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6 唯恐天下不乱的燕大少

正文 046 唯恐天下不乱的燕大少

    姜氏集团会议室

    姜卫宗、姜姒还有几个姜卫宗的亲信,正在讨论着接下来该如何应付姜熹。

    “难道就不能和解么,那块地实在不好处理,位置比较偏僻,而且董事会那边肯定是揪着这个不放,到时候,二小姐……”姜卫宗目光从文件上移开,那人轻轻咳嗽一声,“姜熹的性格又不依不饶,肯定会闹得不可开交。”

    “不过姜熹今天的表态已经很明显了,这个事情不可能善终,你要和她怎么和解啊!”另一个人冷笑。

    “或者我们想点别的办法,比如说如何合理开放利用那块地,这样的话,董事会那群老家伙就说不出话了。”

    “扣扣——”传来敲门声。

    “进——”姜卫宗放下笔,伸手揉了揉额角。

    进来的是姜卫宗的秘书,她端着一个托盘,上面都是冒着热气的茶水,她动作轻柔,慢条斯理的给每个人上茶,“姜总,您的茶。”

    “嗯。”姜卫宗接过茶,两个人手指碰了一下,互相对视看了一眼,似是有什么不一样的烟波流动。

    姜姒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公司,这个秘书看着眼生啊,若不是说话中透出来的娇羞媚态,姜姒都不会抬头看一眼。

    父亲什么时候招来这么一个俊俏的秘书,黎常娥生性多疑,所以姜卫宗身边的秘书基本为男的,这个女的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或许是注意到了姜姒注意的目光,秘书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一边,“打扰了,我先出去。”

    姜姒看着她纤瘦袅娜的身段,穿着剪裁得体的职业装,不过身上有着小女生的青春活力,清纯无辜,确实诱人,姜姒又看了看一直低头看文件的姜卫宗,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站住!”

    “姜主管!”秘书显然是被吓了一跳。

    “我不爱喝绿茶,给我换一杯红茶。”

    “好的。”秘书立刻走过去,姜姒闻到她身上清淡的香水味,微不可查的一笑。

    讨论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姜姒要去医院陪黎常娥,就先离开了,在门口碰见了抱着一摞文件的小秘书,“姜主管。”

    姜姒但笑不语,直接往前走。

    这个女人身上……

    有父亲的味道。

    姜卫宗这人喜欢喷洒一些男士香水,那是一款比较小众的品牌,不过价格昂贵,味道也很独特,看来我的父亲是耐不住寂寞了啊。

    燕家

    燕殊送了姜熹回咨询室,就直接回到了燕家,燕老爷子正在院子中遛鸟,见他一脸阴鸷,倒是一乐:“怎么?出师不利?”

    “只是没见过那么厚颜无耻的人家罢了!”燕殊轻蔑的一笑。

    燕老爷子一边逗鸟一边缓缓舒了一口气,“以后你会见得更多,贪心不足,总是奢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况且这个社会,只要你有权有势,就能让别人闭嘴,那些人有几个手上是真正干净的,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

    京都那种地方表面风光无限,可是背地里却藏污纳垢。

    “我明白。”

    “听说那丫头又出事了?”

    “还不是那一群不安分的亲戚。”

    “也亏得那丫头生得这么好,你以后可别欺负了人家。”

    “爷爷,她不欺负我就不错了,对了,大哥又在她面前胡说八道,简直毁我形象。”

    “你大哥是嫉妒,毕竟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对象,心里估计着急呢。话说你大哥心里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那绝对是赤裸裸的嫉妒啊,真是个心理阴暗的家伙!”

    燕殊说着直接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另一边的男人正在百无聊赖呢,见着来电显示,倒是一乐,“小二,刚刚才打完电话,这就想我啦。”

    “狗屁,你跟我说,你到底和她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啊,以后都是一家人,总要熟络一下嘛。”

    “谁要和你熟络啊,你以后再给我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通通给你扔出去,弄得我和一个流氓一样。”

    “你在部队怎么强了人家小姑娘的,我可都听说了,啧啧,燕小二,你要不要脸,强吻强抱啊!你可以啊。”

    “要脸干嘛,能追到媳妇儿么!”燕殊无语。

    “不过那丫头脾气不错,我说了那些话,也没发火。”

    “我们家熹熹脾气一向很好,不像某人,简直恶趣味!”燕殊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的男人看了看手机,嗯哼,我恶趣味?这小子最近胆子很大嘛……

    一个小时之后

    姜熹本来正在给一个病人做心理疏导,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吧。”姜熹低头记录数据,孙萍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出现在她面前,笑得那叫花枝乱颤。

    “谈恋爱了?恭喜。”姜熹嘴角噙着一抹淡笑。

    “不是,熹熹姐,燕大哥送给你的。”孙萍笑着将花送过去。

    姜熹不是第一次收到花了,只是看着那一大束红艳艳的玫瑰,心头忽然一热,只是脸上却波澜不惊,“放着吧,我忙着呢。”

    “姜医生,谈恋爱啦,恭喜啊。”对面的患者笑道。

    “不是,一个追求者而已。”

    患者离开之后,姜熹走到放在一侧的玫瑰花前,淡雅的清香立刻扑面而来,姜熹伸手抽出夹在花中的卡片。

    “亲爱的熹熹:你是风儿我是沙,风儿飘飘,沙儿飘飘,风儿吹吹,沙儿飞飞。风儿飞过天山去,沙儿跟过天山去。”落款是燕殊。

    姜熹绝不承认,自己有点反胃,这家伙还能不能再恶心一点。

    真是够了,姜熹拿起花就准备扔掉,只是捧在怀中,却又有些舍不得,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给燕殊发了一条短信。

    “谢谢你的花。”

    燕殊正陪着燕老爷子遛鸟,看着短信一愣一愣的,立刻打了电话给自家大哥。

    “燕大少,你吃饱了撑的啊,你给熹熹送花了?”

    “放心,以你的名义,弟妹是不是很高兴,有没有立刻扑到你的怀里?”

    “我们绝交吧。”

    “大哥会伤心的,我这么为你着想。”

    燕殊直接挂断电话,这个人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医院

    姜姒和白展庭提着果篮到了黎常娥的病房,经过这一次住院风波,黎常娥似乎瞬间老了许多,整个人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

    “小姒,你爸呢?”

    “爸爸在公司,今天姜熹到公司闹了一场,爸爸快被气死了。”姜姒做到床头,“妈,你今天感觉如何,医生说,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挺好的,姜熹又想干嘛。”

    “谁知道呢。”姜姒伸手握住黎常娥的手,一副母慈子孝的场景。

    “难怪你爸昨天半夜就出去了。”

    姜姒手一僵,只是话到嘴边却被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题外话------

    燕大少绝对是腹黑级别的大boss啊,燕小二和他比太嫩了,哈哈……

    其实姜家人都是心怀鬼胎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算盘,真正单纯的或许就是那个炮灰弟弟了,这没出场几次,就被几个人玩弄了了好几次,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