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6 白天当兵,半夜做贼

正文 026 白天当兵,半夜做贼

    黑色的迈巴赫在宽阔的大道上疾驰,车中一直蒙着面的男人,直接伸手扯掉面罩,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纤长手指,利索的捋了一下寸板短发。

    燕隋一边开车一边打量着正在后面换装的人:“二少,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您亲力亲为,我的人可以处理得很好。”

    “手痒。”燕殊脱下黑色的夜行衣,露出精壮的肌肉,换上清爽的白色衬衫。

    燕隋冷硬的脸,瞬间有些崩塌,“您好歹是个军人。”

    “我这是在惩恶扬善!弘扬社会正义,你懂个p!”

    “是是是,您总有理由。”燕隋摇了摇头,“那个白展庭已经被送去医院了,您刚刚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有么?”燕殊将黑色的衣服裹成一团,丢在一边。

    燕隋无语,他之前并不知道燕殊跟了过来,他之前吩咐过手下,只要朝着明显部位打就成,留口气,这人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都是对准要害,这身手,燕隋再熟悉不过了,这要不是他拦着,估摸着准备白展庭就不是送去就医,而是直接被拖进了手术室了。

    “您这是准备废了他?”一个劲儿的往人家隐私部位踢,真是够阴损的。

    “这么明显?”

    “白家就这一个宝贝疙瘩,这要是出什么事,白家饶不过黎家的!”

    “不至于吧,我就踹了两下!”燕殊直接从口袋中摸出一根烟,点燃,烟火在黑暗中燃起,空气中立刻弥漫起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燕隋直接打开车窗,“是三下。”

    “多一下少一下都无所谓,他这么容易废了,这男人未免太脆弱了,床上也是个软虾。”

    燕隋不再说话,二少,您的力道,几个人受得了啊,白展庭被打得嗷嗷直叫,那惨叫声真的可以穿透云霄了。

    燕殊侧靠在车边,纤细修长的手指掐着烟头,十分漂亮,缓缓吐着眼圈,眼神迷离,只是忽然想到了姜熹和姜卫宗对峙时候那嚣张模样,嘴角才轻轻勾起一抹弧度。

    医院

    黎锦荣和黎悠梦到医院的时候,走廊上人来人往,都往一个病房涌入,两个人快步进入病房。

    黎悠梦睁大眼睛,这怎么裹得和木乃伊一样啊,只露出了两个眼睛,几个医生站在床边,还在研究什么。

    白展庭看见黎锦荣,想要动弹,可是浑身被包裹起来,话都没法说。

    站在床头的人,除却医生护士,还有一个穿着正式得体的中年男人,带着无框眼镜,那双眸子微微眯着,显得威严而又肃穆,他的脸紧绷着,看见进来的两个人,微微抬了一下眼皮,身子绷得很直,说话谈吐透着一种中年男人的成熟和运筹帷幄。

    “爸。”黎悠梦走过去。

    “你来这里做什么!”姜姒咬着嘴唇。“怎么?在医院的时候揍了展庭还嫌不过瘾,所以出了派出所也要派人跟踪尾随,再怎么说你们和展庭都认识十几年了,怎么就能下得了这种狠手!”

    姜姒这一席话,几乎将所有的矛头焦点全部对准了黎家兄妹。

    “表姐,你别血口喷人!”黎悠梦愕然。

    “我血口喷人?好啊,那你说,除了你们还有谁会这么做!”

    黎常泰和黎锦荣对视一眼,这一点也是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

    “我……”黎悠梦还真的想不到别人。

    “想不出来是吧!呵呵……”姜姒冷笑。

    “如果是我做的,我自然会认,但是不是我们做的,这盆脏水也不能随便往黎家泼!”黎锦荣走过去,直接挡在了黎悠梦面前。

    姜姒咬了咬嘴唇,“表哥,我只是想知道,是谁下手这么狠!在临城会有谁这么嚣张……”

    姜姒这话不言而喻,在临城有人敢明目张胆挑衅之人,还真没有几个,除却黎家,她还真想不到别人。

    “行了,别说了,这事儿我会查清楚的。”黎常泰开口,“都是一家人,吵什么吵,不是小孩子了,丢不丢人!”

    对这个舅舅,姜姒心里有些惧意,自然不再开口,黎家兄妹也不再说话,黎常泰直接挥手,“你们两个人跟我出来!”

    黎家兄妹跟着黎常泰走了出去,到了一处僻静角落,“悠梦没这个人脉做这事儿,锦荣,你和我说,是不是你做的!”

    黎锦荣一愣:“爸,和我确实没关系,医院的时候是我揍的,之后确实不是我。”

    “不是你?”黎常泰明显不太相信,“那你和我说,还有谁!”

    黎锦荣脑海中直接闪过了一个人,可是他实在想不出来他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监控录像查不到么!”

    “要是能查到我会问你么,早就报警抓人了,路面监控都被人抹得干干净净,一点踪迹都查不到,在临城还有谁有这个本事。”黎常泰蹙眉,“锦荣,你实话和我说,是不是你,我是你父亲,总不至于害了你。”

    “爸,真不是我,我这……”黎锦荣叹了口气,“我没那么傻,明目张胆的让人怀疑啊。”

    “对啊爸,哥哥出了派出所就去接我和熹熹了,肯定和这个事情没关系。”

    “姜熹?”黎常泰眸子掠过一抹暗光,“她……”

    “爸,这事儿也不可能和熹熹有关的,她没动机!”黎锦荣急忙解释。

    “我明白,瞧你这护短的劲儿,我听说她有男朋友了,你这还不死心?”

    黎锦荣无奈,“爸,您说过不会过问我的私生活。”

    “算了,我只想说,姜熹和姜家撕破了脸,我势必要顾及你姑姑那边,姜熹的话,你们就离得远些。”

    “可是爸,这明明就是姜家的错……”黎悠梦急忙开口。

    “所以你姑姑就活该被打?”黎常泰沉声!“你和白展庭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给我惹出这种乱子。”

    黎悠梦咬着嘴唇,“明明不是熹熹的错……”

    而此刻一个人影快速闪过,倒是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东郊燕家

    燕殊刚刚回家,直接就上楼,“给我站住!”黑暗中,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客厅的灯忽然打开,燕老爷子在客厅中正襟危坐。

    “爷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睡?”燕殊扭头笑得十分谄媚。

    “你这是去哪儿了?三更半夜的。”燕老爷子轻哼。

    “我这不是睡不着嘛!”

    “嗯哼?”

    “我认床啊,睡不着,就出去走走……”

    “哎呦,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家小二什么时候这么娇贵了,还认床?”

    “爷爷,人都是会变的嘛!”燕殊扯了扯头发。

    “所以你带着七八个人出去散步?真是有闲情逸致啊。”

    燕殊嘴角抽了抽,“爷爷,您不会是怪我没带上你吧,下次带您一起,下次哈,我先上楼……”

    燕殊说着就要溜上楼。

    “混小子,你给我站住,怎么,白天当兵半夜做贼,还想跑!”

    燕殊脚下一滑,我去,谁做贼了,谁做贼了啊!

    ------题外话------

    燕殊:我这绝壁不是做贼,我这明明就是除暴安良,为了社会的和谐稳定,好么!

    燕老爷子:你给我闭嘴,丢人!

    燕殊:我说的是实话!我这是以身作则,身为军人,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燕老爷子: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燕殊:……(我说的是大实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