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15 卸磨杀驴,太无情啊

正文 015 卸磨杀驴,太无情啊

    姜熹耳朵烫得厉害,脑海中总是回荡着燕殊刚刚的那句话,他会护好她的……

    父母过世之后,姜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她独立而又自持,什么都可以自己完成,不需要依靠任何人,也从没想过依靠任何人,或者将自己托付给谁。

    生活让她很难轻易相信一个人,外表的毒舌冷傲,说到底都是为了伪装自己那颗过于敏感脆弱的心。

    姜熹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可是从未见过燕殊这么流氓的。

    “发什么呆,吃饭!”燕殊倒是毫不客气的给姜熹夹菜。

    “熹熹不习惯别人夹菜。”黎锦荣开口。

    “宝贝儿,我是别人么?”燕殊直接搂住姜熹的肩膀,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姜熹侧面。

    姜熹身子一抖,这人没病吧,宝贝儿,他恶心不恶心啊!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黎锦荣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这人还可以再嚣张一点么。

    姜熹低头吃饭,只是这燕殊是如何知道自己喜好的,夹得菜都是自己爱吃的。

    见姜熹如此配合,某人自然是得寸进尺了,又给姜熹夹了几筷子。

    “可以了,我吃不完。”

    “我可以帮你吃!”

    姜熹一愣,这人真是……

    直到后来生活在一起,燕殊可以毫不避忌吃她的剩饭,姜熹才知道他并不是说说而已,她的一切他都不会有丝毫嫌弃,只是某人之后总是美其名曰:“响应国家号召,杜绝浪费粮食。”

    “宝贝儿,这个菜味道不错,你可以尝尝……”

    “这个也还行,就是有点咸,你可以多喝点水!”姜熹刚刚拿过水杯,自己的水怎么没了。

    “刚刚手滑拿错了,就用了你的杯子,你不会介意吧!”

    姜熹简直崩溃,大名鼎鼎的燕大队长,你跟我说,你会拿错杯子,你在逗我么!

    “我不介意!”做戏就要做全套,黎锦荣还盯着看呢,姜熹只能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吐出几个字。

    黎锦荣早就放下筷子,这顿饭全程就看他们秀恩爱了,这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大口狗粮,黎锦荣心里憋屈啊,还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他是根本吃不下饭了!

    偏生燕殊还觉得不解气,笑得那么春风荡漾。

    “对啊,反正我们都接过吻了,用一个杯子你怎么会介意呢!”

    “啪嗒——”黎锦荣手臂一滑,桌上的筷子被扫落在地。

    他脸色僵白,十分难看,肯定恨不得掐死燕殊吧。

    姜熹垂着头,默默戳着碗里的米饭,这家伙真是够了!

    刚刚吃了饭,燕殊直接搂着姜熹就要离开:“黎先生,今天用餐很愉快,很高兴认识你!”那眼中满是得意。

    黎锦荣看着他伸出来的手,老茧伤痕,他的眸子闪烁,伸手回握住燕殊的手,“嗯,很高兴认识你!”

    高兴毛线啊,黎锦荣今天可是被刺激得不行,偏生姜熹在这里,还不能发作,只能憋着,这要是再憋一会儿,肯定要内伤的。

    “那我们先走了,黎先生,有空再聊,或许我们再深入交流一下。”

    姜熹嘴角抽了抽,这家伙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黎锦荣的车子刚刚离开,姜熹就直接挥手推开燕殊:“你够了,占便宜占够了没!”

    “你这是卸磨杀驴啊!简直太无情!”燕殊笑得得意。

    脱去军装的燕殊少了一丝严肃,只是那双眸子偶尔流露出来的肃杀,还是让人心有余悸。

    姜熹抬脚就往咨询室里面走,燕殊自然要跟上去,这刚刚准备跟着进入办公室,姜熹手更快,直接将门关上,那速度太快,燕殊的手刚刚伸出去,要不是他眼疾手快,这手就要被门夹坏了,这脾气太大了吧,燕殊伸手摸了摸鼻子。

    “熹熹,我明天来找你……”

    没动静。

    “熹熹!”燕殊敲了敲门,“你别这样,我刚刚也是为了配合你嘛!”

    姜熹无语,敢情是为了配合她啊,好吧,是她的错,就不应该拉这种流氓下水。

    燕殊敲了半天门,里面愣是没动静,燕殊叹了口气,算了,先回去吧,反正人在这里,跑不了。

    燕殊刚刚走到外面,忽然听见了楼上有开窗户的声音,“燕殊!”

    姜熹的声音忽然响起,燕殊刚刚抬头,忽然一盆水从上面浇下来,燕殊动作很快,往边上躲过去,可是水渍还是溅了他一裤腿,他脸色一黑,楼上传来咯咯咯的笑声。

    “不好意思,我手滑!”姜熹眉眼都是笑意,眼睛笑成了一弯新月,脸色微红,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燕殊还是第一次知道姜熹有虎牙,白皙的皮肤在夕阳下变得越发红艳动人,看得燕殊一阵慌神。

    燕殊今天又是搂腰又是抱着自己的,姜熹自然咽不下这口气。

    只是她笑过,才发现某人一直抬头盯着自己看,那双幽暗的眸子透着一抹让人看不清楚的情愫,只是过于认真,让姜熹有些不自在。

    “是你活该!”姜熹说着哗啦一声将窗户关上。

    燕殊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腿,哑然失笑。

    燕殊刚刚回到家,燕老爷子就看见他湿哒哒的裤子,“落水了?”

    “不是。”

    安叔立刻走过去,怎么湿了这么大一块,“二少,去换个衣服吧。”

    “嗯。”

    “你不是去约会么,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可能我有些着急了!”燕殊无奈的扯了扯头发。

    “那丫头上次在这里吃了一顿饭,看着好相处,其实内心对人戒心很重,你别太着急了,把她吓跑了,我这孙媳妇儿就没了。”燕老爷子看人毒辣。

    “我明白。”

    燕殊直接上楼换衣服,脱去白色的衬衫,精壮的上半身,都是细细碎碎的伤口,还有弹孔,他随手将外套一扔,忽然想起姜熹今天掐他腰的举动,闷声一笑,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的真性情,是不是说明她并不是那么排斥自己呢!

    人家明明是被逼得没办法了好么!

    姜熹正在看着明天来访病人资料,手机就响了,一看到姜卫宗的来电显示,她的眉头就深深锁住,看样子是来兴师问罪了。

    ------题外话------

    没暴打某个流氓就好了,卸磨杀驴都是轻的……这个臭流氓,占了我们熹熹多少便宜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