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番外6 有朋自远方来

正文 番外6 有朋自远方来

    产婆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邵明渊却如无头苍蝇在长廊里来回踱步。

    遥遥瞥见李神医背着药箱匆匆过来,他忙迎上去,一把抓住李神医手腕:“您可算来了,昭昭要生了!”

    李神医被那老大的手劲弄得龇牙咧嘴,甩了甩手道:“瓜熟蒂落,生就生呗。”

    邵明渊眼睛依然紧盯着产房门口,念道:“万一有什么意外呢?要是胎位有变化呢?”

    “今日早晨我才给昭丫头检查过,胎位很正。”

    “那要是胎儿太大了出不来怎么办?”

    李神医睃了邵明渊一眼,不耐道:“我早就叮嘱了昭丫头孕后期饮食要得当,不要过于进补以免胎儿太大,王爷不是知道么?”

    邵明渊讪笑。

    这两个月他见昭昭吃得偏清淡,怪心疼的,吩咐厨房把蒸鸭子、酱肘子、爆仔鸽等轮番做了端上来,最终被李神医骂了一顿的事还历历在目。

    产房里有十来个经验丰富的稳婆,产房外有李神医,这样想想,似乎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可是他的心为什么还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呢?

    憋了半天,邵明渊问:“要是胎儿不想出来呢?”

    李神医忍无可忍,抬手一指月亮门:“王爷要是再添乱,就出去逛逛吧。”

    邵明渊咳嗽一声,不敢再问了。

    那些候在廊下与院中的下人皆低头,不敢笑出声来。

    外人都道王爷严肃端方,只有他们才知道王爷面对王妃时和寻常怕媳妇的汉子没啥区别。

    老话说得好啊,怕媳妇的汉子有福气,瞧瞧王爷这一片家业,古人诚不欺我!

    不少人暗暗想着以后得向王爷学习,对家里的婆娘再好一点。

    “父亲——”泽哥儿挣脱了奶娘的怀抱跑了过来。

    “泽哥儿怎么过来了?”儿子的到来仿佛让邵明渊缓解了一下高度紧张的精神,半蹲下来问道。

    “娘是不是要生小弟弟了?”

    “对,不过这些不用泽哥儿操心——”

    泽哥儿直接无视了父亲的话,奶声奶气吩咐一旁的婢女:“拿三个小杌子来,给太爷爷、父亲还有我坐。”

    “我们泽哥儿可真孝顺。”李神医拍了拍泽哥儿的头,睨了邵明渊一眼。

    那意思:瞧瞧,关键时候,你还没有你儿子懂事。

    邵明渊瞧着儿子的眼神顿时微妙了。

    这小子果然又需要收拾了,都学会争宠了。

    父子二人并排坐在小杌子上,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父亲,娘要多久才能把小弟弟生出来啊?”

    “我怎么知道。”邵明渊板着脸道。

    本来就心烦,臭小子还问。

    泽哥儿双手托腮,眼巴巴盯着产房门口:“父亲,小弟弟要是不想出来呢?”

    邵明渊一脸严肃:“再添乱你就回屋睡觉。”

    泽哥儿忙捂住嘴,冲着父亲大人摇了摇头。

    他才不要回去呢,他要等着看弟弟。

    李神医默默翻了个白眼。

    果然是父子俩。

    时间仿佛被拉长了,不知过了多久,蹬蹬的脚步声传来。

    “王爷,有一人自称您的旧友,前来拜访。”

    “可有通报姓名?”

    “没有。”

    邵明渊皱眉:“请他去前边花厅坐着,问清楚情况再来回我。”

    这种时候会有什么人来?简直是添乱。

    邵明渊自从封了镇北王在北地扎根,不知多少人蜂拥而至,想方设法攀关系,对此已经见怪不怪。“旧友”二字虽引起他几分注意,但比起此时媳妇正在生产,那就什么都不算了。

    池灿带着池娇被引至花厅落座,一杯香茗喝光也不见动静,登时不乐意了:“你们将军人呢?”

    奉茶的小厮一身青衣,利落清秀,闻言笑道:“公子稍后啊,我们王爷在忙。”

    “你们没告诉他是故友?”池灿特意在“故友”二字上加重了语气,越发不爽了。

    怎么着,当了王爷就连老友都晾着了?

    池娇捧着水杯眨眨眼:“大哥,你不是说邵家大哥听到你来了,就会飞奔而至吗?”

    池灿白玉般的脸上闪过尴尬的红润,狠狠剜了池娇一眼:“闭嘴!”

    他说完站了起来,拉着池娇抬脚就往外走。

    小厮忙把人拦住:“对不起了,公子,您还是在这里等着吧。没有王爷的吩咐,闲杂人等是不准许在王府中乱走的。”

    “闲杂人等?”池灿眼神如刀射向小厮。

    小厮反而挺了挺胸脯。

    呵呵,他可是一等小厮,什么上门攀关系打秋风的无赖没见过,又不是被吓大的。

    要不是见这位公子样貌委实生得好,他早拿笤帚扫出去了。

    “告诉你们将军,我姓池,要是他再不来,我就走了。”

    “公子啊,您能不能安生在这里等着,我们王爷真的有大事,走不开。”小厮无奈劝道。

    王妃生孩子呢,这个时候三番两次去烦王爷,等着挨板子啊。

    “大事?”听小厮这么说,池灿火气消了消,“什么大事?”

    池娇好奇看着兄长。

    平时兄长不是这样的人啊,今天好像格外……任性。

    小姑娘找到一个精准的词儿形容今天的兄长大人。

    任性的兄长大人好像格外好看呢。小姑娘托着腮默默想。

    “公子,这是咱们王府的家务事,不便对外人讲。”小厮冷着脸道。

    这人忒不识趣。

    “家务事?”池灿喃喃重复着。

    这时从外头传来一声喊:“你们王妃发作了,怎么早不报信呢?”

    那中气十足又急切的吼声,正是黎大老爷无疑。

    发作?

    池灿猛然反应了过来,拔腿就往外跑去:“黎大人,您等等——”

    “喂,你怎么能乱跑啊?”小厮赶忙追了出去。

    眨眼间花厅里只剩下了池娇一个人。

    小姑娘呆了呆。

    大哥,你还有个妹妹落在花厅里啦,你还要不要啦?

    小姑娘迈着短腿追了出去。

    黎光文听到喊声脚步一顿,扭头看过来,见到池灿冲他摆手,想了一下,恍然大悟:“是你啊!”

    “对啊。”池灿笑道。

    “不和你说了,我忙着呢!”黎光文挥挥手,往前跑去。

    “哎,黎大人,咱一起啊。”

    “好,那一起吧,我女婿看到你来了说不准就不紧张了。”

    小厮一看收起了阻止的心思,忽觉有人轻轻拉他衣角,不由低头看去。

    女童仰着小脸,认真问:“能带我去找大哥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