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1 燕家老大的特殊礼物

正文 021 燕家老大的特殊礼物

    拘留所

    姜卫宗握紧手中的电话,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老方,我们认识这么久了,这点忙不能帮么,再说了,我儿子也没犯什么事儿啊,就是超速行驶而已……”

    “姜总,这事儿不是我不想帮,上头我不好交代啊……”那人明显有些不耐。

    “老方,这从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忙你可一定要帮我啊,我就名扬这一个儿子,这地方你也知道,他怎么可能在里面过三天啊,这不是活受么!”姜卫宗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低身下气过了。

    “姜总,真的不好意思,我这……”

    “你们平时找我赞助活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姜卫宗也不怕撕破脸了。

    “姜总,您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啊!”那边似乎也不怕,“反正我已经说了,三天而已,别人都受的,令公子怎么就受不得了呢,况且这次惹了上头的人,吃点亏也是好的,免得以后铸成大错,言尽于此,我还有事!”

    不等姜卫宗开口,那人就将电话直接挂断。

    黎锦荣就在一边,听着姜卫宗和那人的对话:“姑父,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

    “这群混蛋,平时搞活动拉赞助要钱的时候,一个个的装得和孙子一样,说什么有困难就尽管开口,现在好了,一个个都是特么的缩头乌龟!”姜卫宗脸被气得通红。

    “姑父,这事儿从这边没法解决,熹熹身边的那个男人我见过,绝非善类!”

    把自己的底细查了个底朝天,这样的男人会是什么善茬!

    “那口气嚣张得很,燕殊?我管他什么张殊还是李殊的,这是在临城的地盘,我就不信了,我自己的儿子都救不了,这条路行不通是吧,那我就去找姜熹!”姜卫宗说完不等黎锦荣开口,就急匆匆的出了拘留所。

    黎锦荣倒是不着急,只是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嘴角忽然扯起了一抹嘲弄的笑。

    他根本没去阻止姜卫宗,而是直接开车去了医院。

    餐厅

    姜熹正在吃饭呢,这姜卫宗就一个电话接一个的打过来,弄得她头疼。

    坐在对面的秦序羽和燕殊对视一眼。

    “舅妈,还是那个人么!”

    姜熹轻扯嘴角,直接将姜卫宗的名字拖进了黑名单,“没事了,吃饭吧。”

    “待会儿还要去咨询室?”燕殊单手撑着下巴,他吃饭速度很快,只悠闲地盯着姜熹。

    “嗯,还有点事。”

    “你就不怕他去那边堵你?”

    姜熹嘴角一抽,还真是有可能,“那我去找……”一想到黎悠梦,这个想法又被她很快否决,估计还在上班吧,哪有空搭理自己啊。

    “找谁?”燕殊好整以暇的盯着她,她的朋友有几个,燕殊很清楚。

    “那就和你没关系了。”

    “舅妈,去我家呗,反正你也去过!”秦序羽立刻接收到了来自自己舅舅的指示。

    “不用了。”

    这燕殊没回来,那老爷子盯着自己的眼神就怪怪的,况且那种人家,自己还是躲着点好。

    “你在怕什么?难不成我还能吃了你?”燕殊挑眉。

    “我哪有怕!”姜熹轻哼。

    “整个临城除了我们家,哪个地方是他找不到的?”

    姜熹咬牙,这倒是实话。

    东郊燕家

    燕殊的车子到达燕家,整个老宅很安静,只能听见忽远忽近的鸟雀声,周围的绿植让人身心舒爽。

    “二少!”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迫近,直接帮燕殊拉开车门。

    “什么时候到的?”燕殊直接下车,一边给姜熹拉开车门,一边询问。

    男人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子,黑色黝黑,那双眼睛不大,却异常黑亮,五官寻常,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异常刚毅冷峻,铁黑色的西装让他平添了一抹神秘之色。

    只是波澜不惊的眸子,在触及到燕殊那显得有些谄媚的脸时,有些崩坏之色。

    二少这是被脏东西附体了么!

    “早上的飞机,刚刚到。”燕隋声音也没有起伏,嘶哑得像是坏了的大提琴。

    姜熹打量了那个男人一眼,扭头和燕殊说了一声谢谢。

    “燕隋叔叔,抱抱!”秦序羽一跳下车就往燕隋身上扑。

    燕隋单手将他搂入怀中,从绷紧的西装外套,可以明显感觉到衣服下男人那一身肌肉。

    “看什么?”燕殊微微俯身,对着姜熹耳朵呵了口气。

    姜熹立刻捂住耳朵,“随便看看。”

    “其实我也有肌肉的!你想看么!”燕殊挑眉。

    “流氓!谁爱看啊!”姜熹说着就拔腿往里面走。

    安叔见到姜熹也是十分高兴。

    “爷爷呢?”燕殊开口。

    “老爷子午睡还没起来,姜小姐,请坐,需要喝点什么么?”

    “不用了,谢谢。”姜熹摆了摆手。

    客厅桌子上面一个金属色的礼物盒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那是大少送给二少的礼物!”燕隋解释道。

    “这么骚包的颜色,还真是符合他的审美!”燕殊轻嘲。

    燕隋伸手摸了摸鼻子,骚包?好吧,这可是大少精挑细选的。

    “熹熹,你先坐一下,我上楼换个衣服,小羽……”

    “舅舅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舅妈的,舅舅,礼物我可以拆么!”

    “随便!”

    “那个……”燕隋刚刚想要开口,就被燕殊堵住了嘴。

    “和我上楼!”

    燕隋有些担忧的看着那个金属色的包装盒,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二少,是你不让我说的!

    秦序羽对于拆礼物这事儿表现出了异常的热情,那盒子就是个中型盒子,只是那亮晶晶的金属色,确实有些骚包。

    “大舅舅送给舅舅的礼物,肯定是好东西,我先帮舅舅看看!”秦序羽一边说着一边拆包装,那叫一个顺手啊。

    只是拆了一层还有一层,秦序羽有些抓狂了,扭头看向姜熹:“舅妈,帮我——”那奶声奶气的声音,任是谁都拒绝不了。

    只是这是别人的礼物啊……

    安叔看出了姜熹的犹豫,笑了笑:“二少不在乎这些,您不用觉得为难。”

    姜熹这才点了点头,帮秦序羽拆开包装,居然包裹了整整五层,这到底是什么贵重物品啊。

    里面是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姜熹刚刚将盒子取出来一张黑色卡片掉了出来,那上面的字迹刚劲有力,笔走龙蛇,十分的磅礴大气。

    秦序羽已经兴奋的接过盒子,姜熹将卡片捡起来。

    “燕二,我可是送了你一年份的量,各种口味,以后别说做哥哥的小气!”

    “舅妈,这个是什么啊,好多啊,是糖么,草莓味儿的,香蕉味儿的,还有……这个上面的字我都不认识!”秦序羽拿着东西就塞到了姜熹怀中。

    姜熹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我靠,这……

    不愧是兄弟啊!

    避孕套这种东西,还送了一年份的量,这是想要炫耀什么!

    也不怕精尽人亡啊!

    ------题外话------

    燕大少:我发誓,我向着天空向着大地发誓,我绝对是好心!

    燕流氓:你给我滚粗,你这个禽兽!

    燕大少:哥哥只是关心你!

    燕流氓:请你立刻消失!

    燕大少:太暴力了,这样很不好,容易打光棍的!

    燕流氓:那也比你这万年单身狗强!

    燕大少:……

    哈哈,人家燕大少真的是关心他嘛,哈哈,神助攻也怕猪队友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