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1 偷香成功,玩阴损的

正文 041 偷香成功,玩阴损的

    吃了早饭,姜熹拉着秦序羽就往楼下走,没想到一下去就看见了燕殊。

    他就斜靠在黑色的路虎车旁,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他的手掐着一根烟,轻薄的嘴唇,缓缓吐着淡青色的眼圈,眼神显得迷离而又魅惑,听着动静细长的眉眼微微挑起:“熹熹!”

    “舅舅,你眼里就只有舅妈,我呢,我呢!”秦序羽直接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大腿,“舅舅,你又抽烟。”

    “不抽了!”燕殊掐灭烟头,将秦序羽抱起来,扭头看向姜熹,“走吧。”

    “既然你今天送他,那我就直接去咨询室。”

    “你确定不上车?”

    “不然你想干嘛!”姜熹一脸防备的看着燕殊。

    “大清早的这边晨练的人也很多,我不介意在他们面前秀个恩爱!”燕殊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啊。

    姜熹咬了咬嘴唇,燕殊这个臭流氓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算了,免费的车子不坐白不坐。

    这一路上了,秦序羽都显得十分亢奋。

    “舅舅,你怎么有黑眼圈了啊,昨晚没睡好么!”

    “被人从家里赶出去,能睡好么?”燕殊一笑。

    其实昨晚他折腾完,就浑身燥热难褪,又去洗了个冷水澡,得了,彻底睡不着了,忽然想到姜熹。

    她就像是一只猫,独立、性感、优雅而又迷人,会炸毛,那模样就让你特别想上去帮她顺顺毛。

    有着猫一样的目光,慵懒随性,猫一样的敏捷,对不喜欢的男人下手倒是挺狠的。却又和猫一样的高贵高傲,和猫一样面对危险的,浑身的毛都战栗起来,那怒发冲冠的模样,甚是唬人,可是内心却又极其脆弱,敏感而又纤细。

    注意到燕殊的目光,姜熹有点炸毛:“你能别有事没事盯着我看么!”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明明是你的目光过于赤裸裸了!”这直勾勾的目光,她就是想忽视都困难好么?

    “有么,我的目光是不是很有爱!”燕殊嘴角缓缓勾起。

    “是啊!”姜姒单手托腮看着窗外,刚刚燕殊明显是在思忖什么,看得她有点心慌意乱的。

    到了幼儿园门口,燕殊帮秦序羽接下安全座椅的扣子,单手将他抱起来,燕殊个子很高,走到哪里都很惹眼,姜熹推门下车,就站那里,盯着燕殊的背影。

    这个男人倒是长了一副好看的皮相,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小羽,这是你爹地么!”一个小女生走过来。

    燕殊将秦序羽放下去,小女生一副憧憬模样的看着燕殊:“叔叔你好高啊!”

    小女孩扎着一个马尾,齐刘海下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显得十分可爱,燕殊弯腰揉了揉她的头发,“乖,我是小羽的舅舅!”

    “小羽,你舅舅舅妈长得都好漂亮!”小女孩露出了白灿灿的牙齿。

    “那是!”秦序羽臭屁的拉着小女孩就往里面走,“舅舅,我走啦!”

    留给燕殊一个潇洒的背影,这小子,勾搭女同学倒是挺快的。

    燕殊一回头就看见姜熹所有所思的盯着自己看,他直接走过去,“我有这么好看?”

    “我只是觉得你浪费了一张好皮相!”姜熹咧嘴一笑,回头拉开门就要上车。

    头顶忽然伸出一只手,挡在了车顶和她头顶中间:“差点撞到!”

    燕殊声音清冽,透着一丝嘶哑干燥,姜熹脸一热,迅速钻入车中,燕殊单手撑在车门,好整以暇的盯着姜熹,“害羞?”

    “我这是血液忽然流通不畅!”

    燕殊得意的一笑,忽然探身过去,两个人的距离瞬间拉近。

    男人声音那干净舒服的阳光味道,混杂着一丝淡淡的烟草味,不刺鼻,却格外的好闻,“燕殊,你做什么?”

    “紧张什么,给你系安全带!”燕殊一只手从姜熹面前穿过,只是那双眼睛却一直盯着姜熹,看得姜熹心里发毛,整个人紧紧贴在座椅上,不敢乱动。

    “你别太紧张,我不会吻你的!”

    “你敢……唔——”

    姜熹话没说完,燕殊忽然直接堵住她的嘴巴。

    姜熹那双猫眼瞬间睁大,嘴唇的触感温热,混杂着男人固有的味道,燕殊不敢肆意妄为,只是她的那嫣红的嘴唇就在自己面前晃。

    这之前没亲过就算了,可是既然尝过那种甜美,自然会食髓知味,想念得紧。

    燕殊嘴唇微微蠕动,姜熹直接张口咬住……

    “嘶——”燕殊轻吟出声,可是却并未抽身离开。

    姜熹要把他推开,燕殊却忽然按住她的脑袋,只是嘴唇微微错开,那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嘴角,“熹熹,挺甜的。”

    “臭流氓!”姜熹一脚踹过去!

    “哐当——哎呦,我靠——”燕殊忍不住爆粗口!

    他伸手揉了揉胸口,“你也太狠了吧,就是亲一口而已,你用得着直接踹我么!”害得他头都撞到车门了,简直疼死。

    “我没废了你,你就该庆幸了!”姜熹咬牙,伸手擦了擦嘴唇,这个死混蛋。

    可是她脸却越来越红,燕殊心下一紧,喉咙紧得发干,我靠,彻底完了,尼玛,人家脸红,你身体都有反应,你真是彻底没救了。燕殊,你的自制力呢!

    燕殊揉着脑袋上了车子,“我送你去咨询室。”

    “改天你把小羽接回去吧,在我这里也挺不方便的。”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难不成你要带男人回去!”

    “燕殊,你别用这种流氓思想想我成么!”姜熹咬牙。

    “那你有什么不方便的。”

    “影响我找对象,我年纪不小了,想找个对象不行么!”

    “我不行么!”

    “没想过!”

    “你敢找别人我就打断他的腿!”

    姜熹轻笑,“你干嘛不打断我的?”

    “那得舍得啊!”燕殊这话说得很轻,姜熹却听得清清楚楚,她微微别过头,这脸怎么又开始发烫了,她伸手揉揉脸,这心里忽然有一个角落被瞬间充斥起来,暖得让她嘴角都忍不住上扬。

    燕殊见她心情不错,心里的担忧慢慢被打消。

    他是流氓,那也是对她一个人而已,他已经在努力克制了,不然她早就被自己啃得渣都不剩了,他只是怕吓到她而已,活了快三十年,难得碰见个对胃口的。

    车子缓缓停在心理咨询室门口,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姜熹一见到就立刻下车,燕殊倒是好奇,这人谁啊!

    “林先生,您好,怎么一大早过来了!”

    “姜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本来房子租给你三年的,可是我这块地昨晚被人买了,我这房子一个月之内要收回,真是不好意思,您的租金我都会全数退还的!就是您使用的半年租金也不要了。”

    “收回?”姜熹诧异,这地方比较偏僻,怎么会有人买这个地方!

    燕殊斜靠在车边,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慢条斯理的捏起一根,纤长的手指慢慢摩挲着,放在鼻尖嗅了一下,那模样透着一丝蛊惑人心,看样子有人按捺不住了。

    耍阴招?实在缺德!

    ------题外话------

    有人总说我们燕流氓耍流氓不成功,这不成功了么!其实熹熹自己都不知道,对待谢岩这种追求者,她可是一点都没手下留情啊,对燕殊她已经放下了自己的许多原则,只是自己不自知而已。

    原来看过一篇文章讲的是猫一样的女人,觉得很适合我们熹熹的性格,女人要像猫一样,独立,性感,优雅,妩媚,有时性感,有时野性疯狂,或者还可以呆萌可爱。

    室友说,你女主是猫,那男主是不是要像狗一样,做个忠犬!

    我说我的男主是个猎豹,吃人不吐骨头,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