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 无辜的燕流氓

    姜熹折腾完已经是下午了,这才想起来秦序羽被自己丢在家里,燕隋见她急忙往家走,才和她说已经派人送到幼儿园了,中午也不回来,秦序羽这小孩子人小鬼大,记仇得很,姜熹忙完工作就去超市买点东西,准备给他做点好吃的。

    她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这怎么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自己啊。

    自己最近惹的人不少,难不成是谁如此下作,居然派人跟踪自己?

    姜熹想着就加快脚步,夕阳斜下,橙黄色的余晖将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姜熹攥紧便利袋,另一只探入包中,握紧了那一瓶防狼喷雾。

    距离她租住的屋子,需要经过几段小巷,巷子不大,回声很响,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迫的脚步声。

    那声音越来越近,姜熹咬牙,看我不打死他!

    听着脚步声已经到了自己身后,一双手忽然搭在姜熹肩头。

    姜熹心里一紧,迅速拿出喷雾,一个扭头!

    “嘶——”

    “我靠,你这女人准备谋杀亲夫啊!”燕殊抬手打落姜熹手中的喷雾,单手箍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忽然按住她的肩膀,她整个人就被他直接按在了巷子的墙壁上。

    那熟悉而又强势的气息瞬间充斥姜熹的四肢百骸,姜熹手一松,便利袋掉落,她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燕殊,你做什么啊,吓死我了!”姜熹气得脸涨红,余晖洒在巷子里,橙黄色的光照在姜熹粉嫩的脸上,好看得紧,燕殊喉咙一紧,这身体瞬间就有了感觉。

    “我还被你吓死了,啊切——”燕殊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要不是他躲闪及时,也幸亏他个子高,不然鼻子眼睛都要遭殃。

    “那是你活该,松开!”姜熹双手撑在燕殊胸口,准备将他推开!

    燕殊这揉鼻子呢,猝不及防被推开,这手一勾,姜熹直接跌入他的怀里,男人身上的味道干净而又清冽,就像是正午的阳光,温暖得让人想要蹭一下。

    “熹熹,这么热情啊!”

    “滚开!”姜熹撤回身子,两个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燕殊穿着墨绿色的军装,英挺的鼻子因为搓揉显得有些红,嘴角微微抿着,扬起了一抹优美的弧度,微微弓着背,只是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巨大张力,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一米九的个子,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眸子眯着,脸上那抹痞气展露无遗。

    姜熹不得不说,燕殊长得很俊美,甚至好看得有些过分了。

    她蹲下身子去捡东西。

    手刚刚伸出去,就被燕殊直接握住了。

    姜熹下意识的抬头,直接对上了那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我来。”

    姜熹倒也不客气,抽回手就直接站了起来。

    男人就蹲在她的脚边,他的手指很好看,只是伤口也很明显,京都燕家……

    这样的男人,居然会蹲着给自己捡东西,燕殊直起身子,“走吧。”

    “你要去哪里!”姜熹无语,这男人未免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你说呢!”

    “东西给我,你赶紧回家吧!”姜熹想要夺回东西,燕殊自然不肯,反而直接握住了她柔嫩的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走。

    “我刚刚回来,都累死了,别闹了。”燕殊声音透着疲惫。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回去休息不就好了!”

    “嗯,回家休息!”燕殊勾起嘴角,她的手还真是软,他下意识的捏了一下,结果被姜熹直接掐了一下。

    我靠,这女人怎么一点都不温柔!

    黎锦荣的车子就停在姜熹家楼下,今天发生了很多事,他正打算过来看看姜熹的情况,没想到就等到这样一幕。

    男人手中拎着一个便利袋,女人跟在他后面,面色虽然不悦,可是那两个人的手却实实在在握在一起。

    黎锦荣整个人如堕冰窖,姜熹这样的人,如若是没感觉,是根本不会给人任何机会的。

    就如同之前的谢岩,绝对断得干净彻底!

    难道说姜熹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黎锦荣身子僵硬,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发白,甚至在微微颤抖。

    燕殊抬眼朝那辆车看了一眼,嗯?这个是……

    “燕殊,你把东西给我吧,我自己可以上楼!”

    姜熹的直觉告诉她,让这个男人进门,他绝对会赖在她家。

    燕殊看着那辆车,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本来握着姜熹的手,直接改为搂着她的肩,“走吧,我送你。”

    “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

    “信不信我亲你,就在这里!”

    “无耻!”

    姜熹咬牙,楼梯很窄,两个人身子总是避免不了摩擦,姜熹忽然注意到,燕殊的手一直放在她腰侧,那距离很绅士,像是怕自己掉下去。

    姜熹兀自一笑,这个流氓还会绅士么!

    这刚刚到门口,姜熹拿出钥匙开门,燕殊这刚刚准备挤进去,姜熹动作更快,夺过东西就侧身进门。

    “我去——”燕殊跺脚,动作很快嘛。

    “哎呦,小伙子,又被你媳妇儿关在门口啦!”对门大叔似乎晚上要出去遛弯,看着燕殊就直乐呵。

    燕殊抿嘴一笑,“我媳妇儿比较任性!”

    “没事,男人嘛,包容一下。”

    姜熹就靠在门口,简直要呕血,这个流氓怎么能叫得如此顺口啊,媳妇儿?

    鬼是你媳妇儿啊!

    燕殊敲了会儿门,姜熹愣是不搭理,燕殊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姜熹一边洗菜一边轻哼,这个流氓,你还想干嘛,登堂入室?我又不傻,那不就是引狼入室么!

    “熹熹,你开门啊,开门——”燕殊继续敲门,我去,这女人是在给他装死么!

    姜熹看了看时间,这混蛋怎么还不走,她得去接小羽了啊,这眼看着到时间了,真是捉急!

    “熹熹——”

    这姜熹总是不说话,燕殊心里也焦躁啊,这心里一急,一抬脚就踹了一下大门!

    一阵巨大的声响之后,那门狠狠动了一下,只听见那锈迹斑斑的锁发出窸窣地声音,然后门华丽丽的开了。

    “我去,燕殊,你居然把我的门弄坏了!”姜熹气急败坏的走出来。

    “我就踹了一脚!”燕殊举着双手,神情无辜。“真的只有一脚……”

    “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姜熹气得脸都涨红了,这个混蛋!

    燕殊瞧着姜熹气得不轻,立刻准备闪人,我靠,这女人手里还拿着菜刀呢!

    “站住!”姜熹忽然叫住他。

    “熹熹,怎么了啊!”

    “赔偿!燕殊,损坏他人财物要赔偿你不知道么!不成,你给我把门修好了,不然你给我等着!”姜熹挥舞着手中的刀。

    燕殊咽了咽口水,“我肯定保证修好!”

    “混蛋!”姜熹将刀直接扔在一侧的鞋柜上,燕殊嘴巴嗫嚅了几下,这女人绝对有暴力倾向。

    一个破门而已,怎么觉得她要杀了自己!

    ------题外话------

    其实房东阿姨提醒过熹熹换锁了,她自己忘了而已,这下好了吧,被燕流氓一脚踹开了,啧啧……

    我觉得熹熹是真的很想拿着刀直接,咳咳……

    燕流氓有一段时间没出来了啊,你们猜他登堂入室成功没,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