开。

    “噗——”燕隋一口酒还没喝下,十几个穿得衣着暴露的女人蜂拥而入。

    “先生,您要的小姐到了!”

    侍者因为激动,声音有些大,姜熹手一抖,一朵玫瑰花被她直接掐了下来。

    “我靠——”燕殊咒骂一声。

    “先生,您有什么不满意的么,我可以给您换一批!”侍者笑得那叫一个猥琐。

    燕隋立刻过去,示意他别说话。

    “那个……熹熹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并不是我。”

    “嗯哼?”姜熹纤细柔嫩的手指,慢慢扯着花瓣,“那是什么?”

    找小姐?燕殊,你还真是饥渴难耐啊!

    “不是的,我是陪燕隋来的,真的!燕隋,你说!”

    “我……”燕隋简直要哭了,关他什么事啊!

    “行了燕殊,男人嘛,我都懂的,祝你玩得愉快!”姜熹说着挂断电话!

    “尼玛!”燕殊气得差点摔了手机,“我是问你有没有这个服务,谁让你……”燕殊指着站了两排,穿得暴露的女人。

    “先生,难道您不是……”

    燕殊无语,冷眼瞅了一眼对面的十几个女人,指了指其中的一个,“你,留下,别的都出去!”

    “好的好的!”侍者笑了笑,“你们两个人,就要一个?”

    “你特么的废话怎么这么多!”

    “我立刻下去,立刻下去。”只是侍者临走的时候,笑得那叫一个意味深长啊,看不出来啊,还有特殊癖好啊!

    “我靠,你特么的再盯着老子看,我就……”燕殊气结,真是晦气,一想到熹熹误会了,他的心里就忐忑难安。

    “二少,您还真的要……”燕隋指了指站在对面的女人。

    “你特么的再说一句!”燕殊差点一脚踹过去了,“我靠,烦死了。”

    “那……”燕隋指了指门口,“我出去?”

    “出去你妹啊,你个混蛋。”

    “您不是要……”

    “给白展庭的!”

    ------题外话------

    哈哈,燕流氓要倒霉了!

    燕殊:熹熹,你要相信我,这都是个误会!

    姜熹:渣男!

    燕殊:熹熹啊,这真的是个误会,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的事情,我发誓!

    姜熹:禽兽!

    燕殊: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会信我啊,我真的没有去找那种服务!

    姜熹: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燕殊已经哭瞎,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