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16 做人要见好就收

正文 016 做人要见好就收

    姜熹直接按掉电话,关机,随手将手机扔到一边,端起杯子起身走在窗边。

    夜幕已经拉开,从这边看过去,临城的高楼大厦闪烁着霓虹,姜氏大楼通体装着幽蓝色的灯,十分惹眼,外面的万家灯火,可没有一盏灯是属于自己的,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

    她和姜卫宗其实是制衡的关系。

    她想分家,必然要分走姜氏的股份,姜卫宗是决不允许的,所以不敢直接和她撕破脸,而她是根本没把握从姜卫宗手里夺得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况且……

    若是分家,她根本放不下父亲辛苦创下的基业,姜氏不可能一分为二,让她看着姜氏败落,于她来说,无异于是心头剜肉,因为那是父亲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可能姜卫宗也是吃透了这一点。

    燕殊的车子就停在不远处,这个距离不算近,不过正好对着她的窗口,姜熹的自嘲他看在眼里。

    他扭头看着那个通体散发着蓝光的大楼,摸了摸唇角,姜家啊!

    燕殊是想插手来着,只是他现在还摸不透姜熹的心里,贸然出手,很可能会适得其反。

    姜熹哪里知道,自己熬夜加班,某人就在外面等了她一夜,直到她咨询室的灯熄灭,燕殊才开车离开。

    黑色的悍马疾驰在夜深人静街道,显得那么嚣张跋扈。

    燕殊戴上蓝牙耳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接起电话:“喂——”

    “哥!”

    “嗯。”

    “燕隋你要用么!”

    “怎么?”

    “有点事而已。”

    “你还需要保镖?有人赶在你头上动土?”

    “另外的人。”

    “爷爷说你看上一姑娘?是她?”男人嗅觉十分敏锐。

    “嗯,她一个人生活,平时身边没个人,我不太放心。”

    “哎呦,我说燕小二,难得看你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过年能带回家么?”

    “尽量呗。”

    “明天我就让燕隋过去!”

    “谢了,还有,别叫我燕小二!”简直难听得要死。

    “小时候这么喊你,你不是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怎么?现在嫌弃了!”

    燕殊咬牙,我现在有求于你。

    好,我忍!

    电话另一侧的男人笑了两声,“好了,很晚了,早点休息。”

    “嗯!”

    燕殊挂断电话,心里还是觉得不自在,我去,自己什么时候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了,那都是三岁以前的事好么!

    第二日

    孙萍很早过来,给姜熹带了早饭,孙萍今年大四,来姜熹这边实习。

    “熹熹姐,第一个病人八点半过来。”孙萍看了看今天的安排情况,“上午有三个病人,可能会比较忙,中午帮你叫外卖吧。”

    “嗯!”姜熹点了点头,果然有个助理很不错!

    姜熹正在给第一个病人做心理咨询,孙萍则给鱼池里的小锦鲤喂食儿,这忽然有车声靠近,孙萍看了看手表,是不是下个病人来得太早了,她拍了拍手上的鱼食残渣,就往外面走。

    没想到从车中下来一个贵妇,紧跟着的是一个她经常在电视上看见的女人——姜家大小姐,只是一脸杀气,孙萍立刻警铃大作。

    “姜太太,姜小姐,你们好,请问有预约么!”

    黎常娥只是眉眼上扬,轻挑的瞅了一眼孙萍那一身廉价的连衣裙,“姜熹呢!”

    “姜医生在看病,你们稍等,我带你们去休息室,里面……”孙萍话没说完,就被黎常娥一把推开,直接往里面走。

    “姜太太,姜医生在……”孙萍话没说完,就被黎常娥狠狠瞪了一眼,孙萍毕竟是个没出社会的小姑娘,吓得往后面退了几步。

    “这里没你的事。”姜姒捏紧手中的包,她终究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

    “可是什么!小姑娘,要知道在临城,让你混不下去,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踩你就和踩蚂蚁一样简单。”姜姒笑得温柔。

    孙萍脊背发凉,噤声不说话。

    姜熹已经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很快结束了病人的咨询,送他下楼。

    “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下次你过来我提前给你安排。”

    “没事!”男人笑了笑,只是看见迎面而来的两个女人,一脸煞气,他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刻往外面走。

    “你们怎么来了!”姜熹抬了抬眼,就好像那两个人是陌生人一样,惹得黎常娥心里更加不快。

    “你就是这么和我说话的!”黎常娥踩着高跟,这脚下和生风一样,姜熹都怕她纤细的脚脖子被扭断。

    “我很忙。”姜熹扭头往楼上走。

    “你的教养呢,被狗吃了么!”

    姜熹步子一顿,“我爸妈死得早,没人教我教养是什么!”

    “你……”黎常娥被一噎,人已经到了姜熹面前,“弄坏了小姒的东西,还这么嚣张,姜熹,你真的觉得我们拿你没办法啊么,我告诉你,只要我想,你以为你这个破地方可以开得下去么!”

    姜熹抿嘴一笑,“威胁我?”

    “姜熹,我只是告诉你,做人要知道见好就好,我和卫宗忍着你不是怕你,说到底还是顾念你是二叔留下的唯一一点骨血,养你到成年我们做得够多了。”

    姜熹微微垂着头,嘴角扯起讽刺的笑。

    “从小到大,小姒有的东西你哪样没有,现在翅膀硬了,就想飞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我知道,你还在为悠梦的事情抱不平,可是小姒和展庭已经要结婚了,人家悠梦都不说什么,你瞎掺和什么,这次的事情我们算是忍了,婚礼的时候,你若是再捣乱,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姜家黎家还有白家,没有一个会放过你的!”

    姜熹蠕动着嘴角,这话说得真好,姜熹都想给她拍手称快了。

    黎常娥见姜熹不说话,倒是说得起劲儿了。

    “我们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只要你别太过分,我会考虑给你找个好人家的,黎家你就别想了,锦荣对你不过是一时兴起罢了,你别想霸着锦荣不放,虽说你是姜家的人,不过父母早逝,外人都说你克父克母,你……”

    姜熹闷声一笑,“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忍住!”

    “你……”

    “大伯母,你或许忘了吧,当年大伯父生意失败,都租房子住了,若不是父亲好心收留你们,你们现在说不定在哪里风餐露宿,若不是父亲在黎家为难的时候接济,你们黎家会有现在的成就么,不过有句话,你说得很对,做人要见好就收,一把年纪了,别这么不要脸!”

    ------题外话------

    好吧,明天燕流氓闪亮登场,吼哈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