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8 蓄谋已久的燕流氓

正文 038 蓄谋已久的燕流氓

    十分钟后

    燕殊正蹲在门口,袖子挽到了臂弯处,手上都是锈迹,这个锁早就应该换了吧,锈成这样,踹一下就开了,这多不安全啊。

    燕殊想了想,把手中的工具一丢,就给燕隋打了个电话。

    这门还是换一个比较好。

    所以当姜熹带着秦序羽回来的时候,门已经换了个新的,姜熹抽了抽嘴角,我让他换锁,他给我换门。

    门微微裂出一条缝,姜熹推门进去,某人已经翘着二郎腿,靠在自己沙发上吃橘子了,因为个子太高,身子有些缩着,显得有些滑稽。

    “舅舅——”秦序羽倒是撒开蹄子,直接扑了过去。

    燕殊从沙发上起身,单手就把秦序羽搂在怀里了,“舅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可想你了。”

    “刚刚,你这小鬼,还真赖在你舅妈家了啊。”

    “太公说不用客气!”

    姜熹关门的手抖了一下,燕家人是准备赖着自己的么,一个个的,怎么都这么不客气啊。

    “舅妈,今晚舅舅过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加菜啊!”

    燕殊立刻向姜熹投去了殷切的目光,他还没吃过姜熹做的菜呢。

    “谁允许他留在这里吃饭了!”姜熹无语,这两个人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舅妈,为什么不可以啊,你就让舅舅留下来呗。”

    “熹熹别这么残忍嘛,我都帮你把门换了!”

    “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把门踹坏的!”

    “幸亏是我,要是别人踹坏了闯进来,你咋办,你说!”

    “你这话说的,难不成你还是好人!”姜熹揶揄道。

    燕殊瘪瘪嘴,“我是良民!”

    “没看出来!”

    “可怜我为了某人还背了处分,没想到啊,太可怜啊,这就要把人扫地出门了!”燕殊开始装可怜。

    燕殊确实清瘦了一些,姜熹咬了咬牙:“吃过饭就给我滚蛋!”

    “好嘞!”燕殊自然知道见好就好。

    只是吃过饭的事情,另说!

    姜熹说着直接进入厨房,菜都切好了,只要炒一下就成,很快就从厨房里传出了香味儿。

    而此刻客厅里面,秦序羽和燕殊相对而坐。

    “说吧,那个情敌是谁!”燕殊心里憋屈死了,自己就离开几天啊,又从哪里蹦出来的混蛋啊。

    “舅舅,今年过年红包你给多少啊!”秦序羽眯着眼睛,笑得格外天真无邪。

    燕殊嘴一抽,“你们秦家是专门出吸血鬼的么,你爸妈是虐待你了啊,你会没钱!”

    “谁会嫌钱少啊,你每年都可小气了,就给那么点!”秦序羽嗤之以鼻。

    “那是我一个月的工资!”

    “也忒少了!”秦序羽瘪瘪嘴,“要不你跟着我爸做得了。”

    “得了吧,就你爸,估计给我搞到你家公司前面当保安!”

    “那也不错啊,我们家保安都比你赚得多!”

    燕殊黑脸,“你到底说不说!”

    “就是一个姓谢的叔叔,之前还给舅妈送过花,我听小萍姐姐说有个阿姨来这里闹事,找茬,那个谢叔叔英雄救美,所以舅妈就和他出去吃了一顿饭!”

    燕殊咬牙,自己救了她那么多次,她也没说和自己出去吃顿饭啊,这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行了,你先坐着,过年红包少不了你的!”

    “谢谢舅舅!”

    “小吸血鬼!”

    燕殊刚刚拉开客厅和厨房的门,就闻到了一股油烟味儿,姜熹微微扭过头,“你怎么进来了!”

    燕殊将门关上,秦序羽好奇的目光被隔绝在外面。

    “你做着,我就看看!”

    姜熹懒得搭理他。

    燕殊只是盯着她背影,姜熹好歹是姜家的二小姐,现在就住在这样的屋子里……

    燕殊见过许多大家族的小姐,多多少少都有些傲慢,若是让她们住在这种地方估计会跳脚,这也是燕殊一直没有谈对象的原因。

    军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自己如果一年不回来,她们估计都要跳脚,说什么穿着军装多帅,可是真的可以忍受那种清苦的人又有几个。

    “你可以找个好点的房子。”燕殊缓缓开口。

    “这里挺好的,东西都有,我一个人住哪里不都是一样的么!”姜熹说得无所谓,只是听到燕殊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姜熹很快就把饭做好了,三菜一汤,这顿饭燕殊吃得那是十分满足,姜熹可不知道燕殊这么能吃:“你这是饿了几天了!”这是准备把她吃穷么!

    “一大早从部队回来的,就没吃饭!”燕殊扒拉着碗中的饭,就是狼吞虎咽的姿势,在他做来,也显得那么优雅。

    姜熹微微点头,干嘛这么急着回来,饭都不吃,还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么!

    “舅舅,你吃点肉!舅妈做饭是不是很好吃。”秦序羽给燕殊夹菜。

    “嗯。”燕殊点头微笑。

    “舅妈,舅舅这几天都瘦了,你不给舅舅夹菜么!”

    姜熹呵呵一笑,甥舅两个人顿时向她投来异常热切的目光。

    “甭想!”

    燕殊瘪嘴,不急,慢慢来!

    姜熹饭量不多,而且她有个坏习惯,吃什么都喜欢留一口,燕殊盯着她的碗:“你不吃了?”

    “吃饱了。”

    姜熹话音未落,某人已经直接拿过她的碗,将里面的饭直接倒在了自己碗里,姜熹眼睛睁得浑圆:“燕殊,你丫要饭的么!”

    “我饿了!”

    “那是我的剩饭!”

    “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不嫌弃!”燕殊一边吃饭一边盯着姜熹,“浪费粮食是不好的行为。”

    “可是……”那是自己吃过的啊,他怎么能做得如此自然而熟稔。

    燕家是什么样的人家,稍微打听一下便知,他们家会缺饭?姜熹看着燕殊,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他和自己认识的那些富家少爷都不一样,虽然无赖了一些,身上却没有任何陋习。

    姜熹去洗碗,就让甥舅二人在客厅看电视。

    只是等她出来之后,发现人没了,这仔细一找,才发现,两个人居然去洗澡了!

    门是磨砂玻璃的,可以看到燕殊身影的轮廓,姜熹脸一红:“燕殊,谁让你进去洗澡的!”

    “小羽邀请的!”燕殊一乐,这都进门了,哪有轻易出去的道理。“熹熹,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我也没有!你快给我滚出去!”这个流氓。

    “你如果不介意,我就光着出去了,反正我不介意!”

    姜熹听着他轻佻的话,脸红得更厉害了。

    “你这个流氓啊,流氓——”

    “那就麻烦你了!”

    “我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啊,你等着,我去外面给你买一套睡衣!”

    “你别出去,太晚了,你给燕隋打个电话,让他送来!”

    姜熹点头,她还真不想出去。

    只是电话刚刚挂断,门就响了,她一打开门,燕隋手中提着便利袋就出现在了门口。

    “姜小姐,衣服!”

    姜熹嘴唇都要咬出血了,这个混蛋,绝对是蓄谋已久啊!

    ------题外话------

    燕殊:燕隋,做得不错!

    燕隋:我在楼下等了两个多小时了,终于来电话了。

    燕殊:你这是牺牲小我成全大家!

    燕隋:你一个人讨媳妇儿,燕家上下没一个消停的……

    燕殊:没办法啊,老男人的婚姻问题就是全家的问题!

    燕隋无语望天,那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也没媳妇儿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