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韶光慢 > 正文 番外5 长兄如父

正文 番外5 长兄如父

    北地的春天依然是冷的,却天高地阔。

    位于宝平城的镇北王府不似寻常王府占地那般广,外观瞧起来亦只是寻常,倘若进了里面才会发觉另有乾坤。

    那一座座错落屋宇且不必说,就是抄手游廊都铺设了地龙,尚未换上薄衫的婢女们穿着软底绣花鞋走过,便能感觉到暖意从脚心传来,若是行走快了,额间竟会沁出一层薄汗。

    镇北王府建成三年,王府上下都知道,王爷怕王妃不适应北地寒冷,但凡屋舍覆盖之处都在地板下置了地龙,这样一来,哪怕是滴水成冰的冬日王妃无论走到何处依然温暖如春。

    这样一来,只买炭的花费就占了王府一年开支的大半。

    每当想到白花花的银子随着地龙烧起就如流水般淌走了,下人们就一阵肉疼。

    王爷养媳妇的花费顶一座城的人养媳妇了。

    啧啧——

    再往下,饶是在心里,下人们亦不敢腹诽了。

    媳妇是王爷的,银子也是王爷的,王爷想干嘛就干嘛,他们当下人的就跟着享受好啦。

    “王妃,您要的书来了。”捧着书的婢女走到廊芜下,把书卷递给乔昭。

    乔昭此刻已经很不方便了,高高隆起的腹部让她连坐下都有些吃力。

    她接过书,靠着廊柱随手翻阅着。

    春日的风带着几分凛冽吹到她的双颊上,把垂落两侧的青丝吹起,露出凝脂般的肌肤。

    瞧气色,来北地四载,乔昭要比在京城时好得多,弯而舒展的黛眉让她看起来少了几分少女时的冷锐,多了些说不出的温柔宁和,倒像是岁月把一块有棱角的顽石打磨成了温润的鹅卵石。

    远处,邵明渊牵着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往这边走来。

    小人儿远远看到乔昭靠着廊柱翻书,陡然停下脚步。

    “怎么了?”邵明渊低头看着胖乎乎的儿子,眉眼间甚有耐心。

    “父亲,要不咱们等会儿再过去吧。”小胖子磨蹭着,蹬着羊羔皮小靴子的脚在地上画着圈儿。

    “为何?”

    “娘在看书呢,不能打扰她。”

    “呃,是不能打扰你娘,还是怕你娘问你识不识得一两个字了?”

    小家伙一副被父亲揭穿后尴尬的样子,冲着邵明渊嘿嘿一笑。

    邵明渊照着小家伙屁股拍了一下,板着脸道:“再不过去,老子揍你!”

    他以前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傻孩子绝对随他!

    不对啊,他这么大的时候好歹“天”、“大”、“人”这般简单的字已经认得了,这孩子莫不是捡来的吧?

    邵明渊摸着下巴沉思着。

    小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小家伙顿时老实了,唯恐再挨揍,迈开小短腿就冲乔昭奔了过去。

    “娘,父亲又打我啦。”

    一听儿子上来就找媳妇告状,邵明渊抬了抬眉梢。

    乔昭看着虎头虎脑的儿子,柔声问道:“打得泽哥儿疼不疼?”

    小家伙倒是实诚,摇头道:“不疼。”

    乔昭拍拍儿子的头:“等哪次打疼了,再跟娘说。”

    小家伙眨眨眼。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好在泽哥儿年纪小,很快就抛开了疑问,伸出小手摸着乔昭的腹部,一脸期盼:“娘,这里面真的住着个小弟弟吗?”

    面对儿子,乔昭不自觉带着笑:“或许是个小妹妹。”

    泽哥儿一听就撇起了嘴,连连摇头:“是小弟弟,是小弟弟。”

    老话说小孩子眼睛灵,对于孕妇腹中胎儿是男是女说得很准,乔昭便问道:“泽哥儿感觉里面住着的是小弟弟?”

    “不是感觉啊,我希望娘肚子里是个小弟弟。”

    “为何?”乔昭把书卷随手交给立在一侧的婢女,笑着问道。

    泽哥儿瞥了邵明渊一眼,才道:“等有了弟弟,父亲就可以打弟弟了,我也可以打弟弟。”

    乔昭:“……”

    “父亲教导弟弟那是应当的,泽哥儿为什么也要打弟弟?”

    泽哥儿小脸一板,严肃道:“长兄如父。”

    “扑哧。”婢女们忍不住轻笑起来。

    乔昭觉得肚皮跳动了几下,拿了帕子给泽哥儿擦擦嘴角,交代奶娘道:“把大公子带下去沐浴更衣吧,后背都是汗。”

    刚刚父子二人是从演武场过来的。

    用邵明渊的话说,儿子在读书上好像没啥天赋,习武就不能再懈怠了。

    文韬武略,将来好男儿总要像他爹这样有一样出色的,才能娶到他娘这样的媳妇吧。

    待泽哥儿一走,乔昭就嗔了邵明渊一眼:“好端端的孩子都让你带歪了,一心等着弟弟出生了打弟弟,这都是什么事?”

    “放心,他敢打弟弟,我就打他。”邵明渊不以为然道。

    见乔昭还要再说,邵明渊笑起来:“老二还没出生呢,你就不要操心了。这养儿子和养女儿不一样,一个男孩子享着这泼天富贵再不受些磨砺,将来才要我们头疼呢。再说了,倘若这一胎还是个儿子,他们两兄弟年龄差距不大,打打闹闹感情反倒好些。”

    他伸手落在乔昭隆起的腹部,轻轻摸了摸:“李神医说就是这几日了吧?”

    “原是这样,不过听着你们父子俩研究将来轮流揍他,说不定就吓得不敢出来了。”

    听邵明渊提到李神医,乔昭临近产期日渐焦灼的心便安定下来。

    当初李爷爷决意北上,原是想受邵明渊留在北地势力的庇护能过上安稳日子,那时何曾想到邵明渊受封镇北王,最终大家又聚在了一起。

    “快别乱说,我还等着再次当爹呢。”

    邵明渊话音才落,便见乔昭变了脸色。

    “怎么?”

    乔昭抓着邵明渊的胳膊:“我好像发作了……”

    邵明渊先是一愣,而后拦腰把乔昭抱了起来,匆匆吩咐道:“立刻请李神医过来,黎府那边速去报信。”

    他抱着乔昭直奔产房,虽然步子迈得又快又大,怀中人却觉无比安稳。

    随时候命的稳婆们忙接手过来,见邵明渊还杵在产房里,无奈道:“王爷,王妃生产,您还是出去吧。”

    邵明渊不由看向乔昭。

    “你快出去吧。”乔昭把人赶出去。

    看着紧闭的产房门,邵明渊扶着廊柱皱了皱眉。

    虽说已经经历过一遭,李神医又断言胎位很稳,可他该有的紧张半点不少。

    那些说一回生二回熟的,都是骗人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