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我在追求你

    资料上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一点资料,还不是关于他的,而是京都燕家……

    黎锦荣收起手机,“您在说什么?”

    “都是聪明人,就别说暗话了,姜熹是我的人!”

    “燕先生,您是不是说得太早,也太满了。”黎锦荣越发看不透面前的人,尤其是在资料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对了,燕先生是当兵的,我认识当兵的,可不是你这样的,难不成您做的是文艺兵?”

    燕殊轻扯嘴角,也不恼怒,这话其实是对他的一种嘲讽蔑视。

    “我天生这样,没办法,晒不黑啊!”燕殊一笑,“资料是不是没查到?”

    黎锦荣佯装淡定。

    “你的心里清楚吧,我的资料查不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黎锦荣神情紧绷,表情冷峻,眼神更是凌厉,燕殊可不是被吓大的,他就是再凌厉,能和家里的老爷子比么。

    “说明你太弱了!”

    黎锦荣放在桌下的手猛然收紧,他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看不起。

    临城有三大家族,姜家,黎家和白家,黎锦荣也是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被人瞧不起过,饶是教养再好,也会绷不住的,况且某人的表情实在是欠揍啊。

    “黎锦荣,临城黎氏集团的总经理,29岁,未婚,毕业于国外著名的……”

    黎锦荣脸色紧绷,只是淡漠的看了一眼燕殊,“这些东西财经杂志都有吧。”

    “对了,你第一次谈恋爱是在高中,女方姓李……”

    “啪——”黎锦荣一拍桌子,震得杯子都颤了一下,服务生寻声看过去,这两个人在搞什么。

    “你怎么知道!”

    这个事情,就是他的家人都不懂,青春期的男生,总会被各种各样的异性吸引,只是谈了三天而已!除却他和那个女人,根本无人知晓。

    “我已经和你说了,你查不到我的资料,不是我太强,是你太弱,看你很激动啊,喝水平复一下心情吧,我去看看熹熹!”燕殊笑着起身。

    那口气嚣张而又狂妄!

    看着燕殊的背影,黎锦荣真真是恨得咬牙切齿。

    还真是甥舅啊,那个孩子那日的表现估计很大一部分是和他学来的吧。

    姜熹此刻正在洗手间用洗手液不停的洗手,燕殊,你个流氓,混蛋啊!

    燕殊手指很粗糙,虎口部位,食指关节都有老茧,很粗糙,和他那张漂亮的人很不相符,这整天风吹日晒的,那家伙怎么没变成一个糙汉子啊,顶着那张脸出来忽悠谁!

    姜熹拿着纸巾擦了擦手,拎着包就往外面走,刚刚出去胳膊被人一扯,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墙上。

    “燕殊!你做什么!”姜熹包包落地,双手撑在燕殊胸口。

    “既然你说我们是男女朋友,你说是不是该……”燕殊说着就低头,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带着一抹邪肆。

    姜熹别过头,燕殊闷声一笑,伸手将她鬓角的头发拨到一边。

    “熹熹……”

    “你要干嘛!”

    男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侧,酥酥麻麻,甚至有些痒。

    “你耳朵红了!”燕殊扑哧一笑!

    “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要是有人对着你耳朵一个劲儿的吹气,不红才怪好么!

    “嗯,说明你对我还是有感觉的!”

    “我说燕队长,你未免优越感太好了吧,我们就是演戏而已!起开,我要去吃饭了!”姜熹猛然用力,推开燕殊,捡起包,速度很快,拔腿就要跑。

    燕殊眸子精光闪过,姜熹还没跑两步,就被人扯了回去,后背撞到燕殊的胸口,她还没有来得及挣扎,燕殊强有力的双手直接箍住她的腰,牢牢锁住。

    “你再这样我就要喊人了。”

    “你是我女朋友,大家最多觉得我俩在调情!”燕殊揶揄道。

    调情?

    姜熹内心是拒绝的,调你妹的情啊,我这明明是被迫的好么!

    “燕队长,你是个军人,麻烦你自己看看自己在做什么!”

    “难道和自己的女朋友亲热都不行了么!”燕殊说得那叫一个熟稔啊,他们动作亲昵,外人看来真是热恋期的情侣。

    “燕队长,我说了,我们就是……”

    “姜熹!”燕殊的口气忽然变得很认真。

    “干嘛!”燕殊貌似还是第一次叫她全名,她怎么听出了一些庄重和严肃。

    “我不和任何人演戏,我看不出来么!”

    “看出什么?你在耍流氓?”

    燕殊满头黑线,“我在追你!”

    姜熹嘴角抽了一下,“我没看出来!”

    “小羽都喊你舅妈了!”

    姜熹无语,“童言无忌。”

    “那我正式告诉你,我从不和人演戏,我只来真的,我在追求你。你先不用急着答应,我们可以互相了解一下。”

    “对你,我已经够了解了!”流氓一个,还有什么好了解的。

    燕殊松开钳制的手,伸手握住姜熹的手,“走吧,你应该饿了!”

    姜熹看着两个人交握的手,怎么看怎么别扭,姜熹挣扎,“那个男人在看!”

    姜熹立刻停止动作,她这才发现,燕殊的手不仅仅是粗糙,居然还有很多伤口,新旧杂陈,擦伤刀伤,他的手宽厚,将她的手紧紧裹住,炙热而又温暖。

    “啊——”姜熹看得出神,迎面的端着茶水的服务生都没注意,肩膀被撞了一下,燕殊眼疾手快,直接搂住了姜熹的肩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没事!”是她自己看得出神了。

    “迎面撞上去,你眼睛是装饰么!没看见有人过来么!”燕殊没来由的提高嗓门,霸道而又强势,姜熹被吓了一跳。

    看到她迷茫的模样,燕殊伸手揉了揉额头,真是训人训习惯了,“撞疼了没?”

    “没有!”姜熹也是被他忽然的疾声厉色吓到了一跳。

    “怎么比小羽还不省心!”燕殊微微叹了口气,“我刚刚口气不好。”

    姜熹有些尴尬的垂着头,“我自己的错。”

    直到两个人坐到餐桌上,燕殊才缓缓说了一句。

    “下次我会护好你的。”

    姜熹愣了一下,耳尖忽然有些发烫,这个人怎么忽然和我说这种话,她伸手揉了揉耳朵,好烫——

    ------题外话------

    咳咳,昨天是不是太惊喜了,哈哈,不要太爱我哈,你们记得每天追文哈,一定不要养文,不然我会哭晕在厕所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